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的味道,很香,他幾乎是下意識的選擇了同意。

「水元傳送陣(1/108)收錄成功!」

程文:()

什麼情況,這樣的陣盤有一百零八個嗎?

他想了想回神,陣旗和陣盤都是安放於陣法節點,輔助陣法運行之物。

區別是前者可移動,操作性更高,後者固定,也更堅固。

所以,一個傳送陣的節點,是肯定不止一個的。

程文一拍腦袋,抬起頭,看向偌大的草原,「好吧,一百零八個,有的找了。」

……

轟隆隆的巨響傳來。

天搖地動。

緊接著,水府內的空間也是開始震動。

草原空間首當其衝。

「怎麼回事?」

「如此大範圍的空間漣漪,這是靈壓倒灌!」

「幻神宗恐怕知道了。」

「廢話,加快速度,一定要先找到水元傳送陣!」

「李道友說的沒錯,這麼大的動靜,不僅僅是幻神宗,各門各派也會知道,這個時候,先到先得。」

王真真的話,讓一眾天驕都是眼睛一亮。

青玄雪也是詫異的看了她一眼,眉宇微皺,「不是胸大的都無腦么,奇怪。」

王真真不知道她心中所想,要不然還不知道會是什麼表情。

容不得眾人多想,震動還在繼續。

與此同時。

草原上的妖獸也被驚動。

吼吼!

吼!

震天的獸吼不斷從草原深處傳來。

威勢浩蕩!

有經驗豐富的散修立馬說道:「三階妖獸,草原上有大量三階妖獸!

完了,這哪裡是什麼機緣,這是一片死地。」

「的確是金丹期的威勢!」

「而且數量不少!」

不僅僅是跟隨進來的世家子弟和散修慌了,就是李凌等人也是面色微變。

金丹期,一兩隻他們抱團還可以應付。

數量這麼大,那真的是要涼涼。

如果那些三階妖獸是真,那進來的人,無一例外,都是死定了。

他們也沒辦法,任何人都沒有例外。

一群人高高的飛起,似乎在等待死神的判決。

草原之上,除了三階妖獸的吼聲外,還存在著一個個迷霧籠罩的窪地。

入目所及。

窪地的數量,足有數千之多,數不勝數。

迷霧籠罩的範圍也很規律,覆蓋了窪地方圓千米之境。

很快,妖獸出現在眾人眼中。

「的確是金丹期!」

「但為什麼他們不飛過來?」

王真真突然驚呼,「會不會只是肉身金丹,他們根本就不會飛?」

「水府身處秘境之內,應該被壓制陣法覆蓋,肉身金丹的確是有可能,可就算如此,也能飛。」

「如果他們不喜歡飛呢?」

此言一出,眾人眼睛一亮,不是沒可能。

肉身金丹其實就是半步金丹,只不過妖獸的這個階段就和修士的不一樣。

飛不飛,得看他們需不需要,喜不喜歡。

妖獸肉身強大,身軀也是無比沉重,飛行對於他們而言,並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

就好比凡人,如果把速度提到一定程度,是可以水面行走的。

但這種行走完全沒有必要,就算能達到,除了研究需要,也沒人會去做。

「分散開,注意躲避!」

「他們也許真的不喜歡飛行,但不能因此而大意。」

「明白了!」

眾人都是面色一凜。

很快,八百多人就散入了草原。

許久不說話的青玄雪這時候突然開口:

「我們的目的是水元傳送陣,不要被其他的事情耽誤了這件事。」

「散修是不用想了,這裡靈氣濃度很高,天才地寶不少,這些才是他們需要的。」

「我提醒的也只是諸位而已。」

說完,她帶著八個侍女,繼續升高,飄然而去。

李凌面色不好,「好了,大家開始行動吧,按照資料所示,水元傳送陣有一百零八個節點。

我們要找到這些節點所在的陣盤,收集陣法信息。」

「怪不得青玄雪帶了八個陣法師進來。」方雨突然說道。

「可我們沒有陣法師,且我們自己也不通陣道。」王真真也是反應過來。

左先張了張嘴,他看向李凌,「所以說,我們只能給青玄雪打雜了?」

「不,是籌碼!」

李凌似乎早就想到了這一點,面上微微一笑,「我們找到的節點越多,籌碼就越重。

我要的也不多,陣法信息複製一份給我就行。

至於陣盤,可以一個不要,我們聖地有底蘊重新煉製一套!」

「看來也只能這樣了!」王真真嘆道。

眾人說罷,開始分頭行動。

一些大著膽子的散修直接從妖獸的頭頂飛過,安然無恙。

那些半步金丹妖獸除了更加爆裂,怒吼聲更大之外,卻是什麼都做不了。

「哈哈哈,他們果然不會飛,我沒事!」

嗡!

啪的一聲!

一名得意忘形的散修,直接被一塊巨石炸成了血霧。

幾名同樣在笑的散修聲音戛然而止。

唳!

就在這時。

更高的天空中,一群飛行妖獸緩緩降臨。

「快跑!」

「飛……飛行妖獸!」

「成千上萬,我們完了,全完了。」

他們才八百多人,在這些妖獸面前,連塞牙縫都不夠。

頓時作鳥獸散,四下逃離。

……

這邊程文也是被妖獸給嚇了一跳。

他的位置被傳送的更深,很快就被那些飛行妖獸追上。

就在他已經絕望,閉眼等死的時候,卻是發現,那些飛行妖獸根本就沒發現他。

「隱身神通沒有被察覺?!」程文突然眼珠子一凸。

隨即想到了什麼,咧開了嘴,卻是半點聲音沒有,笑的臉都扭曲了。

他轉頭看向那些窪地,「水元傳送陣,你的牌子我翻了。」

他維持著隱身神通,一路飛行,不斷豐富著丹田靈島的靈植收藏,不斷收錄著節點信息。

半天過去,程文停下。

「這樣找不是辦法啊。」

他皺了皺眉,突然想到什麼,心神沉入丹田。

演武空間。

大量的能量球又是開始燃燒。

此時他已經收集了十四個節點的信息,足夠對比數據。

就如丹比時一樣,他開始了試錯,企圖找出陣圖的其他節點。

不一會兒,他再次啟程。

試錯出來的八個點,有三個對應了窪地。

而三個窪地里,只有一個存在節點。

「成功了!」

程文面上微微一笑,「這樣下去,節點越來越多,準確率只會越來越高。

水元傳送陣,算是得手了!」

。 回去的路上,花蛇在單獨面對艾倫時,才終於開口問了起來。

「為什麼一定要拉攏這伙豺狼人呢?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們豺狼人向來排外得很。」

「為什麼不呢?現在是博班這隻豺狼人承了咱們的人情,接受了我們的幫助,才登上的首領位置。咱們不趁著這個機會將他拉到我們這一邊來,難倒等待碎骨者又耍手段,將他拉到狗頭人的陣營去,給我們搗亂嗎?」

艾倫反問一句,其實之前博班與納森兩隻豺狼人分出勝負手時,艾倫內心中便已經升起了一股殺意的,想要直接將博班這個豺狼人給直接除掉。

但是後來他又想了想,博班的腦子本身並不算聰明,而自己與他有了一個良好的開端后,按照向來排外的豺狼人性格想來是不會再對被狗頭人利用,來對付自己的部落了。倒是自己可以利用與豺狼人之間的關係,在日後慢慢培養出感情來,然後等到有朝一日機會來的時候,艾倫便可以拉着豺狼人一起,將碎骨部落這個眼中釘給直接從綠野平原上抹除掉。

而且,若是現在就殺了博班的話,未來豺狼人重新選出首領后,艾倫不敢保證對方會對綠野部落沒有惡意不說,甚至有可能會被碎骨者重新利用豺狼人的新首領,再對自己不利。

之前看似對博班很滑稽的拉攏,其實艾倫已經將綠野部落的一些底牌給透露出來了,充足的糧食、富餘的護甲等等,乃至艾倫跟碎骨者交手,便是艾倫在無形地告訴博班,對面碎骨部落能夠給予他們的東西,其實綠野部落也是可以拿出來的,最後豺狼人何去何從,他們就得多思量幾分了。

就算最後博班不能重新奪回部族權力,成為首領,曾經就被流放過一回的他也是不可能在部落里立足下去,對綠野部落而言也沒有絲毫的威脅。

「哦,原來是這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