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公主贏寧兒瞧得不自覺露出喜色的許豪,笑問道,「許公子還算滿意?」

「滿意,太滿意了!」

許豪毫不做作,直接取出了白色巨狼的屍體。

皇階的氣息頓時撲面而來。

長公主贏寧兒美目盯著白色巨狼的傷口,心頭微驚。

她學識過人,在鎮撫司也去除妖過,一眼就看出皇階巨狼是被人用刀斬殺,而且看起來遊刃有餘,十分的快捷。

甚至她還看得出,巨狼屍體的傷口上,有雷系的能量痕迹。

顯然,斬殺這頭巨狼的人,是以為施展雷系自然秘法的用刀高手!

真想見一見這等強者啊!

許豪瞧得長公主贏寧兒收起皇階妖物的屍體,隨即開口,「那麼,你看看其他屍體價值幾何?」

「請!」

接下來,啟迪商行江尚坤等人開始清理許豪拿出的諸多妖物屍體和妖核。

數量太多,等階太高。

石青山與劉商等人已經麻木,可長公主贏寧兒的眸光卻越來越亮。

因為從中她能夠看出許豪在其背後勢力之中的地位。

尋常的人,能夠被舍與這麼多妖物嗎?

首先是勢力對許豪看中,同時也是對許豪實力的自信,要不然這麼多價值連城的寶物是不會給許豪全權負責的!

許久后,江尚坤才抬起頭來,道,「長公主,許公子,核算已經出來!」

「哦?」

長公主贏寧兒與許豪都將目光投視過去,前者平淡,後者急迫。

江尚坤稟告道,「合十顆極品靈石零三十五顆上品靈石!」

「嗯!」長公主贏寧兒點點頭,隨即扭頭看向許豪,道,「許公子覺得怎麼樣?」

許豪先是扭頭看了一眼石青山與劉商,待得兩者都點頭后,笑道,「合理!」

長公主贏寧兒擺擺手,接著江尚坤便叫人取來極品靈石。

與劉家商行的小袋子不同,此刻江尚坤等人拿來的是一個精緻的玉瓶,裡面裝著一個個猶如鑽石一般的小石子。

長公主贏寧兒從江尚坤手中接過,再次親自遞到許豪的面前,「許公子,你點點!」

許豪也不客氣,接過玉瓶后就將其打開。

真的猶如鑽石一般,只不過與尋常的鑽石相比,這裡面蘊含了磅礴的精純天地靈氣,甚至與靈氣塔的靈氣都相差無幾。

長公主贏寧兒似乎是看出了許豪的疑惑,直接解釋道,「這正是靈氣塔裡面產出的,若是在其他地方,想要尋覓到極品靈石,將會極難!」

「難怪!」

許豪回想起來,算是明白過來為什麼大秦王朝要在疆域內建築諸多靈氣塔。

控制疆域內的妖物滋生是一方面,其中更大的一方面是凝聚這種極品靈石吧!

這東西,直接就可以拿來修鍊,而且效果與靈氣塔的靈氣灌溉相差無幾。

也就是說,如果能夠得到龐大數量的極品靈石,那就表明可以時時刻刻地進行著『靈氣灌溉!』

光是想想,許豪就覺得恐怖。

他如果有這樣的待遇,到時候別說皇階靈力修為了,便是成帝,成聖,那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啊!

不過,就算沒有這樣的待遇,可他若是能夠從副本遊戲世界裡面帶出更多的皇階妖物屍體,如果都將其兌換成為極品靈石,那是不是說,他可以不斷地達成『靈氣灌溉』的效果!

許豪想到這裡,心頭再次火熱起來。

極品靈石很貴,但再貴,只要有價,那許豪就能夠支付得起。

「交易完結,許公子還有其他事嗎?若是沒有的話,本宮想請三位……」

「抱歉!」許豪開口拒絕,道,「我們先前已經有約了!」

許豪此刻更想快點結束這裡的一切,然後回到副本遊戲世界。

如果再弄一兩頭皇階妖物過來,他就可以不等大秦王朝的大比,直接先行一步來修鍊成仙訣,提升靈力修為!

石青山與劉商張了張嘴,最終沒有說話。

他們很想接受長公主贏寧兒的邀請,但他們也知道,這個場合,沒有他們兩人說話的份和餘地。

長公主贏寧兒微微一笑,「無妨,改日再約便是!」

「嗯,改日!」

許豪抱拳告辭,他甚至都忘記了與石青山與劉商兩人約定的勾欄聽曲。

「請!」長公主贏寧兒做出送客的手勢。

江尚坤等人則是恭敬地立在一旁。

許豪抱拳回應后,直接走向啟迪商行的大門。

在啟迪大門的建築群外,幾道陰影憑藉自身能力,快速地潛行而來,即便是青天白日,四周的人流也未注意到這裡已經有了幾道詭異且強大的陰影。

「還沒有出來,大佬,強攻吧!」

「是啊,在拖延下去,鎮撫司肯定會注意到我們,到時候就來不及了!」

「靈氣塔之下,皇階無人可活!」

「下命令吧!區區一個商行,還擋不住我們,強殺他!」

7017k 事實上,顧九宸早已計算過離開路線,就連林豐一開始的地上停車位都是他有意無意促使的,那自然是最有利於他逃脫的地形。

更何況方才他已經將林豐套話套的差不多了,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如果真要讓林豐帶着他去其他地方,恐怕接下來顧九宸就很難再逃脫了。

顧九宸將一切在心中計算得清清楚楚,就算是情況緊急,心中也絲毫不慌。

林豐注意力正放在開車上,一時不察,並沒有注意到顧九宸的行動。顧九宸這時候簡直是在和時間賽跑,要知道,他本身就是小孩子,跑起來自然要比成年男人慢上許多。

等到林豐開始呼喚顧九宸上車,他身後卻沒有傳來回應時,林豐這才發現不對勁。他趕緊轉身,看到已經將要跑進商場門口的顧九宸,心中不由暗罵了一聲「臭崽子」便猛地追了上去。

看來這個顧九宸已經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對,他可千萬不能讓他逃了,否則今天的計劃就會功虧一簣。

林豐這般想着,眼底閃過了一抹狠戾的色彩。

眼見林豐追過來,顧九宸先是順着人潮混入人群中,見對方徹底消失在身後,便徑直地朝着後門離開的方向走去。

他先前所謂的「顧青禾從未帶他來過萬家」的言論只不過是為了哄騙林豐,好讓他放下警惕心罷了。

當然了,事實上來過與否都沒有關係,早在剛進商場時,顧九宸便將商場整座的平面地圖全部映入腦海中,他早就計算出最佳最快的逃離路徑,只等著關鍵時候出手。

當然最該慶幸的是林豐確實只把他當普通孩子看待,對他並沒有太多防備,這才讓他的逃跑更加順利了些。

這種關鍵的逃跑時刻,自然還是打車回家最快。顧九宸攔下目瞪口呆的司機,臉上揚起乖巧沉穩的笑容,動作極為快速,又不容置喙的上了車,告訴司機目的地后,很快,身後那座繁華的商場便被拋在了車后。

顧九宸微微眯起眼睛,臉上的笑容就像是狐狸一般狡黠,希望這個林豐叔叔發現他是真的跑了以後能夠不要太生氣呢。

——

顧青禾和洛雲霆從學校急匆匆地挽回了城南的小別墅,卻仍舊沒有找到任何有關於顧九宸的蹤跡,兩人只好焦急的等著洛雲霆助理的調查結果。

然而就在這時,顧青禾的手機卻突然傳來了消息提示音。

這種時候,顧青禾本是不會理會這些雜亂的垃圾信息的,然而不知道為何她卻鬼使神差的點了開來。

——顧青禾,你兒子在我手裏,如果你不想他出什麼意外,就儘快到我給你發的地址來,我有事情要和你談。

果然顧青禾剛才莫名的直覺是準的,這是一條有關顧九宸的威脅短訊。

看到信息的時候,顧青禾只覺得自己的心臟都被人用力揉捏了起來,一陣陣揪痛傳來,她臉色「唰」的有些變得慘白起來。

「這是怎麼了?」

在一旁同樣焦急等著調查的洛雲霆很快便注意到了顧青禾的異常,他關心着走上前問道。

他大長腿輕輕鬆鬆邁了幾步,很快就站到顧青禾身旁,一邊扶住顧青禾將將要滑落的肩膀,一邊一眼便看見了對方尚未熄滅的屏幕。

洛雲霆也看見了威脅短訊。

他的神色頓時黑沉了一瞬,對方簡直就是當着他洛雲霆的面在進行挑釁。

洛雲霆想到這,眸色很暗,沉聲道,「我現在去找人調查這個號碼。」

顧青禾雖然心中焦急,但這卻是目前以來找到顧九宸的唯一線索,她自然不可能放過。

咬咬牙,顧青禾問了回去,雙方進行了簡短的交鋒。

在得知對方要求只能她一個人前行時,顧青禾毫不猶豫答應了下來,並問起了約定的見面地址,然而就在這時候,對面卻再也沒有回復過消息。

她的心不由的往下墜起來。

幸好的是,在經過助理的一番緊急調查后,洛雲霆已經得到了發信息人的詳細資料。

竟然還是個出乎意料的熟人,林豐。

洛雲霆將調查結果告訴了顧青禾,試探般問道,「這個林豐和你是有什麼糾葛嗎?」

顧青禾在聽到答案的時候。整個人便怔愣了起來,簡短的沉默了一會兒后,她面上浮現出一抹奇特的神色。

「如果當年的事情是真的話,他應該是顧九宸血緣上的親生父親。」

「親生父親?」

洛雲霆幾乎沒忍住將手指捏了又捏,有心想要說什麼。但他心知這時候並不是計較的好時機,於是他用力將心中突然翻湧起來的情緒給強壓了下去。

在得知對面的林豐和顧青禾溝通結束后卻突然失去音訊,他的眼裏不由閃著寒芒。

這很可能意味着對方要臨時更換地點,這毫無疑問並不是一件好消息。

「媽咪,我回來啦。」

然而就在兩人間等待的氣氛逐漸變得無比焦灼時,小別墅的門鈴卻突然響了,隨之而來的是顧九宸乖乖巧巧的叫喚聲。

就像過去無數次正常放學回家一樣,顧九宸開門走了進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