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啓動陣法!”海如月擔憂的看了看身後,立刻催促道。

烈禹聽後連忙中那八荒聚靈陣陣中跳了出來,開始慢慢的啓動這個陣法。

“吼~。”一道妖獸的吼聲從石板中響起,接着一個龐大的黑影若隱若現,先前那頭妖獸便出現在了烈禹三人的視線中。

烈禹快速的移動了一塊石頭,接着整個洞穴都抖動了起來。那八荒聚靈陣發出一道耀眼的光芒,烈禹便看到大量的靈氣從洞外聚集,隨後向八荒聚靈陣中匯聚。

烈禹頓時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威壓出現,一道白色光芒再次一閃,下一刻烈禹便看到那陣中的妖獸消失不見。

估計是八荒聚靈陣把它吸進去的吧,烈禹的心中頓時鬆了一口氣,這頭妖獸實力這麼強大,就連海如月都不是它的對手。要不是八荒聚靈陣修復好了能夠順利的啓動陣法,烈禹估計他們絕對沒有逃的希望。那一頭頭實力強悍的妖獸要是全部都出來了的話,整個楚國就要遭殃了!

幾人同時喘了幾口氣,玄雨不滿的嘀咕道“修復陣法,倒被陣法給吸進去了!”

烈禹不禁汗顏,剛要說什麼,卻發現一邊的海如月臉色非常難看。

“你怎麼了?”烈禹問道,發現海如月的俏臉上隱隱有些發黑,一絲絲黑氣不斷的從她身體冒出。

難道是?…烈禹不禁有些自責了起來,都是因爲來尋找自己,才讓海如月受了如此重的傷。

海如月強撐着身體,輕聲對着烈禹說道“是久病復發了!”

久病?烈禹馬上便想起來了,海如月說的便是她體內的毒,又發作了!

烈禹眉頭皺了起來,這個時候他也不知道怎麼做。海如月見他不知所措,便說道“我需要幽夜草!”

聽到幽夜草三個字,烈禹便想起來了,禹皇曾說過,幽夜草可以緩解海如月體內的毒發作。

烈禹連忙點了點頭道“有!有!當初師父走的時候給我留了一些,準備在你需要的時候給你。”說完連忙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株幽夜草。

海如月快速的抓了過去,接着便閃身消失不見,留下幾個字迴盪在洞中。

“我去療傷,你們可以先去京都,到時候我便來找你們!”

額…烈禹沒想到海如月拿走了幽夜草後便跑了,雖然知道她是找一個地方去療傷,但卻不知道需要多長的時間。 京都。

這是一個比昭陽城都還要繁華,還要大的一個城市,因爲這是楚國的首都。每天進城出城的人也比較多,都是一些商販或者出城辦時的平民。


一輛馬車徐徐的從遠方行駛過來,一個儒雅的青年正坐在馬車前,實在是讓人意想不到,這麼一個儀表堂堂,長相儒雅的青年居然是個馬伕?

而那青年渾不在意,不時的便往馬車內看看。

“大熊,記住了,進城後不要出聲,等我們找到了住處再出來!”

車裏面坐的並不是人,而是一頭體型龐大的熊,一隻像是未入成年的大地之熊。在大地之熊的旁邊,一頭宛如小狗一般的妖獸伏在柔軟的坐踏上,微微閉上雙眼,一臉的享受。

“放心吧!大熊我做事兒,從來沒有搞砸過。”

大熊舒服的靠在馬車裏,那龐大的體型佔滿了整個馬車,而那體重也是讓整個馬車在行駛的時候響起‘吱嘎’‘吱嘎’的聲響,地面上兩條深深的勾勒足以看出來,馬車承受的是何等的重量。

烈禹對大熊的話嗤之以鼻,看着不斷的喘着粗氣的馬兒,不禁替那馬兒擔憂,這一路上是怎麼挺過來的。

搖了搖頭,烈禹側過頭對着一邊騎着馬的玄雨道“待會兒我們可不要露出什麼破綻哦,我相信,那血契殿的人定有派人來監視。”

玄雨轉過頭不理會烈禹,輕輕的用腳拍了一下馬肚,便快了半分,向前駛去。

兩人因爲怕被人察覺出來,所以臉上都稍微的改變了一下,這樣足以混進京都城。

當馬車到了城門前,那守衛立馬攔住了兩人。要求檢查!

烈禹立刻從懷裏掏出一把金幣,往那守衛的懷裏一踹“我家小姐不想接受檢查,還望兩位放路讓我們過去。”

那兩名守衛相視一眼,竟然想不到,這麼一個公子打扮的青年,居然是給人家做馬伕的!雖然有些疑惑,但想到平常的大家族的大小姐出城一般都不喜歡檢查,所以對此也沒有怎麼驚訝。而且假如真是哪一個大家族的小姐,自己也是惹不起,揮了揮手,立刻便讓烈禹兩人過去。

烈禹與玄雨順利的進了城,頓時鬆了口氣,要不是與海如月約定了要在京都城碰面,烈禹也不想冒這個險。

馬車緩緩的朝城內開去,在他們離開後,兩個人影便出現在城門前,看了看前面開過的馬車,相視一眼。另一個點了點頭,便立刻朝一個方向而去,顯然是稟報去了,而剩下那一個人便遠遠的跟在馬車後面。

烈禹先是在城中偏僻的地反,花錢買了一個院子。所花費的金幣雖然很多,但作爲一個武者來說,尤其是像烈禹這樣一個身家財產堪比一個大家族的來說,這點小錢根本不算什麼。

馬車開進院子後,大熊和小灰便立馬的跳了出來。

這所院子打掃的很乾淨,烈禹也沒有僱傭一些下人,這樣來說,對烈禹他們根本不方便。

……

沈家。

沈家家主沈融此刻正端坐在大廳之中,一身黑色衣袍在他那瘦弱的身上顯得有些寬大。

“少殿主,這宇葉使用的招數與烈焰所使用的招式幾乎一摸一樣”

在沈融旁邊的一張椅子上,一個身穿紅色服飾的男子點了點頭,“這樣說來,那烈禹便是那個宇葉了,不過現在也沒有了他的消息,看來他應該是察覺到了什麼,提前離開了。”

沈融笑了笑“雖然消失了幾天,但剛剛便有下人說,他們在城中有發現類似的人物。”

那被稱之爲少殿主的青年聽後,微微的點了點頭,面容恭敬的道“這件事情便交給沈長老了。”


讓烈禹想不到的是,這沈家家主沈融,卻是血契殿人。也想不到,那位曾經在自己手下吃過虧的血契殿少殿主竟然也爲自己的事情而來。

“烈焰這兩年也不知道去向,但我們只要找到了他的兒子,就不怕那烈焰不出現。”

烈禹與玄雨收拾了一下後,便一起出了院子,大熊和小灰在現在這個情況下,是絕對不能夠出去的。恐怕一出現,那血契殿的人便馬上跳出來,現在自己的實力太差,所以對這血契殿也就避而遠之了。

烈禹買下的這個院子在城中裏繁華階段不遠的地方,兩人很快便來到了坊市。

各種販賣着各類低階物品的地攤,和一些擺放着各類妖獸材料。烈禹也是許久沒有來過這種地方了。

兩人隨便看了看,都對這些物品沒什麼興趣,不管是玄雨還是烈禹,現在手中的東西或者需要的物品,都不是這個地方擁有的。

正要離開這個地方,烈禹突然一頓,邁出的腳步又收了回來。

烈禹探下身子朝着那個攤子掃視着,一件件對於烈禹來說在平常不過的物品從烈禹眼中流過。

“前輩,你真的發現了那銀色小劍的其中之一把?可是…在哪裏呢”烈禹繼續翻到。

禹皇呵呵一笑,卻聽到禹皇驚喜的道“我找到了,”

隨後便把一邊凌亂無比的一堆雜物翻開,一把銀色的小劍便露了出來。烈禹裝作遺憾的嘆了口氣,隨手把那銀色小劍人在旁邊,又向一邊的一把兵器拿在手上,頓時露出一臉的喜意。

“老闆,這把兵器多少?”烈禹墊了墊那把質量稍好一點的兵器道。

那老闆一看那把兵器,又看了看烈禹兩人的身穿打扮,頓時眼前一亮,這樣的公子哥可是很少有在這地攤上買東西。

老闆欣喜的道“這把兵器屬於上好的的材料煉製而成,也是我這裏最好的一把了。賣給你一百金幣!”

烈禹佯作吃驚的道“這麼貴?不行不行,這樣,八十金幣吧!”


那老闆眼睛一轉,點了點頭道“八十金幣就八十金幣!”


烈禹彷彿自己吃了什麼虧似的,搖了搖頭道“還是太貴了!”

正當那老闆再次開口的時候,烈禹隨手在那一堆物品中拿出一把銀色的小劍,指了指它“這把小劍用來裝飾倒是不錯,八十金幣就賣給我了。”

老闆臉色一喜,原本他還以爲烈禹會挑選一些比較貴重一些的物品,可沒想到居然是呀這個。這把小劍在他看來也沒有什麼用,跟一般的劍造型一樣。因爲體積也非常小,也弄不清楚這是做啥的。

老闆十分的爽快的接下了那些金幣,同時把那柄銀色小劍送到了烈禹身邊。


烈禹把那柄武器和銀色小劍拿在手中,朝和玄雨一起離開了。

對於烈禹的奇怪之處,玄雨也沒有問什麼,繼續向前走去。

烈禹心中喜滋滋的,現在自己加上手中的一把銀色小劍。自己已經有三把這樣的小劍了,對於那小劍身上所蘊含的祕密,烈禹也是興奮異常。說不定這小劍的背後有一個天大的祕密,或者天大的好處等着自己。

不過但烈禹彷彿的查探之後,才發現,即使現在自己有了三把銀色小劍,但那奇形怪狀,那後面的文字,烈禹也讀不通。

把那銀色小劍也收回空間戒指中,烈禹兩人不多一會兒,便來到了一個拍賣會。雖然這個拍賣會並不大,但此刻也是熱鬧非凡。

想了想,烈禹便與玄雨一起。在手裏拿了一個拍賣東西用的號碼,然後走向了拍賣的大廳。

隨便找了一個位置後,烈禹與玄雨坐了下來。

這時候,拍賣會已經進行到一半了。場中有一株靈草正在拍賣,這是一株比較罕見的靈草。當然,這價格也是飆升。雖然這家拍賣場不大,但也有不少的家族前來。因此這一株的靈草立刻就被拍到了五百下品靈元石,而且價格還在不斷地上升。

烈禹心中驚異這靈草的價格,同時也是想到了自己的空間戒指中,這樣的靈草也很多,而且比這靈草更加珍貴的都有。

雖然自己很多靈元石,但以烈禹經常練習陣法的速度,消耗的靈元石也很多,何不拍賣一些自己用不到的靈草?

烈禹輕聲的在玄雨的耳邊輕語幾句,玄雨意外的瞅了烈禹一眼,隨後看了看場中的拍賣,點了點頭。

烈禹站起身往拍賣會的後臺走去,來到一個鑑寶大廳,頓時有兩名守衛把他攔住。

“我要見你們的負責人,我要出售一些東西!”烈禹淡淡的說道。

兩名守衛意外的看了烈禹一眼後,對他恭敬的說道“請稍等一下!”隨後便離開了。

一名侍者走了過來,讓烈禹到一個椅子上坐一會兒,負責人馬上便道。

剛坐下沒一會兒,那先前那名守衛便帶着一個老者,和一名女子走了進來。

那名女子款款的向烈禹走了過來,一襲白色的連衣裙,豐滿玲瓏的身子若隱若現,那巧笑嫣兮之間,帶着一絲成熟的韻味,妖嬈中帶有一絲嬌媚。

烈禹擡起頭,看見這名女子頓時愣了愣!

萬紫嬌?

那女子正是烈禹在新羅城中有過幾面之緣,且幫助過烈禹的萬方閣中的萬家小姐–萬紫嬌。萬紫嬌是京都萬家的小姐,因爲突然被家族召回,正好烈禹也離開了新羅城,兩人便在路上遇見了。到後來烈禹因爲途中遇到墨虛子的緣故,所以便與她分開了。

沒想到在這裏碰見她!

烈禹心中一陣感慨,對這萬紫嬌,烈禹也是非常感激。要不是她的話,恐怕自己也不知道在哪裏尋那噬靈液。禹皇也不會這麼快恢復靈魂。 萬紫嬌遠遠的便注意着這名儒雅的青年,看見對方見到自己後的訝異表情,頓時有些疑惑。而且她隱隱感覺到了一絲熟悉,但不知道是哪裏見過的。

其實萬紫嬌不知道,這人便是烈禹,因爲烈禹化妝改變了一下容貌的緣故,所以一般情況下,很難認出他。

萬紫嬌露出微笑,對着坐在那裏的烈禹道“這位公子是呀拍賣什麼物品嗎?我是這裏的負責人,我們拍賣行會爲你做最公平的鑑定,這位是我們拍賣行資歷最高的高裘,高老師!”

萬紫嬌說完,她身後的那名老者已經步入花甲,他慢慢的走了上來,對着烈禹笑着點了點頭。

烈禹笑着看了一眼萬紫嬌後,也不說破,輕輕的從空間戒指中拿出幾株靈草和十幾枚妖獸內丹。在八荒聚靈陣中,海如月可是斬殺了不知道多少先天妖獸,算一算足有好幾十頭吧!而且每一頭先天妖獸都是達到了先天皇階以上的實力。

當那幾株靈草被烈禹放到桌子上面的時候,高裘頓時驚了驚,雖然隔着老遠,他都能嗅得到這幾株靈草絕對不是凡品。 黑道總裁的嬌妻 ,立馬便驚呆了。

空間戒指!

高裘長舒了口氣,雖然空間戒指他並不止第一次見過,但這名青年能夠拿得出空間戒指,便足以證明他要麼是一名很有背景的家族,要麼是哪一個強大的門派之人。

可正當烈禹再衝空間戒指中拿出那十幾顆妖獸內丹的時候,高裘臉色一變,因爲他感覺得到,這些妖獸內丹,居然氣息這麼強悍。隨後高裘便臉色凝重了起來,能一次性拿出這麼多妖獸內丹的人,本來就不簡單了,但一次性拿出十幾顆強大的妖獸內丹,這讓烈禹在他的面前心中的地位再次升高。

“這…這都是皇階內丹???”高裘嘴角抽搐了一下,顫抖的說道。

烈禹點了點頭,“是的!”

高裘倒吸了一口涼氣,看向烈禹猶如看怪物一般。萬紫嬌也驚訝的看了烈禹一眼,她實在是看不出來,這個看似弱弱的青年,居然能夠拿出如此多的妖獸內丹。

看着烈禹,萬紫嬌覺得自己似乎真的在哪裏看見過似的,突然見仔細的看了一眼烈禹,聲音緊張的問道“是…是宇公子麼?”

烈禹見她竟然認出了自己,笑了笑,說道“萬小姐,別來無恙啊,當初真是不好意思!後來我前去追你,只發現那一夥強盜,但所幸你最後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害,否則我會過意不去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