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現在,好像有些什麼不一樣了。


突然,被子被拉開。白小然一下子撞進了男人深邃漆黑的雙眸。可是這一次,她卻在男人眼睛裏看見了深深去感情。

不、不可能。

白小然甩甩腦袋,顧寒辰肯定是被鬼附身了。怎麼會突然像是變了另外一個人一樣。這太恐怖了。“你是誰?”

“傻了?”顧寒辰哭笑不得的說道。他伸出修長的修長,輕柔的撩起她垂在臉頰上的髮絲,擱到一邊。

白小然臉頰暈染緋紅,“我沒傻。”她想把頭扭到一邊,可是看到男人的眼神,整個人都沉溺在其中。

“還記得我剛纔說的話嗎?”顧寒辰再次提起。這是個非常嚴重的問題,他不想她受到傷害,不想她把什麼事情都藏在心裏自己一個人處理解決。他是她的男人,她可以依靠他,依賴他。

“嗯。”白小然輕聲道,眼神不敢看着男人。他性子不是一向清冷的可怕,怎麼會說出剛纔那麼膩人的話。她現在回想,身上都會起雞皮疙瘩。可是,還是無法抑制心底的開心。脣角的弧度都快咧到耳朵根子去了。

“重複一遍!”男人清冷的聲音帶着一絲不容置疑的命令。

什麼?白小然瞪大眸子,她爲什麼要重複一遍。這麼肉、肉麻的話,怎麼說的出口。

顧寒辰眸底撩過一絲罕見的惡趣味。饒有興致的看着女人變來變去的臉色。

白小然咬着脣,目光定定的看着男人。頭皮一陣發麻,她張了張口。話到了喉嚨口,可就是說不出來。這太羞恥了。

“說嗎?”顧寒辰手肘撐着枕頭,側身低頭看她。漆黑的眸子染着情絲。 白小然下意識的想逃,歪過腦袋。可男人修長的手指捏着她的下巴,她轉不了。只好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瞪着男人看,無辜的控訴。

顧寒辰表情淡漠,絲毫不爲所動。脣角卻漾起不易察覺的弧度。

白小然下意識的想要縮進被窩裏,可男人的力道很大。該怎麼辦?難不成真的要說出口?天哪,早知道她剛纔就不應該躲在被窩裏。坐在椅子上發呆也是好的呀。

這時,酒壁外傳來輕挑上揚的聲音。白小然鬆了口氣,這下她不用說了吧。

她想的倒是很好,可男人絲毫不爲所動。

“外面有人叫你。”白小然小聲的說道。

顧寒辰皺眉,能這麼肆無忌憚的出入總裁辦除了韓浩還能有誰?“這次放過你。以後什麼都要和我說,知道嗎?”

白小然像是小雞啄米一樣,不停的點頭。至於到時候的事,到時候再說。

酒壁外,韓浩脣角勾着曖昧的邪笑。他可以肯定兩個人絕對是在休息室內,這大半天的難不成是在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就在他無限遐想的時候,酒壁門被打開了。獲得顧寒辰一個冷冰冰的眼神。

韓浩聳聳肩,解釋道,“我可是專門給你們來送午飯的。”說這,他提提手裏精緻的食品袋。

白小然藏在男人身後,不好意思出去。這情況,一男一女,明顯會讓人多想。

可韓浩哪會放過一次千載難逢的打趣機會。他裝作詫異的樣子說道,“咦?小然然,你怎麼也在裏面?難道你們兩個……?”


白小然臉噌的一下通紅。韓總的語氣怎麼這麼曖昧,他們兩個人在裏面什麼都沒有幹好嗎。而且,小然然,這是什麼鬼稱呼?

她連忙擺手道,“你別誤會,我們什麼都沒有幹。”

這副急於解釋的模樣,尤其引人懷疑。

韓浩摸摸下巴,難不成兩人真的在裏面發生了什麼羞羞的事情?視線落在白小然身上,看見她有些凌亂的樣子,曖昧的朝顧寒辰投過去一個你懂得眼神。

顧寒辰輕瞥他一眼,牽着白小然的小手,朝沙發上走去。

“誒,我堂堂一個副總親自來給你們送午餐,都沒有個反應的呀。”韓浩跟着走過去。

“閉嘴。”顧寒辰涼涼的說道。

韓浩背脊一涼,識趣的閉上了嘴。可一雙上挑的桃花眼卻打量着沙發上的一男一女。嘖,不得不說,他們看起來還挺配的。大灰狼和小白兔的升級版,就是不知道白小然這個小白兔知不知道自己跳入了狼窩。

”咦?這不是‘蝶飛蝶舞’的設計稿嗎?”韓浩眼睛瞥見了白小然放在沙發上的設計稿。

“你知道?”白小然欣喜的說道。

“我怎麼可能不知道。”韓浩驕傲的說道,“設計稿怎麼在你的手裏?”

白小姐看了眼身旁面無表情的男人,在看了看韓總。這次沒有別扭,直接把事情的原本過程說了出來。

韓浩的眼神一暗,上挑的桃花眼透着攝人的光芒。

白小然這才驚覺,韓浩是帝迦的副總。只是每次見他都是一副吊兒郎當花花公子的樣子,讓她差點忘記了對方的身份。

“你是說你被人陷害了?”韓浩瞥了眼顧寒辰,問出他想問的問題。

白小然點點頭,又搖搖頭,“我沒有證據。”一切都只是猜測。

韓浩摸摸下巴,“你這個倒黴體質不錯呀,纔來第一天就惹了這麼大一攤事。”

白小然汗顏,不知道他這到底是在誇獎還是在貶損。

“設計稿被毀了,那些人爲什麼沒有反應?”甚至是無動於衷,這纔是白小然最關心也是始終想不明白的問題。她精心設計的設計稿要是出現了意外,心裏肯定難受的要死。

韓浩桃花眼一勾,“小然然,你也太天真了。你覺得什麼情況下才會對自己的設計稿無動於衷?”

白小然皺眉,“不滿意?”可是不滿意,那也是自己的心血啊。

“嘖,木魚腦袋。”話剛落,就遭到阿辰的一個冷眼。真是護短。

韓浩斜靠在沙發上,慵懶的翹起二郎腿,“當然是因爲設計稿不是他們的呀。”

“怎麼可能?”白小然驚呼。不是他們的,那設計稿是從哪裏來的?


“這是上一批設計師留下來的設計稿。”至於爲什麼是上一批,韓浩並沒有過多的解釋。

白小然心裏的疑惑更甚。上一批是什麼意思?難不成現在的這些設計師都是新招進來的。她知道設計行業的流動性比較大,但這裏可是帝迦有誰會這麼想不開?

“吃飯。”旁邊傳來男人冷沉的聲音。

白小然思緒被打斷,“啊哦。”反正這些事情和她沒有關係,她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就行了。

她打開食品袋,就裏面的精緻到可以當做禮品的飯盒打開,菜香味撲面而來。吸了吸鼻子,將其中一雙筷子遞給男人,然後開動。

剛夾了菜,剛往嘴裏送。就聽見韓浩幽怨的聲音響起,“我的呢?”

諜海王牌 ,“你沒吃午飯?”

“你覺得我像是吃了的嗎?”韓浩哀怨的說道。

白小然頭皮有些發麻,這個樣子的韓總也太勾人了。還不如那副張揚的花花公子樣,雖然美的也很驚心動魄,但不會想現在這樣容易引人迷失。要不是旁邊的男人一直在釋放冷氣,她都差點自持不了。天知道,韓總這副樣子很容易引起女性的母愛氾濫。

“在不閉嘴,你就出去。”顧寒辰冷冷道,冰冷的眸子透着一股不悅。

韓浩聳聳肩,一點也不覺得自己是個電燈泡。大拇指和食指在脣邊一拉,做了個閉嘴的姿勢。接過白小然遞過來的筷子,安靜吃飯。

白小然看着這兩人,心裏只覺得羨慕。別看顧寒辰總是對韓浩一副冷冰冰的模樣,甚至有時顯得不近人情。但她知道。他很在意韓浩這個兄弟。

午飯過後,白小然沒有在總裁辦裏停留。她拿起畫好的設計稿,回去。

剛一進設計部,就迎面碰上走過來的王玫。 王玫一看見白小然,掩住眸底的精光和得意。擔憂的說道,“你拿到備稿了嗎?薛經理說,客戶下午兩點中就來了。”

白小然看着她,心裏閃過一道凌冽。“我記憶力好,重新畫了一份。”

“什麼?”王玫提高聲音。

“李姐說,只要畫出來的設計稿沒有差別,誰畫應該都是一樣。這是我畫的,你要不要看看?”白小然故意提到李姐。

王玫臉色一下子冷沉了下來,剛纔的得意消失不見。她冷冷的打量白小然,“呵,就你?在說笑嗎?這可是公司的大客戶,不是你一個初出茅廬的助手就能扛得住的。別到時候捅了個大簍子,我就算想幫你也幫不了。”

白小然冷聲嗤笑,她會好心幫她?別開玩笑了。她狀似天真無辜的反問道,“你好像也纔剛來公司沒多久。”

“你……!”王玫氣急敗壞,惡狠狠的瞪着白小然兇狠的說道,“你不要不識好歹,我可是爲了你好。”

白小然纔不相信她的話,“你還要看設計稿? 妙手天師 ,我直接拿給李姐了。”說完,轉身就要走。剛上班沒幾天,她不想和王玫徹底撕破臉皮。說給她看不過是意思意思而已。

可王玫卻不這麼想,她現在的憤怒快要衝破理智的閥門,一把拽住白小然的手腕。冷冷說道,“把你的設計稿給我看,我現在負責帶你。我要檢查一下,要是在與客戶會談的時候出現什麼差錯,我可不想擔責任。”

白小然蹙眉,看了眼周圍的同事。王玫應該不會明目張膽的在大家面前把她的設計稿給撕了。不,撕了或許更好。這樣她有理由申請調查那天的監控視頻。

“給你。”白小然將畫稿遞過去。

她的不猶豫,反而讓王玫多了一絲警惕。接過畫稿,一頁一頁翻看,王玫的臉色越來越陰沉。

這不可能。王玫盯着畫稿,目光閃過一絲陰霾。

“這是你畫的?”王玫冷冷問道。

白小然挑眉,一把奪過王玫手裏的畫稿。說道,“抱歉,我要把畫稿交給李姐。麻煩你讓讓!”

王玫臉色氣的鐵青,怎麼也不相信這是白小然畫的。她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好的畫功?甚至,她筆下的蝶飛蝶舞甚至比原版畫的還要更好,更栩栩如生。從小到大都被冠上設計天才的王玫,怎麼也不可能承認這個事實。

她失去理智無理取鬧的說道,“你是不是找人替你畫的?”她絕不會相信這是白小然畫的。

白小然吃驚,不敢相信王玫會說出這麼弱智的話。是被氣糊塗了嗎?她反問道,“不是我,難道是你?你不是說時間快要來不及了嗎?麻煩讓讓,我要交給李姐。”

說完,毫不客氣的推開王玫。


王玫一時不察,撞到了桌邊。雖然不疼,但白小然的舉動無異於挑釁。她怎麼敢?王梅看着白小然的背影,心裏的火苗越躥越高,簡直就快要原地爆炸。

白小然纔不管身後的人是不是氣個半死。她拿着畫好的設計稿去去李姐的辦公室。

輕輕叩想們,裏面傳來聲音。

白小然推門進去,恭敬的說道,“李姐,設計稿畫好了。你過目一下。”

李姐停下手中的工作,擡頭接過,但卻沒有立馬看。只是說道,“薛經理已經從總裁辦那裏拿到備稿了,這件事就這麼過了。以後工作認真點,要是再有下次我會一起算。”

“是,我記住了。”

“出去吧。”

關門出去後,李姐纔打開白小然的畫稿。原本她就沒有對白小然抱有太大的期待,畢竟是剛出校園的學生。 總裁寵妻法則 ?可是一掀開,畫紙的第一面,栩栩如生的蝴蝶映入眼簾。李姐深深震驚,眸子閃過一道濃濃的驚豔。這根本就不像是一個新手,每個四五年的沉積和天賦,是不可能畫出這麼精緻的圖案。可白小然這麼年輕,而且纔剛剛畢業?難不曾……想到此,李姐不禁感慨,果然後輩人才出。看來,白小然並沒有薛經理說的那樣資質愚鈍,反而更是天賦出衆。或許,她會是下一個薛美落。不,在珠寶設計這條道路上。白小然或許比薛美落走的更遠。因爲她能感覺到白小然的謙恭和對珠寶設計的癡迷喜愛,這一點她不曾在薛經理身上看到過。薛美落更是把設計天賦當做一種向上攀爬的工具,而不是從骨子裏由衷發出的喜愛。

白小然出去後,無視王玫憤恨的眼神。回到工位上,開始自己的工作。

沒過多久,辦公室裏突然傳來一陣騷動。她疑惑的擡頭,順着大家的視線看過去。

韓浩穿着西裝革履,身後跟着一羣祕書。他脣角雖然扯着笑,看起來魅惑勾人。可渾身散發的強大氣勢給人一種冷漠和壓力。

白小然不由自主的想到第一次見到韓浩時,他也是這副輕挑卻又高高在上的樣子。

可即使這副冷漠的模樣,但架不住有一張俊俏勾人的精緻容顏。

白小然看到好幾個冷漠的女同事,眼睛放光。像是餓狼一般,盯着韓浩看。就差沒有撲上去了。

韓浩擺擺手,一雙迷人的桃花眼掃視大家,“你們繼續工作。”然後人就進了薛經理辦公室。

大家都很失落的看着緊閉的門,心裏恨不得自己就是薛經理。可她們也就只能在心裏想想。


倒是王玫,一雙眼睛癡迷的看着薛經理的辦公室。白小然看的雞皮疙瘩都起出來了,王玫這副樣子像是吸食了什麼上癮的東西,臉上還飄着極端快樂的表情。那笑容,讓她渾身發毛。

“看什麼看?”王玫收起癡迷的表情,恢復以往高傲的樣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