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的公司跑完成了,就去跑中小型公司,舊的公司跑完了就去跑新公司。大學時代的女朋友耐不住寂寞的生活,分手了。齊林也沒有怨言,原本想給她更好的生活的,現在只能給她帶爆米花作禮物。

其實,現在的美國社會,華人男友還是很吃香的。比起只知道玩的洋人大學生,華人學生看似每天看書看書看書都快看傻了,可是成績好,未來也好找工作。

美國玻璃天花板是有的,可是,很多華人也不認為自己就有管理才能,例如碼農,碼農為什麼叫碼農呢?因為除了能坐辦公室,剩下的工作和農民一樣累和繁瑣,加班是常態。當然收入也過得去,不然怎麼會有那麼多人跑去西雅圖做碼農的。

現在人們用的電腦程序,不論是幾十M還是幾十G都是碼農們一節節拼出來的。

白人男友和女朋友吃飯,都是堅持AA制,華人男友都是先搶著買單。

白人男友和女朋友上街購物,從不幫忙拿東西,而華人男友除了要幫忙拿東西,還要刷卡結賬。

白人男友帶女朋友出去玩,能去博物館就不錯了。華人男友總是買好兩張最近大片的電影票。

白人男友的父母會告訴小兩口,你們過你們的就好了。而華人男友的父母則希望能幫助他們養兩個孩子,最好一個孫子,一個孫女。

面對這種攻勢還能不倒下的妞,那真是頗有原則了。

這一天,有假期的齊林又換上了熨燙好的西服,戴上手錶,夾上有著幾部自己電影的公文包,去跑一個新建沒多久的電影公司。

接待齊林的是張誠的副手付牟,付牟花了一個多小時時間,看了齊林的幾部自己拍攝的小製作個人電影之後,笑了:「一定在很多好萊塢的大公司吃過閉門羹吧。

你這裡有幾個段子,不是華人是看不懂的。當然了,不是華人也拍不出來。總的來看,你很有這一塊的天賦。」

齊林:「這麼說,公司願意簽我?」

付牟:「當然願意,這是公司的導演合同,看看沒問題就簽了吧。當然,簽約金是沒有的。這又不是足球。

作為新人導演呢,公司安排各種工作,當然未必就是一下讓你當導演了,很可能從劇務做起,但是導演合同的薪金還是蠻可觀的,一年有24萬。這個數字,對於新人導演是很高的起點了。

而且,一旦讓你籌備一部電影做導演的話,會根據片子的總預算來分出一部分做你的額外薪金的。一般新人導演是百分之一。就是副導演,也有百分之零點五。

做到我這個地步,也就是百分之二。想想百分之一也不少了,五千萬的一部製作,就有五十萬的額外薪金。一年能拍兩部的話,加上24萬的底薪,也有一百多萬了。電影大賣之後,雖然沒有提成,但是根據公司的規矩,會給你包個大紅包的,也別想太多,十萬封頂。

當然了,這都是稅前的數字,在美國的話,你也知道,死亡和納稅是永遠不可避免的。」

齊林看了看合同。問道:「一次簽約十年,是不是有些長了。」

付牟:「十年很長嗎,我還想簽一輩子呢,你不看看解約條款。你想辭職的話,不用付什麼違約金,只要手頭沒有籌備的電影,提前一個月通知一聲就能辭職了。這簽十年和簽三十年有什麼區別呢?

當然其實還是有區別的,根據公司的規定呢,十年調整一次基本工資。十年後再簽約就不是24萬底薪和百分之一的分成了。」

齊林想了下,這總比自己現在做臨時工,每天拿個八十刀的時薪強得多。年薪24萬,除去假期,一天也有八百多刀的收入了。幹嘛不做呢,做,以後可能還會有機會拍攝電影的,雖然是從參與拍攝電影開始。

簽了字,付牟問道:「現在身上還有什麼工作?什麼時候開始上班?」

齊林:「現在做一份電影院臨時工的工作,明天就可以來上班。」

付牟:「既然明天上班,那我讓人給你辦一下門禁卡。以後就是同事了,每天刷卡上班。」

第二天,齊林來上班,還真是從付牟的劇組做劇務開始。劇組的劇務從來不嫌多,因為有的大型場景可能要幾千上萬的群演,這些人和劇組人員的衣食住行都是劇務負責的。

劇務主任領導下的幾名劇務,場務各有分工。有的人負責車輛調配,有人負責食物、飲料的採購供應,有的人負責財經與會計共同解決經濟帳目問題。還有人負責全組人員的車、船、機票、開具各種證明信件等。

根據攝製組的大小不同,這些分工也因人數多少而變化,小的組一個人要同時負責幾項事務。

齊林上班第一天,就開始和另一個劇務負責管理飲料。在付牟的攝影團隊中,飲食和飲料的管理是重中之重,另一個就是道具的管理——李小龍的兒子就是拍攝電影時候,被一支應該是道具槍射出了真的子彈打死了。

這絕對是劇務管理道具混亂造成的。

至於飲料的安全,付牟也給齊林講了幾個故事,有古代的有現代的,都是演員被下藥壞了嗓子報廢了演藝生涯的故事。

總之,來歷不明的飲料扔掉,開瓶后的飲料扔掉,就是某人喝過一口,離過手半分鐘的飲料也要扔掉換新的。當然主演們才有這個資格了,也沒人會對群演下手。

因為齊林還是新面孔,除了劇務之外,還友情飾演了路人甲、路人乙等幾個可有可無甚至沒有台詞的角色。 齊林在劇務一做就是一個星期,連齊林都覺得自己是要做一輩子劇務的時候,面對這個問題,付牟讓齊林去問劇務主任拿多少薪水?

齊林去問了一下,發現平日高高在上的劇務主任一年才16萬年薪。

付牟教育齊林:「我們公司傻啊,24萬養個劇務。專門做劇務的,一年十萬到頂。哪找不到人?實際上和你一起管理飲料的小夥子一年才拿八萬。

凡事都是相通的,NBA籃球得分好手一個接一個,可是沒有一個重現喬丹年代輝煌的,你覺得是為什麼?」

齊林對籃球不是那麼關心,姚明在NBA退役后,也就是知道科比和螃蟹步的小皇帝詹姆斯。

齊林表示搖頭不懂。

付牟談到:「喬丹能夠鑄就輝煌,是因為喬丹不只是能得分。在防守上,喬丹比任何人都積極。斷球偷球,這都是喬丹的絕活。甚至喬丹也參與搶籃板。」

齊林:「可是,公牛還是買來籃板王羅德曼才鑄就連冠的。」

付牟:「那是當然,因為籃球從不是一個人的運動。以前公牛的老闆開掉了三連冠時代的防守大將,最後才要引進羅德曼的。用來控制籃板球和防守。羅德曼再職業生涯的初期,就被底特律活塞用來防守當年的大鳥拉里伯德。

從那以後,羅德曼找到了自己在場上的位置,防守和籃板球。只有控制籃板球才能控制比賽。任何教練都喜歡積極防守的球員。公牛的成功在於防守比進攻更堅強。

拍電影雖然不是藍球,但是做事都是相同的,劇務這個位置,是能看到全場的。但是你要明白,自己不只是個劇務才行。不然我真要給你換合同了。」

齊林:「是。」

齊林的幸運來得很快,做個半個月劇務之後,直接被總裁召見。總裁秘書領著齊林到了總裁辦公室后,大搖大擺的晃著乳球鑽進總裁辦公桌下面了。

鑽進總裁辦公桌下面了。

鑽進總裁辦公桌下面了。

因為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看著比自己還年輕的總裁,齊林問:「總裁,你找我什麼事?」

張誠:「嗯,叫老闆就可以。我看過你的資料,科班畢業。付牟也跟我說過你,工作踏實。嗯。」

說著,張誠激動地扔出一份劇本:「這份劇本你看一下。嗯。呃。嗯。」

這劇本,就是張誠從未來套寫來的。

當然,最後在編劇上寫了張誠自己的名字,廢了這好幾天力氣和能力,總不能什麼都不收。

齊林看了眼劇本之後問:「老闆,這是讓我獨立執導一部電影嘛?」

張誠:「是,你不是科班畢業嘛。很多東西,我就不多說了。半個月,最多半個月,嗯,嗯,給我拿出一份預算書來。不明白的地方,可以問一下公司的前輩。」

想起還在桌子下的總裁女秘書,齊林拿起劇本:「老闆,那我先走了。」

齊林先回自己的辦公桌,看了一遍劇本,然後找了時間,去請教前輩付牟。

付牟指點道:「預算書,這是第一步,除了老闆自己拍攝,總要先給出一個預算來。重點是,膠片費用,演員費用,拍攝費用,和後期製作費用。你先要讀透劇本,裡面哪個角色用誰來飾演,都要寫好,這些人的身價就決定著你這部戲的預算成本。如果不能掌握成本的話,預算成本太多超過公司的預計就會被公司拍死。

這對新人是很重要的事情。你的預算計劃書被帕斯了,公司很可能再換一個導演做預算計劃書。

公司里有好萊塢所有演員的身價表。你可以好好看一看。一般來說,當紅的影星上浮百分之十的費用,還是可以理解的。裡面有和公司合作過的,都有備註。

你要做的,就是把計劃書做好。預算可以高,但是要高得有道理。」

那就來吧,正好齊林現在沒了女朋友,晚上可以抽出大把時間來看劇本,作計劃書。

因為從老闆那裡領了差事,白天已經不用去做劇務了,黑天白日的作計劃書,用了六天就完善了人生的第一份計劃書。

想來不加班的話,差不多半個月剛好做完的樣子。

齊林的第一份計劃書不敢直接上交老闆,先讓付牟看了一下,果然付牟給了許多意見:「你看這個,你想用某某影星,可是,有個問題,他沒有檔期怎麼破,有檔期價格合適,劇本OK,自然會來拍。

所以,重要的角色實際上都要選兩三個備胎的。到時候海選角色試鏡的時候,給他們都發邀請。誰來了,誰試鏡合適就用誰。而且,人情角色這個詞你聽說過吧。

等你入行就明白了,行內這麼多大佬,有時候要給個面子的,就算這些大佬的面子可以不給,有時候老闆會欽定角色,這樣的時候不多,可是,從公司成立以來,有幾個最開始就合作過的演員,幾乎參與了有檔期的公司每一個片子。

雖然現在演員都簽經紀公司,可是和咱們合作的其實主要是兩家經紀人公司。咱們有句老話說的好,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在好萊塢這個圈子,其實也是這樣。

想想我的話,你再改一遍計劃書。然後就可以直接交上去了。」

齊林再付牟的指導下,飛速地成長著,又改了六天的計劃書,才上交到老闆那裡。帶著忐忑的心理,在外面等得齊林。過了三十分鐘,總裁女秘書拿著計劃書回來了。

齊林沒心思看總裁秘書的乳球和紅顏,而是看預算計劃書後面的批註,上面寫的的是:批准,著齊林去財務部領第一期預算。

本來以為能領到錢回來的齊林拿著聖旨去了財務部,結果領了一個出納回來,出納帶了一張卡,據說是第一期的預算都在裡面了,要用的話,只有齊林簽字,出納才會刷卡付賬或者網上轉賬。

電子時代了嘛。用現金的年代已經過去了,既然都能刷卡了,還拿那麼多現金做什麼,純招賊。

齊林一想,也就理解了。當然,抱著一堆綠鈔睡覺的夢算是白做了。這個出納雖然是女性,但也有三十多歲了,實在無愛——更何況,人家還是有家庭的下班后是要陪老公的。 隨著做了獨立導演,齊林的地位也是水漲船高,不但有了出納,還配了辦公室和秘書。

另外,公司也安排了一個劇組供應齊林的調遣。這裡面的人從攝像、燈光、場務主任、劇務主任、助理等等二十多人,比起齊林參加過的付牟當時的團隊數量頗有不如,不過,只要齊林認為缺人的話,一可以請公司調配,二可以自己臨時雇傭。

想對一個大型的電影公司,不是電影拍的越多越好,而是能充分的利用起資源——這個資源既包括人力資源,也包括道具和影視城、攝影棚等資源。

本部內資源利用的越充分,越是能減少公司運轉的消耗。這也是為什麼一般大公司都認為每年拍攝十部左右的大製作為宜。

因為近乎一個月上映一部大片,就免除了自己和自己打擂台的下場。

好萊塢一部電影上映多久呢,這個也沒有準確數字,既有上映一兩周就被拿下的,也有上映半年多還能保持一定票房的——例如泰坦尼克號,但是大部分大片都是上映4-6周。因為除了前兩三周,後面上座率就要下降了。

根據這個數字,一年十部大片還是很合理的。

就在齊林邀約一個個影星進行新片試鏡的時候,張誠帶著律師鮑勃和會計師地產經紀人等坐著張誠的灣流飛機來到了愛達荷州。

以前張誠總想著買地買地的做大地主,總是抽不出太多時間來,這次來愛達荷州,就是買地做愛達荷州第一大地主的。

下了飛機,一塊塊土地坐車查看過去后,地產經紀人一邊介紹著這裡:「這裡是擁有悠久歷史的斯托特的斷頭谷農場——操作牧場驚人的設置和多樣化的地形。

大約470英畝高產可耕種的土壤和180英畝的優質牧草牧場。一個乾草筒倉,大型乾草棚里,有多個設備存儲建築,自動化裝載斜槽和進料系統。

農場內地貌多樣——傑出的鮭魚漁業,天鵝河流過牧場河流長度12.5英里,穿過牧場。

峽谷隔壁的森林棲息地在針葉樹創建了天然優秀的大狩獵場,包括,驢、白尾鹿、駝鹿、麋鹿、偶爾的熊和美洲獅。

傑出的提頓的觀點,如果你在這裡覺得寂寞了,附近的多家私人農場網站與特殊的隱私會給您帶來解悶的途徑。」

地產經紀人總結說:「這裡是經營農牧業和打獵放鬆的好地方。近千英畝的土地,大部分都被開發出了。」

很好的農場,張誠只關心一個問題:「多少錢?」

地產經紀人:「1千萬美金。包括原主人留下的九間房子,以及八百頭肉牛。和全部的農業機械設備。包括一架螺旋槳飛機。」

「買了。」張誠:「下一個。」

地產經紀人:「下一個我們要去的。是當地有名的瓦特養牛農場,接壤的鶴溪水庫。7000英畝的土地,灌溉耕地,播種牧草。

質樸的財產是3個獨立的華麗房子,5乾草穀倉,連接機械棚和其他建築物。包括涵蓋的粉河裝卸設施,飼養場,7糧倉和7口井。這裡的土地每年可持續生產2000噸的乾草。土地是完全相鄰的,沒有零散的土地,附近充滿野生動物。」

「多少錢?」

地產經紀人:「八百三十萬刀。」

張誠:「這個七千英畝的更便宜啊。買了。」

地產經紀人:「這個農場牛早就賣掉了,這幾年只做牧草的買賣。也沒有什麼農業機械。七千英畝土地的話,八百三十萬刀還是很合理的。」

「買了。」張誠:「下一個。」

地產經紀人翻頁:「魏瑟河貫穿這個美麗和富有的牧場以北。隱蔽,風景如畫的476英畝牧場、水源豐富,完全灌溉農業,改善牧場土質。舒適的農場家是漂亮的草坪,建立了陰影包圍和果樹。良好空間大小的花園種植自己的水果、蔬菜和漿果。地點在壯觀的議會山的東部。」

張誠:「價格?」

地產經紀人:「185萬。」

張誠:「買買買。下一個。」

地產經紀人:「享受這安靜的孤獨和與世隔絕的農場,一個生活和撫養家庭的好地方。1360英畝農場包括灌溉農場100英畝,1200英畝干放牧牧場。全年有生活水和魚。

牧場中棲息著麋鹿、鹿和其他野生動物。財產可以分幾個方面。空氣,漂亮的風景。礫石全年縣維護公路貫穿該牧場。價格是176萬。」

張誠:「買了。繼續。」

地產經紀人也快瘋了:「嗯,您到底要賣多少土地?」

張誠:「籌備了一百億左右,可能的話,就花完它。」

地產經紀人:「這已經能把大半個愛達荷州買下來了。」

張誠:「為什麼不是整個愛達荷州呢,我有的是錢。兩百億,三百億,我都能拿出來。」

地產經紀人:「有不願意出售土地的,這是其一。第二,國家森林公園等是不會出售的。這和錢多錢少沒什麼關係。」

張誠:「那好,我們就繼續購買土地,然後把我的土地呢,在放大版的地圖上染成紅色。到時候看看有多少是我們的。到時候開辦一個農業公司,使用這些土地。」

愛達荷州只有120萬人口,這裡面還有百分之三十的人口是摩門教徒。

摩門教或許有人聽說過,就是支持一夫多妻的那個教派。是讓大部分白人都羨慕地妒恨的一個組織。

摩門教徒們就在愛達荷州的一個個農牧場裡面,妻子們照顧孩子照看牲口甚至操作農業機器。

多餘的男孩子長大后扔到大城市去,反正中西部地區的年輕人願意往大城市走。

愛達荷州的經濟三支柱是農業、礦業和林業。最近幾年,旅遊業發展得也不錯,得益於這裡山青水秀,原始森林中百年以上的巨木比全州的人口還多。還有豐富的水源帶來的鮭魚資源。

張誠帶著一組人,先後飛了愛達荷州、俄勒岡州、懷俄明州和猶他州。先後買下了六百四十萬英畝土地,才把一百億刀資金花完。很多農場買下時只是幾十幾百英畝的土地,不過通過購買兼并甚至換購土地,大部分土地的邊界還是連上了。

形成了一個又一個超過數萬英畝土地的農牧場。 這樣一圈買下來之後,擁有農牧業土地六百四十萬英畝的張誠已經躍居美國前十的大地主。

很多美國豪門都有購買土地的習慣,所以第一肯定是排不上的,張誠擁有的土地量也不知道能不能排進前五。不過富豪們總是低調保密。誰也不清楚誰有多少土地。

土地財富可能沒有工廠的利潤高,可是,土地本身保值性能好,組建了農業公司收益也有固定的保障。

就像愛達荷州那塊7000英畝的牧場,每年能生產兩千噸的牧草。管理這麼大牧場只需要六個工人,為什麼說是工人呢,因為都是開機器的。

就是因為地多人少,這些州的野生動物資源極其豐富,去局子里買張狩獵證,普通人都可以去國家愛森林公園狩獵。至於牧場主,連證都免了,只要在牧場內部的野生動物,都可以隨意狩獵——畢竟這些動物大部分是吃牧草長大的,農場主打一打不算事。主要是鹿和羊。

現在各州已經開始用遊客資源來狩獵本州過多的野生動物,對遊客來說,打獵和野味燒烤可能都是很新鮮的事情。

齊林這邊正在按部就班的進行海選試鏡,雖然海選試鏡號稱每個人都有機會,其實機會已經集中在特定名單上那幾個人了,重點就是看這些人來不來試鏡,有沒有檔期。

作為科班畢業的齊林,對電影有自己的想法。雖然一些想法和公司的制度有些衝突,但是,齊林知道作為一個新人,現在不是讓公司適應自己的時候,而是自己主動去適應公司的制度。

齊林當然也想擁有無限的資金提取權力,電影能拍攝多好要多好,NG一千遍也要達到極致等等,有時候也就是在夢中想一下。現在這部戲的製作成本約3800萬——5600萬(浮動的這一部分主要是主演的片酬)。

在好萊塢,一流的男星五六百萬演一部戲就差不多了。超一流的男星或者影帝,身價要一兩千萬拍一部戲。

反而是影后的價格不高,拍一部戲的話,800萬片酬搞定。很少有能拿到一千萬片酬的影后。

這樣的事情也反映在美國的各行各業。如果說男子職業運動類的明星個個賺的盆滿缽滿,那女子職業運動類的明星也就賺個藍領階層的收入。還有好多因為收益不好,被裁撤的女子運動類項目。

就算NBA火了又火,高收入的球員全聯盟就那麼幾十個,剩下百分之八十的球員每年收入就幾十萬刀。他們被稱為NBA的藍領,可是沒有他們,NBA只能打打全明星比賽了。

這些NBA的藍領也都是高中或者大學時代的籃球天才,如果給他們無限開火權,每場比賽轟下五十分來絕對不是問題,可問題就是他們沒有無限開火權,這種權力是科比的,是詹姆斯的,是喬丹的,是基德的,但絕對不是藍領們的。

片子的男主角要用亞裔的武術演員,並非一定要高大,但是,看上去很有功夫的那種。齊林的內定人選是功夫足球裡面那個守門員,雖然叫什麼不清楚了,不過,世界村了,亞洲演員也願來好萊塢發展。

用這個人的還有一點就是,看功夫足球的時候齊林覺得這個人長的有些像李小龍。亞洲男星功夫界要論第一當然是龍哥,可是龍哥老了,再說,龍哥的風格也不適合這部片子。

至於女一號的選擇就多的多了,大小姐范的白人女影星,好萊塢不說要多少有多少,備胎齊林就準備了四個。

這段時間,齊林也熱了,從籌備功夫保鏢后沒多久,每天給齊林打電話自我推薦的,以及經紀人給旗下演員推薦的不知道有多少。

就算齊林已經很堅持原則,女一號試鏡成功后,沒兩天就把導演齊林睡了。雖然暫時選中了,臨時變卦這種事也是有的,先潛一潛總是沒錯的。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之後,電影都排完了,大家勞燕分飛就是了。

潛了女主之後,提心弔膽的齊林試鏡時一再小心再小心,總算沒出大的岔子。守門員的經紀人和守門員雙雙飛來好萊塢也試鏡成功,男一號就這麼定下來。

這段時間,張誠沒什麼事,讓鮑勃重組了農業公司的幾千工人之後,張誠就去夏威夷度假了。作為富豪怎麼能不來度假呢。

張誠在十幾米深的海底的沙灘上躺著,嘴裡叼的輸氣管子連在水面上面的小艇上,小艇上還有兩個人等著張誠玩夠了上來。

躺在海底的張誠覺得身子下面不舒服,用手抓了一隻巴掌大小的龍蝦出來。

這樣的龍蝦還是小了點,一尺半都沒有,根本沒法上桌,張誠隨手就扔掉了。看著魚群在自己上面游來游去,這種感覺好舒服。

而且到了海底十幾米的地方,陽光也不是那麼刺眼了。水溫適中,要不是張誠還清醒著,就想要在這裡進化一下了。

海底看魚的這個項目真是不錯。在下面玩夠了,張誠才從魚群中向上游,將魚群驚起一片片的水泡和波浪。這裡的魚小得可憐,巴掌大都沒有,但是有的很好看,張誠覺得可能是某種熱帶觀賞魚的祖先。

這些魚就是靠著外面有珊瑚礁阻擋,大魚和鯊魚進不來,才一代代繁衍活了下來。不過,在夏威夷,還是有吃小魚的海鳥的,例如賊鷗。又叫做海鷗的那種動物就是了。對夏威夷的居民和漁夫來說,海鷗是要偷東西的,而且膽子特別大,放鞭炮嚇唬都只能趕走一小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