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帆有牽引著細流,像是牽絲一樣,但很費力,牽引的越長越吃力,足足花了一個多小時,江帆終於將一處奇異細流扯長到另一處奇異細流上,往上一搭,頓時大喜,竟然細線黏住了細流。

江帆立刻繼續又繼續牽引細流去搭另外一道細流,耗費五個多小時,江帆感覺疲憊不堪,實在頂不住了,只得作罷暫時放棄休息,看了看有些鬱悶,才將三處細流連接起來。

我靠,一共一百處啊,這要是全部連接搭上,要花多少時間?但也無奈,目前也只有這個辦法似乎能走得通,只能繼續下去了,好在符咒世界具有大時差功能,不怕消耗時間。

江帆休息了幾個小時,覺得恢復的差不多了,又開始了,就這樣,牽引幾個小時,休息幾個小時,花去五六天,終於將一百塊薄片中的奇異細流全部連接起來。

不過江帆又鬱悶了,因為全部連接起來后,似乎神品符神器的內部並沒有什麼變化,內部暗藏的細流只是連接起來而已。

難道不是那麼回事,這方法不對?江帆疑惑起來,思索半天也不管三七二十一,那就來吧,把每處細流都連接上其他的細流,看看會是什麼情況。

這項工作量極大,一百塊薄片,每塊薄片中蘊藏的細流要去搭上其他九十九處細流,算起來就是近萬到細流絲線的連接工作了。

江帆一干就是三年,本來是不需要這麼多時間的,只是內部細流牽絲,像是密集的蛛網似的,十分繁瑣,又是都迷糊了,幾次險些弄錯重複搭上,故此速度上慢上許多。

最後一塊薄片中紋理內奇異細流終於搭上,頓時奇異現象出現,密集蛛網似的細線閃動起幽光,凝固像橡皮糖似的細流頓時開始顫動起來,發出怪異的嗡嗡微響。

江帆大喜,密切注視著,持續幾秒鐘后,蛛絲網似的細線忽然爆發出強光,接著迅速匯聚,一秒鐘的時間,所有細流匯聚在一起,形成一件甲衣似的金光影像。

「呃,我終於還原了,終於重見天日了,終於蘇醒活過來了!」甲衣似的金光影像忽然長嘆一聲興奮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我靠,折騰許久終於找出了器魂,太好了,我也有神品符神器了!江帆也是興奮不已,盯著金甲影像十分愜意的要求道:「既然醒過來了,還不拜見我這個主人?」

「呃,你就是喚醒我的人?」金甲影像這才注意到江帆的存在,怔了怔似乎有些意外的問道,並沒急著認主。

「廢話,不是我是誰?我可是費了好大的勁才把你喚醒!」江帆有些不滿金甲影像的態度,不悅地道。

「你的精神意念力好孱弱,喚醒我那麼費力!」金甲影像卻是評價道。

「哼,再孱弱再費力也是我把你喚醒的!」江帆頓時鬱悶,有些氣惱道。

「這個我承認,只是你太弱小了,認主有些勉強啊!」金甲影像悻悻的嘆道。

「這麼說你不想認我為主?」江帆既是有些擔心又有些惱火,質問道。

「不是,不是,只是,只是,算了,那就認主吧!」金甲影像忙否認,依依呀呀的沒說出什麼。

「只是什麼,看你樣子很不情願,說,到底怎麼了?」江帆鬆了口氣,還是十分不爽的逼問道。

「不是不情願,我的老主人將我封印了,已是規定,不管誰喚醒我,我都得認他為主,既然你非要問那我就說了,你的實力太弱,我認你為主了,很難發揮出我的本領!」金甲影像訕訕的答道。


金甲影像其實並沒說完全,有些話不好說,免得刺激人,覺得就江帆這種實力,穿上它真要與高手對壘,估計只有挨打受虐的份了,防護能力無法發揮真正效能。

我靠,扯了半天,原來是瞧不上我這個主人啊!江帆恍然,這倒是實話,但這可不行,那有瞧不起主人的,想了想道:「這種情況不會持續太久,我的實力會不斷的進步增長!」

「還有,你跟了我,對你今後也是有好處的,你好像只是件初級神品符神器吧,以後我可以提升你的品味等級,比如讓你達到中級,甚至高級神品符神器級別!」接著江帆得意的炫耀道。

「你能提升我的等級?你懂得煉器?你達到了煉器神的地步?」金甲影像大吃一驚,但十分懷疑的問道。

「暫時不能,暫時我也不會煉器,不過只要有機會我就會學,達到煉器神的境界不是什麼難事!」江帆答道。

「呃,你這不等於沒說嘛,等你去學煉器,還要達到器神境界,那是猴年馬月?」金甲影像想笑,但又不敢笑,只得不以為然道。

「不是吹牛,我真要專心修鍊煉器,頂多也就半年時間就達到器神境界,當然我有許多事要做,因此時間上不會這麼快,要延後一些,不過也耽擱不了多久,一年左右就行!」江帆嚴肅道。

「呃,這還不是吹牛啊!」金甲影像卻是更加不信訕訕道,江帆說的那時間實在太短了些。

「我們也不用多說了,反正你是要認我為主的,現在就認主吧,認主后我自然讓你知道其中的原因,給你信心!」江帆皺皺眉懶得多說,直接要求道。

金甲影像雖然不信,但也沒拒絕,江帆立刻釋出一滴靈魂精血,金甲影像立刻接受,認主完畢后江帆的靈魂便與器魂相連,江帆開始讓器魂了解自己的一些本領和符印晉級之事。


「哇,主人,您竟然得到了器神的煉器寶典,你有大時差的符咒世界,那就沒問題了,太好了!」器魂很快了解了江帆的一些事情,頓時欣喜若狂了,覺得不虧,沒辱沒它這個神品符神器。

「知道就好,這只是我的一部分,做你的主人我絕對夠格,我目前實力不夠那也是暫時的!」江帆頓時得意道。

「是,是,小的明白,小的期待,小的會等的!」金甲影像忙應承,之前鬱悶失望情緒一掃而空,這個新主人絕對是潛力股。

江帆也從金甲影像那裡得知了這件神品符神器的情況,是件初級神品符神器,叫金縷戰衣,主要是防禦性的。

防禦上金縷戰衣要比納甲土屍的五行玄變甲要強悍,除了堅硬無比,內部是海綿體紋理結構,還具極好的吸收化解符技攻擊威力,而且可大可小,可以收入體內,一個意念便釋出,極為方便。

江帆做了一系列的試驗,十分興奮,評估了下,覺得穿上金縷戰衣,應付魔神帝問題不大,而且還能具有很好的化解意識鎖定,不影響躲進符咒世界和使用穿越石,當然應付魔神主還是不行。

現在精神意念力強大了,江帆又試驗了下神丹鼎和液炎神鼎,不禁有些沮喪,還是無法達到煉製神品符神丹和神品符神器的要求,還得繼續強大精神意念力。

江帆開始修鍊神丹經,不斷的領悟,試驗煉丹,一千餘年後,終於達到了丹王境界,煉製極品符神丹已是不在話下了。

江帆看了看時間有些惋惜,時間不夠了,不然可以修鍊一下煉器,看來只能下次了,還有符神王實力也沒達到巔峰,現在才符神王中期,找個機會一定要修鍊到符神王後期才行。

「雙頭,距離魔沼還有多遠?」江帆問道。

「主人,距離魔沼大約還有不到一萬里了!」依舊在飛行中的雙頭裂體獸答道。

「好,改變方向彎下路,先去魔霧谷!」江帆立刻道。

魔霧谷,在魔沼的北面五千餘里的深山中,江帆還是想去試試看,希望能找到神品魔神丹,那楊爽就能很快恢復魔神主實力,有魔神主的幫助,一同應付李子豪就容易多了。

「主人,小的完成了融合蜘蛛魔獸的內丹和元神,小的還得到進化了!」十幾分鐘后,忽然江帆收到金甲蠻蟲的興奮的嚷叫。

「是啊,太好了,正好缺人手呢,對了,你現在什麼情況,是不是更加強大了?」江帆大喜,忙期待的問道。

「主人,小的變強大了,小的剛才試了下,甲殼的堅硬度又提升了一倍不止,而且小的口腔中生出了絲腺體,可以吐絲了,可以像蜘蛛那樣吐絲了!」金甲蠻蟲有些得意道。

「小的現在攻擊的威力應該達到了神王實力,小的的防禦應該可以勉強承受神皇的攻擊,只要被小的的絲網網住,就是魔神皇也難以擺脫呢!」金甲蠻蟲又道。

「太好了,小蠻,你出來活動活動接替雙頭,雙頭已經連續飛行差不多十個小時了,讓他歇會!」江帆立刻道,想讓雙頭恢復一下,待會到魔霧谷,說不定需要它,得盡量保持最佳狀態。

金甲蠻蟲出了符咒世界,馱著江帆急速飛行,雙頭裂體獸鑽入江帆腰際歇息,半小時的樣子,終於來到魔霧谷,魔霧谷很好找,老遠就看到地面一片霧氣。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主人,這就是魔霧谷嗎,只是一片霧氣看不清楚,好像霧氣還是天然生成的,也沒察覺到什麼魔獸氣息,似乎沒什麼嘛!」金甲蠻蟲飛到距離谷地兩三里遠懸在空中,看了看道。

江帆沒答話,使出風之眼透過霧氣觀察了下不大的整個谷地,果然如楊爽說的,裡面亂七八糟坑坑窪窪,雜草倒是茂密,但基本沒有正常生長的樹木。

倒出都是橫七豎八的倒著的已是枯死腐爛的樹木,上面滿是生出的青苔似的植物和雜草,時間很久了,應該是以前楊爽造成弄的,看來就是魔霧谷了。

江帆讓金甲蠻蟲繞著魔霧谷轉悠幾圈,似乎也看不出什麼名堂,江帆便讓金甲蠻蟲落地,叮囑道:「小蠻,既然楊爽說古書上記載這有神品魔神丹,應該不會有假,我們進去看看,小心些!」

江帆和金甲蠻蟲全神戒備著進入魔霧谷,一切都很正常,就是太安靜了些,一點危險也沒察覺出來,江帆一邊仔細看看,一邊精神意念力使出四處感應著,金甲蠻蟲更是不時的鑽入地下查看。

尤其是把重點放在那條貫穿谷地規模很小的河流,一個多小時,江帆和金甲蠻蟲尋遍了整個魔霧谷,真的沒發現什麼不尋常的。

金甲蠻蟲沮喪道:「主人,楊爽說的可能是真的,要麼這裡根本就沒有什麼神品魔神丹,要麼早就被人取走了!」

「或許吧,作為魔神主的楊爽來過多次都沒能發現情況,看來我是多心了!」江帆也氣餒了,風之眼視線打量了下周圍嘆道。

「雙頭,你有什麼發現沒有?」江帆有些想放棄,但還是有些不死心,想了想問道。

「主人,小的也沒察覺到什麼,除了這裡沒有活動的生命體存在,這裡一切都很自然很正常!」江帆腰際的雙頭裂體獸答道,雖然沒四處查看,它已是通過極為靈敏的嗅覺搜尋了好幾遍了。

「嗯,說明這裡還是不尋常了,這個谷地如果真的是那麼自然,為何沒有活動的生命體存在?霧氣導致鳥獸不來,但泥土中,雜草怎的連蟲類都沒有?」江帆頓時被提醒,心中一動,迷惑道。

「呃,也是,谷地周圍的山林野地都有鳥獸爬蟲呢,那問題出在哪裡?」金甲蠻蟲覺得有道理,奇道。

「我們用排除法來分析一下,如果這個魔霧谷真的還藏有秘密,要麼就是採用符咒封印形式,要麼就是設有封印機關禁制之類的,地面地下草叢有形的事物都查看了!」江帆略一沉吟道。

「那條小河流只有三四里長,規模很小,甚是可以說是小溪,不管是水,還是河床下面都查了,都沒什麼,是不是遺漏了什麼地方沒查看?」江帆又道。

「呃,好像沒遺漏什麼沒查看了,該查看的都查看了,這麼說這裡根本就沒有秘密了!」金甲蠻蟲訕訕搖頭道。

「主人,小的感覺這裡的霧氣有些奇怪!」江帆腰際的雙頭裂體獸卻是插話道。

「這裡的霧氣有些奇怪?怎麼個奇怪了?」江帆一愣,看了看周圍的霧氣不解道。

「主人,按理霧氣應該含有水分才對,但小的一點也感覺不到這霧氣中含有絲毫的水份存在!」雙頭裂體獸解釋道。

「霧氣中含有水分,嗯,應該是這樣的!」江帆深以為然,立刻感應周圍的霧氣,頓時發現霧氣真的不含一絲水份,頓時心中一動,這霧氣真的有古怪。

之前江帆並沒有注意考慮這裡的霧氣,因為霧氣是從地面升騰,這裡是谷地,像個小盆地,谷地中地面雜草叢生茂盛,周圍是大山,水分充足,會形成特殊的氣候現象,升騰霧氣也正常。

但自然形成的霧氣中必然含有水份,這裡的霧氣卻不含水份,這就不正常了。

雙頭裂體獸之所以注意到這點,那是因為它窩在江帆的腰際,看不到外面,只能憑著感覺,而霧氣滲過江帆的衣服,讓雙頭裂體獸多少浸在霧氣之中,無意中才察覺到不對勁。

江帆腦筋急轉,風之眼開始仔細查看谷地中的霧氣是如何生成,或者說源頭在什麼地方,風之眼觀察整個谷地的霧氣,都是從地面升騰起來,便滲透入地下泥土尋找。

「我明白了,原來如此,魔霧谷的秘密應該在這霧氣中!」江帆觀察了一會,忽然視線又查看空中,最後觀看周圍,幾分鐘后忽然興奮道。

「主人,您發現什麼了?」雙頭裂體獸和金甲蠻蟲異口同聲的問道。

「霧氣不是從泥地里生出,更不是地面植被散發出來,是後天性存在的,霧氣升騰到空中散開風流到周圍下沉,形成一種奇特的迴流,從周圍緩緩的又匯聚到谷地,形成一個循環!」江帆解釋道。

「呃,主人的意思是霧氣是人為造成的?」金甲蠻蟲看了看周圍的霧氣,因為視線看不遠,根本沒法察覺那細微的變化,想了想問道。

「對,這霧氣不簡單,應該是一種非常強大又高明的隱秘性的符咒封印形式,設置這種符咒封印者實力非常強大,估計修為至少在魔神帝境界,而且還懂符陣!」江帆肯定道。

金甲蠻蟲十分驚訝,看了看周圍的霧氣,揮動爪子在迷茫的霧氣中揮動幾下,頓時霧氣涌動起來,有些茫然道:「主人,既然霧氣中有秘密,可這個秘密又怎麼破解發現?實在有些虛無縹緲啊!」

「主人,小的出來噴出毒氣試試?」雙頭裂體獸建議道。

「嗯,雙頭你出來試試吧!」江帆立刻應下,雙頭的毒氣具有強大的破解符咒的功能,可以驗證霧氣到底是不是存在問題。

雙頭裂體獸從江帆的腰際鑽出,在空中遊動一小圈,隨後噴出一小口毒氣,頓時霧氣像是冷水濺入油鍋一樣,一片嗤嗤作響升騰起煙霧,一塊方圓十餘米範圍空間的霧氣頃刻被侵蝕消耗掉。

不過周圍的霧氣迅速補充流動過來,很快雙頭裂體獸的毒氣被消耗綜合掉,雙頭裂體獸頓時驚呼道:「我靠,霧氣果然有問題!」

「很好,很好,終於確認了魔霧谷中的秘密了,難怪楊爽來了多次都沒發現,也確實難以想到問題出在霧氣上了!」江帆大喜,又是感慨不已。

「呃,主人,現在是百分百的確定了,可是又怎麼從這霧氣中取到神品魔神丹?」金甲蠻蟲憂慮道。

「嗯,這倒是個問題,怎麼解決呢?」江帆看著四處飄逸的霧氣,眉頭皺起一時犯難了。

「主人,要不想辦法把這些霧氣全部收集起來?」雙頭裂體獸想了想道。

「收起來?怎麼收?」江帆一楞問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這個,這個,小的只是隨口一說!」雙頭裂體獸頓時語塞,訕訕道。

「主人,吃蛋在這方面不是很厲害嘛,它那小嘴巴一吸就完事,多簡單!」金甲蠻蟲倒是想起什麼說道。

「吃蛋?嗯,它倒是具備這種特殊能力!」江帆點點頭,立刻看了看符咒世界中的混沌神獸,有些無奈道:「很遺憾,那吃貨還在沉睡中!」

「也不對,吃蛋要是吸走了這霧氣根本沒作用,吃蛋那是吃,不是可以破解這霧氣中秘密的!」江帆忽然想起什麼,皺眉道。

「再有既是收起了這霧氣,估計也不管用,既然霧氣是一種符咒封印,只有破解了才行,不然還是無法得到藏在其中的神品魔神丹!」江帆又道。

「呃,也是,那該怎麼辦?」雙頭裂體獸和金甲蠻蟲恍然,都是束手無策。

江帆踱著步子思索起來,敢怎麼破解這霧氣中的秘密呢?幾分鐘后,忽然眼睛一亮笑道:「差點忘了,咱修鍊著五行元素法則,正好木元素修鍊成功了!」

木元素具備風的特點,這霧氣正好是風的一種,只是形式不同,聚集成霧可見而已,只要從根本上解散這些聚集起來的木元素,那這霧氣應該就消失了吧,倒是藏在其中的事物應該就顯現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