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在唐影看來,有一個人在自己的身邊,如果自己還不利用好的話,那豈不是浪費了,更何況唐鋒之前還和自己說了要和自己一起訓練的。

所以此時的唐影也就想到了這一點兒,等明天找個時間和唐鋒說說這件事情,畢竟楊夢穎那邊唐影是能夠搞定的。

……

這個時候的楊夢穎,也是覺得自己有些睡不着了,對唐影今天晚上喝醉了的情況來看,是有着一些擔心的,所以這個時候的楊夢穎是很想下樓去看看唐影有沒有好一些了。

楊夢穎在牀上面左思右慮了很久,覺得自己還沒有睡着,於是就穿好了自己的睡意外套,打開了門想下去看一看。

楊夢穎打開了門之後,看着面前一片漆黑,楊夢穎也是突然地有些感覺到了害怕,不過這個也不能夠證明她的膽小,只能夠是說在沒有燈光的照射下,半夜三更的,女孩子多少是有些害怕的。

楊夢穎找到了燈光的開關處,於是去按了下去,燈光亮了起來,這個時候楊夢穎不再是那麼的害怕的,雖然說這個時候很寧靜,靜的讓她的心有一種覺得隨時都有可能發生一些自己意想不到的事情。

可是對於楊夢穎來說,這又算得了什麼呢?

楊夢穎對於這些事情,早就已經是習以爲常的了,所以這個時候的她也並沒有猶豫太多,走下了樓梯,來到了唐影的房間門口,心裏還在猶豫着這個時候到底要不要打開門看一看唐影。

如果說打開了門的話,那麼唐影會不會發覺到有人進入他的房間了呢?

聽賀伯上一次說,唐影在他送面來的時候發現了賀伯的出現了,所以這個時候的楊夢穎,也還是對唐影懷着一些想法的,萬一自己打開了門唐影發現了自己怎麼辦呢?

楊夢穎想了想之後,心裏決定了,還是打開門看一下爲好,畢竟自己已經是下了樓來了,如果說自己不看見點什麼就回去的話,那麼豈不是半途而廢了,楊夢穎可不想做一個半途而廢的人,而且她的那種性格,也是不喜歡半途而廢的。

畢竟自己做了一半了,那麼就一直做下去好了,半途而廢的話,那麼豈不是說小看了楊夢穎了麼?

楊夢穎可不想做一個那樣的人。

楊夢穎鼓起勇氣的推開了唐影的門,看着唐影還沒有動靜,楊夢穎就覺得唐影肯定是酒意還沒有醒,於是就朝着唐影的牀邊走去,但是這麼一週去不要緊,就是楊夢穎走到了唐影的牀邊的時候,發現了牀上面並沒有人,唐影並沒有睡在牀上面。

楊夢穎見此,走到了廁所裏看了看,發現唐影也沒有在廁所,楊夢穎這一下就開始有了些着急了,到客廳裏面找了找唐影,唐影也還是不在,楊夢穎這個時候就在想着,唐影這麼晚了不在家裏,那會是去了哪兒了呢?

難道說是喝醉了夢遊夢出門了?

楊夢穎越想越離譜,所以也就沒有再繼續地往下想了,畢竟對於這件事情,楊夢穎現在是處於很憤怒的狀態的,所以這個時候的她,也就哪裏都沒有去了,她自己的房間也沒有回,就打開了唐影房間裏的燈坐在了唐影的牀上面,靜靜的等着唐影的出現。 楊夢穎也不是說唐影沒和她請假就私自出門了這個問題在糾結,而是對於這已經是晚上了,唐影出去幹什麼去了,楊夢穎一時之間還真的想不到唐影晚上出去是幹什麼去了。

這兩天楊夢穎本來是覺得和唐影一起在家裏的日子很開心的,但是看着今天晚上的唐影,楊夢穎還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和唐影解釋了,雖然說唐影晚上的表現,令楊夢穎很開心很高興,但是現在這個情景看來。

楊夢穎也還是很尷尬的,到底是該表揚唐影晚上的表現呢,還是該批評唐影晚上出門沒有給楊夢穎請假就出去了這件事?唐影的爲人,楊夢穎到現在已經是對他大概的瞭解了一些,但是這一次,楊夢穎還真的不知道唐影晚上去幹什麼去了。

如果說和唐璐還有唐鋒他們兄妹倆出去玩去了,但是晚上的唐鋒已經是喝的天花爛醉了,而且唐璐的心情楊夢穎也還是清楚的,所以,楊夢穎第一時間就排除了和唐璐唐鋒兩兄妹了。

不過,就算是排除了唐璐和唐鋒兩人,楊夢穎也還第一時間想不到唐影還有哪些朋友了。 都市魔王奶爸

楊夢穎也是清楚學校裏的那些人的,他們晚上這個時候了,也應該都是在家裏睡覺了,如果說用功點的同學的話,那麼他們這個時候也應該是在家裏複習着的,根本就沒有時間和唐影出去玩的,所以這個時候楊夢穎也是排除了班上的那些同學,因爲班上大多數的同學楊夢穎可是比唐影還要熟悉的。

作爲特奧班裏的學生,他們更加看重的是自己的學習,也就是他們的學習如果沒有達到當天的標準的話,那麼他們晚上就算是通宵也是有着可能性的,畢竟他們可是要考名牌大學的人。

所以這個時候楊夢穎排除了兩種可能性,那就是班上的同學和唐鋒唐璐兩兄妹,可是,除了他們之外,楊夢穎也還真的是不知道唐影還有哪些朋友了。

畢竟唐影可是每天都是跟在了楊夢穎的身邊保護着她的。所以這個是時候的楊夢穎,也就顯得有些困擾了起來,不知道唐影晚上悄無聲息的出去是去了哪裏。

楊夢穎一想到唐影晚上爲了她喝酒而導致了唐影的有些喝醉了的情景,但是楊夢穎雖然說是在想着這個問題的,可是又覺得,唐影這一次的出門,是覺得有些問題的,可是楊夢穎這個時候也還是就想不出唐影到底是去了哪裏。

楊夢穎掏出了手機,上了校園貼吧看了看,發現唐影上一次在校門口救平民校花劉梓涵的帖子還在頭條上面顯示着,楊夢穎就不禁打開看了看,反正現在的她也是沒有什麼事情的,所以爲了在唐影的牀上乾等着唐影回來,楊夢穎倒還不如直接的看一下校園貼吧上面的那些帖子呢。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楊夢穎的頭腦裏突然地出現了一個畫面,這個畫面就是上一次劉梓涵來班上找唐影的那一個畫面,楊夢穎在想着想着的同時,頭腦裏又不禁出現了唐影晚上出去,可能是會去和劉梓涵約會去了也說不定。

不過,就算是這樣,唐影也是該和楊夢穎請一個假纔可以出去的啊,畢竟楊夢穎可是和唐影說過這件事情的。

此時的楊夢穎,不敢再想那些東西,只是想知道唐影晚上到底是不是和劉梓涵出去約會去了,點擊了一下貼吧內容,整個貼吧的內容都顯示在了楊夢穎的諾基亞手機上面。

楊夢穎一個字一個字的看完了之後,放下了手機想了想,還是覺得有一定的可能性的,雖然說唐影這麼久以來的表現是令楊夢穎和唐璐兩人感到贊同的,但是這個時候看着唐影晚上明明已經是回到了家裏來了,還要出去,也就讓楊夢穎開始懷疑起了唐影晚上一定是和劉梓涵出去約會去了。

至於唐影爲什麼不和楊夢穎說這件事,估計是唐影覺得,楊夢穎知道了以後一定會很難過的,所以就沒有告訴她了。不過,這個時候的楊夢穎,也還真的不是很難過的,只是覺得唐影不和自己請假就出去和別人約會去了的事情趕到了一定的失望而已,自己明明已經是和唐影說的清清楚楚的了,以後不管是去哪裏都要和她請一個假,這樣的話她纔會覺得放心。

不是說對唐影不放心,而是楊夢穎覺得有些事情,她這個做僱主的應該是需要知道和了解的,而不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瞞着她不告訴她。

唐影這個時候,也是和林亦秋在玄老的指點下學到了一些有關他們的技能了,雖然說林亦秋覺得自己的技能有些薄弱,但是在林亦秋看來,已經不是這麼認爲的了,畢竟林亦秋能夠學到修煉界的知識完全是通過了唐影這個師父才瞭解到的。

如果說沒有遇見唐影的話,那麼林亦秋可能一輩子都會只是在異能力上面有着一定的優勢的人,所以,對於這一點兒,林亦秋也是覺得可以的了,畢竟他的異能力可是沒有什麼用處的,頂多的就是輔助一下人們進行調查而已,當然,這裏也包括了他自己調查的情況。

雖然說林亦秋拜唐影爲師的目的是爲了學到一些有關於攻擊性的技能和實力,但是現在的林亦秋已經是能夠駕馭的住鬼影步的技能了。

鬼影步雖然說不是一個攻擊性的技能,但是能夠修煉到鬼影步的這個技能的修煉者還是不多的,而且就算是不是攻擊性的技能,但是如果比的是速度的話,那麼林亦秋還是認爲,鬼影步對自己來說有着一些用處的。

畢竟打不過人家,跑總跑得過人家吧!

“好了,下個禮拜,你就多練習練習玄老教你的那些功法吧,如果說在修煉上面遇到了一些問題,你也可以及時的請教我,畢竟我是你的師父。”唐影和林亦秋來到了學校門口,對着林亦秋說道:“我就先回去了。”

“嗯,師父再見!”林亦秋點了點頭,然後對着唐影揮手道。

唐影在離開了學校之後,很快的使用起了自己的瞬移,讓自己快一些回到家裏,畢竟楊夢穎可是一個人在家的,唐影多少對楊夢穎一個人在家有些不放心。

而就在唐影來到了楊家別墅的門口時,看着自己房間裏的燈在開着的,唐影立刻就覺得有些不妙了,不是說唐影覺得楊夢穎受到了危險,而是唐影知道,楊夢穎可能知道了自己外出沒有給她請假的事情了。

所以這個時候的唐影,也還是覺得有些爲難的,因爲他不知道這個該要如何去和楊夢穎解釋清楚。

畢竟殺手這個職業,對於女孩子來說,還是有着一些恐怖的,唐影不想把自己已經是一名殺手的事情告訴楊夢穎。

因爲唐影怕的就是楊夢穎會因此感到害怕,還有覺得有危機感。危機感這一點兒唐影雖然不是很擔心,但是對於楊夢穎來說呢?

現在的楊夢穎可以說經常會覺得自己隨時都會有危機感,但是有的時候楊夢穎醒悟過來的時候,覺得只是一場夢,對於夢,楊夢穎一般都是不相信那些的,因爲在她的心裏,她可是一直都是唯物主義者,雖然說有的時候相信命運會有一點兒幫助,但是楊夢穎可不是這麼認爲的。

在她的世界裏,只有通過了物質的存在,那麼纔可以算得上是真正存在的,對於那些有的沒的,楊夢穎都是要經過了眼見爲實才能夠肯定下來的,所以,那些思想性的東西,楊夢穎可是從來都不會相信那些。

只是有的時候,楊夢穎覺得很害怕而已。

唐影慢慢地打開了家門,自始至終都沒有發出一點兒聲音,因爲這個時候,唐影通過了諾亞的幫助,得知了楊夢穎此刻已經是在自己的牀上面睡着了。

唐影悄悄地走進了自己的房間,看見已經熟睡的楊夢穎,唐影還真的是不想要去打擾到她,不是因爲楊夢穎是他的僱主他的大小姐,而是此時此刻,唐影看着楊夢穎熟睡的模樣,還真的是被楊夢穎那可愛美麗的臉龐給吸引住了。

所以唐影纔不想要去打擾楊夢穎休息。

不過,就在唐影正準備把被子往上蓋一蓋的時候,楊夢穎突然在睡夢當中覺得自己的眼前似乎是有一個人在爲自己蓋被子,所以立刻就從睡夢當中清醒了過來。

唐影本來是不想要楊夢穎冷着的,但是突然地發現了熟睡中的楊夢穎突然睜開了眼睛,他們兩個就這樣四目相對着,一句話也沒有說出來,就是如此的望着對方。

此時的唐影和楊夢穎兩人,就如同是在心裏說話似的,楊夢穎之前的猜測,唐影也是有所感悟到了一些,可是楊夢穎並沒有得到唐影心裏想要告訴自己的話。

“快睡覺吧!明天還要上課呢!”唐影對着正在牀上面睡着的楊夢穎說道。 唐影對於楊夢穎睡在他的牀上並沒有覺得很煩惱,也並沒有覺得晚上自己沒有地方能夠睡覺,只是覺得,楊夢穎一個女孩子睡在自己的牀上,不禁有些不好意思而已。

不過礙於楊夢穎是唐影的大小姐,所以唐影也就沒有再繼續的煩惱下去了,畢竟人家楊夢穎可是一代天驕去了,對於美女睡在自己的牀上面,唐影連高興都還來不急呢,怎麼可能會覺得有些煩惱呢。

至於唐影晚上怎麼睡覺,唐影倒還是不煩惱的,一點兒都不在乎自己晚上睡在哪裏。因爲他可以打個地鋪睡在地上,或者是睡在客廳裏的沙發上面,這些都對唐影來說不算是問題。

畢竟以前他在神祕特使局執行任務的時候是經常睡在地上或者是沙發上的,而現在對於唐影來說,那簡直就是一件so easy的事情,根本就難不倒他。反正自己以前在執行任務的時候可是沒有少睡過地鋪或者沙發的。

就在楊夢穎準備要繼續的睡下去時,楊夢穎才突然的覺悟到,自己是在唐影的房間裏,至於她爲什麼會來到唐影的房間裏面,是因爲唐影晚上出去了一趟沒有和她請假就出去了,楊夢穎這纔來到了唐影的房間裏面,雖然說唐影的房間裏沒有什麼東西是能夠吸引住她的,但是看着唐影那個時候沒有回來,楊夢穎不禁覺得有一些害怕,所以就直接在唐影的牀上等着唐影了。

不過在她等着等着的時候,楊夢穎不知什麼時候自己睡在唐影的牀上,而且被褥都是蓋得好好地,楊夢穎對於這一點兒簡直有點兒不敢相信自己是怎麼做到的。

但是就在楊夢穎思考着的時候,一個問題出現在了她的腦海裏,那就是唐影是什麼時候回來的?

“等,等一下,你是多久回來的?”楊夢穎看着唐影正準備要出門去,於是叫到他,問道。

“哦,這個啊,明天早上在和你這件事情,可以麼?”唐影突然轉過身來,對着楊夢穎解釋道:“畢竟今天已經是快要到十二點鐘了,你就先睡覺吧!明天早上還要上課,我早上煮早餐的時候再告訴你,可以麼?”

唐影不說的原因其實有兩個,一個是唐影還沒有想清楚這個到底該怎麼和楊夢穎去解釋,第二個則是這個時候已經是很晚了,如果唐影再解釋一下子的話,那麼估計明天楊夢穎上課就會無精打采的,對於這一點兒,唐影還是比較關心楊夢穎的。

畢竟當初方雲老頭兒讓他來做楊夢穎的貼身保鏢不是因爲單純的保護着楊夢穎的,而是要讓楊夢穎考上一所理想的大學的。所以這個時候唐影也就只能夠是和楊夢穎這麼說了,畢竟今天晚上不管是楊夢穎還是他自己,都喝過酒。

雖然說楊夢穎喝酒只是喝了那麼一點點,但是對於酒精過敏的楊夢穎來說,還是有着一定的傷害的,不過對於唐影來說,雖然那些酒量難不倒唐影,但是唐影在回來之前,可是已經有些天花爛醉的了。

唐影也不得不說,唐鋒的那些弟兄們都是可以喝的酒的,大概是因爲他們經常喝酒的原因造成的吧,不過對於這一點,唐影也是能夠理解的。

如果說讓他經常喝酒的話,那麼他的酒量也會是很好的,不過對於唐影對酒這個東西來說的理解是與別人完全不同的,所以唐影有的時候爲了喝酒完全就是圖個樂子,好讓自己開心開心。


畢竟有着這麼一句話,借酒消愁愁更愁,千金難買葡萄酒的。

所以唐影那個時候的唐影,也就是開心的是時候喝點小酒什麼的,如果說讓唐影不開心的時候去喝酒的話,那麼唐影打死都不願乾的,因爲他知道借酒消愁只會是讓自己愁更愁,而不會讓自己瞬間變得開心起來。

不過,唐影對於這一點還是有着一段時間是處於這樣的狀態的,不過那個時候的唐影,是在神祕特使局裏,雖然說神祕特使局裏禁止喝酒,但是還是有着賣酒的地方的,不過那個地方知道的人很少,可以說除了唐影他們這些好酒的人,都會知道那個地方。

只是,唐影之所以知道,那也是因爲方雲告訴他的,如果方雲不告訴唐影的話,那麼估計自己永遠都不可能發現那個地方的,因爲那個地方真的是太隱蔽了,許多人都不會找到那個地方的。

“哦,那好吧。”楊夢穎點了點頭,於是道:“不過,我睡了你的牀,你睡哪裏呢?”

楊夢穎這麼問,其實是想要和唐影多玩一下的,雖然說她之前不是很困,但是這個時候雖然很困了,也還是想要爲難以下唐影的,因爲這是唐影的懲罰。

“你睡了我的牀,那麼我也就只能是去外面打個地鋪或者是睡在沙發上了咯!”唐影繼續地道:“但是也不一定,看哪種方式舒服一些,我就睡哪種了咯!不過現在我覺得,沙發上面比較舒服一些。”

楊夢穎本來還想着唐影不會這麼說的,但是既然唐影這麼說到了,她也就沒有必要去繼續地爲難唐影了,因爲這個時候她也是很困了。

“好了,我上去睡覺了啦。”楊夢穎無奈地搖了搖頭,道:“早點睡,知道了沒?明天早上我起來的時候,你一定要和我說清楚今天晚上的事情,不然的話,哼哼!小心小姐我對你不客氣!”


在楊夢穎說話的同時,也已經是從唐影的牀上走了下來。

“嗯,知道了,那你就上去睡覺吧,我也想休息了。”唐影點了點頭,承認道。

楊夢穎之所以叫着唐影,那是因爲她不想唐影在客廳裏睡,畢竟這樣的天氣,晚上如果在客廳裏睡的話,肯定是會着涼的,所以楊夢穎爲了不讓唐影着涼,就把唐影的牀讓給了他。

雖然說唐影說的話令楊夢穎很開心,但是即使是開心,楊夢穎也還是有些煩惱的,畢竟今天晚上的事情,可是讓楊夢穎百思不得其解。

她可不認爲這麼晚了,劉梓涵還沒有睡覺。

……

上午,皖江市第四中學高三(一)班。

“啊?夢穎姐姐,不會吧,唐影昨天晚上還出去過?”唐璐這個時候在聽了楊夢穎說了一下昨天晚上的事情,不禁驚訝地道。

對於唐影,唐璐覺得,她是很清楚唐影的爲人的,可是令唐璐沒有想到的是,唐影晚上那麼晚了也還是會出門的。

星辰的命運

畢竟唐影以前的時候可都是規規矩矩的。

不會是昨天晚上唐影和夢穎姐姐都喝了一點兒酒,一個出現了夢遊的狀態,一個出現了幻覺了吧!唐璐的心裏想着,可是,就算是這樣,夢穎姐姐以前在喝酒的時候也不會出現這樣的症狀的啊。

唐璐越想越離譜,如果說是讓楊夢穎知道了的話,那麼她又免不了一敲。所以,這個時候的唐璐也就並沒有瞎想下去了,畢竟昨天晚上夢穎姐姐可是親眼所見的。

“嗯,是的,唐影昨天晚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出去的,而在他昨天晚上回來的時候,也是快要到了十二點了纔回來的,不知道他昨天晚上去幹什麼去了。”楊夢穎點了點頭,繼續地道:“不過,昨天晚上我猜想了一下,唐影出去的理由有一種可能性極大。”


“什麼可能性?”唐璐接着問道。


唐璐對於這件事情,還是有着很大的意見的,如果說讓唐璐知道了唐影晚上出去到底是幹什麼的話,那麼唐璐估計會給唐影扇一巴掌,因爲唐影這個貼身保鏢做得有些不稱職了。

不過就在她想着想着的時候,唐璐又想到了一個原因,那就是唐影昨天晚上可是喝了很多酒的,如果說喝醉了有些想要出去散散心也是有可能的,不過那麼晚了,而且晚上還下着一點兒小雨的,唐影也不可能會出去啊。

可是楊夢穎就是說唐影昨天晚上出去了的,對於這一點兒,唐璐也不得不重視了起來。

“小璐你還記不記得唐影在校園貼吧上面的頭條帖子是什麼?”楊夢穎淡淡地道。

“記得啊,怎麼了?”唐璐點頭道:“頭條帖子不是唐影見義勇爲救劉梓涵的帖子麼?那個有什麼好奇怪的。”

“就是因爲那個帖子,我纔有些懷疑,唐影昨天晚上出門是去找劉梓涵了。”楊夢穎若有所思地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