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人可以回去休息了…」

出其意料的,眾人並未離去。

而是紛紛給剩餘十人加油打氣。

炎曦月慵懶抬手撫摸著腕上的小白。

未說一言

五圈過去

幾個女子的體力明顯減弱

再加上之前跑的五十圈

幾乎已經是強弩之末。

「想要變的強大沒有那麼容易。沒有天賦就要用汗水來填補。」

「若你們不想再繼續,可以停下來。」

炎曦月定定開口

十人無人說話

只是依舊緩慢的邁著腿

急促的呼吸說明了她們的答案。

炎曦月無聲挑眉

看著按耐不住的眾人懶懶開口

「等什麼呢?還不去幫忙?」

眾人聽此紛紛起身

閑空從地上輕輕一躍

想借力起身

「哎呦!」

結果忘了還戴著千斤環

結結實實的摔在了地上。

眾人齊齊看向他

閑空憨憨一笑

老老實實手腳並用爬起來。

他這一下提醒了其他想要借力躍起的人。

於是剩下的人都循規蹈矩的以手撐地,然後起身。

「走了!」

齊齊跑向十個女子身後

各自分佈均勻

一人推一人接起了十條長隊。

炎曦月看著累的直喘粗氣的眾人戲謔搖頭

「這是低配版的蛇群么……?」

而手腕上的小白好像聽到了炎曦月的話

探出頭看了眾人一眼

吐了吐蛇信子

好像在回應炎曦月什麼。

……

月光泛著微弱的光芒。

眾人終於跑完了剩下的十五圈。

全都躬身托著膝蓋

貪婪的呼吸著。

炎曦月將胸前環著的雙手放下

「切記千斤環誰都不許摘下來。還有,回去洗澡的時候記得好好享受。」

說罷踏著步子走出了練武場。

眾人此時還不知道這話是什麼意思。

直到……

一聲聲慘烈的叫聲從各自房間傳出來。

毫無防備的他們毫無防備的接受了洗髓液的洗禮。

朱雀專門落在了屋頂上

幸災樂禍的聽著此起彼伏的叫聲。

這聲音真是令鳥身心愉悅。

躺在床上的炎曦月聽著時不時傳來的叫聲以及屋頂緊跟其後傳來的怪叫聲

嘴角一抽

這朱雀可真夠缺德的。

也不知是跟誰學的…

……

次日

李府

終日擺著傲慢架子的易敖終於在今天變得和顏悅色。

只是因為……

「多謝李伯父和李兄幫我找到靈識果了,之前答應你們的符篆稍後就給你們。」

易敖手中拿著的正是靈識果。

他滿意的打量了幾眼

隨即小心的放回盒子里

收了起來。

李元仲撫著鬍子笑的和善

「易小兄弟不急,慢慢來。」

李龐洲在一旁坐著也笑著附和。

微微轉了轉眼珠

向著易敖開口

「易兄,易長老有說什麼時候正式來蒼莽國選拔么?」

易敖面色不改

「近日長老發來消息說讓我先代替他物色物色這蒼莽國是否存在有潛力的天才。」

李龐洲目光微閃

無聲與李元仲對視了一眼

李元仲哈哈大笑著開口

「巧了,我李家正有許多苗子,正所謂遠親不如近鄰,不如易小兄弟就先在我李家物色物色?」

他李家可是專門分出一批精英專為進入四大宗門做準備。

李元仲眼中閃過自信的色彩

他相信這些子弟一定會讓這易敖滿意的。

再說…

易敖得到了這靈識果,只需要到時讓他幫忙言語幾句,想必他李家比別家進入宗門的幾率要大上許多……

易敖自是聽懂了李元仲的言外之意。

「當然,我相信李兄的族親天賦也都不錯…」

……

與其樂融融的李家不同

今日的林家卻是發生了一件令所有人出乎意料的事。

林崗坐在主位上

臉色並不算好

甚至可以說很糟糕。

滿臉都大喇喇寫著煩躁

「你們都是幹什麼吃的!」

跪在地上的眾人面色慘白

聽到林崗的訓斥頭壓的更低。

戰戰兢兢的開口

「是我們的錯,請家主責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