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等實力,實在恐怖,恐怕不亞於頂級的黃金級別殺手了,甚至更強。

一時間,對於林辰的身份,他們是揣測不斷,內心膽裂。

絲毫不敢亂來,全神戒備着,等着老大他們過來處理,而就在這時,船塢廠的大門豁然打開,繼而就見從裏面一連走出就好幾個人,爲首的是三個黑衣人。

三人並肩而來,全都是一身黑衣,臉色冷峻,一看就不是凡人。

六雙虎目在林辰身上掃了一遍,隨後就聽當中的黑衣人冷聲道:“閣下是什麼人?貌似我們沒有交集,閣下爲何跑到我影子門的地盤,打傷我門人!?”

“閣下這麼做,可是有點闖空門的意思了,難道不怕引火燒身?”

“你是誰?”林辰看着爲首之人,淡淡問道。

對於他的威脅話語,林辰根本就不當一回事,他說他的,林辰問林辰的。

嚇唬誰那,還引火燒身,他林辰會怕這個。

要不是因爲杜曉曉,他早就打進去了,直接收服。

那人對林辰的態度相當的不滿意,一雙虎眉瞬間就立了起來,不過,他並沒有當場發作,壓制住火氣,回答道:“在下影子門趙忠,現在是影子門的當家。”

“哦,你就是老大啊,很好,我找的就是你!”


林辰看着趙忠道:“我是來找你們談生意的。”

“談生意,貌似也沒有這個談法吧,另外,我們從不接陌生人的生意,閣下還是哪裏來的回哪裏去,最好別鬧得不愉快纔好。”趙忠冷聲道。

隨後,他直接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示意林辰離開!

然而,林辰回走嘛,聞言,冷冷一笑道:“哼,這生意,你們談也得談,不談也得談!我林辰做事便是這麼霸道,容不得你們推三堵四,給我讓開!”

說着,林辰直接闖門。

至於趙忠等人,他連正眼都沒瞧。

一羣先天三四品的修行者,這種等級,如今已經無法入林辰法眼了。

“放肆,給我殺!”

而眼見着林辰一臉的霸道無禮,趙忠頓時怒了。

他們影子門雖然不是一流的殺手組織,但是在道上也是有一號的,他趙忠更是半步鑽石級別殺手,眼前之人一人而來,卻不將他們放在眼裏,簡直豈有此理。

殺必須殺,管他是誰。

隨着趙忠一聲令下,影子門衆人二話不說立刻直撲林辰。

“哼,找死!”而林辰見狀,大臂一揮,連連揮掌,頓時,道道真氣噴薄而出,渾厚的真氣宛如狂風暴雨,不等他們靠近林辰,卻是已經抵不住林辰渾厚真氣。

瞬間,被林辰的真氣全部震退,一個個的狼狽無比啊。


別看林辰現如今只有先天二品的修爲,但是實力卻已經直逼真武境界。

普通的真武初級高手,已然不是他的對手,真武中期林辰也有一戰之力。

這些尋常的先天后天修者,哪怕人多,也不是他的對手。

“不好,他是真武大能,諸位小心!”而趙忠見狀,臉色頓時大變啊!

他萬萬沒有想到,林辰竟然是真武大能,瞬間此撩汗毛倒數,大吼着叫手下人退避。

手下人正驚歎於林辰的靈力強大,一聽林辰竟然是真武大能,也都嚇得魂飛魄散。

真武大能,媽的,這那能是他們可以面對的了的。

撤退,立刻撤退,全數如潮水一般退到了趙忠身邊。

一個個的,再看林辰,臉上佈滿了恐懼之色啊!

林辰連看都不看趙忠他們,徑直走進船塢廠內,隨後,在趙忠他們的注視下,找個舒服的位置,四平八穩的坐好。 “趙忠,咱們可以談談嘛?”

坐好之後,林辰宛如主人一般,穩如泰山的坐着,看着趙忠,面露淡定笑意。

趙忠他們這會則是一臉的坍塌不安啊。

看着林辰,一個個戰戰兢兢的,冷汗直流。

沒有辦法啊,實在林辰給他們造成的壓力太大了,幾乎可以用恐怖來形容。

雖然林辰沒有釋放出任何氣息,但是實力在哪擺着。

林辰剛纔展露的的實力,那可是堪比真武大能的,而他們不過是區區的先天武者,在真武大能面前,那就是螻蟻蚍蜉,只要真武大能想,一口氣都能吹死他們。

而且,現在林辰目地到底是什麼,他們還不清楚。

萬一真是闖空門的,那他們影子門今天可就在劫難逃了。

以至於林辰說談,他們卻沒有一個人敢動。

哪怕是門主趙忠,也是一臉的戒備,不敢輕近林辰之身。

“別緊張,我說了,我只是來跟你談生意的,否則的話,我一開始就不會跟你們廢話……來吧,過來,咱們談談。”林辰見趙忠他們緊張的不行,卻是衝着他招了一下手。

那態度,就好像大人在逗弄小孩子一般。

趙忠聞言,嘴角一陣不自在的亂扯,猶豫再三,這才走到林辰身邊。

在距離林辰一米開外站好,隨後,強擠出一絲苦笑道:“前輩,剛纔都是誤會,我等眼拙,不識真神,錯在我等,您大人不計小人過就別跟我們一般見識了,您就說,您到底想要做什麼,需要我們配合,我們定然全力配合,絕無二話!”

趙忠態度變了,變得異常順從,那裏還敢有敵意!

還是那句話,他是真怕林辰一時翻臉不認人啊,出手把他們給團滅了。

這就是一尊大神,必須得好好伺候,否則那就是滅頂之災。

林辰對於趙忠的態度還是比較滿意的,至於對方是不是虛與委蛇,這個他不在意。

直接開門見山。

“我這一次過來,是想僱傭你們的一個黃金殺手做保鏢,價錢嗎,隨你們開……”

“啊,僱傭我們,還是一個黃金級別!”一聽這話,趙忠直接愣住。

開什麼玩笑,身爲一個堪比真武的大能,竟然要僱傭一個黃金殺手做保鏢,話說,這需要嘛,當世有幾個人能動的了真武大能,哪怕真的有人能,那一個黃金殺手也保護不了啊!

難不成真的是有錢燒得慌,沒地方花,想花着打水漂嘛!

“那個啥,前輩,你確定你需要一個黃金級別殺手做保鏢嘛,以你的身份實力,誰能動的了你,一個黃金殺手做保鏢,真的有必要嘛!”

“這個就不需要你管了,你只需要答應就行,不會覺得我差錢吧!”

林辰臉色一寒,堪比真武的威壓氣息瞬間降了下來,而隨着他威壓降下,哪怕趙忠是先天五品境界,卻也有些承受不了,臉色瞬間變得蒼白一片。

差一點,差一點就跪了。

當即,慌忙道:“前輩息怒,晚輩怎敢質疑前輩,既然前輩需要,我這就安排。”

“前輩,給我兩分鐘時間,我這就去安排。”

“快去,我時間可不多!”林辰擺手,與此同時,威壓收起。

趙忠長出了一口氣,隨後跟身後的屬下對了一個眼色之後,立刻朝外走去,可剛走到門口,就聽林辰叫住,冷聲道:“你們最好別給我弄歪心思,更別想三十六計一走了之,我既然能找到你們,那就有足夠的能力當你們跑了以後,找到你們。”

“你們要是真的不怕死,大可以試一試!”

“……呵呵,前輩說笑了,我們哪敢啊!”趙忠暗**了一把汗,隨後尷尬的回道。

還別說,林辰沒開口之前,他確實有帶人跑路的想法。

跟林辰剛正面,說實在的,他真沒有這個信心,畢竟那是真武大能啊。

除了真武大能,誰能對付的了他。

就算把他們影子門的所有人加在一起,也不夠用啊!

所以,在招惹不起的情況下,帶人撤離,無疑是最好的辦法之一。

然而,此刻一聽林辰的話,趙忠立刻放棄帶人跑路的想法。

確實,一個能連他們的老巢都找到的真武大能,其勢力一定非常的大,甚至可以說恐怖,遠遠不是他們影子門可以對付的,甚至說,此刻,影子門已經全部在對方的監視之下了。



這種情況下,帶着門人撤離,無疑是自尋死路。


說完,趙忠帶人退出廠房,來到外面,這時一個尖嘴猴腮的男人,湊到趙忠耳邊道:“門主,難不成咱們真的由得此人嘛,我看這傢伙,絕對來者不善,故意找擦的。”

“要不我看,不如集合所有人手,把他滅了吧!”

“是啊門主,此人實力恐怖,我們跟他合作,絕對是與虎謀皮啊!”

“門主,你看怎麼辦啊!”

一衆手下全都等着趙忠拿主意。

趙忠猶豫再三,最後,面露苦澀的說道:“唉,還能怎麼辦,這人既然能找來,可見他手眼通天,本人實力更是不容小覷,硬來,我們就是找死。”

“聽他的吧,把外面沒有接受任務的黃金殺手全部召回。”

“……”衆人聞言,一陣沉默,也不知道說啥纔好了,只能照做了。

接下來,趙忠他們召集殺手迴歸,而林辰則是乾脆盤膝坐好,趁機修煉起來。

他絲毫不怕趙忠他們搞貓膩。

區區一個影子門,二流的殺手組織,除非他們不想活了,否則最好乖乖的。

一轉眼,兩個小時之後,趙忠回來了,跟着的還有十二位黃金級別的殺手。

這些,就是影子門所有的中間力量了。

林辰打量了一眼,隨後,目光便鎖定在了其中一個女孩子身上。

這女孩子臉上罩着黃金面具,體形不錯,跟錢元找到的關於杜曉曉現如今的照片,身形上幾乎一樣,林辰立刻認定,這帶着黃金面具的女人便是杜剛的女兒,杜曉曉了。

林辰不動聲色,看似隨意的說道:“把面具都摘下來吧,既然日後要做我林辰的保鏢,藏頭露尾可不行,還是要見人的……” 這幫黃金級別的殺手一聽這話,有好幾個人立刻釋放出了滿滿的殺機啊!

盯着林辰,面具之下的眼睛全部變得鋒利起來。

他們畢竟是黃金級別的殺手,可眼前男子跟他們說話未免太不客氣了。

以往,可從來沒有那個金主敢跟他們這麼說話。

而林辰感受到這些人的不瞞,還有身上釋放的殺機,立刻冷笑了起來,當即,二話不說,自身氣息也隨即釋放而出,而他的氣息一放,頓時,整個廠房內的氣場全都變了。

強大的壓力隨之而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