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懊惱的摸了一把鬍子,結果發現,鬍子竟然掉了一把。只是一晚上的時間,上天竟然就要取消他男人的標誌,這實在令他大慟不已。

正當他悔恨不已的時候,他忽然發現前面的將士們在指指點點,有的臉上甚至露出了喜悅的表情。

出了什麼事?難道雲豹被射死了?

懷著這個不可能的答案,烏蘭騰宇向前眺望,當他向前望去的時候,頓時激動起來。

蘇瀅的馬車斜斜的立在那裡,門帘被撕碎,裡面空空如也,而城門緊閉,根本沒有進城。

這發生的實在是太突然了,以至於烏蘭騰宇根本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

蘇瀅去哪了?

當雲豹看到對面人的表情后,感到莫名其妙,他忽然意識到了什麼,心中一沉,暗叫一聲不好。

他回過頭一看,果然蘇瀅出事了,馬車根本沒有入城,大門還是緊閉著的。

雲豹來不及多想,在敵軍驚疑羨慕的眼神中,幾個跳躍跑上前去,可是一切都已經晚了。

他環視四周,除了緊閉的城門,和身後不敢近前的烏蘭騰宇的兵馬,根本沒有看到任何人。

雲豹悔恨不已,剛才殺敵實在是太過投入,竟然沒有留意身後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這該怎麼辦。 醫見鍾情 雲豹不顧身後的危險,向周邊一切可疑的地方疾馳而去,可是最終都毫無結果,當他看到城牆一角堆積著大量屍體的時候,心頭一震,這足以說明,在幽州城外不久,剛剛經歷過一場大戰。

難道蘇瀅就這樣無緣無故的消失了嗎?

雲豹心急如焚,一個勁的打轉。

此時的烏蘭騰宇也沒有對雲豹發動偷襲,不是他不想,而是以他現在的人馬和實力,根本沒有這種可能。

他很識時務的派出幾對人馬,向不同的方向去尋找有沒有蘇瀅的下落,與雲豹的人頭相比,蘇瀅對他來說更有吸引力。

仍然一無所獲。

雲豹不相信蘇瀅和晴雲就這樣無緣無故的消失了,但是不得不承認,一點個蛛絲馬跡都沒有留下。

雲豹急的團團轉,來到城樓前,幾個跳躍就爬上了城樓,對於這個不速之客,守城的士兵很是驚愕,還以為是天降神兵。

雲豹抓住兩個人士兵盤問,有沒有看到城門下馬車的情況,他們都搖搖頭,表示沒有看到。

雲豹扔下他們,飛奔下樓,向府門內奔去,因為他的速度太快,城中的路人還沒來得及看清楚他的面貌,他就已經飄然離去,在街巷中留下一陣塵煙,經過的路人紛紛稱奇,都說城中來了一位飛人。

此時,上官鵬飛正好在府中,而趙炳他們都在別處安歇。

忽然堂上來報,說屋外來了一位奇怪的人,非要見將軍不可,怎麼攔都攔不住。

上官鵬飛站起身來,正在猶豫間,只見雲豹已經風塵僕僕的來到大堂之上。

上官鵬飛一愣,因為他離開京城很多年,對於城中大臣好多已經不相熟悉,但是對於皇上歐陽弘業身邊的大內統領雲豹還是印象很深的,只是猛然相見看著熟悉,但是不敢相認。

「難道你是雲…統領?」

上官鵬飛小心翼翼說出來,眼睛忽閃不定。

「在下正是。」

雲豹剛要把身邊皇上的御賜之物拿出來,證明自己的身份,聽上官鵬飛這麼一說,可見已經沒有那個必要了。

上官鵬飛一陣心驚,慌忙說道:

「難道皇上來幽州了?」

上官鵬飛說到皇上兩個字的時候,故意壓低了聲音,因為這實在是一件很需要保密的事情,皇上身邊的大內統領來到這裡,上官雲飛有十足的理由相信,皇上有可能也已經來到幽州。

這讓上官鵬飛心驚不已,如果皇上親自來到幽州,而且沒有大張旗鼓的話,那麼此時的幽州正處在十分危險的境地,皇上的處境一定會非常的危險。

想到這些,上官鵬飛感到壓力劇增,幽州失守還有奪回來的機會,如果皇上有什麼閃失,那將是無法挽回的後果。

「不要驚慌,皇上並沒有到幽州,上官將軍。」

雲豹坦誠的跟上官鵬飛解釋,讓他不要多想。

「有些事情我再跟你解釋,現在我需要找一個人,一個非常重要的人。」

「誰?」

看到雲豹驚慌的樣子,上官鵬飛知道這個人一定非常的重要,甚至說對皇上都非常重要,因為大內統領要找的,是皇上最愛的妃嬪蘇瀅。 「我要找的是,皇上身邊的蘇妃。」

雲豹的話讓上官鵬飛感到有些茫然,因為他久居幽州,對朝中和後宮的事情更是一無所知,對於蘇瀅是誰更是一點印象都沒有。

看到上官鵬飛一臉茫然的表情,雲豹這才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跟他說了,又把蘇瀅的身份也一一介紹了,上官鵬飛這才如同恍然大悟一般。

「原來是這樣,沒想到你們一路走來如此兇險,那個烏蘭騰宇實在不是一個好東西,我好幾次都想手刃這個傢伙,只可惜城中兵將太少,再加上他的騎兵鐵騎來無影去無蹤,都讓他給溜了,這次,你給我報了仇,真是痛快。」

上官鵬飛得知烏蘭騰宇被雲豹給費了,心裡別提有多高興了。

可是,對於蘇瀅的下落,他現在也一無所知。

「你放心,雲統領,我現在就傳下令去,讓城中所有的兵士出動,在城中搜尋蘇妃的下落,現在就去。」

上官鵬飛聽雲豹的一番話,已經知道了蘇瀅在皇上心中的分量。

「還有,搜尋的時候,千萬不可透漏是蘇妃的身份,只是以蘇大小姐的身份來尋找,我怕一旦泄露,會被別有用心的人給利用,到時候就更麻煩了。」

雲豹提醒道。

「還是雲統領想的周到,我這就去下令,你先在這裡稍等片刻。」

霸愛強寵:早安,小辣妻 上官鵬飛立刻傳來身邊的幾個副將,把搜尋蘇瀅的事情安排下去了,從現在開始連夜搜尋。

穿越后我自帶錦鯉好運 副將們得令以後,即刻去辦,他們深信他們的將軍上官鵬飛,因為他已經不是一次挽救他們於水火和死亡邊緣了。

大搜尋在幽州城中展開,只要是能派出的人都派出去了,城中的百姓有的得知上官將軍在找一個人,有的都自發的走上街頭,或者小巷,幫著去尋找,可見上官將軍在幽州城百姓之中,深得民心。

雲豹自然也沒有閑著,他拜別了上官鵬飛,再一次來到城門外。

此時城門外除了空蕩蕩的馬路以外,已經空無一人,烏蘭騰宇的兵馬也許在一無所獲之後,選擇了撤退,他心裡明白,幽州城的上官鵬飛不是好惹的,一個雲豹就已經讓他寸步難行,更別說再加上全副武裝的城中將士。

所以,他很明智的退了兵,退到了離幽州城十裡外駐紮。

烏蘭騰宇不僅沮喪,而且疼痛難忍,但是他卻只能強忍著疼痛,支撐著向前走。

走了一段路,因為騎馬顛簸,而且顛簸的部位正好是傷口處,剛開始他還能硬撐,可是走著走著,豆大的汗珠直流,那種感覺簡直生不如死。

馬是不能騎了。

他沒有跟任何人透漏自己受傷的情況,只能說自己得了重病,不能再騎馬,只好讓幾個手下,把他綁在兩個馬背之間,馱著他走。

這樣的一幕,這是滑稽,背後議論他的人更多了,手下的人也越來越不聽他的指揮,他也只好嘆口氣,任由他們說去,他現在最要緊的事,是把自己的命先保住,雖然男人的尊嚴已經蕩然無存。

烏蘭騰宇躺在馬背上,也在思索著和雲豹一樣的問題:蘇瀅到底去哪了。 雲豹不甘心,竟然能讓蘇瀅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丟失,這實在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他圍著幽州城外轉了一圈又一圈,還是一無所獲。

四周很是空曠,西南角是高聳的大雪山,雲豹看著天際漸漸落下帷幕,點點的繁星即將上演,他忽然很無助,如果是蘇瀅在幽州城中還好,可一旦是沒有在城中,落入敵人之手,那該怎麼辦。

越想雲豹越著急,他幾個跳躍翻入牆中,徑直來到上官鵬飛處來打探消息。

上官鵬飛比雲豹還著急,他一直沒有離開府衙,一直在這裡等待著任何的消息,可是直到現在,除了幾個並不真實的消息以外,還是一無所獲。

「雲統領,城外有沒有什麼蛛絲馬跡?」

「沒有。」

雲豹嘆了一口氣,坐到桌子旁邊,稍稍緩了緩神,他已經一天不吃不喝了。當茶水沾到乾裂的嘴唇時,甚至能感受到滋滋咧咧的聲響。

「真是奇了怪,幽州城雖然說是重鎮,其實人口並不多,城中規模也並不算大,如果我們發動所有的人去搜尋,還有一些城中百姓加入,都沒有找到的話,那麼幾乎可以肯定,蘇大小姐一定不在城中。」

上官鵬飛肯定的說。

「你這麼確定?」

雲豹抬起疲憊但堅毅的眼神,他最不希望看到這種局面。

「是的,我現在在想,如果蘇大小姐不在城中,假象被敵人抓住,她們到底想幹什麼,而且不留一點的蛛絲馬跡,這實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上官鵬飛若有所思,以他多年的沙場經驗,沒有任何敵人是無緣無故採取行動,如果採取行動就一定有目的,不管是真動作還是假試探,之所以還不知道為什麼,只是還沒有想透罷了。

不光是上官鵬飛,就是雲豹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到現在為止,一點消息也沒有。

如果是說劫財,一個經過掩飾的馬車,看上去並不起眼,根本不會引起劫匪的注意。

如果是劫色,這個倒是有可能,可問題是誰有這個膽量和本事,能夠在雲豹這個大內統領的眼皮子底下,把人給劫走,而且還不漏任何蛛絲馬跡,這實在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依將軍看,這件事情到底該怎麼樣做,才能破局,找到蘇瀅的下落。」

雲豹問道。

「如果不是烏蘭騰宇做的手腳,我實在是想不出有人還能如此狡詐,我可不可以做這麼一個假設:烏蘭騰宇先頭部隊其實目的是吸引你的注意力,而真實的目的實際上是搶劫馬車上的人,而他與你激戰正酣的時候,悄悄的兵分兩路,而另一路偷偷的趁機把人給劫走了。」

「然後,他佯裝失敗,然後撤退,實際上卻達到了搶劫蘇瀅的目的。」

聽上去是一個完美的計劃。

雲豹聽完以後,搖搖頭。

「不會,絕對不會。」

「統領為什麼如此的肯定?」

「因為以我對烏蘭騰宇的了解,他就是一個慫包,他的手下也是一群慫包,殺他的人如同剖瓜切菜,根本不值一提。」

雲豹眼中閃出一抹凌厲,那是自信的光芒。 說話間,歐陽弘德走了進來。

原來,上官鵬飛把歐陽弘德安置在自己的院中,在一起也方便。

今日歐陽弘德等上官鵬飛回來一同飲酒,遲遲就是不來,讓家丁打聽,說是還在府門中,而且全城搜索一個人。

歐陽弘德坐不住了,自個來到府衙一探究竟。

剛一踏進府衙,就看到雲豹。

「這不是雲統領嗎?難道…」

話剛要說出口,上官鵬飛趕緊打手勢,不要讓歐陽弘德說話。

雲豹上前施禮,一併把來龍去脈給歐陽弘德說了。

歐陽弘德很是震驚,他沒有想到蘇瀅竟然來到了這裡,關鍵問題是,把人給弄丟了。

「蘇瀅是我皇兄的心頭肉,如果真出了什麼事,你我可都不好過。」

歐陽弘德是個直性子,當時就提出來要出城去搜尋。

「這已經很明顯了,城中已經搜了一個底朝天,根本沒有蘇瀅的下落,如果現在再不出城去找,等到天一亮,還指不定會發生什麼不可預料的事情,你們不去,我去。」

歐陽弘德站起身來就要往外走。

上官鵬飛趕緊把他攔住。

歐陽弘德之所以這麼著急,也不單單是因為蘇瀅是皇上最愛的妃子,而是他對蘇瀅絕對是佩服,而且兩人還一起去找過李恨北,建立過深厚的感情,他太了解蘇瀅的為人,所以當雲豹說蘇瀅要來幽州時,他一點都不奇怪。

可問題是,現在人沒了,歐陽弘德怎麼能夠坐得住,無論如何也要把人找到。

「大家稍安勿躁,我想王爺說的對,我們不能耽擱時間,既然城中已經沒有人的下落,那麼我們就應該向城外找,一刻也不能耽擱,如果遲了,發生什麼後果,那實在是有負皇恩。」

上官鵬飛很堅決,要出城搜尋。

「將軍,這個想法我早就有了,可是為什麼沒有說,就是一個原因:幽州危急。」

「如果說,現在整個城中的兵馬傾巢而出,那麼勢必會城中空虛,給人可乘之機,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城外深溝里的屍體,是守護城中的將士們的,可見城外的敵人勢力不可小覷。」

「而且,烏蘭騰宇的兵馬雖然退去,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一定在不遠處駐紮,隨時關注著這裡面的一舉一動,隨時都有可能對我們發動進攻,所以,現在出城,實在不是一個好主意。」

說完,雲豹眼中很是複雜。

以爲自己是女人的男人 上官鵬飛敬佩的看著眼前這位身懷絕藝的大內統領,他不僅有超群的武藝,還有冷靜的頭腦,實在是很難得。

他作為久經沙場的將軍,鎮守幽州這麼多年,怎麼會不知道這其中的厲害,要是行軍魯莽,別說一個幽州,就是十個幽州現在也丟沒了。

雲豹想到的,上官鵬飛都想到了,但是他還是依然決然的做了這個決定,他為了蘇瀅,甘願冒險,因為他覺得這樣做值得,他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只是跟著自己的直覺,或許那才是最正確的判斷。

「可如果我們不出城搜尋,蘇瀅很有可能陷入危險境地,雲統領,你難道要看到這樣的結果嗎?」

歐陽弘德再次站起身來。 「那好吧,既然王爺都這麼說,我也沒什麼好說的,自然是求之不得,不過這城中的防務,上官將軍還需要擺布一番。」

雲豹說道。

上官鵬飛點點頭,在這個方面,他絕對是早有打算。

「正巧,趙炳將軍現在在我幽州城內,不如幽州的防務暫時由趙炳將軍主持,應該比較妥當。」

說到趙炳,他可是幫了上官鵬飛一個大忙,要不是他及時跨越雪山趕過來,幽州城即將毀於一旦,而且他還得了一個「神兵將軍」的稱號。

「對了,你不說我差點給忘了,有了趙炳給我們斷後,我們只管大開城門,涼他什麼烏蘭騰宇也不敢打過來。」

歐陽弘德說道,臉上綻放著自信,他對趙炳同樣是讚賞有加。

「好,我們就這樣定了,現在我去讓人把趙炳將軍請過來。」

上官鵬飛立馬派人去趙炳的住處,請他立即到府中商議。

當趙炳得知上官鵬飛將軍要舉全城之軍出去的時候,大吃一驚,他一向以為穩重的上官鵬飛為何要在剛剛經歷生死大戰後,還要出擊,他立刻趕到了府中。

看到趙炳到來,上官鵬飛迎上去,把事情的原委都告訴了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