澹臺紅妝的用詞是輔佐!

也就是說,未來,姜家掌舵人不是姜家其他男人,而是姜思瑤這個女人!

澹臺紅妝,這是要把姜思瑤當成掌舵人來培養了!

一旦姜思瑤接手整個姜家,到時候,她會有多大的權勢?以姜家目前掌控的能量來看,姜思瑤未來會成為屹立於明珠市頂端的女人!

「天涯,你們以後好好輔佐思瑤!」

澹臺紅妝說完,目光看向姜天涯等一行姜家人。

「是!」

姜天涯等人齊聲回答,沒有任何猶豫。

他們這樣的反應,又讓在場的眾人一驚,澹臺紅妝的手腕到底有多強,竟然讓姜家上上下下所有男人都服服帖帖!

誰也沒想到,澹臺紅妝送給姜思瑤的生日禮物竟然是姜家掌舵人的位置!

這個禮物,可謂昂貴至極了!

同時,澹臺紅妝似乎在放出一個信號,她把姜家掌舵人位置交給姜思瑤之後,她要去幹什麼?繼續留在姜家?還是離開姜家,另嫁他人!

自從姜天行暴斃到現在,已經七年多的時間。

澹臺紅妝一直未改嫁!

難道,澹臺紅妝是準備改嫁了?所以才把姜家掌舵人的位置交給 「殺!」林軒大喝一聲,然後駕馭著浮遊幼龍直接沖向了敵方左翼的薄弱之處!

「攔住他!遠程阻擊!」這裏的指揮官立刻開始調集遠程過來阻擊林軒,不過林軒因為軒的比較高,並不在遠程的攻擊範圍之內,所以下面的暮光之城玩家雖然咋呼的很厲害,但是並不能傷害到他!

「貝拉!清場!」林軒大喝一聲!

「好!」伊莎貝拉哪怕不變身魔龍形態,她的火雨術也不是好惹的,下面的玩家要麼閃開,要麼就只能被火流星砸死!

很快,地面上被清理出一片空地!林軒立即駕馭著浮遊幼龍俯衝下來,然後在低空直接解散了浮遊幼龍!

雖然騎着龍作戰很拉風,但是浮遊幼龍畢竟太脆弱了,所以林軒主要是以步戰為主!

「殺!」進入人群之中的林軒如同虎入羊群一般,先是一個急速淬火凍結了大片的玩家,然後就帶着伊莎貝拉進去一通狂砍,收割了幾十條人命!

伊莎貝拉在林軒降落下來的同時就放棄了遠程施法,直接召喚了魔焰和林軒一起並肩作戰!

雖然暮光之城玩家的攻擊時不時的落在林軒和伊莎貝拉的身上,但是這兩個人的防禦都出奇的高,所以玩家們的攻擊對他們來傷害有限,在林軒強大的吸血能力面前,這攻擊根不足為懼!

雖然僅僅是左翼的玩家就有幾萬,但是射程能夠覆蓋到林軒的玩家也就百十來人,其他的玩家不是視線被遮擋,就是射程不夠,所以只能瞪着眼干著急!

「兄弟們!別讓會長孤軍作戰!跟我沖!」比利子一看林軒已經攪亂了敵方的陣型,立刻下令衝鋒!

「殺!」看着自己會長在數萬敵軍當中如入無人之境的龍軒九天玩家早就按捺不住了,所以隨着比利子的一聲令下,十萬龍軒九天的玩家直接掩殺了過來!

龍軒九天的玩家一動,後面傲視蒼穹的玩家也跟了上來,二十萬玩家直撲陣型大亂的暮光城玩家左翼!

「該死!別管那個軒轅了!整隊,結陣防禦!」暮光之城左翼的指揮官一看敵軍殺來了,當即冷汗就下來了!

此時他所統帥的幾萬大軍後面還沒問題,但是最前面的玩家被林軒攪鬧的亂作一團,雖然被林軒殺死的玩家不過區區幾百,但是整個陣型散亂,玩家們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那個軒轅的身上,對於迎面衝來的蒼穹城大軍不聞不問!

「該死!整隊啊!敵人來了,你們瞎啊!」左翼的指揮官急的破口大罵,但是前線的玩家已經跟林軒殺紅了眼了,他們此時也都鑽了牛角尖!

憑什麼你一個人就敢衝到我們幾萬人當中耀武揚威?今天不殺了你我們的面子往哪放?正是由於這種思想,暮光之城的玩家一門心思的跟林軒杠上了,所以對指揮官的命令根不聞不問,一心要擊殺林軒!

但林軒是那麼好殺的么?遠程的定身魔法他可以用蟻乳解除,近戰的盜賊還沒近身就被他給秒了,如果盜賊對他集群衝鋒,林軒就乾脆使用神聖憤怒清場,所以這些玩家根制不住林軒!

就在這麼一耽誤的功夫,比利子率領的二十萬大軍到了!

有組織的大軍殺入一群亂軍之中,後果可想而知,龍軒九天的法師們一通群法覆蓋,立刻撕裂了暮光之城玩家原就散亂不堪的陣型,緊跟着戰士和盜賊長驅直入,暮光之城玩家後方的法師和治療立刻就遭了秧!

「變陣!」隨着比利子一聲令下,踩花大盜,七星戰殤等強力玩家各自帶着一哨人馬開始圍剿敵人的治療和法系,一眨眼的時間,原應該是列陣對沖的大戰變成一面倒的屠殺!

「媽蛋!」左翼的指揮官感覺自己都快瘋了,他做夢也沒想到自己會輸的如此窩囊,這種一面倒式的潰敗並不是因為他的無能,而是因為手下根不聽指揮!

這也是多方組成聯軍的天然弊端,這個指揮官雖然也算有事,但是除了他公會的玩家之外,其他公會人誰尿他啊?尤其是林軒一個人挑釁幾萬人,大家殺紅了眼之後,更是把他拋到了一邊,他這裏雖然竭力調度,但是除了他自己的人之外,根沒人理他,可他自己公會那一萬多人哪夠比利子踩的?

暮光之城的左翼一觸即潰,將近八萬人的聯軍都沒能阻擋龍軒九天和傲視蒼穹五分鐘,就被徹底擊潰,林軒等人也從重圍之中殺了出來!

「后隊變前隊!體掉頭,該我們反擊了!」衝出重圍之後,比利子嘴角勾出一絲冷笑!

剛才龍軒九天和傲視蒼穹因為在人家的包圍圈裏,所以比利子才下令突圍,但是衝出來之後,手裏攥著兩個禁咒的比利子會這麼輕易的放過暮光之城的聯軍么?

「刷!」大軍調頭,鋒芒直指暮光之城的數十萬大軍!

雖然也是聯軍,但是林軒這邊畢竟只是兩個公會聯合,而且韓天宇給林軒面子,醉逍遙給比利子面子,所以林軒這邊雖然是聯軍,但是比利子指揮起來並沒有任何的阻礙!

「兄弟們!光看會長表演可不行,是時候展露我們的刀鋒了!魚鱗陣!軍衝鋒!」比利子在團隊指揮頻道下達了命令!

「沖啊!」

「龍軒九天!一軒衝天!」

也不知道是誰率先喊了這麼一嗓子,緊跟着整個龍軒九天的十萬玩家齊聲吶喊!整個戰場上空都飄揚著「龍軒九天,一軒衝天!」的吶喊聲!

「殺!」在這種氛圍的帶動下,林軒也覺得熱血沸騰,再次召喚了浮遊幼龍軒在大軍的上空!

浮遊幼龍的出現彷彿一針興奮劑一樣,讓整個龍軒九天的玩家士氣暴漲,就連傲視蒼穹的很多玩家都不由自主的跟着喊起了「龍軒九天,一軒衝天!」的口號!

看着自己的會員也跟着喊,韓天宇倒是無所謂,醉逍遙心裏就有膩歪了,但是現在可不是挑刺破壞團結的時候,所以他雖然有不滿意,但是也沒多什麼。

面對氣勢如虹的龍軒九天與傲視蒼穹的聯軍,暮光之城的玩家們就有萎靡了,雖然他們這邊人數佔優,但是剛才四面合圍都沒能攔住人家,現在人家正面殺了回來,而且天上軒著的軒轅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召喚魔龍,然後用禁咒摧毀他們,所以這些暮光之城的玩家心裏都充滿了即將被虐的陰霾…… 「婉月師妹還是沒有走出來嗎?」

沐梓茵來到了他的身後,兩人一起看著涼亭靜坐的宋婉月。

經過這幾天的相處,宋婉月的氣色恢復的很好。

只是現在的宋婉月對於男人非常的敏感,哪怕是他經過都會打起十二分精神。

洛天霖知道前幾天的事情確確實實讓她心裡留下了一個巨大的陰影。

他憐憫的看向了遠方,「郭雷師弟以後要面對地獄難度了。」

不過他很快就釋然了,那是郭雷的事情,關他何事呢?

何況郭雷師弟是一個忠誠的人,說不定這樣反而能夠讓宋婉月覺得郭師弟忠誠可靠就和他在一起了。

洛天霖搖搖頭:「心裡有陰影,心魔難消,除非找到一個值得她託付終身的人放下過去的一切。」

「婉月師妹好像對你有感覺?」沐梓茵試探的開口。

「你沒吃醋?」

「我是認真的。」

洛天霖神情嚴肅起來:「這種好感更多的是感激,我對她沒有那樣的心,我救不了她的心。」

「再說你捨得讓我走嗎?」

沐梓茵白了他一眼,怎麼說著說著畫風就歪了。

「哼,老不正經的。」

「要不出去走走散散心,也該買食材了。」

「好啊,不過你倆去吧?」

洛天霖愣了一下,「你沒開玩笑吧?」

「我像是開玩笑的樣子嗎?」沐梓茵一本正經的看著他,「我知道婉月師妹心裡也很困惑,但是因為有我在的緣故所以不敢表達出來,而且我也相信你。」

他明白她的意思,「那我走了,等我回來給你烤肉吃。」

「嗯。」她輕輕點頭,隨即轉身:「我先回去修鍊了,回來告訴我一聲。」

「好。」洛天霖走向了涼亭,沐梓茵驀然回首看了一眼。

她其實也是鼓起勇氣作出了這一個決定,要是他倆真的一不小心擦出了火花怎麼辦。

只是宋婉月心裡對他的感覺捉摸不定,那麼以後只會不斷的出現在他們倆的面前。

而且她,相信他。

「婉月師妹,要出去散散心嗎?」

宋婉月看著洛天霖到來,她臉上出現了一抹笑容。

對於他,她心裡似乎並沒有那麼抵拒。

「好啊,聖女不一起嗎?」

宋婉月能夠看到沐梓茵離去的背影。

「她有了些感悟,要回去修鍊。我們走吧。」

「好。」

兩人御空而起。

沐梓茵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她的心七上八下的,「要不然跟過去看看呢?」

她現在對他還是有些不放心,他們倆雖然三歲就定下婚約,但真正相處的時間並不是很長。

她糾結了一會兒還是沒有追去。

她要相信他,她一開始也是相信他。

漫步在街市,宋婉月偷偷的看了他一眼。

她輕輕啟齒,「其實聖女是故意讓我和聖子出來的吧?」

「嗯。」洛天霖並沒有否認,其實宋婉月也不是一個愚蠢的女人,只是她也沒有戀愛經驗搞不清楚究竟是情還是愛。

「其實我現在很反感男人,但是對聖子就不會。是聖子救了我,還抱我起來、喂我丹藥。

我也不分不清究竟是感激還是因為喜歡,其實以前還對聖子有些偏見和厭倦。

之前聖子並沒有多大的交集,所以也沒有去在意這些。」

宋婉月自言自語的說著。

她也不想要讓自己陷入在別人的感情糾葛之中,特別還是聖子聖女的感情糾葛。

這不僅僅會給她帶來巨大的災難,甚至是會給家族帶來巨大的災難。

聖女,那是擁有大帝之姿的天驕,未來的帝境強者。

敢和未來的女帝爭搶男人不就是自尋死路嗎?

他沒有給出她明確的回答,而是選擇了反問:「你覺得宗主為什麼要讓我們體驗生活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