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你們的親朋好友沒有在修築這個望月樓的時候命喪於此的麼?”

……

(本章完) 頹然的坐在自己的龍椅上,用手輕輕的在龍椅上摩挲。周皇捨不得自己的這個位置,但是沒有辦法,他也曾經想到過自己有被人衝龍椅上推下來的可能,可是萬萬沒想到親手將他推下來的,竟然是那些他從來就沒有當作人看的窮苦百姓。

王梓笑大聲的質問,讓那些御林軍都無話可說,隨着他的聲音落下,仍舊在施工的那些民夫們心中的怒火在瞬間點燃了,也不知道是那個民夫率先發出了一聲大喊,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活計,試圖將周皇包圍。在這個工地上,他們已經承受了太多的苦難了,王梓笑的喊聲就好像是一個炸藥包的導火索一樣,瞬間將矛盾點燃。

很多御林軍也發現周皇大勢已去,紛紛倒戈,於此同時仍舊有一部分周皇的死忠,保護着周皇,和那些老百姓發生了爭執和摩擦,很快望月樓的旁邊就發生了流血事件。矛盾進一步升級。

還是在少數幾個御林軍的幫助下,周皇才殺出了重圍,回到了皇宮中,讓執事太監傳喚了幾次,也沒有一個將軍和大臣到場,就連當初如同一個跟屁蟲一樣的祭易也不知道跑到什麼地方去了。

在最後一次讓執事太監傳令出去的時候,發現這個太監也杳無音訊了。周皇終於知道了什麼叫做孤家寡人了,看着空蕩蕩的皇宮,一種無力感涌遍了全身。

就在周皇已經絕望的時候,忽然門口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鄭友帶着幾十個家臣渾身是血的闖了進來:

“萬歲,我掩護你出城。春秋戰國怎麼着和您也是兄弟,我們逃到了他們那邊,還有機會捲土重來!”

周皇的眼睛一亮,真是向鄭友說的這樣,兩國掌權的都是姬家人,如果自己能夠跑到無論是國力還是戰鬥力都比大周國強悍的春秋戰國,他還有一線生機。

“好,鄭愛卿,前面開路!”

鄭友答應一聲,帶着自己的家兵正要衝出去,忽然一羣人已經從外面闖了進來,爲首的就是王梓

笑。在他的身後,上百人服裝各異,有的是御林軍打扮,有的是尋常百姓打扮,還有很多人一身的塵土木屑,一看就是在工地上衝下來的。

“你們要造反們,難道你們忘記了昔日的君恩麼?”

鄭友大聲的衝着王梓笑咆哮,王梓笑也不着急,他指揮着老百姓已經將皇宮團團圍住了,周皇想要從這裏衝出去比登天還難:

“鄭將軍,你不要在執迷不悟了,即使你能夠成功從我手上逃走,你想想,你們能夠逃出皇城們?現在華夏國的士兵正在攻打皇城,用不了多久皇城就將告破,你們能逃到什麼地方去?”

“亂臣賊子!”

鄭友將手中的長槍舞動了一下,槍尖指着王梓笑的鼻子,只要長槍再送過去一點兒,就可以將王梓笑置於死地。可是王梓笑雖然年紀不大,但是非常的沉着,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在王梓笑身邊可不只是一些尋常的百姓,還有之前潛入進來的昭雪狼騎的成員,幾個人手上刀光閃現,已經站在了鄭友的身邊,只要鄭友敢輕舉妄動,立刻這些人就會突起發難。

隨着時間的推移,更多人闖入到了王宮中,別說來到城外,就是在皇宮中,他們想要突出重圍都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放下武器!”

“繳械投降!”

重生豪門大小姐 皇宮外面已經傳來了華夏國士兵的喊聲,看來城門已經被攻破了,華夏國的士兵涌入到了皇城中。能夠阻擋華夏國士兵前進的步伐的只有兩道防線,現在戰部已經成功通過了兩條防線,皇城那點兒守衛對於他們來說,簡直就是形同虛設。

有虞鐵騎幾乎沒有耗費太大的力氣就闖過了城門,在他們進入到了皇城中的時候,聽到的是一片歡呼的聲音。

周皇對於皇城百姓的壓榨早就已經到達了令人髮指的程度了,在這些百姓的眼中,華夏國士卒不是侵略者,而是他們的拯救者。有條不絮的安排戰部守衛四個城門,同時大軍浩浩

蕩蕩的進入到了皇城的各個街道上,清理忠於周皇餘黨的同時,也維護着皇城中的治安。

孟落日大步從皇宮的外面走了進來,一眼就看到了被王梓笑等人包圍的周皇。

“都撤下吧,我想要和周皇好好談談!”

孟落日的聲音不大,但是沉穩的聲音讓所有人都感到一種威嚴在他們的頭頂瀰漫。

“可是……”

王梓笑已經好久沒有看到孟落日等人了,他勉強壓制着心中的激動,低聲的說道。孟落日笑呵呵的看着王梓笑,當初離開軍營的時候,王梓笑還只是一個小孩子,但是現在已經長成了一個英俊的少年郎了,而且能夠如此順利的吞併大周國,王梓笑和棒槌兩個人功不可沒。孟落日讚許的衝着王梓笑點了點頭:

“沒事,你們出去吧。”

王梓笑轉過頭,目光死死的盯着鄭友,意思分明是說:

“人家已經說明白了,是要和周皇單獨談,你也跟着我們一起出去吧。”

可是鄭友根本不理會王梓笑的目光,臉紅脖子粗的喊道:

“亂臣賊黨,我們萬歲是金枝玉葉,你有什麼資格說和我們萬歲單獨談?”

沒有等身邊的衆將士發飆,孟落日已經笑呵呵的說道:

“我叫孟落日,可以和周皇單獨談談麼?”

鄭友立刻瞋目結舌,在他的心中周皇是大周國的帝王,地位的高貴不是尋常人能夠相比的,可是現在知道了孟落日的身份,他再也沒有話說了。在華夏國,雖然孟落日沒有公開稱帝,但是誰都知道,孟落日、土豪金、馬前卒三個人的身份地位都和其他國家中的帝王沒有任何區別。

周皇頹然的重新在龍椅上坐下,他知道今天他已經沒有逃離皇城的可能了,向站在身邊的鄭友無力的揮了揮手:

“算了,都退下吧。”

鄭友猶豫了一下,最後不甘心的嘆了口氣,轉身走向了皇宮的外面……

(本章完) 第3300章

距離東鳳國國都鳳城舉辦的四海盛會,已經停止報名了,據說最後的總報名數,達到了一萬多人,特別是最後一個月的時間裡面,開始被捂著的消息,不知道怎麼被人公開了,所以整個東鳳國的人,只要能趕來鳳城的都來了,才會讓報名人數飆升到一萬多!

鳳城這一次四海盛會主持的人,據說是東鳳國的太子東方城,和二皇子東方馳,兩人是雙胞胎,東方城比較古板,辦事認真,因此早早就被冊封為太子,是東方國的天才太子!

二皇子的名聲也很響亮,因為跟太子對比之下,二皇子顯得更加讓人不解了,據說當初輪天賦測試的時候,二皇子可是比太子還強的!

可是,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小二皇子就長偏了,而這一切都是因為一個女人,一個跟太子和二皇子從小一起張大的伴讀宮女!

宮女名叫詩晴,是東鳳國君奶娘的孫女,從小在宮裡出生,東鳳國君待奶娘入長輩,因此奶娘和兒子都在宮裡當差,詩晴出生的時候,名字還是君后賜名的!

小詩晴天生聰慧,學東西極快,年紀又比兩個皇子大了幾歲,因此當初被君后指派給太子和二皇子當伴讀宮女,幾人也算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

從小,二皇子東方馳就比較喜歡纏著詩晴一起玩,不像太子東方城那麼好學!

誰想到多年過去了,傳出二皇子非宮女詩晴不娶的傳聞來,讓東風國君和君后都是憤怒不已,又擔心處置了詩晴,讓東方馳更加叛逆!

因此,這件事就一直拖著,讓國君和君后也十分上火,大臣們更是不滿的不斷請求處置詩晴!

好在因為四海盛會,這件事被暫時擱置了!

但是,二皇子卻絲毫不懼流言,哪怕是鳳城開始報名四海盛會後,也時常變著各種辦法帶詩晴出來逛,經常被人認出來,指指點點的,但是二皇子要麼沒聽見,要麼聽到了直接出手!

可謂霸道無比,弄的鳳城的百姓們,都不敢當著二皇子的面吃瓜,只能在背後議論!

小鳳和楊老,最近因為墨九狸閉關不出,兩人也是把鳳城的瓜吃了個遍,這不兩人在茶樓喝茶聽八卦,就剛好看到帶著面具的二皇子,和帶著面紗的詩晴,這是整個鳳城人都知道的二皇子和詩晴的專屬標配!

「詩晴,你怎麼了?」兩人剛上樓沒多久,就下來了,詩晴在前,二皇子東方馳在後面追著問道。

「二皇子,我不舒服,想先回去了!」詩晴淡淡的說道。

「好,那我們回去!」東方馳不容拒絕的,摟著詩晴離開!

來去匆匆一瞬間,讓整個茶樓安靜了片刻,然後眾人就開始了熱鬧的議論了!

小鳳忍不住說道:「沒想到這個二皇子還是個情種啊!」

「是啊,傳聞好像是如此說的!」楊老笑著說道。

這一個月的時間,自己跟小鳳住在鳳城,讓楊老也變得活躍了起來,不再像以前一樣,喜歡貓在屋子內煉丹研究藥材! 重生之溺殺 動盪的大陸中,幾乎在幾天之中都安靜了下來,崛起不到兩年的華夏國,竟然先後吞併了夏國、商國和周國。這種恐怖的發展速度讓所有的國家都感到不安。之前在攻擊夏國的時候,沒有人看好華夏國,認爲他們頂多會成爲一個新的勢力而已,當打的商國沒有還手之力,幾乎是跑馬圈地的速度將周國併入到了華夏國的版圖的時候,所有國家都已經對這個新興的政權開始集中了注意力,可是,在他們還沒有拿出什麼方案和應對辦法的時候,周國也併入到了華夏國的版圖。

所有的戰爭都因爲華夏國飛速的發展而停止,沒有人會爲了爭奪短時間的利益,而讓這樣一個恐怖的敵人做大,從而將他們也徹底吞併。

和華夏國距離比較遠的國家當然努力的想要和這個新興的強國打好關係,紛紛派使臣過來,試圖和華夏國結交,但是這些國君心裏也清楚,華夏國攻擊到他們的邊境上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因此心中依舊是惴惴的,至於和華夏國接壤的國家自然更是如同熱鍋上的螞蟻。

之前春秋戰國曾經和華夏國有過幾次爭鬥,但是最終都是以他們的失敗而告終。當時華夏國可是在進行兩線作戰,現在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春秋戰國的身上,這讓春秋戰國的兩個國君都感到坐立不安。

春秋戰國不同於其他的國家,他有兩個人堪稱是國家帝王的身份,一個是皇帝,另外一個是附皇。就好像是在真實歷史上宋朝的皇上和八賢王一樣。附皇的地位比皇帝略低一點點,但是有着監督皇帝的作用。在這兩個國君的互相牽制下,國家中的很多文臣武將也都劃分出了各自的陣營。春秋戰國人才濟濟,因此,雖然地盤不大,可是在四個國家的環伺中竟然安然無恙,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可以染指他們的土地。

華夏國也曾經幾次試圖攻擊春秋戰國,但是同樣沒有佔到太多的便宜,基本上一直是處在僵持階段。

華夏國儼然已經成爲了這些國家共同的敵人和最大的威脅了。

再次打發走了一個使者,馬前卒無奈的在院子裏踱着步子:

“這些傢伙真放心,竟然都帶着禮物來說要和我們聯合,這不是找死們,只不過能夠解決暫時的危機而已。”

華夏國的士兵已經用他們自己強悍的戰鬥力向世界上宣佈了,在這個世界中的這些國家中,沒有人和他們是在一個重量級的。已經滅亡的幾個國家不行,其他國家同樣不行。

土豪金邁着大步從院子的外面走進來,他一直在和春秋戰國的邊境線附近遊蕩,很少回到華夏城來和孟落日馬前卒聚會,現在忽然在馬前卒的院子中出現,只能夠說明有重要的事情發生了。

果然,土豪金剛剛走進院子,就把一封書信扔到了桌子上,衝着孟落日和馬前卒說道:

“你們自己看吧。”

馬前卒奇怪的從桌子上將書信抓起來,知道這個傻大個搞什麼名堂。孟落日也從旁邊探過頭來。

把手中的書信從上至下的瀏覽了一遍,看上去簡簡單單的一張紙上,竟然蓋着好幾個大印,鮮紅的印記如同鮮血一樣,讓人感到有些觸目驚心。

竟然是六個國家同時發佈的一個邀請函,希望能夠幾個國家都坐到一起,談一些事情。馬前卒三個人心裏當然清楚,恐怕這是那些國家在經過了探討之後得出的解決目前爭端,對付華夏國的強勢唯一的辦法。

經過這段時間的觀察,這些國家的國君們已經看出來了,憑藉武力,他們根本不是華夏國的對手,因此希望通過在談判桌上的交流,從而達到遏制華夏國擴張的目的。已經蓋上了印章的,說明這個提議已經得到了這些國家的認可了。從這些印章上可以看出來,春秋戰國、秦、漢、隋、唐、宋都已經同意參加了,剩下沒有蓋章的只有兩個軍閥征戰的國度和元國。

雖然書信

中的措辭非常的客氣,完全是邀請的口氣,但是孟落日等人還是可以通過字裏行間能夠看出來,這已經蓋章的六國非常明顯,不管華夏國是否同意參加,其他幾個國家都已經是下定了決心要參加了。華夏國參加,可能就變成其他幾國和華夏國之間的談判。華夏國不參加,其他幾個國家就會建立一個共同的聯盟,對抗華夏國。總之,無論華夏國是否在場,他都會成爲這次集會的方式成爲主角。

“都說古人實誠,呵呵,可是現在看來他們可一點也不實誠啊,都知道用對話來解決問題了,而不是依靠武力。”

孟落日笑呵呵的說道,然後穩穩當當的坐在了小院子中的椅子上。就是其他幾個國家聯合起來,孟落日也不認爲自己沒有機會,現在他們面對的只有春秋戰國這一個國家,最近一段時間停止了進攻,不是他們後繼乏力,而是進入到了一個調整階段。無數的大軍每天都在向邊境上聚集,而且邊關城高牆堅,就算是幾個國家聯手,華夏國也未必沒有勝算。

“戰國時期就有蘇秦張儀等縱橫大家,呵呵,相信通過在談判桌上解決問題,而不是在戰場上,這已經是早有慣例了。”

馬前卒將書信扔到了桌子上,並沒有說關於這次集會的問題,反而把視線放到了傻大個的身上:

“傻大個,這樣的東西讓人陪着信使送過來就行了嘛,哈哈,難不成邊關沒有戰事了?”

“想打仗可以天天打,不過最近一段時間讓春秋戰國先歇歇,我們也多向邊關上派些兵力,修築防禦工事。”

“你們怎麼看?”

馬前卒用手指了指放在桌面上的書信。孟落日呵呵一笑:

“去聊聊天唄,呵呵,聊天好啊。”

看到孟落日說話時候臉上帶着的笑容,就連馬前卒和土豪金都感到有點毛骨悚然,孟落日心裏一定已經有了什麼壞主意。

……

(本章完) 第3301章

開始他還不太習慣,只是又不放心小鳳一個人,然後忍下想躲在酒樓煉丹的念頭,陪著小鳳每天出去溜達,慢慢的倒是習慣了!

這間茶樓是小鳳找到的,然後兩人也習慣了沒事就來坐坐,因為在這裡能聽到很多的傳聞,不說是真是假,但是絕對讓楊老和小鳳收穫良多!

畢竟茶樓裡面來往閑聊的消息中,不僅有東鳳國的,還有其餘國的,幾乎關於四海王朝的時候,都能偶爾聽說到,都是一些在外遊歷的人說的!

所以,楊老現在已經很習慣每天不再煉丹的事情了,楊家被滅后,楊老將仇恨徹底掩埋在心底,更是在最近決定了,以後的日子要全心全力的報答墨九狸的恩情,等到哪一天墨九狸不需要自己了,再想辦法去報仇!

「楊老,我們回去吧,我覺得主人差不多應該出關了!」小鳳聽的差不多說道。

「好,那我們走吧!」楊老說道。

等到小鳳和楊老回到酒樓,果然看到墨九狸在大廳內的窗邊用餐,兩人急忙走過來坐下!

「主人,你什麼時候出關的啊?」小鳳驚喜的問道。

「早上,看你們沒回來,就坐在這裡等你們了,你倆吃飯了嗎?」墨九狸邊吃邊問道。

「我和楊老在外面吃過了,剛才我們去茶樓來著,覺得主人差不多應該出關了,就提前回來了……」小鳳開心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看了看小鳳和楊老,微微笑了笑然後說道:「都有什麼好玩的事情,說說吧!」

「主人,我們可是打聽了不少事情呢,你想聽那個啊?」小鳳故意問道。

「什麼都行,隨便說說吧……」墨九狸說著一揮手,三人的周圍閃過一道華光,隔音陣法!

小鳳這才開始絮絮叨叨的說了這個月她和楊老知道的事情,偶爾楊老也補充幾句!

墨九狸一邊吃飯,一邊聽兩人說!

等到小鳳和楊老把所有的消息,幾本都說完之後,才口渴的喝了茶水!

「四海盛會竟然只是交給兩個皇子主持?」墨九狸擦了擦手,挑眉問道。

這倒是讓墨九狸有些好奇,按照楊老和小鳳說的,似乎這東鳳國國君不僅是黃晶境巔峰的實力,但是因為修為的原因,應該也不算是遲暮老人吧!

四海盛會從未舉行過,這是第一次,也算是自古以來東鳳國最大的盛事,但是國君卻把如此重要的大事,交給兩個皇子,倒是讓人有些不解了!

「夫人,這個我們倒是聽人提過幾句,好像是東鳳國的國君有意歷練太子,才會把事情交給太子兄弟的,我猜如果這次四海盛會成功,到時候太子東方城離繼承國君之位就不久了……」楊老聞言說道。

在東鳳國這樣的小國,雖然是有國君的,但是這些國君並不是以權力為主的,他們和其餘修鍊者一般,嚮往的依舊是至高無上的實力,成為絕頂強者!

因此,很多國君都會在培養出接班人,讓對方繼位后,就會退到幕後修鍊,企圖突破自己的修為! 風沙中一個將軍眉頭緊鎖,對方的軍營中戰鼓連天,看來是在緊張的進行操練,之前他曾經派過去一些斥候,但是派出去十個人,頂多回來兩個。而且就是回來的人帶回來的消息對於他們來說也沒有什麼太重要的價值。對方的反偵察的能力讓這個征戰沙場多年的將軍也感到一陣的頭痛。

“李牧將軍!”

一個士兵快步的走了過來,李牧回頭看了一眼那個士兵,然後重新將凝重的視線放到了遠處的軍營。那個士兵看到李牧沒有說話,接着說道:

“將軍,不用這樣緊張吧,聽說華夏國已經同意談判了。最近一段時間在我們的邊境線上應該……”

“應該?對於華夏國來說,沒有應該這個詞彙!”

李牧打斷了手下人的話,他心裏清楚,華夏國根本就不能夠用任何常理來考慮。雖然公開華夏國同意坐下來談判,可是越是這個時候,邊境上越是不會太平。果然就在李牧的話音剛落的時候,忽然一個小校尉慌慌張張的跑了過來:

“李將軍,不好了,對方華夏國的軍營中有異動!”

李牧心中大吃一驚,快步的走上的土坡,在他剛剛來到土坡上的時候,就看到對面已經是遮天蔽日,塵土飛揚。隆隆的馬蹄聲傳進了他的耳朵。

“不好,總攻,快,備戰!”

李牧馬上意識到了這一點,雖然斥候傳遞回來的消息都是零零散散的,但是他將這些消息彙總起來,還是得到了一個結論:華夏國的幾個主要戰部都已經來到了他們的邊境線上,包括剛剛在周國打完仗的錦帆賊和有虞鐵騎。

和李牧守衛的關卡一樣,幾乎整個春秋戰國的邊境線上都發現了華夏國大舉進攻的身影。隆隆的馬蹄聲讓整個春秋戰國都在顫慄。

如同李牧這樣時刻保持着很高警惕的將領還好,能夠迅速的組織起抵抗,但是缺少準備或者準備不是非常

充分的關隘立刻變得混亂不堪了。

戰鬥殺伐的聲音瀰漫在了整個春秋戰國的防線上,第一次華夏國的戰鬥力完全的展示了出來。

和邊境線上的戰場不同,在春秋戰國靠近皇城的位置,有一個繁華的小鎮子。因爲這裏正在組織着重要的會議,所以警戒工作做的非常好。盔明甲亮的士兵如同木頭人一樣堅守着自己的崗位。雖然人很多,但是沒有任何人發出多餘的聲響,整個鎮子都被寂靜籠罩着。

在一個寬大的房間中,以七個人爲首環坐在了一張桌子的旁邊,在這七個人的身後,站着幾個目光炯炯有神的護衛。

大概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出現這樣高規格的會談,因此除了一個人之外,其他所有人的臉上都顯得非常的莊重和緊張。

唯一非常放鬆的人正是孟落日,這次首腦聚會華夏國坦然同意。但是當真正到達了會場的時候,孟落日才發現,其他六個國家派來的人都不是什麼真正的皇帝,要麼是掌權的丞相,要麼是皇帝信任的將軍。有幾個國家的帝王能夠如同華夏國這樣坦然,竟然是國家首腦親自到場啊。

那些本來就是做臣子的人,當看到了孟落日之後,眼神中都帶着敬畏。身份上的差異就讓這些傢伙感到畏首畏腳了。

“好吧,人都到齊了,大家集合到這裏有什麼事兒要談的,說說吧。”

孟落日隨意的揮了揮手,視線放到了春秋戰國的大丞相,也是目前這個會場上名義上的組織者管仲的身上。

歷史中的管仲可是一個大名鼎鼎的人物,如果沒有他,大概也不會出現春秋五霸之首的齊桓公。可是,就是這個足智多謀的丞相,在這種場合下,也感到有點畏首畏腳。之前得到的消息,華夏國大部分的外交事務都是交給呼韓邪來處理的。就是在得到華夏國同意坐下來談判的時候,也是說明讓呼韓邪參加,可是當真正到達了會場的時候,呼韓

邪竟然領着幾個侍衛半路返回了,冒出來的竟然是混跡在人羣中的孟落日。

孟落日親臨,讓在座的幾個人都感到有點畏首畏腳,管仲清咳了一聲:

“孟先生,您……”

“我和你們一樣啊,說說吧。哦對了,我看之前的信件上的意思是,想要讓華夏國停止戰爭,是吧?”

“不錯!”

管仲沒有繼續說下去,另外一個將軍模樣的人站了起來:

“孟先生,華夏國忽然興兵,先後佔領了夏國、周國、商國,已經成爲了大家共同的威脅,我希望華夏國能夠停止這種殺伐。否則我們衆國就要聯手抵禦華夏國的攻擊了。我章邯不喜歡搞什麼陰謀,實不相瞞,其實在之前各國已經商談過了,大家的意見已經一致,那就是如同華夏國停止征戰,大家相安無事,如果華夏國依舊我行我素,那我們也沒有任何的辦法,只好組成聯軍,共同對抗華夏國!”

孟落日笑呵呵的看着站在自己前面的章邯,這個秦國赫赫有名的大將軍,現在已經是須發皆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