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紫雲此刻也顧不上教訓蘇齊,一顆心撲在君臨天的身上。

君臨天咬着牙,怒視着蘇櫟不說話,由皇家薰陶出來的威嚴之氣極其駭人,他居然敗在一個五歲孩子的手下。

“我們走。”

君臨天推開蘇紫雲,大步的往外走去,他今天真是丟光皇室的臉了,要是在不走,他怕自己會氣死。

“走,雲兒,我們走。”解冷嬋恨恨的看了看蘇紫念,她居然找到了這麼大的一座靠山。

“還真是櫟兒贏了,陌陌,櫟兒已經成爲整個皓月國的神童了。”

“嗯!君臨天心胸狹窄,今天的恥辱他一定不會這樣就算了,他一定會想辦法找明月山莊的麻煩,我們不如給他找點事情做做。”

蘇紫陌芊芊玉手輕輕敲着窗戶邊,眼眸裏深思着。

“陌陌只管吩咐便是。”

赫雲霆突然覺得有好玩的事情要發生了。

“蘇方旭不是經常出入君臨天的羣芳閣嗎?聽說最近他和李丞相的兒子李虎在爭花魁簫冰兒,這李丞相可是太子的人,和蘇家的關係一向不和,你們說,如果李虎和蘇方旭在羣芳閣裏爭搶時,李虎出事或是死去,丞相府和太子會怎麼看這件事情呢?”

蘇紫陌脣角泛着冷笑,君臨天,你當初欠蘇紫陌的,我會向你一一討回來的。

猛的,赫雲霆和柳世譽看着蘇紫陌,沒想到她會想出這樣的計謀來,只要李虎死在羣芳閣或着是蘇方旭的手中,太子都會認爲君臨天在挑釁他,作爲太子,他不會把事情想得太簡單,畢竟他還沒有繼位就一定會有人窺視皇位,而放眼整個皓月國,唯一能和他匹敵的人就是君-臨-天,就算是一件簡單的小事情也能把矛盾激化,一但君臨天動起來,謀權篡位的名字就會揹負在他的頭上,蘇紫陌這借刀殺人的辦法是一舉兩得。

“世譽,你帶着這枚玉佩去見簫冰兒,她會知道該怎麼做的。”

蘇紫陌拿出一塊蓮花玉佩遞給柳世譽,便轉身離開。

柳世譽看着手中的玉佩有些失神,爲了要報仇,她連皇室的爭鬥都要參與嗎?

“世譽啊!你不要多想,莊主最在乎的就是櫟兒他們兄妹三人和這明月山莊,她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情的,她是從地獄裏爬出來的人,她心裏的執念我們都應該去理解,這件事情她如果不去做,她的心會一輩子不安寧的,更何況陌陌能在短短兩年的時間裏讓奪命十二煞誠心服從於她,讓衆多高手跟隨她左右,讓明月山莊家喻戶曉,她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有着無雙的智計,這一次回到皓月國,已經準備充足,莊主不僅要在這裏立足,更要報六年之仇,這皓月國雖然臥虎藏龍,但莊主一樣能獨善其身。”

赫雲霆知道柳世譽心裏的擔心,他以前也和世譽一樣的擔心,可是她做事的每一件事情的結果都讓人出乎意料。

“聖主,二公子回來了。”

沐雲軒的左右手錦輝走了進來,恭恭敬敬的說道。

“嗯!你下去吧!”

沐雲軒斜靠在軟榻身上,器宇軒昂的身上帶着慵懶。

有了上次偷聽到的話以後,凌秋水這幾日一直在雲霄殿外徘徊,看到沐雲寒進去,她咬了咬脣,往君子兮住的方向而去。

“大哥。”

“有沒有查到什麼?”

沐雲軒從軟榻上起身。

“大哥,明月山莊莊主的名字我是查不到的,名字雖然沒有查到,但是查到了更重要的消息。”

“哦!什麼消息?”

沐雲軒爲自己倒了杯茶水,優雅的喝了一口。

“大哥,明月山莊的後山裏建了一個產房,還有一個窯子什麼的,據知情人說,明月山莊想造紙。”

“造紙?”

沐雲軒放下茶杯,眼睛直視沐雲寒。

“這麼說來,她衝着沐家來的目的已經不言而喻了。”

“可以怎麼說。”沐雲寒也認同自己大哥的話。

“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吧!”沐雲軒目光幽遠,他到是想看看,她能耍出什麼花招。

-本章完結- “大哥,明月山莊雖然剛剛建起,可是短短几日卻固若金湯,奪命十二煞守在暗中,而且明月山莊周圍機關重重,一般人想要攻進去,無疑是自尋死路,還有,她的三個孩子中的兩個男孩,大兒子名喚櫟兒,修爲已經是金玄期六階,二兒子齊兒,是一個煉丹師,已經能煉製出玄級七品丹藥,大哥,和我只是兩級只差啊!還有一個女兒身體不好,經常臥牀養病,放眼天下,皓月國京城還從來沒有同齡中的孩子有這樣的本事,可是讓人奇怪的是,她對蘇清絕兄妹兩人非常的好,還有大哥,聽說今天蘇家和君臨天又去明月山莊了,君臨天神玄期一階的修爲居然敗在了那孩子金玄期六階的修爲下,大哥,如果依你的猜測,這明月山莊的莊主真的是蘇紫陌的話,那三個孩子……?”

“你想說什麼?”沐雲軒緊繃着神經,腦海裏突然閃過那天晚上雲翻雨覆的一幕,那暢快淋漓的滋味讓他至今難忘,那個女人給他的感覺太特別了。

“大哥,如果她真的是蘇紫陌,那那三個孩子會是誰的?會是君臨天的嗎?”

其實,沐雲寒完全想反了,但是他能想到和蘇紫陌能扯上關係的男人也只有君臨天的了。

“閉嘴,他君臨天能有此等福氣嗎?”

沐雲軒緊抿着脣,孩子,三個五歲左右的孩子,而且還是三胞胎……?沐雲軒心裏一想到那個可能,心裏就有些煩亂。

“雲寒,不管用什麼辦法,一定要儘快查清楚明月莊主的身份。”

沐雲軒從來沒有此刻這樣的感覺,他這麼迫切的想知道一個人的身份,同時,他也相信自己的感覺是不會有錯的,曾經和他坦誠相見肌膚相親的女人,他不可能認錯。

“啊!”沐雲寒微張着嘴,這轉來轉去還是要查啊!

日子又這樣平平靜靜的過了幾日,這幾天,蘇馨的病情好了很多,蘇紫陌也有時間來管理紙廠的事情,整天在紙產裏忙到天黑纔回莊。

而醉君樓裏,沐雲寒來了兩次才見到慕容邵峯,在說明來意之後,慕容邵峯婉拒了他的盛情,依舊留在醉君樓裏。

沐雲軒和沐雲寒今天剛好經過青雲街,在醉君樓門口,兩人不期而遇。

沐雲軒一身黑衣,而慕容邵峯一身白衣,兩人面對面,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而且三人又俊逸非凡,驚豔絕絕,很快引來周圍人們羨慕的目光,未經人事的女孩們更是嬌羞的看着他們,久久不肯離去。

“殿下,好久不見,我雲城兩次相邀,殿下未曾答應,沒想到會在這裏遇到。”

沐雲軒冷冷的出聲,而沐雲寒只是衝着慕容邵峯點了點頭。

“聖主盛情,本宮本想去雲城一聚,只可惜事務纏身,等閒暇之時,本宮一定親自登門拜訪。”

相比沐雲軒的冷淡,慕容邵峯就像冬天裏的陽光,嘴角泛着溫和的笑意。

“慕容叔叔。”

突然,一個夾雜着喜悅的又甜甜的聲音傳來。

三人順着聲音的來源處看去,只見青蓮帶着穿着身粉紅色百褶裙的蘇馨走了過來,那紛嫩的臉上帶着甜甜的笑容,一雙彷彿會說話的眼眸喜悅的看着慕容邵峯。

看到蘇馨的瞬間,沐雲軒只覺得自己的心被什麼撞了一下,很強烈,又很渴望,看着蘇馨的眼眸不由自主的變得柔和起來。

沐雲寒卻凝眉看着蘇馨,好熟悉的感覺。

“見過慕容公子。”

青蓮福身行禮。

“青蓮不必多禮。”

慕容邵峯把蘇馨抱在自己的懷裏。

“馨兒,是不是有偷偷跑出來了?你身體不好,不能到大街上亂走,知道嗎?你孃親會擔心的。”

看着她依舊蒼白的臉色,慕容邵峯的心裏很難受,那麼小就要承受病痛的折磨,真是苦了她了。

而沐雲軒只知道,在慕容邵峯抱起小女孩的那一刻,他的心裏瞬間升起了一股強烈的嫉妒感,對,是嫉妒,看着她們溫馨如父子,他在嫉妒,相當的嫉妒。

“慕容叔叔,真是什麼都瞞不過你的眼睛,可是我一個人待着太無聊了,大哥爲了要幫助孃親,每天忙着學賬本和認字,學完以後就拼命的修煉,而二哥要參加煉丹大賽,孃親又要忙到很晚纔回來,默娘也去給馨兒尋藥去了,馨兒實在是太無聊了纔會讓青蓮姨帶馨兒出來走走的,慕容叔叔放心,馨兒不會亂跑讓孃親擔心的,孃親爲了馨兒已經很苦很苦了。”

善解人意的話聽得人心酸不已,特別是慕容邵峯,心裏感觸很深。

慕容邵峯快速的在蘇馨紛嫩的小臉上親了一口。

“馨兒真是懂事兒,不是,你們兄妹三人都很懂事,想死叔叔了,叔叔都快四個月沒有見到你們了?”

“叔叔撒謊,叔叔要是想馨兒了,那應該一道這裏就去看馨兒纔是。”

“馨兒你剛剛不也是撒謊了嗎?”

慕容邵峯點了點她可愛的小鼻子。“你是不是又偷偷的學修煉玄氣和煉丹了?”

慕容邵峯哪會看不出她的小心思呢?

蘇馨臉色瞬間黯淡下來。

就連沐雲軒和沐雲寒都跟着受影響,不由自主的皺了皺眉頭,緊盯着蘇馨不斷變化的小臉。

“叔叔,馨兒不想死,馨兒想活下去,修煉玄氣能護住馨兒的心脈,而煉丹也能讓馨兒自己煉製自己需要的丹藥,二哥爲了馨兒,沒日沒夜的晉升,就是爲了煉製出最精純的丹藥給馨兒治病,她們爲了馨兒的病都很苦。”

蘇馨咬着脣,兩行淚水滑落,卻是一臉的堅定,“就是在苦,也想活下去,我還沒有見過爹爹呢?”

“馨兒不哭,馨兒乖,你的體質現在還不宜修煉,在等叔叔一段時間,叔叔一定會找到更好的藥材煉成丹藥給馨兒治病的。”慕容邵峯心疼的安慰着她。

-本章完結- 懂事的孩子總是讓人心疼的,蘇馨的話讓一向鐵石心腸的沐雲軒也感觸頗深。

“敢問殿……。”

“哦!聖主,二公子,今天在下還有事情,就不多聊了,改日在下在登門拜訪。”

慕容邵峯快速打斷沐雲寒的話,其實,她們母子四人還不知道他真實的身份,這兩年,他和陌陌之間的關係若隱若離,要是陌陌知道了他的身份,一定會避而不見的。

“慕容叔叔,他們是你的朋友嗎?”

蘇馨擦乾眼淚,這才注意到了沐雲軒和沐雲寒兄弟二人,而青蓮早已經認出了沐雲軒的身份,有些防備的看着沐雲軒。

可是蘇馨的目光定定的聚集在沐雲軒的身上。

“叔叔看起來好熟悉,我們是在什麼地方見過嗎?”

蘇馨不問還好,一問沐雲軒也有這樣的感覺。

“馨兒,你是不可能見過他的,別忘了,你可是第一次來皓月國京城哦! 我的扎紙生涯 走,叔叔帶你去吃好吃的去。”

慕容邵峯向着沐雲軒和沐雲寒點了點頭,抱着蘇馨轉身離開。

青蓮也跟了過去。

“叔叔再見。”

蘇馨朝着沐雲軒搖了搖手,笑得一臉的開心。

沐雲軒看着那會心的笑容離自己越來越遠,心裏感覺到失去了什麼似的,讓他強烈的想抓住。

“哥,你不覺得她看着也很眼熟嗎?”

沐雲寒摸了摸鼻子,心裏感覺怪怪的。

“她是不是和我有些像?”

最終,沐雲軒還是開口了。

“什麼?”沐雲寒有些震驚的看着自己的大哥,他這一句話說得不明不白的,讓他一時半會弄不清楚狀況。

“去拍賣行。”

丟下話以後,沐雲軒大步離開,腦海裏卻一直盤旋着蘇馨那蒼白的臉色,柔弱的她,就好像隨時會死去一般,一想到她會死去的可能,他的心爲什麼會這麼痛呢?

他的心裏有一股衝動,他想證實自己心裏的猜測,根據她的描述和雲寒告訴他的消息,這個女孩就是明月山莊莊主的女兒。

蘇馨的出現讓一向心如止水的沐雲軒的心又開始波動了起來,如果那個女人真的還活着,還活着的話,那三個孩子……。

沐雲軒不敢在想下去,他怕那個可能成爲現實,他沒有一點思想準備,他不想在“他的人生中開有那麼大的玩笑發生在他的身上。

今天是沐家一年一度的拍賣會,一大早,蘇紫陌就起牀梳洗,她今天的目的就是沐家拍賣行的三株銀株草,其他的一概與她無關。

而蘇馨並沒有告訴她慕容邵峯來到皓月國的消息,一說,她偷偷出去的事情就暴露了,而慕容邵峯也和她有約定,暫時不告訴蘇紫陌他來的消息。

“陌陌,準備好了我們就出發吧!”

赫雲霆進來,拍賣行要到午時纔開始,可是他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辦,只得早一點出發。

“嗯!走吧!”

蘇紫陌並沒有過多的打扮自己,

一襲紫色簡潔的衣裙,一塊紫色的蘭花面具,頭上斜插着根紫色珠花,帶着一對紫色的蘭花耳環,簡潔大方的裝扮,讓她的氣質更加的出塵。

蘇紫陌很喜歡紫色的東西,就包括她的衣服,大部分是紫色的,白色的純潔在她的眼中有些刺眼,但是她偶爾也會穿一穿白色的衣裙。

“我們先去我們自己的拍賣行,經過了十多天的準備,已經裝修得的差不多了。”

“嗯!差不多了,準備時候進行拍賣?”

“一個月以後。”

兩人邊走邊聊着。

“大哥,孃親他們去拍賣行,那我們去做什麼呢?”

看着自己的孃親離開,蘇齊的心裏又打起了鬼主意。

“我們去迷霧森林。”

“迷,迷霧森林。”

蘇齊猛的嚥了一口口水,去迷霧森林,他着悠閒日子才過上沒兩天呢?大哥怎麼又開始折騰了。

“這幾天也無事,你隨我一起去迷霧森林裏力量,我殺魔獸,你找靈草,能儘可能的找到能治好馨兒的靈草纔是當務之急。”

看着馨兒一發病,孃親那焦急的眼神讓他揪心。

“好吧!”蘇齊點頭頭答應,只有治好了馨兒,孃親纔會開心,他們纔會放心。

“那我們現在就出發。”

說走就走,兄弟兩人和蘇紫念打了聲招呼就離開了明月山莊。

午時,瑯月街上,瑯月街算得上是皓月國京城最繁華的街道了,一年一度的沐家拍賣會裏,只見人頭攢動,能到這裏面的基本上都是一些達官貴人。

只要你有銀子,這裏拍賣的寶物任你出價,出高價者得。

爲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蘇紫陌和赫雲霆坐在了角落裏,可還是引起了君臨天和蘇紫雲的注意,這樣的場合自然少不了君臨天,可是有君臨天在的地方就會有蘇紫雲,他們雙雙出入人們早已經見怪不怪的了。

而在離蘇紫陌不遠處,一雙滿含着毒光的眼眸緊緊的盯着蘇紫陌,那目光太強烈了,讓蘇紫陌不注意都不行。

蘇紫陌皺了皺眉頭,那不是那天來找沐雲軒的女人嗎?她一像眼力勁好,就是隻見過一面的人,她也能記得住。

“雲霆,那天來找沐雲軒的女人是誰?”

蘇紫陌小聲的問道。

“陌陌,我還以爲你不會在意她的身份呢?”

赫雲霆用扇子遮住自己的臉,一臉的笑意。

“她的眼神帶着殺意,爲了能活久一點,還是瞭解一下的好。”

蘇紫陌不以爲然,這皓月國的人她還真的不認識幾個。

“她叫凌秋水,不是皓月國的人,是紫桑國富商米商凌九發的女兒凌秋水,是沐家內定的聖主夫人,剛剛到沐家沒有幾天,據說長公主非常的喜歡她,能修煉玄氣,也是煉丹師,雖然凌家的生意不能和沐家相提並論,但是凌秋水的孃親曾經救過長公主,這才使得兩家結下了淵源。”

無上丹神 -本章完結- 原來如此,可是這女人看她的眼神帶着一股強烈的恨意,她這恨意是從何而來?

蘇紫陌垂眸,想着她剛穿越到這裏的時候,那場奇怪的冥婚,根據後來她打聽到的消息,沐雲軒已經死了三天了,爲什麼又會因爲她的到來而活了過來呢? 逆天重生,廢柴二小姐 難道真的是因爲那場冥魂嗎?

她醒過來,那是因爲她的靈魂附在了原主身上,可沐雲軒又是因爲什麼而活過來呢?

“各位,多謝各位尊客前來捧場,我們雲城一年一次的拍賣會現在就要開始了,和往年一樣,出價高者得。”

管事的聲音打斷了蘇紫陌的思緒,蘇紫陌朝着高臺看去,這沐家的拍行裝飾得很奢華,一共兩層,拍賣處的高臺都是用上好的玉石搭建而成的。

蘇紫陌四處看了看,來的人還真不少。一樓和二樓都擠滿了人。

“大哥,明月山莊的莊主也來了,在一樓。”

沐雲軒的專屬房間裏,沐雲寒急急的走進來說道。 逆天廢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