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凱冷笑了一聲,直接在我的身上吐了口唾沫,然後說道:“放心吧,你死了,我會好好疼愛你妹妹的。”

“王凱,你敢動她一下你試試,我真的會殺了你!”

我氣憤無比的對着王凱喊着,可是他完全沒有理會我的意思,而是直接走掉了關上了包廂的門。

我憤怒的接連掙扎之後,發現這次可不像上次被顧南和鄭迪綁走,那兩個少爺綁走我,根本沒有把我綁結實,但是這個方四爺的手下可把我綁的足夠結實了。

這次我是感覺自己真的死定了,原本以爲找林小凡,給了他方四爺想叛變的證據,結果他反過來就把我出賣了,而且他給我的刀子還有幾個手下,都不是爲了幫我,是監視我怕我跑掉,我是真的把問題想得太簡單了。


我現在好恨自己沒用,好恨自己被這麼多人玩弄,我想翻身,我真的要翻身把這些欺負過我的傢伙,一個個的踩在腳底下。

不管我怎麼掙扎,我的手腕都磨破了,也沒有辦法掙脫這個繩子,最終我只能放棄了。

我一直都在想我能怎麼辦,怎麼才能保護我妹妹,可是我根本任何辦法都想不到,甚至我連聯繫一個人都聯繫不到。

我就這樣被綁在這裏渾渾噩噩的過了一夜,一直到第二天的下午,纔有人進來,直接把頭套套在了我的頭上,然後幾個人把我綁着離開了這裏。

我知道這幫人要帶我去哪裏,應該是方四爺要把我給鄭迪了,而且昨晚王凱也說了,鄭迪要舉辦狗肉宴。

估計就是鄭迪利用教訓我這個事情,來對李沁當初的示威宴會進行較勁,因爲上次李沁舉辦宴會,鄭家都沒有人去。

鄭迪也想要舉辦一個類似的宴會,來看看誰是想要跟着鄭家混,誰是想要跟着李沁,正好藉着這個機會分清敵我。

而我又一次的被人當做了工具,上次李沁藉着跟我離婚的由頭,這次是鄭迪要廢掉我當理由。

我感覺自己真的太憋屈了,可是面對着他們這樣的羞辱,我還沒有一絲一毫的辦法。

我只能憤怒的緊攥着拳頭,最終來到了鄭家舉辦宴會的場地,因爲我的頭被蒙着,所以我也看不到這裏的情況怎麼樣,可是我能感覺出來,自己被帶到了舞臺上。

“諸位,感謝各位能夠給我鄭迪這個面子,來參加我舉辦的這個狗肉宴,”鄭迪的聲音從我的身邊不遠處傳了過來。

“大家可能好奇了,這餐桌上也沒有狗肉啊,那怎麼能叫狗肉宴呢?”


鄭迪一邊說着一邊就來到了我的身邊,隨後他直接撤掉了我頭上的頭套,高聲喊道:“這纔是我說的狗,他之前不長眼得罪了我,今天我就要拿他,來告訴各位,我們鄭家在武京的威嚴,是不可觸碰的,尤其是不能被狗觸碰。”

我感覺頭套剛剛被摘下來,十分的刺眼,不過我過了一會還是適應了刺眼的環境,我看清楚了,鄭迪此時正綿連嘲諷的看着我,而且還真的有不少人都來了。

此時坐在最前面的人,都是當地比較大的勢力,我一眼就看到了方四爺,滿臉嘲弄的看着我,還有他身邊的王凱。

“這個人,不是當初被李沁羞辱趕出家門的那個窩囊廢嗎?”

“是啊,這樣的廢物還敢不知死活的得罪鄭家的人,真是活膩了!”

不少人估計也知道之前李沁趕走我的事情,所以他們都是忍不住一臉嘲笑的看着我,指着我議論。

我聽到了這樣的議論聲,也是滿心的憤怒,不過我現在被捆綁住,之前還被打得很慘,甚至還餓了一天,我真的沒有什麼力氣了。

因此面對着他們的嘲笑,我也表現不出太大的憤怒,不過正當我這樣看着下面的人的時候,我忽然看到了一張熟悉的臉龐。

這個坐在臺下一臉複雜眼神看着我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李沁。 此時此刻的李沁也是十分美豔,穿着一身白色的禮服,修身的禮服把李沁前凸後翹的好身材完全展現了出來,不得不說,雖然我心裏對她有着諸多的不滿,可是她依然是一個極品尤物。

李沁看到了我在看她之後,她也轉移了目光,沒有看我的意思,顯然是覺得我再一次的給她丟人了,而且她的出現也證明了,這種地下勢力之間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利益。

上次李沁的人還跟鄭迪的人打了起來,可是這個時候她就可以接受鄭迪的邀請,來看我是怎麼被羞辱的。

我感覺自己的人生真的徹底黑暗了,完全沒有了任何的機會,可是正當我這樣感覺絕望的時候,我忽然就看到了幾個熟悉的面孔。

正是林小凡派遣給我的刀哥,還有跟着他的幾個手下,此時他們也在看着我,而且看他們佔據的位置,不是會場中的位置,好像是偷溜進來的。

我看到了這個情況,忽然我的心中就想到了什麼,我這才一下子明白了,凡爺出賣我不是真的要賣掉我,他可能只是在試探我的能力,他想要看看我在這種情況下,能夠怎麼證明我有足夠的實力跟着他。

我想到了這個可能,頓時我的心裏又是燃起了希望,既然凡爺是爲了試探我的話,那我就不能這樣輕易的放棄,如果我這個時候放棄了,那我就真的一點希望都沒有了。

想到了這裏我心裏的鬥志再次燃燒了起來,而此時的鄭迪,他直接拿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刀子。

“各位,接下來就是狗肉宴的開始,作爲他得罪了我的後果,我會先挑斷他的手筋和腳筋,讓他知道得罪了我鄭家的下場,”鄭迪笑着對着臺下喊道。

“好,廢掉這個窩囊廢,把他變成一條廢狗!”

“鄭少威武,廢掉這個垃圾!”

鄭迪聽到了下面的喊聲,他也緩步的走到了我的面前,說道:“煞筆,讓你上次壞了我的好事,如果不是你的話,我已經睡了李沁,得到她手裏的人了,廢了你就是對你這樣廢狗的懲罰。”

шшш TTKдN co

鄭迪冷眼看着我,我也瞪着眼睛看着他,然後我就冷笑了一聲說道:“不好意思,你看錯了,我不是廢狗,我是一頭被逼到絕路的狼!”

“煞筆!”

鄭迪冷聲罵了一句,他直接就準備用刀子刺向我,可是我這個時候直接閃身就是一腳,狠狠的我就踹在了他的肚子上。

鄭迪也沒有想到有人架着我我還敢還手,他一個冷不防就被踹倒了,而我立刻用腦袋撞向了旁邊一人的鼻子上,這人頓時被我撞的踉蹌的鬆開了架着我的胳膊,我立刻雙手又是打向了另外一邊架着我的人。

把兩邊的人都打退了之後,我直接憤怒的衝向了鄭迪那邊,他剛要掙扎着起來,我就用雙手幫着的繩子直接勒在了鄭迪的脖子上,用力的勒着他。

“我說過了,我不是狗,我是狼!”

我用力的勒着鄭迪,陰狠的在他的耳邊說着,同時我胳膊上的繩子也使勁勒着他的脖子,鄭迪想要掙扎,可是根本沒用,我這樣用力,憋得他臉紅脖子粗的。

本來在下面準備看我笑話的人,此時都是驚呆了,他們都沒有想到我竟然還敢反擊。

尤其是方四爺和王凱,此時他們也震驚的直接站了起來。

“鄒運,你放了鄭少,你覺得你這樣挾持着鄭少有什麼意義嗎?”方四爺滿臉怒容的對着我喊道。

“方四爺,你心疼鄭少的話,你來代替他被我挾持,怎麼樣?”我冷眼看向了方四爺那邊說道。

“你——!”

方四爺當然不可能答應這種事情,畢竟他根本就是一個自私自利的人。

“就知道你是這樣自私自利的廢物!”

我冷眼看着方四爺那邊說道:“告訴你,今天我的目的不是要對付鄭迪,我是要代替凡爺,清理門戶的!”

我看被我勒着的鄭迪要昏迷了,我也怕弄出人命,直接鬆開了他,而他也癱軟在了地上。

“清理門戶?”

方四爺冷笑了一聲,然後看着我說道:“就你一個人?”

“當然不只是他一個人!”

刀哥這個時候直接一躍跳上了舞臺,冷眼看向了方四爺那邊說道:“還有我們!”

隨着刀哥的話音落下,立刻便是從門外衝進了十幾個帶着武器的人,直接把在場的人全部都包圍住了。

這些來參加這個宴會的人,都沒有帶人來,畢竟只是來參加宴會的,可是沒有想到忽然就有十幾個人把這裏都包圍了,在場的人立刻都緊張了起來。

我看到了刀哥出現,我心中立刻就鬆了一口氣,看來我一開始的推測果然不錯,如果我之前任由鄭迪宰割,不敢反抗的話,那他肯定不會出現了。

刀哥的人把在場的人都包圍了之後,便是來到我這邊,直接解開了我手上的繩子。

“凡爺命令,你如果看破了他的意圖,就讓我們出現,如果沒看破的話,那就證明你只是一個不值得培養的普通人而已,只能任由你自生自滅了,”刀哥沉聲對着我這邊說道。

“多謝刀哥!”

果然我猜對了,我被解開了繩子之後,便是冷眼看向了在場的人,其中最爲驚慌的人,就是方四爺了,此時他的臉色也難看的好像吃了屎一樣。

林小凡說了,要讓我親自廢掉方四爺,那就必須要我自己動手,我剛準備邁步向着方四爺那邊走過去,結果忽然有人就拉住了我的褲腿。

“王八蛋,有種你弄死我!”

鄭迪此時躺在地上緩過來了,他氣憤無比的拉着我的褲腿喊道,而他的那些手下估計已經被刀哥的人給打趴下了,現在這裏只有幾個人。

“這是你說的!”

我低着頭冷眼看着鄭迪說道。

“沒錯,老子說的!”

鄭迪氣憤無比的對着我叫喊着,顯然他是覺得今天這樣被我幹翻了太丟臉了,所以才這麼氣不過的對我喊道。

而我聽到了他的話,也立刻就點了點頭,隨後我直接撿起了他之前掉落的刀,猛然一刀便是向着他的腦袋上刺了過去。

我的這個舉動沒有絲毫猶豫,鄭迪也沒有想到我竟然會這樣直接下手,他立刻就嚇得躲閃了開來,而我這一刀直接刺在了他的肩膀上。

頓時鄭迪就疼的慘叫了起來,其實他就算是不躲的話,我也不敢真的殺掉他,不過他躲開了更好。

“告訴你,這就是想要欺辱我的代價!”

我狠狠的刺了鄭迪這麼一刀之後,他立刻就慫了,只知道捂着肩膀慘叫了起來,而我拔出了他肩膀的刀子之後,又是向着方四爺和王凱那邊走了過去。

我變成了九尾狐妖 ,而我看到這個情況,直接喊道:“抓住他!”

隨着我的話音落下,立刻就有兩個人上前抓住了方四爺,直接把他壓到了我的面前。


“鄒運……哦不,運哥,咱們好歹也算是兄弟一場,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嗎?”方四爺算是看出來了,林小凡給我的這些手下都很聽我的命令,所以他才立刻轉過頭來對我求饒了起來。

“你這樣的東西,也配提兄弟兩個字?”

我聽到了方四爺的話,心中感覺一陣好笑,我伸手拍着方四爺的臉,然後說道:“你可能想不到,自己會有落到我手裏的一天吧?”

我估計他想象不到,當初只能在他面前巴結他,被他戲弄的我,有一天會踩在他的腦袋上。

“運哥,你……你放了我,我可以給你錢,”方四爺被我打了臉,卻沒有絲毫髮怒的意思,而是連忙對着我求饒說着。

“放了你?”

我聽到了方四爺的話,立刻就深吸了一口氣,說道:“也可以,不過你要答應我,再也不回武京!”

我剛剛說完這個話,刀哥馬上就來到了我的身邊,他低聲在我耳邊說道:“凡爺的意思,是要你廢掉他!”

“我知道!”

我也輕聲對着刀哥說了一句,然後我就看着方四爺那邊,扔下了手裏的刀,說道:“你走吧!”

我這樣說完了之後,兩個押着方四爺的人,也看了一眼刀哥,刀哥雖然疑惑,但是按照我說的話擺了擺手,他們兩個才放開了方四爺。

“多謝運哥,多謝運哥!”

方四爺連聲對着我道謝,然後便是着急要走掉,不過就在他路過一個桌子的時候,他直接抓起了桌上的餐刀,猛然就向着刺了過來。

“小兔崽子,老子弄死你!”

方四爺猩紅着眼睛對着我這邊衝了過來,我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下意識的我就用胳膊擋了一下,不過這樣依然劃破了我的胳膊。

我一下子被方四爺劃傷了,立刻我就怒了:“你他媽的!”

我憤怒的反手抓過了一個酒瓶子,狠狠的就砸在了方四爺的腦袋上,砰地一聲酒水四濺,方四爺也被我這麼一酒瓶子砸倒在了地上。

他被砸倒了我也沒有絲毫收手的意思,我提起拳頭拳拳到肉的對着他的腦袋上砸了過去。

“別打了別打了,我錯了!”

方四爺拼命的求饒,可是我此時一點收手的意思都沒有,我就這樣生生一拳接着一拳的把方四爺打得沒有力氣求饒了,我才收手,而方四爺也好像是一灘爛泥似的不能動彈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