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來的聲音讓葉天此刻也是顧不得面前的血盆大口,當即便是將目光轉向了自己的身後。

然而,面前的一切卻是讓得葉天整個人都僵硬在了原地!

「溟鯤!最大鯤類!」

涅槃尊者顯然也是第一時間發現了這邊的情況,當即便是看著那衝過來的一雙眼瞳,顫聲道!

葉天此時似乎已經完全聽不到涅槃尊者在說些什麼了,因為葉天此時只能看到自己面前有一雙巨大的眼瞳!那眼瞳猶如是一團無盡的黑洞一般,對著自己撲面而來!

此刻的葉天心中只有兩個字:驚心動魄!

這可謂是葉天有生以來見到的最大的一頭生物,僅僅是那一個眼瞳,便堪比黑翅妖獸的整個身形!

葉天此時根本看不清楚面前這頭溟鯤的整個體型,僅僅是那雙眼睛已經覆蓋了葉天所有的視線!

「有……有辦法嗎……」

獃滯的葉天此時只能是頭也不回的對著涅槃尊者顫聲問道。

而涅槃尊者此時也是毫不遲疑,當即便是嘆了一口氣,旋即無奈的說道:「這是我第一次見到溟鯤,根據情況來看,即便是我自爆,也無法抵擋它的攻勢!」

「為什麼?這些怪物全都被我們撞上了?」

葉天此時也只能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似乎感受到,死亡已經近在眼前,甚至於葉天也是在自己的人生中第一次選擇了放棄!

可片刻之後,涅槃尊者卻是再度說道:「等一下!它的進攻目標好像不是我們!」

聞言,葉天那已經閉上的雙眼也是再度睜開,旋即也的確是看到,之前那雙猶如黑洞一般的眼瞳已經消失在自己的面前,而當葉天再度轉身看去的時候,卻是發現,黑翅妖獸下方的那兩頭巨鯤已經是消失不見了!

「轟隆隆!」

而就在此時,下方卻是突然傳出一陣驚天動地的轟鳴聲,葉天對著下方看去,當即便是看到,那溟鯤的尾巴剛剛進入到大海之中!

「溟鯤……」

此時的葉天渾身顫抖,臉色慘白,甚至嘴唇之上都沒有絲毫的血色,顫聲自語道……

涅槃尊者此時也是一臉獃滯,儘管他的實力極強,但是面對這溟鯤,卻是沒有任何的抵抗力,他非常清楚,如果溟鯤剛才進攻的目標是他們的話,他們現在早已經被溟鯤的胃消化成了血水了!

而葉天此時看著那濺射而起的大團浪花,也是不由得吞了一口唾沫,方才的葉天只看到了溟鯤的一雙猶如黑洞一般的眼瞳,給葉天留下的印象是,僅僅是溟鯤的一個眼瞳,就足以堪比整隻黑翅妖獸的體型!

而剛才溟鯤鑽入海水的時候,葉天再度看到了溟鯤的尾巴,那個尾巴雖然比起它的身體來說已經足夠細小了,然而對於葉天來說,卻依然是堪比一頭巨鯤那般大!

所以,此時的葉天整個人都已經傻了,在這般龐然大物的面前,葉天不知道,什麼樣的強者才能夠與之抗衡一二?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溟鯤的攻擊目標不是他們,所以此時的涅槃尊者和葉天也都是大大鬆了一口氣。

然而,就在片刻之後,涅槃尊者卻是再度一臉凝重的說道:「不對!它好像又來了!」 就在這時,趙天穹終是無法看著自己的兒子死在自己的面前,手中的金色靈力一閃,瞬間上前。

頓時一道環形的套索套在了雲坤玄的手臂之上,稍一移動,就將雲坤玄的手臂拉了下來。

雲坤玄沒想到趙天穹竟敢對自己動手,氣怒之下,身上的靈光大盛。

又是一道白色的光圈直接朝趙天穹的方向沖了過去。

趙天穹還算是有幾分本事的,見那光圈朝自己頭上套了過來,手中指訣一邊,金色的靈力卻是變換成了一把金色的巨型剪刀,咔嚓一聲就將那白色光圈給剪斷了。

「坤玄兄,你聽我說,事情是不是元兒所說的這樣,我們都還沒有搞清楚,若是元兒故意污衊茵茵小姐的聲譽,那我今天絕對當著你的面,親手處置了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但若是元兒說的是真的,到時候再下定論也不遲。」

雲坤玄見趙天穹竟是將自己的靈力囚籠給破開了,心中也是微驚。

近幾年來,他為了雲家的家事,整日忙碌,倒是把修鍊的事情給耽誤了,沒想到那趙天穹竟是精進神速。

若是放在以前,趙天穹絕無可能攔住自己的靈力囚籠。

暗暗壓下心中的擔憂,雲坤玄冷冷的朝趙天穹看去。

「事已至此,還有什麼好說的,茵茵絕不是那樣的女子,我們雲家的家法嚴苛,茵茵就算再不知廉恥,總也不敢違逆家法,你還是快點動手吧!」

雲坤玄根本就不相信那趙啟元所說的任何一個字。

趙天穹正準備說些什麼,但是趙啟元在聽到雲坤玄的話后,卻是冷笑了起來。

「雲家主還真是疼愛雲茵茵呢,但是我告訴你,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你之前已經給茵茵定下了扈城的婚事,到時候你們雲家嫁過去一個破鞋給人家,人家扈城也饒不了你們,要死大家一起死好了,我怕什麼。」

雲茵茵定親的事情他也是聽雲茵茵無意之中說漏了嘴才知道的,但是現在想來,倒成了他最樂見的事情了。

趙天穹還不知道雲家與扈家聯姻的事情,沒想到雲家竟是絲毫沒有跟他們這些家族通知,這是何等的輕視。

想到這裡,趙天穹看向雲坤玄的眼神中也是多了幾分怨憤。

雲坤玄怎麼會不知道雲茵茵與扈家的婚事,現在聽趙啟元這樣一說,心中也是不由得緊張了起來。

若是趙啟元說的是真的,那到時候,就不只是雲茵茵一個人的事情了,扈家的實力比他們雲家可大多了。

萬一雲茵茵真的清白有失,那到時候扈家追究下來,他們雲家可就要遭殃了。

想到這裡,雲坤玄臉色陰沉的看著趙啟元。

在看到趙啟元臉上絲毫沒有說謊的心虛之後,心中竟是也不堅定了起來。

難道茵茵竟真的已經……

若是真的,就算他再疼愛雲茵茵,估計也保不了她了。

雲家的家法向來嚴苛,更何況他還是家主,多少分支的人都在看著,他又怎麼敢徇私呢! 聽到涅槃尊者的這句話,葉天當即便是再度緊張了起來,方才那溟鯤可怕的眼瞳再度浮現在葉天的腦海之中,此時的葉天最不想看到的,便是那溟鯤的身形!

然而,事與願違,片刻之後,葉天便是聽到,下方的海面之上已經是再度傳來了一陣轟隆隆的巨響之聲!

聞聲,葉天的臉色已經是再度慘白了下來,而且這一次的葉天非常清楚,溟鯤的攻擊目標絕對是黑翅妖獸,而涅槃尊者面對那龐然大物也是沒有太大的反抗能力!

接下來,自己和黑翅妖獸,以及涅槃尊者所要面臨的,或許是最為恐怖的一幕!

溟鯤此刻已經是破海而出,葉天終於還是忍不住低頭看去,當即便是再度看到了那雙可怕的眼瞳!

在葉天的視角內,那眼瞳似乎是一瞬間便是抵達了自己的面前!

此時的黑翅妖獸距離海面有著兩百丈之高的距離,然而怎奈那溟鯤的體型實在是太過龐大,僅僅是這一個簡單的衝刺,便是衝出百十來丈!

而且,此時在葉天的實現之內,被溟鯤的整個身體遮擋了視線,出了那雙可怕的眼瞳之外,便是溟鯤的身體,根本已經看不到海面!

局勢一度緊繃,此刻卻是突然到達了最為危險的時刻,葉天和涅槃尊者兩個人都是不由自主的握緊了自己的拳頭。

這一次,涅槃尊者甚至連靈力能量都沒有凝聚,他深知,面對溟鯤這樣的龐然大物,以自己現在送施展的實力完全不足以抵擋!

片刻之後,涅槃尊者也是有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而後對著葉天說道:「我不知道,從薩戈海域過是不是一個正確的選擇,但是落得這樣的下場,我只能說句對不起。」

我是于振南 涅槃尊者說著,也是無奈的將自己的腦袋低了下去,此時的他看起來顯然有著一副失落之色。

而原本驚呆的葉天也是被涅槃尊者的聲音拉回神來,旋即葉天也是看著涅槃尊者,旋即極為真誠的說道:「尊者別這樣說,你已經儘力了。」

對於葉天的安慰,涅槃尊者也是沒有絲毫的反應,良久之後,他終於是將目光轉向葉天,而後看著葉天的目光之中湧現出一抹深深的惋惜說道:「可惜了,若不是此劫,未來的你,絕對是大陸之上的巔峰強者!」

聞言,葉天也是釋然一笑,旋即不以為然的說道:「你知道的,那些東西對我來說一直都不重要。」

當然,這也是葉天能夠給自己唯一的安慰了,自己對實力的渴求從來都沒有停歇過,然而,既然如此上天註定要讓自己隕落在此,也無話可說。

都市之崛起從零開始 涅槃尊者緊握的拳頭微微顫了顫,旋即他也是將目光轉向了天空,長長嘆了一口氣,旋即緩緩閉上了眼睛。

葉天看著他沒有絲毫要逃脫的意思,當即也是有些疑惑的皺眉說道:「尊者,你不逃嗎?」

葉天知道,涅槃尊者現在只有一道靈魂體,若是逃跑的話,完全是可以躲避溟鯤的吞噬的,即便離開了納寶,離開了墟境,但至少存活下去是沒有問題的。

涅槃尊者聞言,也是自嘲的一笑,旋即有些無奈的說道:「對於我來說,我的人生早已經結束了,只是自己還不甘心,非要嘗試罷了,既然現在你也遇到了麻煩,那麼我也沒有繼續存留下去的必要了,希望我們下一世,還能夠相見吧!」

說完之後,涅槃尊者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當即便是縱身一躍,對著下方的溟鯤疾馳而去!

在涅槃尊者躍下的一瞬間,葉天似乎看到,他藍色的透明身軀突然之間變得明亮了起來,彷彿所有的靈力能量都浮於他的身體表面!

對於這陌生的一幕,葉天有些疑惑地皺了皺眉,旋即看著涅槃尊者那不斷下墜的身形,也是極為不解。

片刻之後,葉天終於是可以確定,涅槃尊者此時居然是在嘗試自爆!

涅槃尊者的透明身體在此時突然變得璀璨了起來,藍色濃郁到了一種可怕的程度!

葉天當即便是驚慌失措的喊道:「尊者!不要!」

而涅槃尊者的身形早已經距離葉天十幾丈有餘,而且看起來他絲毫沒有要回來的意思!

葉天看著下方的溟鯤張開的血盆大口,再度看著墜落而下的涅槃尊者,也是極為驚慌。

葉天知道涅槃尊者的想法,他是要墜入溟鯤的大嘴之後,而後自爆,只有這樣,才能給溟鯤帶來有力的一擊!

可是之前的涅槃尊者也說過,即便是他選擇自爆,也無法給溟鯤造成致命一擊,所以他這樣的選擇,也只是為了能夠幫助葉天爭取最後的一絲時間而已!

葉天親眼看著涅槃尊者的身形不斷下墜,眼看著距離溟鯤的大嘴越來越近,此時的葉天也是顧不得那麼多,當即便是站起身形,甚至腳掌已經處於黑翅妖獸的後背邊緣,隨時準備著縱身一躍!

葉天實在不忍心看著涅槃尊者為了自己而粉身碎骨,更不忍心看到溟鯤的血盆大口吞噬涅槃尊者的那一瞬間!

終於,那溟鯤的嘴巴忽的一張,而涅槃尊者的身形也是不偏不倚的對著那嘴巴的入口墜落而下!

就在此時,葉天彷彿突然感受到,自己的右側突然掠來一道藍色光芒!

正當葉天晃神之際,突然出現一道白衣身形!

那白衣身形一經出現,便是沒有絲毫遲疑,手掌對著那溟鯤猛然一推,一股極為濃郁的暗藍色靈力能量便是對著那溟鯤呼嘯而去!

這突然起來的一幕讓葉天頓時雙眼放光,因為對於葉天來說,這或許是涅槃尊者最後的一絲機會!

那暗藍色的能量極為迅猛,僅僅是片刻的時間,便是擊中那溟鯤的頭顱!

儘管溟鯤的體型極為龐大,可是這一擊顯然有著致命的威力,溟鯤巨大的體型也是在此時驟然一顫,腦袋忽的一甩,涅槃尊者也終於是沒有墜入到哪溟鯤的大口之中!

葉天見狀,來不及看一眼那突然出現的白衣身形,當即便是對著涅槃尊者喊道:「尊者,有人來救我們了!你快回來!」 雲家的家法向來嚴苛,更何況他還是家主,多少分支的人都在看著,他又怎麼敢徇私呢!

今天若是不將這件事情弄清楚,估計趙家這裡是不會讓他隨意的處置趙啟元的。

更何況雲茵茵的事情牽扯巨大,就算是他想包庇也包庇不了了。

想到這裡,雲坤玄頭疼的扶了扶額,直接對這院外的方向揮了揮手。

「去將二小姐叫來!再帶一名女醫過來。」

正在院外伺候的小廝聞言,連忙朝雲茵茵院子的方向跑去。

沐靈夕和宮佑冥正坐在房頂上的一根樹枝上,悠閑的看著屋內雲坤玄那焦躁的神色。

「你說那雲家主一會兒會不會處置雲茵茵?」

沐靈夕一邊擺弄著手中的樹葉,一邊對著宮佑冥問道。

宮佑冥不知道沐靈夕為什麼忽然之間對雲家二小姐來了興趣,但是本著只要沐靈夕高興就好的寵妻精神,宮佑冥還是配合的說道。

「那不是他能說了算的。」

一個世家大族,家主也只是家法的執行者而已,就算想要徇私,那些分支長老之類的也不會輕饒了她。

沐靈夕想了想,覺得也是,若是雲茵茵真的那樣嫁到扈家,扈家怎麼可能會善罷甘休,家族的恥辱一般都是以鮮血為代價的。

雲家根本沒有能力對上扈家這樣的敵人。

婚後再愛:總裁前夫纏上身 所以雲坤玄現在心裡只有期待著雲茵茵最好不是像趙啟元所說的那樣。

雲茵茵正在滿院子找著趙啟元,剛開始還覺得趙啟元中了她一冰劍,根本就逃不出自己的院子,但是周圍的護衛都被她調了過來,整個院子就差掘地三尺了,但還是沒有找到趙啟元的蹤影。

雲茵茵的心越找越涼,若是趙啟元死在半路上還好,萬一被他逃了出去,那她的下場可就不怎麼好了。

只要一想到雲家那嚴苛殘酷的家法,雲茵茵身上的冷汗簡直像是瀑布一般的朝下流淌著。

眼看著自己的院子中,根本沒有找到趙啟元的蹤影,雲茵茵對著滿院的護衛大聲喊道。

「刺客可能逃出去了,全都給我去外面找,一個角落都不要放過。」

那群護衛瞪著眼睛找了半天,眼睛瞪得都快要從眼眶裡掉出來了。

他們也不知道為什麼二小姐非得要抓住那個刺客,不是只要她安全了就行嗎?

但是只要看到雲茵茵那一臉急的像是找不到茅廁一般的神情,護衛們全都默默地朝院外的方向走了過去。

就在這個時候,從院外走進來一人,雲茵茵一看就知道是家主院中的隨侍。

只見那人一臉恭敬的來到雲茵茵的面前,躬身一禮之後,開始說道。

「二小姐,家主讓你現在過去一趟。」

雲茵茵正揪心著自己這邊的搜尋工作,想著他爹估計也沒什麼大事,看了那隨侍一眼,直接開口說道。

「我今天晚上不太舒服,你回去告訴我爹,等明天早上,我一定早早的就過去給他請安。」

雲茵茵剛一說完,就打算親自去院外尋找一番,然而人還沒走出去呢,卻是被那隨侍給攔了下來。 聽到葉天聲音傳來的同時,涅槃尊者也是感覺到自己身後的溟鯤已經離去,當即也是睜開了自己的眼睛,確定溟鯤已經離去之後,涅槃尊者也是有些詫異,不過此時的他顯然不敢有絲毫的遲疑,當即便是將自己即將自爆的能量收回!

還好沒有到最後一刻,涅槃尊者終於是艱難的將自己即將自爆的能量收了回來,而與此同時,葉天也是對著涅槃尊者興奮的喊道:「有人來救我們了!」

涅槃尊者此時也是再度落在黑翅妖獸的後背之上,方才即將自爆對此刻的他也是造成了一定的影響,再度調整了一下自己的狀態之後,涅槃尊者這才將自己的目光落在了那白衣身形之上。

看到涅槃尊者的目光,葉天也是將目光落在那白衣人影上。

此刻,白衣身形赫然懸浮在半空之中,他那一身白色衣衫隨風飄揚,看起來極有仙氣。

而涅槃尊者顯然知道,這個傢伙不是一個一般的傢伙,當即便是躬身道:「感謝高手相救!」

聞言,那白衣身影卻只是瞥了一眼涅槃尊者的靈魂體,而後便是再度將目光落在了墜入海中的溟鯤,旋即沒有絲毫的遲疑,再度伸出自己的雙手,一股精純的靈力能量再度對著那溟鯤席捲而去!

看到這一幕,葉天也是有些疑惑,白衣身影看起來應該是一個高人,但是既然能夠救自己,為什麼又不理會涅槃尊者的話呢?

婚途漫漫 而接下來發生的一幕,卻是讓得葉天驚掉了大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