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頭大小的銀色圓球,急速射向蘭德斯,可當這個圓球剛射出去,第二枚用追了出來,就這樣一連串三枚聖光彈,射向蘭德斯,並且左右錯開的,並不是一條直線,這就使躲開的機率小了很多。

“小看我嗎?”蘭德斯自交微微上翹,並不把這些聖光彈放在眼中,腳下不退反進,一個加速,迎上了第一個聖光彈。

“給我開!”蘭德斯雖然是沒有隱藏實力,但也只用出了五成的力道和鬥氣,只見土黃色的鬥氣,推動巨大的劍刃,豎切聖光彈而過!

“轟隆隆!”一聲爆炸,帶着銀色的氣浪,蘭德斯一頭扎進爆炸的氣浪中,看臺上一片大聲的議論,認爲蘭德斯肯定必死無疑。

在人們議論聲中,剩下兩枚聖光彈也衝進銀色煙霧中,接連兩聲爆炸,是的氣浪更加磅礴。

可就在法師得意洋洋的時候,一道土黃色的劍尖從銀色煙霧中探出,劍刃周圍,氣浪紛紛被逼退,隨之而來的是一股山嶺般的劍意。

“啊!”法師這才知道,自己得意的法術並沒有得逞,可這名法師的確也有兩下子,“聖光盾”

一層半透明的光盾在胸前成型,而且一口氣就釋放了五層這個法術,五道光盾牢牢的擋在法師和蘭德斯之間。

“給我破!”蘭德斯一聲大喊,已經到達法師跟前,劍刃高舉,毫無華麗幾乎樸實向下一劈,但這一劈帶有山嶺之力,也就是蘭德斯領悟出的簡單土之意境!

法師眼前有五道防禦,不來可以萬無一失,但突然覺得對方的寶劍似乎重有千斤,好似一座小山當頭壓下,還沒到跟前,一股股勁風就把自己的魔法盾,吹得有種破裂的感覺。

“不好,這個傢伙竟然已經領悟了土之意境,有的人一輩子都不可能領悟,可他才大劍士,本以爲這裏面的東西是我的呢!”這人恨得牙長四尺,喝不得咬蘭德斯兩口,可眼下還是逃命爲主。

法杖在最後一道魔法盾上一點,這聖光盾經驗膨脹起來,最後爆炸但威力很小,但已經把身後的法師彈射出去十幾米由於,法師身體輕輕落地,沒有收到一點傷害。

蘭德斯向收手已經不可能,狂暴的寶劍似乎是山嶺一般的,直接撞上了剩下收的四道魔法盾,在一幢之間,似乎有山石撞擊的聲音。

四道盾牌頓時化爲了銀色的煙霧,破碎在這空氣中,連一絲阻礙的作用都沒用都沒有起到,就好像一道煙霧和高山對峙相似。

“看來這個法師也不簡單,可能還留有後手!”蘭德斯似乎覺得這個法師,有些個來歷,好像就是奔這個鎖魂骨來的。

這時的法師,橡木法杖牢牢的高舉在自己頭頂,最終念起西里古怪的詞語,好似不是人間的語句,聽起來有幾分鄭重,更多的是幾分神聖之意。

“糟糕,他不會是太陽神教的吧,我怎麼感覺這股氣息那麼想呢!”蘭德斯都覺得自己,和兩大教派命格嚴重不合。

知道了對方的大概身份,蘭德斯下手一樣沒有絲毫估計,站長上猶豫就等於把自己至於極度危險的地方。

雙腳點地,身子前縱,如同一道黃色流光射向法師。


這時法師的咒語也已經完成,口中高喊,“聖光之利劍!”

一個銀色巨劍在法師身前形成,這把銀色巨劍足有五米多高,渾身上下銀光燦燦,在法師一個斬字出口之時,巨劍橫空向正在靠近法師的蘭德斯斬去。

蘭德斯看到巨響凌空斬下,連自己所在的空間都在動盪,不慌不忙間停住身形,雙手劍在手中輕震,但頻率是相當高!

“給我破!”同樣的簡簡單單的一劍,以下示上急速向頭頂之上的巨劍斬去。

“不起死活的小兒,尼克知道我這雖然是三級魔法,但經過多次改良,已經具備四級魔法的威力,你硬碰上去就是一死!”法師在控制魔法之餘,還愛等着看蘭德斯的好戲,他對自己的魔法足夠自信。

整個聖光的利劍,的確是三級法術,但成功激發也只有一把兩米多一點的銀箭,而這個法師的足有五米之巨,着足以說明起威力。

可這名法師和現場的觀衆,等來的結果,和他們的想象可是大相徑庭。

蘭德斯看似簡單的一劍,似乎變成了一道山峯,一道沉重的山峯,根本不是銀色巨劍和寶劍對撞,而是銀色劍光斬擊在山嶺之上,起結果很顯然!

山峯完好無損,銀色劍光支離破碎,變成漫天的銀色亮點,最後也變成虛無。

再看蘭德斯樣子絲毫沒變,一擡手中寶劍,連續三道劍氣橫掃對方法師,自己一個跟進,好像比之三道劍氣還快。

“啊!”法師沒有想到,應該有四級法術威力的的魔法,都沒能擋住對方,一個愣神之際,三道劍氣橫切向自己。

“聖光彈”

緊急之下,連續發出三道光球,分別命中了三道劍氣,同時爆炸銷燬與天地之間,但在這煙霧中,蘭德斯化成的黃色流光已經到達近前,再想施法已經是來不急。

蘭德斯一劍邪僻而下,劍光馬上就要接近對方脖子,甚至劍風已經把法師的脖子刮出小小的傷口,再過一眨眼的時間法師就會變成一具屍體。

可這時候,一股憑空聖城的力量,在蘭德斯定在當場,寶劍一絲一毫都動不了,就在法師的脖頸之上三釐米處懸停,法師也是一樣,絲毫都不能動彈。


“兩位輸贏以定,就不要博個生死了!”考德雷在蘭德斯身旁現身而出,兩根手指輕彈指間,蘭德斯和法師迅速向兩邊彈起,飛出十米之後,穩穩落地。

考德雷站在兩人中間,把那根鎖魂骨拋給蘭德斯,“小夥子,輸的人可不能殺,要不誰來給你付賬啊!”

說完哈哈一笑,轉臉面對法師,“我猜你是想救贖自己對吧?那就要兩塊月華石!”

“好!”從牙縫中擠出兩字,好像海帶除梅縣恨意!

考德雷大手一揮,一個黑色的圓環不知道何時已經在法師脖子之上。

蘭德斯交回武器裝備,順利回到看臺,和喬娜匯合。 蘭德斯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手裏拿着一個半米長的骨頭,粗也就和胳膊相似,表面坑坑點點有許多凹痕,整體成灰白色,部分凹點成黑色。

“這個玩意你下去爭奪它做什麼?這個就算有個強大的獸魂,也是魔法師的最愛,何況我看這個裏面多半是空的!”喬娜看了半天這個鎖魂骨,並不看好,甚至有點埋怨蘭德斯下場。

“哈哈!會有用的,也許會有大用處的!”蘭德斯突然覺得這個鎖魂骨裏的靈魂,沒準會幫到自己,尤其是在這個黑夜谷,自己的鬥氣在急速的增加着。

別人渴望自己的鬥氣急速增加,而我卻要延緩這一個過程,因爲領悟黑暗和找尋新的獸魂,時間很艱難的事情,而這個獸魂給了一種可能,一種希望,也許可以救自己一回!

“小乖別折騰了,我們本就是一體,我吸收着獸魂,不也就是給你嗎?”蘭德斯安撫着身體之內躁動的小乖,自打得到這個鎖魂骨之後,就有點衝動。

而後又有幾件不錯的物品拍賣,但都不是蘭德斯級別能下場的,最少也要五級。


“看好像要出好東西了!”喬娜眼睛一亮,看到考德雷一招手叫人,推出一個玻璃箱子,約有一米長短,裏面霧氣繚繞,大量充斥着銀色霧氣,對裏面看之不清便知不明,好像就是一團霧氣沒有其它東西。

“各位也都看了半天,有很多東西拍賣而出,也欣賞了不少強者的戰鬥,這也是今天拍賣會最後一件物品,也是最重要的一件物品。”考德雷說了一通,老眼掃視人羣,發現很多之前不動聲色的人,都注意起來,覺得差不多了,繼續說道,“這件東西的名稱叫做光明之心,先請大家看看再說!”

考德雷單手一碰玻璃護罩,護罩瞬間消失,銀色霧氣飛騰起來,擴散到這個屋子,不多時偌大的比武場已經是,銀色霧氣的天下,而場中心處原來的玻璃護罩內的東西,露出真容。

一個銀色水晶屹立在場內,只有手掌大小,但從其體內散發出的銀色煙霧,有種滔滔不絕的架勢,這顆水晶呈現的是一顆心臟的造型,似乎還在微微跳動!

“啊!”蘭德斯心裏大吃一驚,銀色霧氣飄滿整個大廳,頓時有種神聖的氣息充斥着這裏,讓人有種頂禮膜拜的衝動。

“醒醒”蘭德斯推了一把喬娜,讓已經有點沉迷的喬娜從新清醒過來。

清醒過來的喬娜說道,“我好想見到了一個人影,這個人影虛幻而不真實,但給我無限希望的力量,要不是你,我沒準就會摸排下去。”

喬娜明白後講述了自己剛纔的經歷,兩人甩臉向其他人看去,大部分人還都是比較從容,有一部分身體直晃悠,但問題不大,有一小部分人,已經到底跪拜,臉上出現虔誠的樣子。

“太可怕,雖然是神聖的感覺,但也可以把人迷惑到這種地步,可見裏面蘊含的光明元素有多麼恐怖!”蘭德斯眼睛望着這個水晶心臟,心裏到是十分想擁有,但還是有自知之明的,這個東西,不可能屬於自己,恐怕連爭奪的資格都沒有。

考德雷的說話充分證明了蘭德斯的想法,“大家已經看到這個光明之心的力量,它能在黑暗中給你多大的力量,不用我多解釋,大家也都明白的,關於這次拍賣的等級,我想大家也都看到了,所有物品的拍賣都沒有超過六級的強者,這次所有參加的人,都是進入黑夜谷的後起之秀,這也算是一個專場了,所以這次也不例外,等級設定在四到六級!”

此話一出臺上的衆人都坐不住了,交頭接耳議論個不停,本來場面很是冷清,有人躍躍欲試,但也是少數,這下都渴望着自己能拿到這個絕世珍品。

“大家安靜,我還沒介紹完呢!”考德雷的聲音很有穿透力,一下就控制住了將要失控的場面,“我要說的是,場中處了我沒有真神級強者在,還有這個光明之心的組成我要說下,拍賣當然要說個明明白白!”

蘭德斯冷哼一聲,“說明自己是這裏唯一的真神級,就是在變相鎮壓想要搶奪光明之心的人,我還真名想到這裏面,全都是六級一下的人,我還以爲這個東西會在,真神級只見產生呢!”

喬娜一樣大惑不解,“是啊,不用知道他怎麼做成,光看就知道有多珍惜,六級的人即使擁有,也會保不住,早晚被人搶去!”

“那可不一定,如果你我可能會如此,要是爭奪的人時大勢力的代表呢?我向搶奪之刃會估計很多!”蘭德斯所言也正是喬娜所想,這種東西不是個人能保住的。

“這個光明之心的組成,是由五枚八級光明魔核,五枚九級光明魔核,還有最重要的一枚天然光明魔晶組成!”考德雷光說出這些東西就令場上一片轟動,但接下來的話語就更令人心動了,“蓋茨克爾!”


簡簡單單的一個名字,卻引起了翻天覆地說道議論。

“我說笑寶貝,這個蓋茨克爾是個什麼玩意,怎麼引起了這麼大的動靜?”蘭德斯還在厚顏無恥的叫喬娜小貝,這使得後者又一次暴跳如雷。

“我警告你,你在敢叫我寶貝,我就在這裏大聲喊,蘭德斯在這,我看你怎麼跑!”喬娜粉嫩的小臉幾乎都用點充血了,可以看出對着稱呼是多麼的牴觸。

“好好!全聽你的,先給我解釋蓋茨克爾吧!”蘭德斯懶洋洋的說道,一點求饒的架勢都沒有。

喬娜也是對蘭德斯絲毫辦法都沒有,間他不在說,也就不追究了,“蓋茨克爾是現在鍊金一途中的佼佼者,是泰山北斗一般的人物,中靈丹就是他第一次煉製而出,後來無常公佈,現在再有了中靈丹!”

中靈丹可是對神級以下的人,都能起到很大的作用,沒準可以生生突破一級,要知道跨入魂劍士和魂魔法師級別後,再進一步是需要自己的領悟,而中靈丹可以省去領悟的關鍵。

一顆中靈丹就能令魂級人物,爲之瘋狂,能研製出這種藥劑的人,怎麼能不令人敬畏。

“這下知道這個人的厲害了吧,沒想到這個東西不但材料驚天,連煉製的人都是最頂尖的人物,敢爭奪的人,肯定也是有很大的背景!”喬娜一陣感嘆的說道。

“哈哈,這麼好的東西如果能給我多好,不論是融入武器和鎧甲都是絕佳的東西!”蘭德斯聽到之後兩眼開始放出爍爍光芒。

“想都不要多想,你就算拿到,除非你別用,一亮出來就會被盯上,那就意味着無限的追殺!”喬娜怕蘭德斯亂來,給他敲敲警鐘。

“哼!”蘭德斯忽然感到一陣灼熱帶有敵意的目光,好像一直注視着自己,左右一看,在右面離自己很遠的地方坐着一個人,由於帶着銀色面具,根本看不清臉面。

“別以爲遮住臉面我就看不清,他就是和我比斗的那個法師!”蘭德斯給詫異的喬娜解釋道。

“看他在場上使用的法術,都是經過改良,是太陽神教管用的東西,此人恐怕也是太陽神教的人,你真是和他們投緣!”按也很納悶,蘭德斯一惹事,準是兩大教派的人。

在兩人議論之時,臺上的考德雷再次說話,“由於是最後一件東西,價值也是非常之高,總共需要五千枚月亮石,我相信大家應該理解這個價格!”

不論材料如何,就光是蓋茨克爾就值這個價值,何況這個東西的本身價值也是非常昂貴,在黑夜谷最中心,把其他元素的力量削弱的是非常厲害的,如果有這個光明之心的話,可以最大限度的保護自己不被削弱,而且沒準還會有增幅效果。

這樣一減一增的情況下,擁有光明之心的人,佔有多大便宜,就可想而知了,但人們心中也有所猶豫,就是這個遺蹟到底有多大,月華石能出差多少,好不好取得,要是自己輸掉,能不能獲得這些月華石,都是衡量下場標準。

“還有就是規則有所改變,就是舉行兩場預賽,嬴者參加決賽,在預賽輸的人沒有任何懲罰,但進入決賽的兩人,輸的可要承擔五千枚月華石,規則就咱們多,各位可以考慮一刻鐘,我等候一下!”考德雷十分善解人意的給了在場人員考慮的時間。

這個光明之心,要保住就要背後大勢力支持,一旦輸的還要負擔五千滅月華石,恐怕也要發動一夥人才能湊齊,這段時間等於給了各大勢力衡量的時間。

一刻鐘後!

“好了!這就開始第一場預賽,倒數後開始報名,也直取前兩名、”考德雷說這話,腳底生風,把他慢慢拖起,最後力敵有十米高,這個高度也正好和看臺平齊。

一···二···三···!

“我”一連串的叫喊在看臺上產生,足足站起來有五六個之多。

“我老眼昏花,還是讓法陣來弄個清楚吧!”考德雷一樣發動了場地的陣法,最後黃色光柱鎖定了兩人。

“請兩位到臺上來!”考德雷從新落到地上,而且把玻璃護罩從新蓋好,場上的銀色霧氣慢慢消散,場上三人看的格外清晰。

這兩人都異常高大,但多餘的什麼也看不清楚! 兩個大塊頭,人高馬大比之考德雷要高出一個頭的位置,站在場中倒有點象考德雷的保鏢,都心高氣傲的站在當場,都不肯首先說話,怕掉價。

“大劍師級別!”其中一人說道,另一人也冷冷的說道,“大劍師!”

“好,兩位要是都明白規則了,就下去準備吧,我在這裏等你們!”考德雷說着,單手一揮把光明之心給收了起來。

“哼!遮住頭面不是本人所爲,不用換裝!“其中一人刷的一下把銀色面具摘下,露出了本來面目。

“怎麼會是他,他應該纔是大劍士,怎麼幾天即變成大劍師了,莫非在鬥技場比武的時候,故意壓低了自己的等級!”蘭德斯一眼就認出了這個人,這人就是太陽神教的科利,那個手拿金色門板大劍的傢伙。

“你都不怕我怕從何來!”另外那個人一樣那麼傲氣的說道,同時把自己身上的面具扔掉,露出了本來面目。

這個人蘭德斯更加的熟息,就是法納爾,戰神宮的那個聖子!

現在場上兩名大劍士,幾乎是同樣的打扮,金色鎧甲,手拿大寶劍,但法納爾的臉部被金色面具全部遮擋,根本看不清楚。

蘭德斯注意到飯呢鎧甲還是那副,金燦燦的好像烈日,而寶劍不是那把史詩級的怪異寶劍,而是一把金色的雙手大劍,兩人就是寶劍都差之不多,但兩人的胸口可雕刻着不同的徽章,一個是太陽神教,另外一個是戰神宮。

“嘿嘿!沒想到第一把就是兩大教派遇到了一起,這下可好玩了!”喬娜看到兩人的徽章,大概也知道了身份。

“這個可不一樣,雖然都是同一級別,但法納爾是聖子身份,而科利什麼也不是,贏得最後可能還是法納爾!”蘭德斯兩眼瞳孔緊縮,看着場中兩人。

“那你都願意這樣,我也沒意見,戰鬥唯一的規則就是不能死人,其他都無所謂!”話音一落的同時,人影蒸發在空氣中!

“太陽神會消除一切罪惡,我來淨化你的心靈!”科利首先開口說道,同時門板一般的大劍指向法納爾,同時渾身銀色光芒暴起,太陽神教的核心成員都是光明系的,這也間接說明了它的身份。

“胡說,身上唯一的真神是戰神,看我來清除你這異教徒!”法納爾舉起金色寶劍,雙腳彈地的同時,爆發金色鬥氣,化成一道金色的劍氣,直殺向科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