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問了,走吧。雨兒,這件事就當沒發生過。”

“知道了,爺爺。”林震天滿意的點了點頭,率先走去。

林鑫在一旁愣了愣,隨後苦笑,跟了上去。

廣場上,擂臺賽已經結束,又留下了十六位傑出的少年天才。

下午進行的是藥師賽,林清雨猶豫着要不要去,畢竟他也開始接觸煉藥了,觀摩他人煉藥,或許會有好處的。

“清雨哥哥。。。”風鈴般的聲音傳來。

林清雨苦笑,打開門,過然不出他所料,紫色小精靈般的紫煙站在門口,巧笑嫣然的看着他。

“紫煙有事麼。”

“我們去看藥師賽啊。”

林清雨苦笑,看來不用猶豫了,有這個小麻煩,肯定會硬拉着他去看的。

“好啊,順便給天佑兄加油。”林清雨的爽快令紫煙喜笑顏開。

“哎呀,我們不是去給那個賴皮加油的,告訴你個祕密哦,婉兒姐姐也參加藥師賽呢。”

“啊?”林清雨愕然。

“嘻嘻,我們去給婉兒姐姐加油吧。”

“好。。。好啊。。。呵呵。。。”

“咦!清雨哥哥,你緊張什麼。”

“我?我緊張了嗎?行了趕緊走吧。”

“好啊,嘻嘻。。”

兩人有說有笑的向廣場去了。

“林兄,這麼有雅緻來看藥師賽啊。”剛到廣場,就有人打招呼,正是蕭天佑。

“蕭兄。”林清雨拱拱手,“特來爲蕭兄加油。”

“那就多謝林兄了,小弟盡力而爲。”

“哼,我可不是給你來加油的,我是來看婉兒姐姐的。”紫煙小嘴一撇。

“呵呵。”蕭天佑無語,只得乾笑了兩聲。

隨後問到,“這婉兒是誰啊,很厲害麼。”

“哼,比你厲害多了。”小丫頭小腦袋一昂。

林清雨在紫煙腦袋上輕輕一拍,“別胡說!”

“呵呵,蕭兄不比在意,婉兒只是我們回來的途中碰到的一名醫師,曾向她求醫,至於她的煉藥修爲,卻是不瞭解。”

“哦?一名醫師?”蕭天佑眼角露出一絲不屑,醫師的地位比起煉丹師要差不少。

“請英傑登臺。”臺上主持喊道,看來抽籤已經進行過了。

“林兄,小弟先上去了。”

“蕭兄請。”

“看啊看啊,是婉兒姐姐!”紫煙活蹦亂跳。

林清雨無奈的按了按她的頭,“安靜點,煉丹需要一個安靜的環境。”

“哦,紫煙頓時老實了。”

蕭天佑在臺上看的一陣抽搐,這紫煙公主怎麼就這麼聽他的話呢。

藥師賽的場地情況與強者賽不同,分成了百餘個方格,每個方格中一方煉丹臺,煉丹臺上放着不少藥材,還有一份丹方。,煉丹師們只需要按照丹方練出丹藥就算成功。

百餘方格中,靠外的一個角落上,一位少女白衣白裙,神色空靈,如畫中仙子一般,引人注目。

正是木婉兒。

林清雨呆呆的看着她,直至紫煙把他叫醒。

“醒醒啦,醒醒啦。”

“啊?怎麼了。”林清雨回過神,看着紫煙。


“哼!”嬌哼一聲,小丫頭扭過頭去,撅着小嘴。

林清雨一頭霧水,腦海中風致只是嘿嘿笑了兩聲,沒有說話。

“當!當!當!”藥鼎落地的聲音響起,衆多煉丹師已經做好了準備。

“這。。。這是。。。”腦海中風致的結結巴巴的說着,顯得十分吃驚。

“二師傅怎麼了。。。”林清雨問到。

“花鳥魚蟲,萬物萬靈,這股氣息。。。”

“二師傅?”林清雨再度問到。

“雨兒,你說的那個小姑娘不簡單。”

“你是說木婉兒?”

“嗯,你可記得我跟你提起的七神鼎?”

“記得啊,與列榜刻刃不相上下的天地靈物,怎麼,難道,你是說,木婉兒的藥鼎。。。”林清雨吃驚的看向臺上木婉兒面前那尊碧綠色的大鼎。

“嗯,這股氣息,應該沒錯。”

“二師傅,那是哪一尊鼎?”

“花鳥魚蟲,萬物萬靈,生靈鼎出,萬獸敬服。應該是生靈鼎無疑了。” 第二百七十二章本命神通

楊恆感覺自己就要完全失去意識的時候,感覺到一股強大狼王戰意席捲他全身,然後佔據了他整個腦海,想要搶奪他的意識。

楊恆心中大驚,腦子裡立即恢復一絲清明,用全部的靈識死死的壓制住那股襲來的狼王意識。

同時他藉助狼王戰意給他身體帶來的一些力氣,從土堆中飛身而出。

一頭巨大的狼影在楊恆背後浮現,全身赤紅的毛髮,雪白的牙齒,綠光流轉的眼睛,就跟一頭真實的狼王一模一樣,身上的氣勢攝人心魂。

「嗷…」赤紅狼影昂頭一嗓子,發出一聲令人毛骨悚然的驚天怒吼。

怒吼聲傳遍了峽谷的每一個角落,所有的人都出現了瞬間的失神。

「音波攻擊,凶獸的本命神通!這是怎麼回事?」虛空中的灰衣老者驚呼。

「這是一種秘法,估計是被臨時催發出來的,他自己都掌控不了。」齊老頭慎重的回道。

峽谷中,莫風被狼嚎聲驚得失神的短暫瞬間,楊恆身後的赤紅巨大狼影,後退一蹬,以風馳電掣的速度朝著莫風狂奔而去,在空中留下一陣紅色的殘影。

狼影的前爪就要抓碎莫風的腦袋,一道怒斥聲從虛空中落下:「孽畜,去死。」

隨即,一道百丈棕色刀芒彷彿從蒼穹落下,砍到狼影身上。

「嗷…」狼影身體一分為二,發出一聲痛苦的咆哮,前爪從空中無力垂下,把莫風的左手給抓斷!

赤紅狼影在虛空中痛苦的悲鳴了一陣之後,慢慢消失不見。

此時的楊恆正在和那股狼王之意進行劇烈的戰鬥,隨著狼影消失,狼王之意漸漸褪去。


楊恆立即搶回了腦海的主導意識,不過身體卻再次變得虛弱,連站著都有些吃力,開始搖搖晃晃。

「你斷我孫兒一臂,我現在斷你兩臂。」虛空中的聲音再次傳來,緊接著一個黑衣老者從空中落下,隨手劈出兩道氣刃朝著楊恆的左右兩手砍去。

「莫長老,你一個長老插手兩個內門弟子之間的事,你不怕丟了身份嗎?」一道灰色人影憑空出現在峽谷,迎風傲立,對著黑衣老者呵斥道,同時出手擊碎了對方的兩道氣刃。

莫長老看到灰色人影,冰冷的眼裡出現一絲忌憚,喝道:「你不好好的守著藏經閣,跑到這裡來管什麼閑事。」

「你出手干擾弟子之間的戰鬥,已經觸犯宗規一次。出手殘害宗門弟子,觸犯宗規第二次,難道你以為你在無極宗可以隻手遮天?」灰衣老者冷哼。

莫風再次清醒過來,斷臂的痛楚使得他痛苦的咆哮一聲,身體也不停的顫抖。

黑衣老者怨毒的看了一眼有些搖搖晃晃的楊恆,捲起已經痛苦不堪的莫風騰空而去。

「剛剛那個狼影是怎麼回事?我好像突然失去了意識,太恐怖了。」

「我也是啊。咦,擂台上怎麼少了一個人,被這個小子打死了嗎?」

圍觀的人清醒過來之後,各個都心有餘悸。

楊恆雖然身體沒什麼力氣,腦子裡的意識倒是清醒了幾分。

對於眼前發生的事,他全都看的一清二楚。

黑衣老者離去之後,他用及其虛弱的聲音對灰衣老者說道:「謝謝前輩出手相助。」

灰衣老者咧嘴一笑,一副老頑童的模樣,拿出一顆丹藥遞給楊恆說道:「把這個吃了,等傷好了來藏經閣找我。」

說罷他的身體憑空在峽谷中消失。

楊恆吃下灰衣老者給他的四級療傷丹藥,往之前饒素娥站的位置看起,早已沒了人影2C他的心好像被什麼東西扎了一下,還有點空空的感覺。

觀戰的弟子一個個意猶未盡的離開了峽谷。

楊恆也被石小風和金不煥攙扶著回到了自己的房子。

……

無極宗一個宏偉的大殿之內,一個中年男子對旁邊的一個老者說道:「去查下那個小子的來歷,我要他出生到現在所有的資料。」

老者立即躬身回道:「是宗主!但是莫長老他們這邊」

「我估計他暫時還不敢怎麼樣,你先去辦事吧。」中年男子說完后直接在大殿消失。

……

楊恆躺在床上,回想剛剛發生的是,感覺就像是做了一場夢。



生死戰,本來必有一方死亡,但因為莫風在無極宗錯綜複雜的關係,最終落得如此結果,遠遠的出乎了他的意料。

那個赤紅狼影的出現才更是讓楊恆震撼不已,特別是狼影的那聲驚天怒吼,讓他現在還心有餘悸。

經過這次戰鬥他才覺得「赤狼九變」不是他想象中的這麼簡單。

想著想著以後就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楊恆醒來的時候,身體已經恢復的差不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