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這大動作自然也驚動了在院子里教外孫女外孫辨別毒藥和草藥的玉祁,在聽到和嬈嬈身體有關之後,她立刻放下了自己手頭上的所有事情。

因為資料都是隱秘的,為了安全起見,玉祁和玉翡只得親自上陣,一本本挨著看,兩人都是那種幹事情都十分投入的人,這一看,就從太陽升起看到了晚霞漫天。

最後還是秦瀚和秦思嬈擔心兩位長輩的身體,軟磨硬泡把兩人給勸了出去好歹了吃些了東西。

可十分鐘后,玉翡和玉祁便又飛回了房間,看的玉家的下人們一個個面容緊張,走路都小心翼翼的,頗有一種風雨欲來的趨勢。

一直到了半夜,玉祁才放下了最後一本資料,疲憊的靠在椅子上嘆氣。

見狀,阿笙立刻端了兩杯熱牛奶,又立在玉祁身後幫他捏肩。

一杯熱牛奶下肚,稍微補充了下身體里的寒意。

可當他和玉翡凝重的目光一碰撞,心頭即刻又升起了幾分焦慮。

「你那也沒有嗎?」

「你也沒找到?」

兄妹倆幾乎是異口同聲道…

「那現在…」玉翡很是著急,她好不容易找到的女兒,別說嬈嬈有事了,就算是嬈嬈沒事,不開心了,她這個做母親都會十分揪心。

「你先別急…我們讓秦琛把人帶回來看看,資料是死的,人是活的。」玉翡已經夠恐慌了,玉祁自然是不能讓她陷入更大的慌亂之中,更別說玉翡對嬈嬈的愧疚心理,天知道如果嬈嬈出事,她會做出什麼。

「可是…可是我記得小琛說了,要帶嬈嬈去參加他養父的生日會啊…」玉翡喏喏的嘀咕道。

玉祁垂了垂眼瞼,掐著扇子的手指不自然的彎曲。

「先讓他們回來,不行我們就去把小琛的養父請回來…」隱世家族很少插手世俗界的事,但也不代表他們就沒本事「請」個黑幫頭子來做客了。

。。。

收到玉祁的加密信息時,秦琛正陪著嬈嬈在玻璃花房裡散步。

此刻是下午兩點半,午後陽光最燦爛的時候。

可是嬈嬈,卻是剛剛清醒不到半個小時,她嗜睡的時間從一天的12個小時已經上升到了十六個小時。

在嬈嬈身邊,還有一個漂亮的小姑娘,蹦蹦跳跳的,臉上帶著和太陽一般的溫暖。

「嬈嬈姐,這裡的花好漂亮啊!」小姑娘說著,彎下腰輕輕的嗅著粉色的花瓣。

嬈嬈微微一笑,雖然嗜睡總有些疲憊,可不知為何,和這個小丫頭在一起,她便會覺得整個人都輕盈了許多。

「朵朵喜歡就送給朵朵了…我叫人給你拿個籃子來摘可好?」嬈嬈說著,便要傭人去拿花籃和剪刀,這些花都是她閑來無事種的,定期便會摘一些放在屋裡擺著,可比那些化學藥劑合成的香薰健康的多。

看的出雲朵小姑娘是真的喜歡,她便也生出了和人分享的念頭。

可讓嬈嬈意外的是,小姑娘歪著腦袋想了一會,便搖了搖頭。

「為什麼?」嬈嬈好奇的問道。

雲朵看了一眼嬈嬈,又看了一眼滿目的花田。

五顏六色的鮮花在她瞳孔里開出繽紛的燦爛,她的聲音像是一道涓涓細流,帶著某種奇特的魔力,悄然湧進了人心,也讓人得以平靜和安寧。

「雖然說摘下來也能做成標本,可那樣的美麗卻不是真實的。」

「不真實嗎?」

嬈嬈微微怔了下,心底的某處輕輕的顫了顫。

晚飯之後,秦琛便把過兩天要帶嬈嬈回玉家的事情和嬈嬈說了。

嬈嬈自然是奇怪,好端端的怎麼忽然要回家,而且秦琛那位黑網教父的生日宴,也就在下周了。

對此。

秦琛找出了一個完美的理由。

那便是想自己的兩個孩子了,見嬈嬈懷疑,他還義憤填庸的叱責了嬈嬈不能喜新厭舊,有了小的就忘了老的。

天知道「老的」也不過才幾歲而已。

對於秦琛的誹謗,嬈嬈不可置否並朝著他發射了白眼一枚。不過秦琛有一點也是她內心想的,幾個月不見孩子了,這當母親的自然是極其想的。

當下,也就沒再多想,順便也打算將雲朵給帶回去,不知道為什麼,嬈嬈的第六感總覺得小姑娘身上有著什麼秘密,就如同她的名字一樣,飄在天空中的雲朵,抓不住,看不透。

雖然她相信雲朵不會對自己有什麼惡意,但是跟在她和秦琛身邊到底是不大方便的,若是被那些八卦媒體拍到了,指不定又要怎麼編排阿琛。

而且…

嬈嬈還有一個私心。

那就是她覺得自己的舅舅一輩子實在是太可憐了,先是妹妹丟了,然後就是幫自己帶娃,一把年紀了,連個女朋友也沒。

雖然說身邊有著忠心耿耿的阿笙大兄弟,可男人到底是沒有女人心細的,一度嬈嬈都有些懷疑玉祁的X取向,如今把雲朵送過去正好試探一下,當然,以雲朵的年紀自然是不可能和玉祁擦出愛情的火花,奏響浪漫的歌謠,可當個徒弟,那也是極好的…

是的,在嬈嬈心理,玉祁的形象隨著時間的增長已經從風度翩翩的中年美大叔進化成了找對象困難的大齡單身老人…

至於雲朵。

小姑娘似乎在跟著嬈嬈走的那天起就已經長大了。

在聽到嬈嬈的想法之後,她既沒有表現出震驚,也沒有表現出排斥。

相反,那雙乾淨無暇的大眼睛里充斥著濃濃的尊敬和嚮往,搞的嬈嬈都不知道自己這一步棋是對是錯了…

還是說,現在的小朋友都妖孽的么?

。。。

第三天一早,秦琛一行人便踏上了飛往玉家的飛機。

中午的時候,他們已經和玉祁玉翡一家人坐在正廳吃飯了。

因為幾個人都是影帝級別的演技,電光火石間眼神的交流並沒有讓嬈嬈察覺,以至於嬈嬈還真的沒多想,飯後還難得沒有直接栽倒,陪著兩個孩子一起玩了會。

她不睡,玉祁和秦琛便弄了圍棋在樹下下棋。

至於玉翡,則是一眼看上了雲朵小姑娘,非要教人家毒術,搞的嬈嬈十分沒脾氣,還有沒辦法明說。

當然,最終的決定權還是小姑娘自己手裡,再次讓嬈嬈意外的是,雲朵竟然真的選了玉翡…

理由更是簡單,她說這是她的使命,要保護嬈嬈姐姐!

聽的眾人是哭笑不得…也更是玉翡心暖到心窩子里去了。

只是小姑娘的拜師儀式還沒進行完,嬈嬈又忍不住睡過去了。看著她歪斜的腦袋,秦琛眼疾手快的將人給抱了起來。 伴隨著嬈嬈緊閉的雙眼,整個院子里的氣氛似乎也跟著凝固了。

兩個孩子見大人表情凝重,懂事的便回自己的房間了,倒是雲朵小姑娘,一言不發的跟在玉翡後面…

不過眾人都在擔心嬈嬈的身體,加上她也拜了玉翡為師,這會也沒人在意這些細節了。

嬈嬈被推進檢查室后,秦琛便一個人在走廊上來來回回,似乎只有這樣,才能稍微讓自己的內心不是那麼焦灼。

只是…

那手術室的紅燈怎麼看起來那麼刺眼…

等待是艱辛且漫長的,尤其是對於一個強迫症來說,秦琛幾乎都已經快要把木地板上的紋路給數清楚了。

到了後來,他幾乎無法剋制住自己體內的洪荒之力,想要一腳把門踹開,問問玉祁嬈嬈到底怎麼了!

終於。

在秦琛摩拳擦掌準備踹門時,手術室的燈熄滅了。

門開了,兩個穿著白大褂的人從裡面一前以後走了出來,厚重的口罩都擋不住他們面上的寒意。

秦琛心頭一跳,筋肉緊繃的往前挪了幾步。

「嬈嬈呢?」

「在裡面…」玉祁揮手讓人把手術室的門又給關上了,凝望秦琛關切的眼神,有些複雜的嘆了口氣。

「你跟我來…」

「去哪?」緊閉的門讓秦琛的聲音瞬間冷到冰點。

玉祁剛要說話,玉翡已經伸手拽住秦琛的胳膊,不由分說的將人拉到了一旁的會議室里。

岳母都親自動手了,秦琛還是乖順的在椅子上坐下了。

只是不管是從冷冰冰的眼神還是握緊的雙拳來看,他的心,並不如表面上表現出來的這般冷靜。

「我們打算打掉嬈嬈肚子里的孩子…」

一室的寂靜忽然被打斷,只聽嘎嘣一聲,秦琛面前的鋼化桌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出現了數道裂紋,瞬間變得稀碎。

「理由?」他強忍住對長輩出手的念頭,厲聲問道。

「理由…一句話兩句話也說不清楚,我只問你,當初洛城爆發病毒的時候,嬈嬈是不是接觸過那個基因病毒?」玉祁面無表情的說道,眼底暗藏著一抹殺機。

秦琛微微怔了下,便點了點頭。

嬈嬈何止是接觸過那個病毒,還為了吳賀自己放了血…

「那也就不奇怪了…」玉祁淡漠的將一摞化驗報告摔到了秦琛面前:「嬈嬈當初並不是沒有感染病毒,而是那病毒的毒性被她血液里的一部分基因給中和掉了,按照基因學分析,這個病毒遲早是會在她的血液里完全被中和,然後從日常的生理渠道進行排泄。」

「但是,由於嬈嬈懷孕了,整個人的身體機能下降了,導致這病毒非但沒有分解,現在還生長在了胎盤裡,融入了那個孩子身體里…據我們的觀察,嬈嬈現在攝入的能量百分之七十都被孩子給吸走了,為了避免以後再出現什麼問題,我和玉翡的建議是現在趁著孩子小就直接把孩子拿掉…」

「總歸,你和嬈嬈也有兩個了,這個才2個月,也沒有長出完整的意識…」

玉祁後面還說了些什麼秦琛已經聽不到了,他的腦袋像是被人用板磚拍過一般,無數的蜜蜂在裡面嗡嗡作響。

出於私心,秦琛定然是贊同玉祁和玉翡的建議的,首先他不是直男癌患者,家裡也沒有王位需要人繼承。

二來,在秦琛心理,媳婦永遠都是第一位的。

可…

嬈嬈未必可以理解他們的做法。

睜眼閉眼,秦琛眼前都是嬈嬈懷孕之後臉上幸福的笑容。

哪怕是記憶力減退,哪怕是嗜睡難受,秦琛都不曾聽嬈嬈抱怨過一句。

甚至他還偶然間在書房找到了嬈嬈悄悄畫的畫冊,上面一家五口,手拉手在陽光下的海邊,那麼幸福,那麼甜蜜。

現在…

雖然不是讓他親手去摧毀嬈嬈編織出未來,可卻也是終結了她心中的童話…

「一定要打掉嗎?沒有別的辦法嗎?」秦琛不想死心。

玉翡看向玉祁,後者依舊堅定的搖了搖頭,沉聲說道:「目前來說,沒有…嬈嬈的基因序列太特殊了,短時間內想要攻克太困難了。」

「那…有沒有什麼靈丹妙藥?不是傳說隱世家族的祖先是龍和鳳凰嗎? 豪門契約:撒旦的危情新娘 九轉神帝 他們都是神,是不是也應該有什麼仙草之類,要不你們去查查,我去給嬈嬈摘?」

秦琛忽然靈光一乍現,充滿期待的看向玉祁兄妹,一番話把人雷的不輕。

這話若是換成別人說他們都不驚奇,可是秦琛可是標準的無神論者,這話說的,也太讓人吃驚了。

「咳咳咳….小琛…」

「你們去查查吧?說不定有的!」秦琛急切道,這也是他目前能想到的唯一不打掉孩子的方案了…

玉翡張口想要勸他,可卻是被自家哥哥一個眼神給阻止了。

「行吧…那我們去查查…」

沉吟了片刻,玉祁開口道。

「不過小琛,你不要報太大的希望,以及…按照目前那個細胞的演變趨勢,可能再過一周,嬈嬈的身體素質就會還不如普通人了,甚至會更弱,所以…」

玉祁沒有再說下去。

如果可以,他也不想要做這麼殘忍的事情。

但是嬈嬈是整個家族的希望,誰出事,她都不能出事…

玉祁說完便和玉翡一起走了,給秦琛留下了一個獨立思考的空間。

一個小時后,嬈嬈也被人從手術室轉移回了自己的病房,打上了營養針…

其實除了嗜睡,嬈嬈的外型沒有別的變化,這也是敏感如她,都沒察覺到自己的異常。

媳婦,我該怎麼辦?

秦琛默默的注視著床上沉睡中的女人,內心陷入了無比糾結的情景之中…

。。。

在玉祁吩咐下,嬈嬈並不知道自己已經被當做小白鼠送去過手術室,還差點孩子也被流掉了。

不知道是不是到家了緣故,嬈嬈這一覺睡得十分香甜,醒來時已經是星光滿天了。

眾人都有默契的對她孩子閉口不提,一起吃著飯聊著家常倒是十分融洽。

雲朵小丫頭也因為拜師玉翡的緣故和他們坐在一起,天真無暇的笑容,和容易便將人感染。

只是…

小丫頭說著說著,忽然臉色驟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