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寧冷冷道:「一群浮遊,也敢橫江!」

說完,抬手一拳擊飛一名對手!

他護在宋娉婷身邊,出手如電,對手紛紛慘叫着倒下,無人是他一合之敵。

王六合見狀,又驚又怒,喝道:「小子,我來會會你。」

話音落下,他如同脫弦箭矢,嗖的朝着陳寧激射過來。

陳寧抬腳!

砰!

一腳踢中他的胸膛,踢得他噴出一口鮮血,重重的摔在地上。

他還沒有掙紮起來!

陳寧已經走到了他面前,他抬頭便迎上陳寧那雙漠然的眼睛。他心中猛然一顫,額頭汗水滾滾流下,眼角肌肉不斷跳動,心底升起一股莫名的寒意。

這是野獸對於危險本能的預警!

他此時此刻,感覺自己就是一條弱小的野狗,被一頭猛虎盯上,有種嚇得要趴在地上的感覺。

彷彿下一秒,陳寧就會抬手,擰斷他的脖子,終結他的生命。

他情不自禁的顫聲道:「求你……」

陳寧冷冷道:「勞駕,幫我把皮鞋上你的鮮血擦一下。」

什麼?

王六合聞言,驚呆了!

他下意識的望向陳寧右腳上的黑色皮鞋,上面確實有一縷血跡,正是陳寧一腳踢中他時候,他口噴鮮血時候,沾在陳寧鞋面上的。

「哦,我擦,我給你擦乾淨……」

王六合連忙趴在地上,用袖子拚命的拭擦陳寧的皮鞋。

他一邊低頭拭擦陳寧的鞋子,一邊悄悄的將一把藏在袖子裏的匕首,從袖口滑出來。

他握住從袖口滑出的匕首,閃電般一道刺向陳寧,嘴裏怒吼道:「袖裏黑龍!」

袖裏黑龍!

這是王六合的殺手鐧絕招,這一招出其不意攻其不備,曾有無數高手栽在王六合手下。

只見黑色匕首,如同一條從袖口冒出來的黑色毒龍,凌厲的朝着陳寧小腹扎去。

陳寧抬手,一下子抓住了王六合握刀的手腕。

王六合瞳孔放大,他這志在必得的一刀,竟然被陳寧接住了。

他驚恐的望着陳寧!

陳寧冷漠的道:「還想留你一條殘命,讓你回去給王雙傳句話,現在看來是沒必要了。」

陳寧說完,飛起一腳,踢中王六合的下頷。

啪!

一聲骨頭碎裂的爆響,王六合仰頭倒飛出去,摔在地上的時候,已經是具屍體。

陳寧轉頭望向李雨桐,宋娉婷已經攙扶起疲憊不堪的李雨桐。

陳寧淡淡的問:「沒事吧,我們先回去再說。」

李雨桐聞言顫聲道:「不行,我不能去你們家,我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冒頭……」

她今天已經變成過街老鼠,沒有人敢幫她,到處都是在追殺她的人。

她如同老鼠般見不得光,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露臉,不然追殺者就會紛至沓來。

陳寧平靜的道:「你殺人放火了嗎?」

李雨桐聞言愣住,下意識的回到:「沒有!」

陳寧又平靜的問:「那你坑蒙拐騙了嗎?」

李雨桐還是搖搖頭:「沒有!」

陳寧微笑道:「既然你沒有殺人放火,也沒有坑蒙拐騙,為什麼不能堂堂正正的走在大庭廣眾之下?」

一句話,把李雨桐問住了。

她半響才回過神來,剛剛想說她得罪了王閥……

但是,陳寧已經微笑道:「走吧,我們堂堂正正做人,就能夠堂堂正正的走在大庭廣眾之下。」

「誰也不能動你,這點我來保證!」

宋娉婷也嫣然道:「是呀,陳寧性格正直,他一定會幫你的。」

李雨桐望着陳寧那建議篤定的眼神,重重的點點頭,感激的說:「好,我不像老鼠一樣躲藏了,我跟陳先生你堂堂正正的走出去。」 ???!怎麼會這樣,還有強制任務!而且還是楚人美!

鄭立聽到強制任務,還是楚人美要來找自己了,當場心態有些爆炸了,自己不是已經拒絕了嗎!

提示框沒有理會鄭立心態的變化;強制黃金任務現在開啟,保住阿強和林中發的生命獲得60點壽命。

拯救小明的生命獲得20點壽命。

拯救麗麗的生命獲得15點壽命。

拯救CLOOY的.生命獲得25點壽命。

拯救發毛的生命獲得30點壽命。

是否使用80點壽命抽取道具。

見到任務開始,鄭立沒有理會提示框,而是跑到門外大叫道:「林中發,阿強你們過來。」

「怎麼了鄭師傅?怎麼了鄭師傅,」聽到鄭立著急的呼喚,正在打理花壇的阿強和林中發立刻跑到了後院問道。

見到兩人,鄭立快速的把事情說明:「阿強,上次在九龍冰室滷味店,我送給那個年輕人的那道黃符,被他傷到了一個惡鬼級別的鬼怪,現在那個鬼怪跟著他來找我們了,林中發你先帶著妻兒離開,我們兩人先做準備。」

已經知道鬼怪級別是什麼概念的兩人,聽到是惡鬼都被嚇了一跳。

「你們等我,」說完林中發立刻從阿強手裡拿上了車鑰匙,然後跑到了前廳去找自己的妻子和正在看電視的兒子。

阿強則是問道:「鄭師傅我們該怎麼做。」

「那個惡鬼肯定附體在他們四人當中,阿強你把靜室裡面剩下的香灰混著咸全部灑在門口,然後拿上打鬼柳條,在把驅魔蠟燭放到大廳的桌子上,我現在去印20張符,等會我們把所有的門窗都貼上。」

「明白了鄭師傅。」

說完兩人立刻開始行動了起來,鄭立來到了靜室在法壇上面一邊印符,一邊和提升框說到抽獎。

提示框;距離惡鬼到達的時間55分鐘,現在開始80點壽命道具抽獎。

一;九叔畫的一張驅魔符,用靈力激發以後對惡鬼都會造成嚴重的傷害,對惡鬼以下更加是重則魂飛魄散,輕則打落境界,激發以後需要自己擊中目標。

80點壽命換取。

(注;一般的小鬼小怪我都不會用符,如果你是頂級怨鬼和惡鬼那就要用了。」

二;鍾發白手中功效還剩六次的驅魔八卦鏡,自動鎖定鬼怪,被催發以後發出驅魔金光攻擊,催發的方法除了靈力,也可以使用堅定的意志力,意志力催發出的金光會比靈力稍弱一些。

需要80點壽命換取。

(注;別看我只有六次,可是每次都能對怨鬼造成傷害,如果三合一的話,一般的惡鬼我都能擊傷擊退。)

三;千鶴手裡有殘缺的金木水火土金剛法陣符旗,功效布陣防禦。

符旗在被輸入靈力布陣以後,在靈力沒有耗盡以前任何鬼怪都進不來,(當然如果鬼怪太強了,可能一擊就把它踹破了。)

如果沒有靈力也不用怕,以五個普通人拿著符旗以意志布陣的話,只要五人意志堅定也能成功布陣,(不過怎麼樣讓人的意志一直堅定那就是你的事了。)

80點壽命換取。

「注;這麼好的東西為什麼賣的這麼便宜,當然是因為有殘缺了,因為被使用了太多次,隨時符旗都有可能會破碎,所以請小心使用,如果關鍵時刻破碎了那就涼涼咯。」

四:四目道長淘汰的的桃木劍,功效斬鬼。

80點壽命換取。

(注;此桃木劍是四目道長發現銅劍更厲害以後淘汰的,就算是沒有靈力的人也能傷到怨鬼,當然你靈力強的話,桃木劍能承受斬殺惡鬼的靈力,不過桃木劍因為太久沒被打理,所以有一些裂痕了請小心使用。」

看這四樣東西鄭立都想要,可是只能換取一樣,這樣只能使用排除法了,桃木劍和符旗先被淘汰了。

先不說楚人美有沒有惡鬼的實力,就是只有怨鬼頂級的實力,從電影里也可以看出來楚人美是主攻幻術和速度,鄭力十分清楚以自己普通人的身手,拿到桃木劍也很難砍中楚人美。

最重要一點鄭立還沒有陰陽眼,鄭立不相信牛眼淚可以看破楚人美的幻境,和楚人美想要隱藏的情況下能看見它。

至於防禦的符旗,鄭立也沒有考慮,不說就是防禦根本完成不任務,更加是因為符旗需要要五個意志堅定的人,鄭立到哪裡找另外兩個人出來!

最後選擇只有兩樣了,一張是風叔的驅魔符一個是八卦鏡。

九叔的驅魔符倒是很好,可是不能自動追擊而且需要靈力。

這樣看來選擇只能是八卦鏡了,雖然上面顯示只能擊傷擊退惡鬼不能消滅惡鬼,不過鄭立相信配合鎮魔壇應該會有機會。

選好以後的鄭立把換取出來的八卦鏡放進上衣口袋,然後速度極快的印好了50張黃符。

「阿強,把大廳旁邊所有的門窗都貼上。」

來到大廳里,鄭立拿出20張黃符給阿強,和他一起把所有的門窗都貼好,不求完全能阻止楚人美進來,只求它不要像電影里一樣神出鬼沒。

等到還剩下十分鐘,林中發也回來了,鄭立把驅魔蠟燭和十張黃符交給林中發,把十張黃符和打鬼柳交給阿強。

想到電影里的情節鄭立說道:「還有十分鐘他們就到了,鬼肯定附體在他們某個人的身上,等會誰踩在香灰上表情不自然,或者有了什麼其它的情況,你們就向他攻去,記住不要猶豫。」

「明白,明白。」

「對了,鄭師傅,你還有沒有請神符?」

鄭立搖了搖頭:「那是我最後一張了。」

「好的我明白了。」

馬路上,發毛把車停好,看著小樹林的模樣說道「就在這裡了,和昨晚那個司機說的地方和這裡一模一樣,出發吧。」

四人就沿著樹林的小路朝著天然居而去。

「別說這裡的風景還不錯,冬暖夏涼,」穿過樹林的發毛看著院子說道。

天然居的大門大開著,小明用力敲了敲大門,見沒人答應,直接就向里走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