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他就是臉被曲恆撞清了,其他位置只不過是一些擦傷。

爲了就是迷惑外面的人,好讓消息傳到陸家。

陸家大院

當陸影將銀座酒吧發生的事情告訴陸行舟時,陸行舟也是一怔。

他不是說爲了那20億的賣命錢驚訝,而是姜衍那心思極恐的手段。

要知道他,最後出現在姜衍身邊的人正是他派出去的。

是他讓人打斷姜衍的腿,也是他將姜衍推進深淵的。

“父親……”

陸世雲剛要說話,陸行舟直接擺手打斷。

他現在只有一個問題沒有想明白,他需要好好思考一下。

如果一步走錯,陸家也就要葬身深淵。

“小影,爺爺問你,你見到姜衍出手了嗎?”陸行舟問道。

“沒,他只是接過一次飛刀。”陸影誠實的說道。

陸家兩兄弟也是着急,因爲父親做什麼事情都是太小心了。

按照陸世剛的意思,直接找出姜衍,然後將那小子沉江。

畢竟他的女兒,是被姜衍嚇瘋的,所謂的證據,他根本不需要。

這就是他陸世剛的處事風格。


陸行舟坐在太師椅上,不停的思索着,他覺得姜衍很神祕。

畢竟那是粉碎性斷裂,而且腳筋都被挑了,居然半年又奇蹟般的好了。

“姜衍那小子對你堂姐做了什麼?他有沒有恐嚇她?”陸行舟再次問道。

“沒有,之前堂姐和曲恆在一起,聽說曲恆給了堂姐一巴掌,然後小佛爺出現,堂姐又和小佛爺在一起。”陸影也不知道怎麼說,就把自己所看到的,都說了一遍。

陸行舟怒狠狠的看向陸世剛,他還是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孫女這麼有“能耐”。

陸世剛也是低頭不語,他知道也自己的,寶貝女兒生活作風。

“世雲你去財物那裏,讓人準好錢,明天一早你就帶陸影過去。”陸行舟說道。

“父親,你要給那小子送錢?”陸世剛立即問道。

“哼,你們這是咎由自取,既然那小子要錢,就給他!”陸行舟憤怒的看向陸倩。

陸世雲也是一愣,自己父親怎麼變的這麼膽小了呢?

只不過是一個小子而已,用那麼可怕嗎?

“我說爺爺,你就是膽小,一個毛頭小子而已,讓我帶人砍了他就是。”陸滿元不屑的說道。

“混賬,這裏就你們一家喜歡惹是生非,如果你和你爸不去貪那便宜。我會被蕭家擺佈嗎!”陸行舟氣呼呼的說道。

陸滿元也是聳了聳肩,就好像陸老爺子的話,都是空氣一樣。

“父親,您不能這樣說,滿元在怎麼說,也是可以給咱們陸家傳承香火的。”陸世剛拍着陸滿元微笑說道。

“你……你們…想氣死我嗎?”陸行舟右手捂着胸口說道。

“爸,您先消消氣。大哥有你這樣的嗎?”陸世雲指責自己大哥說道。

陸世剛就好像根本聽不見一樣,拍着自己兒子肩膀,一副我是就天王老子的架勢。

陸行舟看着陸世剛這樣,突然他感覺哪裏不對,連忙打開自己抽屜。

“陸世剛,你這個逆子!”陸行舟說完,一口鮮血直接噴了出來。

陸世雲和陸影也是嚇了一跳,連忙去攙扶陸老爺子。

“爸,爺爺~!”

陸世雲和陸影急忙喊道。

陸世剛微笑的看着這一切,拍着自己兒子的肩旁,走到陸行舟面前。

“老爺子,您老了,該讓我坐坐這個位置了。”陸世剛邪笑道。

陸世雲立即轉過頭看向陸世剛,他不明白自己大哥爲什麼這麼說。

“世雲,你知道爸爲什麼會吐血嗎?”陸世剛詭異的笑道。

陸世雲不知道的,搖了搖頭,他不明白大哥在說什麼。

而且父親爲何看到抽屜後會吐血昏迷。

這一切來的太突然了,根本不給他準備的時間。

“哎呀,說你傻呢,你還真傻。”陸世剛嘲笑道。

“你到底要說什麼?”陸世雲怒色的看向陸世剛。

陸世剛就好像沒事人一樣,拿出一根香菸點了起來。

“呼,老爺子抽屜裏的東西,是你和我的致命弱點。只不過,我比你嚴重一些,所以我就和滿元偷偷拿了出來。”陸世剛吸着香菸說道。

陸世雲沒有明白大哥的意思,致命弱點?

“我的傻弟弟啊,你還真以爲老子會把家產分給你嗎?你都戴了帽子,你都不知道嗎?”陸世剛譏笑道。

陸世雲和陸影都迷茫了,不知道陸世剛在說什麼。

“星洲花園18號別墅,你養的女人,你忘了?”陸世剛提示道。


陸世雲立即反應過來,連忙看向自己的父親。

“哈哈,你還不笨,你真以爲那是你的兒子?那是咱們的兄弟,應該叫陸世錢纔對。”陸世剛得意的說道。

陸影愣住,這家族也太混亂了,她根本反應不過來。

而且父親怎麼還在外面……

“世雲,大哥分你10%的股份,你離開陸家吧,帶着你的寶貝女兒一起走。”陸世剛微笑說道。

“父親怎麼辦?”陸世雲閉着眼睛,死死按着太師椅問道。

“他?就送給那小子好了,反正能省20億。”陸世剛得意的笑道。

陸世雲苦笑的搖了搖頭,他這才明白,原來自己就是那傻子。

沒想到,自己做的這一切都在老頭子眼皮底下。 陸世雲長長的呼出一口氣,他微笑的看向陸影。

“爸。”陸影流着淚水喊道。

“爸沒事,爸很好。自從你媽離開後,我就想要一個家。只是沒想到……唉。”陸雲生嘆氣的說道。

陸世雲真的痛恨自己無能,爲了那個不成文的規定,害了自己一輩子。

陸影也知道父親的意思,只是母親都離開了,難道還不能找自己的幸福嗎?

難道就讓一個男人孤苦的活下去?

她也開始憤恨自己的爺爺,如果不是他的存在,自己或許已經和姜衍在一起了。

“世雲,你這你明白了吧?放心星洲花園那裏,我已經清理乾淨。”陸世剛微笑說道。

“你太殘認了!殺弟弒父的事情你都能做的出來!”陸世雲憤怒的吼道。

“哈哈,我殘認!對我殘認,如果我不下手,死的就是我們兩個!你知道你妻子是誰嗎?你知道陸影的命運嗎?”陸世剛大笑的吼道。

陸世剛的一句句話將陸世雲父女倆震懵了,這怎麼又關他妻子的事情,難道這背後有隱情?

陸影從沒見過自己的母親,就知道自己的母親拋下他們。

“嘩啦”一個簡單不能在簡單的檔案袋,扔在陸世雲面前。

“你以爲你妻子是無奈的離開嗎?如果我要是沒發現這些祕密,我們兩兄弟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陸世剛憤怒的看向陸行舟。

陸世雲顫抖的拿起檔案袋,裏面只有兩頁簡單的紙張。

當他看完第一張時,腦子就好像被雷擊似的,木訥的看向第二張。

“不,不可能的,我不信……”陸世雲就好像發瘋了一樣,不停的搖晃腦袋。

陸影見狀,連忙拿起兩隻紙看了起來,當她看完後,就跟丟了魂似的。

“怎麼樣?這次你明白,他做的勾當了吧!什麼慈父,什麼爲了家族,他只是爲了他自己!”陸世剛咆哮道。

陸滿元看着陸影那可憐的樣子,也是憐惜的走了過去。

“我的堂妹,你看完後,你是不是也想殺了這老傢伙?”陸滿元陰笑道。

“毀我一生,控制家族衆人思想,這種人該死!”陸影咬牙切齒的說道。

“不過,老爺也挺狠的,把你賣給蕭家,再將你賣給別人,如果蕭家知道後怎麼想呢?”陸滿元微笑道。

此時的陸影恨不得將陸行舟活剮了,她的內心都快扭曲了。

陸世剛看到陸世雲和陸影這樣,他也是非常開心,只要這兩個人動手,他就可以高枕無憂了。

“世雲,咱們兩兄弟沒有做錯,拿起這把刀,釋放你內心的想法吧,他要是醒來,咱們倆都要完蛋!”陸世剛慫恿道。

陸世雲看着大哥遞過來的匕首,他也是在掙扎,他不敢相信,這都是真的。

陸影立即奪過大伯手上匕首,衆人也是一愣,難道陸影要動手?

陸滿元喜滋滋的,看着陸影的動作。

他在等待那鮮血盛開,等待那……

就在陸滿元想着陸行舟被殺死的場景時,陸影直接將匕首灌向了自己。

“噗”滴滴的鮮血出現在地毯上,陸影愣住了,陸世剛兩父子也是愣住了。

“爸~!”陸影弱弱的喊道。


“刀給我吧,這件事情就到此結束吧。我們離開陸家!”陸世雲握着刀刃說道。

陸世剛兩父子愣住了,這劇情不對啊!

他們可是算計好的,如果老爺子要動錢賣命,他們就立即反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