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恆的門院前夢君已經是梨花帶雨哭成了一個淚人,看樣楊恆那依依不捨的表情完全寫在了臉上。

「好了夢君,你在家乖乖聽吳爺爺的話,要是我回來聽吳爺爺說你不乖的話可是會打你屁股的。」

楊恆用手拂去夢君臉上的淚珠笑著說道。


「樣恆哥哥你壞!都要走了還不讓調戲人家。」

夢君也是噗的一聲笑了出來,粉拳狠狠的錘在楊恆的胸膛之上。

那力道對於楊恆來說和撓痒痒一般嘻嘻哈哈的一笑而過。

「夢君,我不在家這段時間好好照顧吳爺爺,若是有什麼事情就去求瞎老,想必他會看在我的面子上照顧你們兩個的。」

楊恆突然面色一收看著夢君認真的說道。

夢君點了點頭不再說話,不知道為什麼她一想到楊恆要離開家去到那麼遠那麼危險的地方心中就是一陣害怕,好像自己的天都要塌下來了一般。

「好啦,你楊恆哥哥要走了,吳爺爺、夢君,多多保重!」

楊恆沖著吳爺爺鞠了一躬回頭看了看正在焦急等待的幾名『觀察者』笑著說道。

「楊恆,在外不比家裡,外面強者如雲遇到事要多多小心,不行就回來,這家裡吳爺爺雖然武功輕微但是誰想要動你也得從我這把老骨頭身上踏過去!」

吳爺爺大愛無言憋了許久才說出了這麼一句話,而這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卻是讓楊恆濕潤了眼眶,轉過頭不敢用眼睛看吳爺爺和夢君嘆了口氣說道。

「保重了。」

說完便踏出了庭院的門和阿虎還有露兒一起踏上了去往灰冥礦山的路。

「楊家,等我再回來的時候應該就要易主了吧。」

……

某天上午一家客棧內楊恆和阿虎、露兒一桌正在吃著美食而另外三個看守楊恆的人則是坐在另外一桌。

楊恆這次從家走並沒有帶什麼行李只是拿了一些銀兩而已,所以也是沒有什麼負擔,在客棧之中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群笑著說道。

「露兒姐應該很久沒有看到這人來人往的場面了吧?」

入侵娛樂圈的暴君

「好久都沒能這樣了,在少陵城的時候根本無法自由的走在大街之上,在少爺家中好是好但是就是有些冷清了。」

其實楊家作為陵郡三大家族之一人口繁多,單單是下人便有數百之數,只不過楊恆這個『廢物』少爺門前人丁稀少而已,大家都不願意在楊恆的院前走動,生怕被人認為跟這『廢物』少爺有些許瓜葛。

楊恆也是笑了笑,不知道那少陵君最後如何了,聽說是金背蜈蚣破開限制后大殺四方,整個少陵城血流成災,少陵城城主杜康和少城主杜自成都是成為了金背蜈蚣口中的食量,最後還是由一名雲遊路過少陵城的高人出手收了那金背蜈蚣才息事寧人。

「那……那……」

三人所坐的位置是客棧二樓之中靠近窗戶的地方,可以看到路上的行人,而阿虎指著那行人中的一名男子支支吾吾的說道。

楊恆順著阿虎的視線看了過去,眼睛微微眯了起來,沒想到竟然在這裡看到了張家的人。

阿虎並不知道這是張家的人,他只不過覺得那些行人之中這一女兩男十分與眾不同,那女子一身火紅的衣裳,一條細鞭插在腰間,頭上長發紮成了一個馬尾,配合上其精緻的外表顯得格外與眾不同。

而那兩個男人則是一左一右走在少女的身後,看那微微靠後的站位就知道,這兩個男人的地位肯定不如那女子高。

阿虎不知道這三人是誰楊恆卻是不能不知!

那火紅衣裳的女子名為張晴是張家年輕一代中的最為出色的人物,而且她還有著另外一個身份,那就是楊恆的……未婚妻!

大街上火紅女子左邊的男士獻媚道。


「晴兒妹妹累不累,這裡的一家客棧頗有特色,不僅環境優雅裡面的廚子手藝也是極好,要不要上去歇息歇息,我們這次去往灰冥礦山可是要走不近的路程。」

那張晴仰著頭左顧右盼看著身邊的客棧說道。

「不需要什麼有特色的客棧,我們就在這家稍作休息吧,要知道我們是出來修行的,不是玩耍的!」

張晴的聲音雖然不怎麼尖銳但是卻帶著一股傲意,這也是沒有辦法的是,誰讓她一女子竟然坐上了張家年青一代最強者的寶座。

就連他身邊兩個支系中的嬌子都是要成為陪襯跟在其後。

被張晴的話語訓斥了一番,那左邊的男子也是頗為不爽,但是奈何對方不但實力高強還是家族之中最有希望突破到靈級境界的天才,所以這面色也是微微一怒便是恢復到了正常。

「那就這家客棧吧,晴兒妹妹想去哪家就去哪家。」

說罷三人便是轉身進了楊恆所在的客棧。

「店家,這客棧內的所有人都給我請出去,這客棧我們張家包場了。」

那男子剛剛進門便是大聲喊道。

而這客棧的老闆則是從櫃檯前溜溜的跑了出來滿頭冷汗的說道。

「這位大人,這……有些不合規矩吧。」

那男子一隻手狠狠的排在了桌子之上,強大的力道將本就不怎麼牢固的桌子拍的七零八落散了一地,對著那掌柜說道。

「買賣不想做了是吧?知道這是誰嗎!招待不周的話別說是這店,就連你的命都是保不住!」

那掌柜嚇得退後了三步臉色發白身體發抖顫顫巍巍的說道。

「大……大人,小的這就去辦。」

那男子這才收起了臉上的怒意一錠金子扔了過去說道。

「趕緊的,不會虧待你就是。」

掌柜捧著懷中的金子頓時換了一副嘴臉,回頭對著客棧內所有的人說道。

「不好意思各位,本店打烊了,各位另尋店家用餐吧,這頓就算是我請了。」

那男子看掌柜如此才滿意了起來,一種虛榮的滿足感油然而生,誰想到那滿足感還沒溜邊全身便是一道聲音從二樓傳出。

「張家?好大的排場!」 “什麼?!”葉玄大長老霍地站起身,一臉震驚地盯着懸浮在半空中的風老頭,許久後,深深地嘆了一聲:“難怪。。。難怪你會變成這般模樣啊!可是老頭子他——”

風老頭像是犯了錯誤的小孩子,不自在地摳了摳手,繼而低聲道:“墜入暗黑玄界的人是無法帶走本體的,老頭子和雷老頭還在裏面與傀儡真帝周旋,但他們本身的修爲卻被傀儡真帝的暗黑之力一點點侵蝕,只怕挨不了多久啊。。。”

“這——”這個消息聽在耳裏,葉玄大長老頓時慌了陣腳,此等大神通的比拼已然是天方夜譚,根本不是六脈強者的他所能認知範圍,老頭子可是天罡象脈的修爲,七脈強者啊!能夠困住他的那個傀儡真帝,想必也是七脈強者無疑了。。。

顫顫地坐回原位,葉玄大長老怔怔地發呆,如今老麒麟的事已經讓他頭疼不已了,卻在這關口又聽到老頭子的事,且是個天大的麻煩,葉玄大長老手指有些哆嗦地指着風老頭,恨得牙癢癢:“你這老不死的真是不讓人消停,這倒好!天玄、地罡二老已經閉關修煉,谷月師弟也在療傷,學院九脈會武在即,如何營救老頭子?!”

風老頭聞言頓時憤憤地甩了一記袖袍:“誰曾料到傀儡真帝竟是有着暗黑玄界做後盾!我脫離了肉體費盡心機方纔離開那個鬼地方,反正老頭子說了,此事務必由你才能解決!”

“——狗屁!”葉玄大長老頓時不顧儀態地吹鬍子道:“你們四位護院長老的修爲都比我強,我不過是紫元脈一重境的修爲,我能有什麼辦法?!況且老頭子身爲七脈強者都已被困,你說這話不怕天打雷劈。。。”

寂靜深闊的大殿內只有着一人和一個靈魂老者,風老頭四下掃了一眼,繼而低聲嘿嘿笑道:“老頭子知道葉玄大長老這些年辛苦了,你的修爲雖然不濟,不過學院裏能夠聯繫到老祖宗的只有你和老頭子,現在老頭子被困,只要你能將老祖宗喚回,不是什麼事都可迎刃而解了嘛!”

葉玄大長老頓時有種被陰了的感覺,雙眸閃爍地盯着風老頭,繼而冷笑道:“這就是老頭子想的好辦法?”

“嗯!”風老頭點了點頭,繼而嘿嘿笑道:“不過如果葉玄你還有什麼更好的辦法也可以啊!”

“——放屁!”葉玄大長老猛地一甩長袖,一股浩瀚大力霎時將風老頭掀飛十餘丈,不過風老頭似乎早有準備,身影一個飄忽便又出現在葉玄大長老的身前,仍是一臉笑意。

葉玄大長老無奈地憤憤道:“老祖宗八十年前便辭去了院長一職,老頭子只做了八十年的院長就搞出這麼大的事,你讓我怎麼和老祖宗說?!況且當年老祖宗走的時候還說了,除非是滅世浩劫,否則任何人都不得打擾他的遊歷心情,我纔不會沒事找罵!”

“呃。。。”風老頭頓時無語地怔在虛空,半晌後嘆道:“那你總不能不管此事了吧?”

葉玄大長老苦思片刻,最後搖了搖,道:“除非你們四位護院長老一起出手,否則很難救出老頭子,但是這個節骨眼上學院又有這麼多的事牽絆着,再說最近出現的這些事斷然不能傳出去,否則六脈學院的根基只怕要動一動了,他們兩個閉關期間是不能半途而廢的,你又只剩下一具靈魂之體,冥雷長老也不知怎樣,唉。。。。。。嗯?!對了!你說那傀儡真帝所修習的功法是怎樣的?”

風老頭不耐地坐在一處,淡淡道:“傀儡真訣,奪去人的三魂七魄煉製成傀儡真氣,繼而吸納修煉,天地能量無法剋制,否則老頭子纔不會敗給他呢。。。怎麼了?!”

葉玄大長老頓時雙眼一亮:“也就是說,只要找到一位不靠天地能量修煉的強者便可與傀儡真帝一戰!而且還要傀儡真帝無法剋制的強者!總的來說,只要能來去自如的穿梭於暗黑玄界便能有些勝算?!”

風老頭像在看白癡似的看着葉玄大長老,繼而眉頭一皺:“我倒是遇到一個身懷奇特功法的小傢伙,不過他的修爲頂多算個屁,估計還不夠人家打牙祭的,老頭子在暗黑玄界最多還能堅持五年,這麼短的時間讓一個只會基本功的人突飛猛進到天罡象脈的境界簡直是無稽之談,我修煉了一百五年纔有如今的修爲,五年。。。對於一個武修來說如彈指瞬間!”

葉玄大長老疑惑地望着風老頭,最後無奈地白了他一眼:“我儘量在四年內尋覓到那樣的強者,不然也只能拜求老祖宗回來了!”

“。。。哈哈哈!如此甚好,老頭子說的沒錯,此事還是要葉玄大長老才能辦到啊!”風老頭滿意地朗笑道。

嗤——

葉玄大長老苦笑一聲:“我怎麼有種被你暗算的味道?”

“呃。。。”風老頭剛欲笑出聲卻又趕忙忍了下來。

“能夠儘快找回老頭子也好,不然小郡主那丫頭整天要把我煩死,他們父女倆沒一個讓人省心的,唉。。。可憐我這把老骨頭啊!”葉玄大長老蕭條的身影一閃出現在內廳的入口,繼而一閃即逝。。。

“嘿嘿。。。就知道你這老傢伙不會那麼絕情的!”風老頭慵懶地伸了個懶腰,繼而一個飄忽便消失無蹤。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轟——”

一道深青色的能量漣漪自易逍遙的體內激盪而出,繼而緩緩消散。

葛地睜開雙眸,霎時神芒爆射,一閃即逝,緩緩收起印結,易逍遙微微皺眉,暗自道:“第四枚煉虛丹方纔徹底穩固在先天勁脈九重境界,如今還有剩下最後一枚,但修爲達到這個等級再欲突破所需的藥力將更加龐大,比之六重境時至少要提升十倍不止,而煉虛丹的藥力都是一般無二,看來預期的九陽脈境界還是遠遠不夠啊!”

目光緊盯着手中的第五枚煉虛丹,易逍遙頓時決心已定:“不管怎樣也要拼一把,我能在短期內提升幾重境界,想必其他人也有別的方法晉升修爲,到時九脈會武之際定是天才雲集,天才與天才之間,比的,便是絕對的實力,所以一定要突破到九陽脈境界!”

PS:今日第一更送到! 很快,他們一行人便登上了這橫斷山脈的邊緣一處的山峯,從這裏往下望去就可以看到天盟國了。

在這天古大陸,只有他們天盟國和龍古國,那是因爲大陸的周圍都是無盡海,在這無盡海的對面到底有什麼,誰都不知道。

但是唐闊隱隱感覺到,他們所在的天古大陸其實只是這個世界的一個非常小的地界,或許等他實力夠強的時候,就可以橫穿無盡海,看看無盡海的對面到底是什麼。


就在唐闊沉思着的時候,一股淡淡的危機感卻是籠罩住了他,這讓沉思中的唐闊卻是一下子醒轉了過來。

“防禦!”唐闊猛然停住腳步,然後高聲喊道。

聽到唐闊的話,血狼團的衆人反應卻是非常的快,轉瞬間便結成了防禦陣型,自從之前唐闊分發給他們丹藥,幫助他們突破之後,唐闊在整個血狼團裏面的地位可以說是跟他父親唐晏並駕齊驅了。

所以,對於唐闊的命令,他們卻是第一時間去貫徹。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沉悶的腳步聲卻是傳來。

聽到這腳步聲,唐闊的臉色卻是變得非常不好看了起來,因爲單單從腳步聲來判斷,這次恐怕來的不少,而且很有可能是橫斷山脈裏面的妖獸,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什麼級別的妖獸。

其實妖獸和人類一樣,也有實力劃分的,這裏是屬於橫斷山脈的邊緣地帶,想來應該不是什麼實力強大的妖獸吧。

但是如果實力不足以威脅到自己,那他的心裏也不會有危機感。

“小心點兒,這次來到玩意兒叫做大地之熊,這大地之熊力大無比,而且還能操縱土系能量,力大,皮厚,這就是大地之熊的特點。這次來的大地之熊有三隻,但是卻是勇武境巔峯的存在!”就在這個時候,魔源卻是開口對唐闊提醒道。

“恩,明白了!”聽到魔源的話,唐闊點了點頭。

“全體都有,結成防禦陣型往山下走,神威境的跟我一起抵禦大地之熊!”知道了來犯之物後,唐闊迅速的便想到了解決辦法。

聽到大地之熊四個字,所有的人臉色都猛然一變,要知道,妖獸的修煉非常的艱難,但是一旦實力達到了一定程度,那麼同等階的妖獸要比人類強悍很多,只是不知道這次來的是什麼級別的大地之熊。

就在這個時候,三隻全身土黃色的大地之熊轟然而來,這三隻大地之熊的高度足足有三米,而且身材非常的魁梧,全身都是土黃色的鬃毛,就像是鋼針一般。

這三隻大地之熊是聞到了唐闊他們的生人氣息之後才尋摸過來的,不要以爲它們的身形巨大就行動很慢了,這些大地之熊都可以操縱土系能量,只要這地面有土,那麼它們的實力就會百分之百的發揮出來。

重生之創業時代 你們兩個人對付一隻,我來對付另外一隻!”看到這三隻勇武境巔峯的大地之熊,唐闊當下便對他們四個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