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如今,自己又跑來龍淵星,要求龍淵星重歸繁星帝國的『懷抱』,這未免有些太過分了吧。

不過摩爾根也知道,如果自己這次不行動的話,那以後在繁星帝國的日子並不好過,只得舍下那張老臉,親自趕往繁星帝國。

就在摩爾根思考著,改用什麼樣的辦法勸說蘇寒的時候,耳邊卻是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喲!我當是誰啊,原來是繁星帝國的摩爾根先生,真是稀客!」

摩爾根聽到這個聲音,心中苦笑的同時還不忘扭頭。

當他看見蘇寒滿臉笑意的朝著自己走來之時,摩爾根苦笑著說道:「蘇寒,我知道你心中有怨氣,但是這件事錯的也不是我們繁星帝國,如果一開始,你們龍淵星就能告訴我們,你們龍淵星擁有與三大七級宇宙文明一戰之力,恐怕……」

還沒等摩爾根把話說完,蘇寒揮了揮手打斷道:「這麼說來,倒是我龍淵星的錯了?」

蘇寒這句話直接把摩爾根嗆得直翻白眼。

如果換成普通的六級宇宙文明統帥敢跟自己說這話,恐怕自己早翻臉了。

可是龍淵星不同,龍淵星現在已經展現出成為七級宇宙文明的潛力,如果能將其拉攏,肯定是一大助力。

蘇寒見到摩爾根不出聲,也沒有繼續在這個話題上糾纏下去,而是冷冷的問道:「摩爾根先生,這次你來龍淵星,不知所為何事?」

提到正事,摩爾根的表情也變得嚴肅起來:「蘇寒,我這次來龍淵星只有一個目的,那便是讓龍淵星與繁星帝國重歸於好。」

「我向你保證,只要你們龍淵星再次回歸繁星帝國的懷抱,三大七級宇宙文明再也不敢對你們龍淵星出手,因為這一次,我們繁星帝國將會堅定不移的站在你們這一邊。」

此話一出,蘇寒眼睛瞬間瞪大。

他還從來沒有見過如此無恥的文明。高傑眼珠子往上一抬,他確實有些興趣,可臉上仍舊是不冷不熱:「聆都督,你我萍水相逢,想用五千糧草就收買我數萬兵馬背叛大明朝,還誘惑我軍和清軍開戰,莫非你以為我是頑童?」

「高總兵可不是背叛大明,而是回歸正統,眾人皆知真天子還活著,應天府那位陛下就要退位,讓真天子繼承大典。」

「哼,你說你的陛下是真的,他就是真的?鬼曉得是不是你從哪裡找個人冒充的?」

聆敬陽等的就是高傑這句話,他和岳令使個眼色,……

《帶著崇禎去流浪》第二百六十八章:攻城略地(二) 蘇小荷真的無語極了,狠瞪了齊墨川一眼,「齊墨川,你這是比小孩子還小孩子,懷個孕而已,有什麼大不了的,我不喜歡你自認為的這些特權。」

說完,蘇小荷摁開了車門轉身就下了車。

留下齊墨川一臉懵逼的看著她的身影,半天才回過神來,老婆大人這是怒了?不樂意了?

可他明明都是為了她好,「老婆……」一下子回神,他也轉身下車去。

一旁的蘭博基尼車廂內,齊佳美還與楚子陽對峙著,「楚子陽,你還不開車門?」

「我要一起進去。」楚子陽臉不紅心不跳的說到。

不管齊佳美一付多麼厭惡他的表情,他都不想放過她,如果昨晚上什麼都沒有發生,他還是可以放過她的,但是昨晚上就是什麼都發生了,兩個人間已經經歷過了那樣親密的事情,至少他暫時沒有辦法做到不認識她的程度。

他們不止是認識,還認識的無比深入……

今晚雖然是齊家的家宴,可他來都來了,這會子就是要賴定跟她一起進去,不想走了。

「你……」齊佳美真的快要被逼瘋了,這一個下午,她一直被困在楚子陽的車裡,她說餓了,他就說開車帶她去吃東西。

她就想等進去了飯店,然後用去衛生間的借口就能逃開他了。

結果,楚子陽就在車裡點了餐,點完了餐順便請店家送到車裡……

結果,到現在,她都沒辦法下他的車。

除非,她報警……

「好歹我陪了你一晚上一白天,小美,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既然晚上有大餐,不帶上我,你是不是有點太無情了?」楚子陽轉眸看她,一張從來都是溫潤氣息籠罩的臉上,此時已經被死纏爛打不要臉取代了,這絕對不是齊佳美記憶中的那個清俊男人,偏,她看著他這張臉,心跳驟然的加快了起來。

許久,才嗓音微啞的道:「楚子陽,你進去,真的不合適。」

下午老爺子就打電話給她了,還是親自打的,她自然是答應了,正好趁著爺爺邀她回老宅好擺脫楚子陽。

不想,楚子陽只是答應送她回來。

結果就是正點送她回來,現在強行的要跟她一起進去。

「我覺得合適就好了,其它人的感覺與我無關。」大掌忽而輕輕一落,不期然的就握住了佳美的手,「小美,吃頓飯而已,也不可以?」

齊家,換成是從前,八抬大轎他都不會來,他這個人懶著參加有長輩的別人家的家宴,但是現在不同了,跟著齊佳美,這就也算是他的家宴。

他和她的家宴……

是的,在他的認知里,只要佳美同意了讓他跟進去,就是變相的同意了他和她的關係,所以這一刻,他是認定了一定要參加。

「哥……」齊佳美著急了,楚子陽的心事她豈能不懂,所以,當一眼看到下車的齊墨川的時候,開口求救了。

否則,她連這車都下不去。

齊墨川早就看到楚子陽的車了,也想起昨晚上佳美與楚子陽同時離開的事了,對於楚子陽和佳美,他的內心是複雜的。

想當初,佳美還病著的時候,昊昊一個亂點鴛鴦譜,就把佳美點給了楚子陽,以至於讓他對佳美完全失去了掌控。

那時,佳美就住在楚子陽的公寓,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雖然他相信自己兄弟不會對他的病妹做什麼,但是只要是想到他們曾經一起住過,總是不舒服。

而昨晚,只怕……

所以,抬頭看佳美的時候,齊墨川的心情更是複雜,「小美,怎麼不下車?」

「齊墨川,我親自送小美過來的,人都來了,可以參加你們齊家的家宴嗎?」那邊,楚子陽眼看著再不出聲,佳美就要把他供出來了,乾脆直接開口了。

也算是為自己爭取了一下。

之前他得過且過,以為這輩子就這樣了。

但是經過昨晚,他不想得過且過了,有些事,該認真的時候一定要認真。

那麼親密的事都做了,他不能不管不顧佳美,如果她對他真的沒感覺,昨晚上不會半推半就的最後任由他下了手。

他知道自己昨晚很流氓,可是在酒精的作用下,一切就那樣自自然然的發生了。

是的,如果不是因為喝多了,他絕對沒膽子對佳美做什麼。

但是,他昨晚就是喝多了,彷彿是老天爺在安排一切似的,佳美就是成了他的女人。

齊墨川淡淡的瞥了一眼楚子陽,再看向佳美,一個多年的兄弟,一個孿生的妹妹,略略遲疑了一下,他低聲道:「我尊重小美的選擇。」

這一句,把決定權又拋給了佳美。

佳美微抿了一下唇瓣,轉頭看楚子陽,「車門打開,我要下車。」到於楚子陽要不要跟進去一起參加家宴,她不想理會。

只要楚子陽不是跟自己一起進去的就好。

楚子陽要是跟齊墨川一起進去,那就跟她沒關係。

楚子陽眸色一深,先是重重的看了她一眼,然後指尖就摁向了一個按鈕,隨即就聽到了『咔嗒』一聲低響,隨著那聲響,佳美去摁車門,車門果然開了,她立刻飛也似的下了車,就往老宅的玻璃門走去。

只是,佳美下車的同時,楚子陽也下了車,上前一把就拉住了她,然後,拖著她走到了齊墨川的面前,「墨哥,這麼多年的兄弟,兄弟我沒求過你什麼,這一刻,我只求你一件事情,把小美嫁給我,我要娶她,很認真的要娶她。」

楚子陽語速極快,彷彿怕說慢了被打斷一樣,說完,定定的看著齊墨川,只等他給他一個結果一個答案。

他是想對佳美說的,可是他搞不定佳美,對於自己搞不定佳美,楚子陽很苦惱,他已經苦惱了很久了,這一刻,索性把脖子伸到佳美和齊墨川的面前,由著他們選擇是給他一刀還是放過他一刀。

這一刻,空氣都彷彿稀薄了一樣,佳美完全不會思考了,腦子裡只有那一句。

我要娶她,很認真的娶她。

我要娶她,很認真的娶她。

。 窮奇他不是沒聽說過。

但是他所知道的窮奇惡名昭彰,而且只喜歡跟惡人。

所以窮奇跟這個小孩有什麼關係?

「你覺得要是讓窮奇養大一個人類小孩,會怎樣?」老者看着江瀾笑着問道。

江瀾思考了下,然後搖頭。

雖然有些猜測,但是沒有開口。

「會有血脈影響,或多或少會有窮奇的特性。」老者拿出了一碟花生,繼續道:

「鴻蒙之出,凶獸生於天地,奪天地造化,歲月難以在它們身上留下痕迹。

千年一夢,百年一棲,再正常不過。」

江瀾心中有些震撼,不過沒有多說什麼。

也就是說,看店的少年因為窮奇的血脈影響,導致不能以正常人生長而生長?

別人一年一歲,他可能千年一歲?

從這個,江瀾知道了一件事,這個老者,絕對不簡單。

畢竟這種事都敢隨便說,這是一點不在意其他。

「這是送你的。」老者把那碟花生推到江瀾跟前,好奇道:

「對了,你是第幾峰的弟子?」

「晚輩,第九峰親傳弟子,江瀾。」江瀾低聲恭敬道。

「第九峰?」老者有些意外,隨後又有些釋然:

「也難怪。」

而後老者收回了那碟花生,笑道:

「這花生,不送了。」

江瀾:「…..」

他不是很理解。

這位前輩跟第九峰有過節嗎?

還是跟師父有過節?

江瀾不得而知。

但是他也不在意。

隨後他默默的退到了角落坐下,等待好酒成。

所幸對方沒有說不賣酒。

坐下之後,江瀾就直接開始做正事。

來這裏主要目的之一,是為了來簽到。

很快他就聽到了系統聲音。

【叮!】

【簽到成功,恭喜宿主獲得大道脈絡饋贈,得仙釀瓊漿玉液酒。】

【瓊漿玉液酒:十年瓊漿,百年玉液,千年仙釀,一滴醉三年,一口夢十年,一瓶忘百年。

一朝夢醒,元神空明,入虛空尋仙門。】

在系統聲消失之後,江瀾才明白簡介的意思。

「這是在說,喝下瓊漿玉液酒,醉過就能煉神返虛?」

江瀾有些不相信,不過他檢查了下瓊漿玉液酒,只有一口的量。

這是一口,還是一瓶?

如果算一瓶,那麼他要醉百年?

百年之後,就能煉神返虛?

看起來,並不虧。

但是…

「不能確定到底是隨時都可以,還是圓滿之後才有返虛的可能。」

介紹說的不夠清楚,他需要自己弄明白。

一旦弄錯,那就錯過了打破瓶頸的機會。

但是不管怎麼說,這酒對他來說,有大用。

雖然用比不上造化丹。

之後江瀾沒有在意,暫時不問誰,回去查查資料再說。

理論上是他突破煉神返虛的契機。

但是,就怕要一百年。

尤其是圓滿一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