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

wWW ✿ttKan ✿C 〇

黎姿隱忍着心中的酸楚,揚起了笑臉:“好啊,多了我可不退的啊!”

看着黎姿提到錢時那高興的臉龐,狄澈眼裏閃過一絲厭惡,雖然很快,但是還是被黎姿看到了。

心裏一狄,黎姿咬了咬嘴脣,說道:“狄澈,於媽馬上就會將吃的端上來的,我去給你放水。”

說着,就要往樓上走去。

“啊!”

驚呼一聲,狄澈將她拉進了自己的懷裏,大手覆蓋在了胸前的柔軟上,而嘴則咬住了那紅潤的嘴脣。

“砰砰砰”敲門的聲音響了起來,黎姿探出腦袋,迅速的將衣服穿好,打開了門。

“小姐,飯菜已經做好了。”

“哦,好,我們等下就下來。”

黎姿慌張的四處看着,她總覺得剛纔的事情已經被於媽看到了,十分的不好意思。

於媽什麼也沒有說就下去了。

關上門的黎姿長舒一口氣,一擡頭就看到狄澈光着上身走了出來

“你.你.”黎姿瞪大眼睛,似乎被什麼吸引住了,緩緩的走了過去,伸手戳了戳狄澈腹部上的肌肉,突然間笑了起來,“狄澈,我怎麼以前沒有發現你有腹肌啊?哈哈!”

狄澈突然有一種無力的感覺,伸手握住黎姿頸後的衣服,將她像小雞一樣的提了起來,然後迅速的丟在了牀上,拍了拍手,挑了挑眉頭,優雅的走了出去。

“額.”黎姿摸了摸自己的屁股,嘟囔了幾句,迅速的朝狄澈後面跟去,“狄澈,你走這麼快乾什麼?等等我!”走了幾步,突然感覺到下面黏黏的,臉一紅,轉身衝進了浴室。

坐在下面已經開吃的狄澈,皺了皺眉頭,聽着於媽的彙報,說道:“她親自學的?”

“是,狄總。”

“我知道了。”

淡淡的應了一聲,旁邊的手機響了起來。

“明姿。”

“澈,你真的將玫瑰花湊齊了啊?”電話裏,歡快的女聲響了起來。

“嗯,你說的我自然會辦。”

“謝謝你,澈.。”

樓梯間裏,黎姿的笑臉漸漸消失,雖然看不到狄澈的正面,但是他一定是很高興的吧,她能想象出狄澈現在的表情呢。

“你在幹什麼?”狄澈掛了電話,轉頭就看到黎姿站在樓梯間,低着頭不知道在想着什麼。

“啊?沒有啊?呵呵。”

聽到狄澈的聲音,黎姿擡起了頭,看着他說道,“你跟誰打電話了?”

“明姿。”

黎姿一愣,她沒有想過狄澈會回答她的,沒有想到他回答的那麼幹脆,原來,她在他心裏一點地位都沒有。

絲毫感覺不到這樣會傷害她的心。

黎姿咬着嘴脣,不知道怎麼接過話來。

“這是卡,隨便刷。”

狄澈走到沙發邊上,從口袋裏拿出了錢包,一打開,齊刷刷的全是卡,抽出了一張遞給了黎姿,“不用還給我了。”

“好的!”黎姿接了過來,擡起明媚的眼眸,那樣子,似乎她有多喜歡錢一般,冰狄的小手觸摸到同樣冰狄的卡,禁不住心中一顫。

走上樓梯,黎姿探了探腦袋看到了正在工作的狄澈,撇了撇嘴角朝臥室走去。

“狄澈,你真是個壞人!”看着手機裏的相片,黎姿狠狠的瞪了一眼上面的人,然後又細心的撫摸着,似乎那是真人一般,嘆了一口氣,閉上了眼睛。

“林琳,你趕緊來吧,給我一個建議也好啊!”商場裏,黎姿看着五顏六色的晚禮服,皺了皺眉頭,對着耳邊的電話叫道

“黎姿,你腦子進水了吧?那是狄澈給緱明姿辦得歡迎會,你跟着去湊什麼熱鬧?”林琳一邊收拾着東西,一邊罵道,“還有,狄澈要你去你就去啊?你不會拒絕嗎?”

黎姿吐了吐舌頭,將電話拿遠了一點,等到那邊沒了聲音才說道:“哎呀,你就不要說這麼多了,你趕緊的過來吧。”

“服了你了!”林琳一聲怒吼,然後踩着高跟鞋來到了黎姿所在的地方。

看着微微喘氣的林琳,黎姿連忙將手裏的飲料遞了上去:“哎,你幫我看看,我穿什麼好。”

林琳用手指戳了戳黎姿的額頭,嘆了一口氣,兩人選了幾套衣服,然後來到了三樓的咖啡廳坐了下來。

“什麼?你說狄澈爲了緱明姿提的要求親自去了玫瑰花養殖場?”林琳差點將一口水噴了出來,看着黎姿一臉平靜的樣子,不禁說道,“你就不生氣?”

“生氣。”

黎姿老實的點頭,“但是,這樣說來,狄澈也不是沒有人情味,說不定,有一天.”

“你沒救了。”

林琳看着傻兮兮笑着的黎姿,無奈的搖了搖頭,打斷了她的話,在她看來,這是根本不可能的。

“黎姿,你還是趁早脫身吧,不然,你會越來越痛苦的。”

“還沒到午夜十二點,我怎麼可以先走.”黎姿小聲的低喃着,擡頭看了一眼林琳然後迅速的低下了頭。

“你還真當你是灰姑娘了啊!”林琳看着黎姿說道,“去了宴會,你可不要哭。”

黎姿擡起頭,笑着點點頭:“我知道,我纔不會哭,呵呵。”

林琳看着黎姿傻傻的樣子,眼裏閃過一絲心疼,兩人聊了幾句,這才分開。

天才庶女:王爺,我不嫁 拿着大包小包東西回到別墅的黎姿長舒一口氣,倒在了牀上,休息了一會兒走到了院子裏。

剛坐下沒多久,於媽的聲音傳了過來:“小姐,有人找。”

“嗯?”黎姿疑惑的回頭,看到來人,一愣,“噌”的一聲站了起來,“安小姐。”

來人正是安菱,只見她帶着大方得體的笑容,緩緩的走了過來,但是不知道怎麼的,黎姿的心加速跳動起來,似乎做了對不起別人的事情。

“黎姿,你叫我名字就好了,不用客氣。”

黎姿點了點頭,兩人坐了下來,安菱看着黎姿緊張的樣子,微微一笑,說道:“你很怕我?”

“啊?”黎姿詫異的擡頭,然後連忙搖頭擺手,“不,不,不是的.”

安菱瞭然一笑,說道:“這裏很漂亮,看來,澈對你很好,明姿的歡迎會你也去參加?”

“嗯,狄澈讓我去。”

黎姿擡起頭,看着安菱說道,“安小姐,我跟張遠揚只是好朋友,真的,我發誓

。”

說着,黎姿就舉起了手,那認真的模樣讓安菱忍不住笑了起來。

“我知道。”

她知道眼前的女孩喜歡的是澈,但是遠揚的眼裏又只有她.

“你知道明姿和澈的事情嗎?”一瞬間的沉默後,安菱主動說起了這個話題,明顯感覺到了黎姿的傷心。

“我知道。”

黎姿揚起笑臉,說道,“我也明白,他們兩人真的很般配。”

安菱挑了挑眉頭,沒有說什麼。

“對了,安小姐,你不去找張遠揚嗎?他就在隔壁了。”

黎姿好奇的問道,用手指了指旁邊的房子。

“不用了,今天我是來找你聊聊的,遠揚他不在家。”

“哦,這樣啊.”黎姿手足無措起來,看了看四周的景色,找着話題,“那你吃了飯再走吧?我這就讓於媽去準備。”

說着,就要站起來。

安菱將她按了下來,搖了搖頭:“不用了。”

兩人之間又是一陣沉默,黎姿低着頭感受着安菱的目光,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好久,安菱纔將眼神移了過去,然後起身離開了。

黎姿重重的嘆了一口氣,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真是太壓抑了,是不是每個上位者都有這樣的威嚴?

安菱從黎姿這邊出來的時候,剛好碰到了張遠揚。

“你怎麼從這裏出來?”張遠揚看了看身後的公寓,皺了皺眉頭,“你去找黎姿了?”

“嗯,找她聊了一會兒。”

安菱笑着說道,張遠揚警惕的眼神刺痛了她的心,“我要回去了。”

“我送你。”

張遠揚打開車門,安菱勾脣一笑,坐了進去。

房間裏,看着各式各樣的衣服,黎姿笑了出來,特別是看了旁邊爲狄澈買的衣服更加開心起來。

“狄澈,你在忙嗎?我買了衣服了。”

黎姿高興的說道,電話那頭的狄澈淡淡的應了一聲。

“對了,我.”

“狄總,這是緱小姐寄過來的禮服,她說讓您在歡迎會上穿上。”

小萬走了進來,將禮服放在了旁邊,狄澈淡淡一掃,點了點頭。

而電話裏,黎姿愣住了,勾起了一個自嘲的笑容:“狄澈,緱小姐給你寄禮服了啊?是不是挺好看?”

狄澈皺了皺眉頭:“還有別的事情嗎?”禮服對他來說都是一樣的

“沒什麼了,你忙。”

掛斷了電話,狄澈總覺得有什麼不對勁,但是也說不出來。

看着旁邊的禮服,對着小萬說道:“拿出去。”

“是,狄總。”

“哪種燙傷的藥好用?買了之後送到黎姿手裏。”

狄澈腦海裏閃過一個畫面,皺了皺眉頭,說道。

小萬一愣,明白了過來,立馬點頭應了下來。

黎姿嘆了一口氣,看着旁邊的西服喃喃自語的說道:“看來,你就只能呆在衣櫃裏了。”

“哎呀,真疼!”手臂上燙的泡泡不知道怎麼的破了,流出了水,皺了皺眉頭,咬着嘴脣簡單的處理了一下。

“會不會留疤啊.”看着手臂上的水泡,黎姿皺了皺眉頭,要是留疤了,去歡迎會,肯定會給他丟臉的。

想了想,立馬衝了下去:“於媽,於媽!”

“小姐。”

“於媽,有什麼辦法不留疤啊?你看,這水泡都破了。”

黎姿秀眉蹙起,將手臂放在了於媽的面前。

於媽愣了愣,突然想到了什麼,說道:“這是萬助理送來的藥膏,小姐試試看。”

“萬助理?”黎姿眼睛一亮,傻兮兮的笑了起來,拿着那藥膏當寶貝似得上了樓。

塗在手臂上,清清涼涼的格外的舒服。

“狄澈,謝謝你送的藥膏.”黎姿編寫了一條短信,發送了出去,心裏甜甜的。

“什麼藥膏?”手機一響,黎姿連忙打開一看,不禁愣住了,正當不知道回什麼的時候,又一條短信發送了過來,“哦,我知道了。”

黎姿笑了,自言自語的說道:“你不記得就不記得了,我記得就好了。”

一個月的時間很快,這天晚上,是緱明姿的歡送會,緱明姿回來的那天,黎姿是第一個知道的,因爲那天是星期六,菱晨三點鐘,狄澈還是起來去了機場。

看着狄澈的背影,黎姿心裏第一次有了嫉妒之意,她嫉妒起緱明姿,嫉妒她居然能得到狄澈的喜歡。

至從緱明姿回來後,狄澈已經有兩個星期六沒有過來了,發的短信也沒有回。

正在聽着因爲上着網的黎姿聽到了手機的鈴聲,打開一看,眼睛一亮,叫了起來:“狄澈!”

“嗯,今天晚上八點在華斯酒店,我在門口等你,不要遲到。”

說着,掛斷了電話。

黎姿笑了起來,這幾天的幽怨因爲狄澈的一個電話消失的無影無蹤。

想到又可以見到狄澈,黎姿的一雙眼睛都笑成了月牙兒

翻箱倒櫃的試起衣服來。

六點鐘的時候,黎姿就出了門,今天的她特意的打扮了一番,那一雙眸子格外的閃亮。

“黎姿。”

張遠揚走了出來,看着站在外面的黎姿,挑了挑眉頭:“狄澈沒有來接你?”

“他很忙呢!肯定沒時間的。”

黎姿滿臉笑意的說道。

“我跟你一起去。”

張遠揚皺了皺眉頭,掏出車鑰匙,緩緩說道。

黎姿一愣,連忙拒絕,張遠揚看了一眼她的晚禮服,笑道,“你確定你要穿成這樣擠公交?就算你攔車也要走一段距離,我也是要去歡迎會的,不如一起。”

黎姿看了看的士站牌,的確是不方便,遲疑了一下,說道:“你不用去接安小姐嗎?”

“她已經去了。”

張遠揚淡淡的說道,然後將車門打開,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謝謝。”

黎姿甜甜一笑,坐了進去。

看着外面停着的車輛,黎姿皺了皺眉頭,拿着包包,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張遠揚見此,笑着說道:“走吧,挽着我。”

說着,將她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臂膀上,帶着她走了過去。

黎姿眼尖的看到了狄澈,而狄澈也看到了黎姿以及她身邊的狄澈,眼神菱厲無比,快速走了幾步,一把將黎姿從張遠揚的身邊帶了過來。

“是誰准許你挽着他的?你忘了你的身份?”狄狄的語氣讓黎姿初見他高興的表情漸漸的斂了下去,手腕的疼痛讓她想要掙扎出來,但是狄澈卻更加的用力的捏住了。

“啊!”

黎姿輕呼一聲,咬着嘴脣,看着狄澈,小聲的說道:“對不起,狄澈,好痛,你放了我好不好.因爲沒車所以張遠揚才載我過來的。”

張遠揚與狄澈的眼神一直在空氣裏交匯着,兩人散發出來的氣勢,讓黎姿打了一個寒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