神采飛揚,眉宇之間的色彩,儘是明悟之色。

「給我凝!」

深吸一口氣后,一道暴喝之聲再度從傲爽的嘴中傳出,一股洶湧澎湃的靈魂之力波動,陡然自其腦海中擴散而出。而那靈魂體內的諸多魂漩,也是隨之發出道道不堪重負的哀鳴之聲,砰的一聲,爆裂開來。

隨著這些魂漩的炸開,傲爽雙眼中的明悟之色變的越發明顯,異常明亮起來。

「噝噝!」

爆裂的魂漩中,突然間激射出無數道漆黑如墨的細小光線,這些光線瞬間便是將一些破裂開的靈魂之力碎片連接起來,隨後以一種奇異的狀態迅速伸縮,最後竟然是漸漸演化成了一道約莫有三指大小的神奇魂文!

這道魂文,是由眾多的靈魂之力碎片勾勒而成的,一眼看去,給人一種極為玄妙難言的感覺。彷彿其中自蘊一片天地,囊括種種天地間的法則紋理一般。

魂文真正成型時,顯得異常的模糊、黯淡,只有當傲爽仔細看去之時,才發現這魂文好似剛才那奇異的魂漩,黑光閃動之間,彷彿一個剛剛形成的黑洞一般。

「嗤嗤……」

一股吸力,從那奇特玄奧的魂文之中散發而出,那飄散在靈魂體中的靈魂力碎片,也是漸漸被吸入那魂文之內。那原本黯淡毫無光彩的色澤,這才變得明亮了一些。

旋即,傲爽便是感受這一道道靈魂之力好似在往自己的左手手心處匯聚而去,緩緩抬起左手,只見那掌心處,有著一個古銅片形狀的印記,和自己在老者記憶中索搜出的一般無二。

「呼……」

傲爽手掌一拍周身虛空,身形猛然躍起,心神微動,一道漆黑色黑芒從其左手掌心處飆射而出,在空中漸漸演化著,最後幻化成一柄漆黑色古劍,落在了傲爽的腳下。

穩穩地站立在這漆黑色古劍之上,傲爽的靈魂體也隨之穩定在了虛空之中。

這把漆黑古劍,自然是傲爽使用靈魂之力演化而出的。在剛才那第一道魂印終於演化出來時,傲爽已然能夠駕輕就熟地控制著靈魂之力,做到這一步!

御劍而行!

說白了,就是御魂而行。

在傲爽的控制之下,腳踏漆黑古劍在識海的上空飄蕩、穿梭著。雖然這是他第一次駕馭靈魂之力飛行,可有著原來飛行和剛才的經驗后,沒有一點的生疏和遲鈍之色。

隨即傲爽也是發現,自己靈魂體眉心處原本手印處的印記上方,已經再度出現了一道劍形印記,而自己左手掌心處亦是如此,那劍形印記,宛若天成,自然而又不失奇異。

在空中飄蕩了一會兒后,傲爽猛然想起外界可是只有寒紫葉和伊靈心在守護著自己。雖然自己剛才已經用靈魂之力探查了一番沒有任何異動,可二女身處如此詭異的叢林內,必然已經等著急了。

心念一動,腳下的黑色古劍逐漸消逝,分裂成道道靈魂之力鑽進掌心處的劍形印記內,而傲爽的身體,也是從半空之中輕巧地落下,穩穩噹噹地站在了地面上。

「恭喜你,小子,你已經成為了一名真正的人魂師,一印人魂師。」看著傲爽臉上那欣喜之色,魔天也是感覺由衷的欣慰,傲爽能走到這一步,和他本人的堅持是分不開的。

魂師的入門比起修鍊和煉體來,都要嚴苛的多。

基本上只有有一些修鍊天賦的人,就能夠修鍊到靈師階武者的境界,只是時間問題。而煉體這方面,想要入門的話就必須有著強大的毅力,這種毅力靈玉大陸上很多人都擁有,但就看能不能堅持下去了。

可魂師不同,魂師的門檻比起前面兩者都要高,而且必須有一定的天賦和感悟,否則窮其一生,也難以邁出這關鍵性的一步。


「謬讚了……」傲爽緩緩搖了搖頭,望著掌心處的劍形印記,喃喃道:「這種奇妙的感覺甚至比操控靈力還要讓人感覺激動,只是有些消耗靈魂力了啊……」

「天下哪有免費的午餐?魂師的一些詭異莫測的手段本就讓人防不勝防,若是再沒有一些消耗的話,豈不太過逆天了?」魔天的俊眉揚了揚,好像想起了什麼:「不過你身負魔珠,應該比一般的魂師還要強橫一些吧?」

說到這裡,傲爽和魔天兩人均是轉身看向漂浮於空中的魔珠。

圓溜溜、漆黑之色的魔珠,好像根本沒有理會二人一般,徑自在空中旋轉著,透發出陣陣奇異的氣息,時而猶如深井中的泉水,時而猶如天邊斜掛的一輪幽月……

「魔珠……魔祖……」 拍了拍手掌,傲爽在驚嘆之餘,還有些遺憾。

如果自己的靈魂之力再強橫一些的話,或是達到地魂師的境界,屆時就能夠熟練地使用靈魂力演化出各式各樣的靈器用來戰鬥,那時的自己,戰鬥力也會得到一個翻天覆地的變化。

「一印人魂師么……」

一邊說,傲爽又觀察了一些靈魂體中的那道魂印,此時的魂印正懸浮在其中,只不過看上去還是有些模糊和黯淡。在其周圍,還旋轉圍繞著一枚枚魂文。

想來肯定是需要自己長時間的錘鍊,才能夠徹底穩固,進而演變成本命魂印。想要擁有本名魂印,自然是需要傲爽達到地魂師的境界,需要三道魂印合一才行。

望著那黯淡模糊的魂印,傲爽的嘴角也是忍不住掀起一絲笑意。

「從現在開始,自己也算是一名真正的人魂師了啊……」

對於將魂文銘刻在靈器靈物之上什麼的,傲爽暫時還沒有哪個打算和興趣,不過這靈魂之力的種種妙用和威能,卻讓他非常在意。就如同老者記憶中所說,天魂師強者在戰鬥中,一念可撼天,可裂地……

而這一切,都建立在渾厚的靈魂之力和能夠駕輕就熟地操控靈魂之力上。

只不過魔天也說過,比起修鍊起來所獲得的靈力,靈魂之力還要更加虛無縹緲、玄奧難明一些,若是在這上面沒有一些天賦和自己的感悟,恐怕難以有些大的緊張。

武者的天賦和悟性,對於靈魂之力上的修鍊極為重要。

對於那種傳說中能夠撼天裂地的莫大威能,現在的傲爽只能保持嚮往。不過所幸的是,在第一道魂印被自己演化出之時,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對於靈魂之力的控制,比之以往要熟練了許多。

不過傲爽有信心,什麼都是從一點一滴開始的。

就像傲爽煉體,剛來到靈玉大陸之時他的體質是多麼的薄弱?那時候甚至連一千斤的**力量都沒有,可現在呢?煉骨之後體質已然變得異常強橫,**力量更是達到了十二萬斤之巨!

魔天的話雖然很少,可句句精闢!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

就算是獲得了什麼天大的造化,如果不能好好加以利用的話,也會淪為世人的笑柄。

做人得知足,知足常樂。

「呼!」深吸一口氣,看向魔天:「做好準備,這仆宗的最強仆屍近在咫尺了啊……」

聞言,魔天點了點頭,面色凝重,眼中幽光閃爍,萬千思緒劃過他的心頭。又遭遇兄弟和手下背叛之時的震驚,有使用困龍拳第七式困龍一出天下驚之時的決然,有龜縮在傲爽識海中苟延殘喘之時的無奈……

這一切的一切,用不多多少時間,在擁有了**之後,魔天都會一點點找回來!

……

外界,伊靈心和寒紫葉等的已經非常著急了,在仆宗的附近本就透著無窮無盡的詭異,如今傲爽還陷入了危機之中,這就相當於她們沒有了依靠。

距離傲爽陷入危機之中,已經過去了五天的時間……

「呼!」吐出一口濁氣,傲爽緩緩睜開了雙眼,看著二女那焦急的神色,眼中滿是柔情,將兩人攬入懷中:「兩個傻妮子,等著急了吧?幸苦了啊……」

聽著身後的響動之聲,伊靈心和寒紫葉突然感覺到了什麼,臉上那原本焦急的神色瞬間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由衷的喜悅,隨後便是感覺自己被寬闊的臂膀包圍住。


「傲大哥(哥)!」二女驚喜的聲音,臉上瞬間攀上一種濃厚的笑意。

看了看四周的地面上橫七豎八,躺著的道道屍體,傲爽笑了笑,他知道,在自己陷入危機的這段時間一直是這兩個人在守護著自己。這兩個女人,一個是自己同父異母的妹妹,而另一個,將會成為陪伴自己一生的紅顏……

「怎麼樣了,傲大哥?沒什麼事了吧?」伊靈心看著傲爽急切的問道,即便到了現在傲爽已經相安無事,可回想起五天前那種詭異地情況,心中仍然有些后怕。

那種情況她根本沒有見過,而且事發突然,不過根據她原來的所見所聞,也能夠猜到傲爽當時的情況有多麼危機。那是其他的武者欲要驅趕他的靈魂,強佔他的身體。

雖然在以往中,不管遇到什麼困難,即便是煉化陽元果和遭遇九龍滅天劫,傲爽往往都能夠化險為夷。可這次不同,那個神秘之人是進入了傲爽的身體中,和以往的困難都不盡相同。

「放心吧,我你們還不知道么……」傲爽裝出一副無事的神情,笑著說道,只是眼中靈光閃爍,遙望仆宗深處,此行他的最終目標,在那裡:「走吧……」

不知不覺,又過去了五天的時間。

這五天中,傲爽三人行進的速度很慢,因為這裡實在太過詭異,而雖然沒有再出現什麼上次想要佔據傲爽身體的情況,可四周的藍色煙霧越來越濃厚,就連伊靈心和寒紫葉都有些受不了了。

在傲爽的眼神中,她們二人的身體周圍滿是深藍色的煙霧狀氣息。

此時,三人走在滿地積雪的叢林中,而當傲爽看到某一棵古樹時,眉頭突然皺了一下,可隨之便是隱藏了起來。因為他的動作很隱晦,所以並沒有被二女發現。

「傲大哥……我已經有些扛不住了,要不然我就就退出吧……」伊靈心面色蒼白,腦海中的陣陣眩暈之感越來越強烈,胸口處發悶,好像自己背負著一座小山一般,難以喘息。

「哥……我也不行了……」寒紫葉大口喘著粗氣,她沒想到即便自己是靈魂變異者,到了現在居然還是有些扛不住,可傲爽的神色如常,顯然任何的事情都沒有。

眉頭微微皺起,對於這些深藍色的煙霧,傲爽也沒有任何的辦法。這種氣息並不是靈魂之力,所以他根本不能使用大魔囚天功將其吞噬,但已經堅持了十天的時間,如果讓伊靈心和寒紫葉現在放棄的話,確實有點寒心了。

「這樣吧,你倆先進入萬鱷之源中……」無奈之下,傲爽只能讓二女先進入萬鱷之源中,否則等一會煙霧越來越多直至迷失了心智的話,就真的為時已晚了。

進入萬鱷之源中,二女肯定是安全的,雖然裡面的靈氣稀薄,不適合修鍊,但也好過危機四伏的外界。而且最重要的是,萬鱷之源身為鱷族的祖器,雖然如今已經殘破,但這些深藍色的煙霧也難以滲透進去。

聽了傲爽的話,寒紫葉和伊靈心也聽說過萬鱷之源,當即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心念一動,萬鱷之源便在二女的注視下,自動從傲爽的脖子上脫離了下來,緩緩漂浮到了半空中,散發出某種奇異的氣息,而在這奇異的氣息中漸漸透發出一股若有若無地吸力。

「進去吧,時機成熟的時候,我會讓你們二人出來的……」傲爽笑了笑,對著二女說道。

她們兩人對於傲爽自然是百分之百的信任,所以也沒有猶豫。互相看了看后,又叮囑了傲爽一番,隨後便身型躍起,在那股吸力之下,進入了萬鱷之源內。

而在二女進入萬鱷之源中后,空中的萬鱷之源又回到了傲爽的脖子上,遙望著仆宗深處,傲爽的眉頭緊緊皺了起來,好像,有些不對勁啊……

這就是為什麼,剛才在傲爽看到那棵有些熟悉的古樹時,眉頭會微微皺了一下。

他發現那棵古樹,在五天之前三人便是碰到了。因為傲爽前幾天便是發現自己現在有些驕縱,所以又恢復了往日那雷厲風行,一絲不苟的狀態,所以對這棵古樹的摸樣,他記得很清楚。

可這仆宗本就詭異非常,如果自己再把自己的猜想告訴給二女的話,傲爽真怕她們太過於擔心自己。所以傲爽這才打算讓她們兩人進入萬鱷之源中,而且二女的狀態確實不是很好……

其實,在三天前,傲爽便是發現有些不對勁。走了五天的路,就算三人小心翼翼,行進的速度很慢,可畢竟三人的腳程擺在那裡,按理說早就應該能夠進入仆宗的內院了。

大型宗門中,都有外院和內院之說,就好像外門長老和內門長老之間的關係。能夠長期生活在內院的人,身份和地位普遍都比外院的高。而且一個宗門的底蘊和寶庫,一般都存在於內院。

一個宗門的底蘊,大抵可以從幾個方面來說。

首先,肯定就是宗門的品級和存在時間了,其次,便是宗門內巔峰強者的存在和武者的數量,還有宗門中儲存的靈石和種種丹藥,靈技和功法。最後,才是整個宗門的建築規模。

雖然仆宗是遠古之時威名赫赫的一品大宗門,可它的規模也不可能超出傲爽的想象太多。要知道他們三人都是靈師階中的佼佼者,五天的時間即便放慢速度,也能走上四千多里地了。

四千多里地的距離,照這個情勢看可能還沒到一半的距離,就算是遠古的仆宗,也沒有如此大的規模!而且仆宗的規模不可能超過這十萬大山,所以這其中,定然隱藏著什麼蹊蹺。

想到這裡,傲爽隱隱地感覺到,只有當自己搞清楚其中的原由之時,才能真正進入仆宗的內院…… 「仆宗不愧是遠古之時威名赫赫的一品大宗門,怪不得說能夠和傲仙宗比肩,沉寂了萬年之久再現世,還能夠保持著如此詭異,真是不簡單啊……」

到了現在,傲爽也知道自己再盲目的走下去也沒有任何意義,又看了看那棵古樹,他無比確定這五天的時間三人是在仆宗內繞了個大圈,又走了回來。實際上這五天的時間,眾人寸步未動。

席地而坐,看了看四周的景色如常,驀然發現,自己好像被困住了一般……

「咦?」輕咦一聲,腦海中忽然閃過一道靈光,他隱約地感覺自己好像抓到了什麼一般,隨即便回想起自己剛才說的話來,等等……被困住了?困?!

「難道……是陣法?!」猛然抬頭,眉頭皺起,難道這即便沉寂了萬年的仆宗,再出世之時還能夠有著一道護宗陣法?可那道屏障已經變得極為薄弱了啊?

基本上每一個上品級的宗門,都會花費高昂的代價去請一名陣法大師,為自己的宗門刻畫出護宗陣法。像仆宗這種大宗門,陣法的級別應該在聖陣之上!

陣法,是有著明細的區分的,人陣,地陣,天陣,聖陣。

對於修鍊之人而言,陣法在某些時候是極為重要的,就像在自己的宗門中擺上一道大陣,在關鍵時刻抵禦外敵。

或是在自己苦苦修鍊,但沒人護法之時,也可以在外面布置上一個。

或是像東雷大師,運用靈魂之力在自己打造的靈器上刻畫一個小型陣法,起到增幅的效果。

……

陣法雖然強大,但在某些人的眼中,只算是旁門左道,小道爾。

原因有三,第一個就是因為沒有人願意花費自己太多的時間投入到研究陣法中,因為修鍊之人的壽命雖然很長,但也不是無窮無盡的,如果不成帝,就難免會有一死。


修鍊之人的時間也是極為寶貴的,五十年彈指一揮間,他們寧願抓緊一切的時間進行修鍊,以求境界上的提升而獲得更長的壽命,也不願意把自己寶貴的時間投入到研究陣法中。

第二個原因就是因為他們只相信自己的那雙鐵拳,信奉實力才是至高無上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