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子不敢接下話來。

這時,一個滿臉橫肉的人走了進來對着蘇渙渙的爸爸吼道:“蘇虎,你連我要的女人都敢碰?”

“良哥,沒有的事。”蘇虎馬上站起身來, 她養你呀

橫肉男一拍桌子,“識相點,你就給我離小花遠點!”

小花則站起身來罵道:“鍾鎮良,你以爲你是誰?在這裏指手劃腳的。”

蘇虎忙拉過小花小聲說道:“別跟他鬥,我們鬥不過他的。”


“你,你真是個窩囊廢……”

小花氣的轉身便要離去。

雲飛龍和白素一聽,果然蘇渙渙說的沒錯,她爸爸真的很沒有男子氣。

獵婚:boss强寵無節制 ,“小子,你嘀咕什麼?”

小花叫道:“鍾鎮良,你想幹什麼?”

“我……”橫肉男話還沒有說出,就覺得膝關節一陣劇痛,撲通一聲單腿跪在蘇虎的跟前。

“良哥,你怎麼?”蘇虎大驚道。

“好你個蘇虎,敢來暗算我!”鍾鎮良忍痛站起身來。

誰知,剛一站起來,右邊的膝關節又一陣劇痛,撲通一聲便又摔了下去。

蘇虎大驚,忙來拉鍾鎮良。鍾鎮良卻像中了邪一樣,大叫一聲:“你別過來——”然後一瘸一拐的跑出門外。

蘇虎和那個叫小花的女子,你看我我看你的,半天都不知橫肉男中了什麼邪?

白素卻對雲飛龍說道:“你的筷子呢?”


“哦,掉在地上了。”說着又從筷筒裏抽出一雙筷子。

白素當然知道是雲飛龍從中做了手腳,但是她沒有點出。

不久後,那個叫小花的女子問道:“虎子哥,渙渙回來了沒有?”

蘇虎搖搖頭道:“沒有,應該在那個同學家裏吧。”

“不是吧,渙渙畢竟還是個十七八歲的女孩子,這樣很容易學壞的,你應該早點將她叫回來。”

“有什麼辦法?她不聽我的,她不讓我過問她的事。”

“你這人是怎麼當父親的?女兒跑了也不追回來,你骨頭硬一點行不?”小花責怪道。

“那現在怎麼辦?”蘇虎自己的女兒幾天沒回家,竟然這樣束手無策。

“怎麼辦?那趕快找啊!”小花叫道。沒辦法真的是醫生急過病人。

шшш¸ Tтka n¸ ¢○

小花急急的付完帳便拉着蘇虎在衆人的笑聲中離開四海風味館。


聽完這些話,雲飛龍真的給氣的夠嗆,天底下居然有這麼窩囊的父親,他長長地舒了口氣:“天啊,蘇渙渙說的沒錯,她這個父親做得可真夠……”

“你剛纔怎麼阻止我對他們說出蘇渙渙的下落?是不是居心不軌?”

原來白素正要對蘇虎說出蘇渙渙的下落時,雲飛龍忙用腳碰了一下她的腳跟,然後向她使了使眼色。

“你認爲即使現在將蘇渙渙帶回家去,這件事就能夠得到圓滿的解決嗎?以後不會再重犯嗎?再說就這樣將蘇渙渙送回去,豈不是令得蔣虎他們太失望了?”


“蔣虎他們太失望了?”白素沒有明白雲飛龍所指何意?

雲飛龍“嘿嘿”笑了兩聲:“其實蘇渙渙並不是真的很隨便的女生,她其實早就和蔣虎他們密謀好了,要讓我進入他們的圈套。”

“圈套?”

“你忘了付極熊的那件事了嗎?”

白素聯想到付極熊的那件事和傍晚時候在雲飛龍住處外看到的幾個人的身影,當中一個看模樣應該就是蔣虎,現在聽他這麼一說,明白過來了。她不得不佩服雲飛龍的判斷力。

“哦,原來是這樣,那你應該怎麼應付?”

雲飛龍想了想說道:“你認爲這個蘇虎和那個叫小花的他們的關係怎樣?”

“看得出他們關係非同一般,可能真的是一對青梅竹馬的戀人,只是蘇虎好像對小花有愛而不敢一樣。”

“對,在蘇虎面前的障礙其實就是蘇渙渙。”

“咦,你是不是又想出了什麼怪招?”

“現在還沒有想出萬全之策,不過過了今晚應該有辦法吧。”

說完,雲飛龍放下筷子,抽出一根菸來,正要點着,手中的煙卻給白素給奪了。

“現在不準抽菸。”

“哎呀呀,你知不知道飯後一支菸賽過活神仙。”

“我管你真神仙還是活神仙,總之不準抽菸。”

雲飛龍苦笑着搖搖頭,只好作罷。

鄰桌的朱時添他們卻看得莫名其妙,白素居然管起雲飛龍的抽菸來了。朱時添心中暗叫不好。

白素站起身說道:“該走了吧。”

“去哪裏?”雲飛龍暗道:“真的要我繼續陪下去呀?”

“今晚你必須聽我的。”白素絲毫沒有商量的餘地。

雲飛龍無奈的搖搖頭,結完帳便和白素一同走出。

此時參加鍾秀萍生日宴會的已經離開席位,準備走進裏面的廂房。朱時添和鍾秀萍走過來對白素說道:“白素老師,宴會開始了,有什麼事情還是等明天來辦吧。”

白素說道:“不好意思,我真的有事,脫不開身。”

“就龍雲和你一道去?”朱時添鼻子酸酸的說道。

“對呀,這件事情,沒有他可真的是辦不成。”

鍾秀萍和朱時添更是納悶,爲什麼一定要龍雲在場才能夠辦得了呢?

白素說完,跨上摩托車後架,在雲飛龍的駕駛之下離開了四海風味館。這可把朱時添的兩眼都看出火來了。

“朱老師,怎麼?眼睛睜得大大的是不是想把誰給吃了?放心吧龍雲那種的與白素不是同一檔次的。看他們的衣服質料都看得出來。”鍾秀萍一拍朱時添的肩膀說道。

朱時添抖了抖身上的名牌西服,心中頓時有了那種阿Q精神。 第106章 流星下的許願

雲飛龍載着白素按照白素所指的方向往西郊奔馳。

“白素,什麼事情這麼重要非要深夜前來辦理?”

白素卻沒有回答雲飛龍的問話,只是說道:“我累了,想要休息一會兒,可別開得太快啊。”

“啊?休息?”雲飛龍丈二和尚般毫無頭緒。

雲飛龍正說着,來自後背的那種彈彈的、軟軟的感覺直壓過來,白素已經將身體完全的趴在雲飛龍的後背,雙手牢牢地抱住他的腰身。一陣陣女性特有的香氣一波波向雲飛龍這邊散發過來,身體隨着車的顛簸也隨之顛簸,這一浪浪的強烈電感令得雲飛龍心潮起伏,呼吸開始急促起來,這樣的感覺馮鋒是怎樣努力也絕對不能夠感受到的。雲飛龍剎那間明白白素並沒有生自己的氣,更明確了自己心中的牽掛。

豪邁在西郊路上慢慢的行駛着,他努力的讓時間不要過得太快。

“幾點了?”白素在雲飛龍耳邊說道。

“大概是十二點了吧。”雲飛龍輕聲的回答道,“快,往西郊公園頂開去。”白素在後面催促着。

“西郊公園頂?”雲飛龍奇怪道。

“去了你就知道了。”白素不再說話。

沒辦法,雲飛龍只得掉頭往西郊公園頂開去。很快的車便在公園頂上的空中亭腳下停了下來。

“走,到空中亭!”白素拉着雲飛龍的手飛快的朝空中亭奔去。雲飛龍滿腹狐疑的跟在後面。

到了空中亭,白素喘了口氣說道:“好在還來得及。”

雲飛龍奇怪道:“到底是什麼事情,要你這麼匆忙?”

白素看了看錶說道:“十二點二十五分,天空中會出現流星雨,而觀察點最好的地方便是這空中亭,現在十二點二十分,還有五分鐘。”

“原來你說的急事就是看這流星雨。”雲飛龍恍然大悟。

“是啊,難道不重要嗎?當出現流星雨的時候,我們便可以許願。”

“你真的相信許願的事情?”雲飛龍感到有些不可思議,他是想來不相信所謂的許願之類的事。

“怎麼?你不喜歡?”白素的神色中透露出一絲的失望。

雲飛龍感覺的出白素的神色變化,忙說道:“怎麼會不喜歡?我的確也想許願。”

白素笑道:“那好,我們一起坐下來,等待流星雨到來的時刻。那時我們便可以將心中最希望的事情許下。”

短短的幾分鐘卻好像經歷了漫長的年代。

“看,流星雨,快許願。”白素手指之處,只見那片天空中真的有流星直墜而下。

雲飛龍暗道:“果然有流星雨。”也許是此種情景的緣故,或者說是受白素的影響的緣故,在流星雨墜落之時,雲飛龍默默道:“流星見證,今後白素處處都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我與白素破除萬難永遠在一起,願親人尚在世間。”

與此同時,白素也在心中禱告:“暗夜流星爲證,從今以後厄運遠離龍雲,凡事都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願我與龍雲地老天荒此心不變,願爸爸早日平安地從新加坡歸來。”

兩人的許願居然是不謀而合,都是爲對方和家人禱告。

“怎樣?你許下了什麼願望?不過只能許一個願望,多一個就不值錢了。”白素說道。

“啊,只能許一個願望?可是我都許了不止一個的願望啊。”雲飛龍無奈的擺了擺手。

白素嘆道:“其實我也許下了不止一個願望。”

“那你先說說你許下了什麼願望?”

白素一下子羞紅了臉,幸虧夜間看不真切,但是要她一下子說出來也實在說不出來,於是說道:“我現在暫時保密。”

“那好,我也暫時保密。”

兩人相視了一下,都明白對方的心意。

一會兒後,白素若有所思道:“那我們不如約定一個時間重回故地將此次的心願說出。”

“好啊,選擇在哪天比較好呢?”

白素想了想說:“明天的農曆七月七日如何?”

“七月七日?爲什麼選擇在那一天?”雲飛龍不解,他沒有留意到農曆七月七是傳說中牛郎織女鵲橋相會的日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