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他想幹掉葉問龍,葉問龍同樣想要幹掉他,兩人的心思都是一樣的。

兩人速度都是極快,不片刻便即出了靈王城,到了大約五百裡外的一片荒漠之上,到了這裡,葉問龍也停了下來。

「葉小子,看來你還是有隱藏的底牌啊!」巫神凌空而立,看著前方的葉問龍,臉上毫無懼色。


看到葉問龍一臉淡定的樣子,他知道對方恐怕沒有自己想像的那麼簡單。不過那又如何,他相信,除了葉問龍手上的雷羽青梭,對方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威脅到他的靈體分身。

然而,他話一說完,看著葉問龍臉上露出的詭異笑容,心中陡然一跳,似是抓住了什麼東西,卻又一時想不起來,他懷疑,自己是不是被陰了? 只不過葉問龍根本不可能給他機會,一股遠超元嬰圓滿十倍的氣息突然在虛空中湧出,巫神臉色大變,不好,好像被這小子給反陰了,他驚呼便即閃電般地轉身就逃。

在那股恐怖的氣息湧出的瞬間,他終於弄明白自己想漏了什麼,那就是人家的那件仙器要發出相當於凝神境強者一擊的攻擊破壞力當然會很大,然而這小子難道就沒有降低威力的辦法嗎?

究竟是誰陰了誰?

答案絕對是肯定的!

他們一個想陰一個,然而最後卻是本來胸有成竹的巫神被葉問龍給陰了!

葉問龍當然有辦法降低雷羽青梭的攻擊威力,而且承受的反噬還會小得多,以保證自己在發出攻擊后對方尚有還擊之力而自己卻陷入被動。

在巫神話語甫落時,他早已利用空間法則隱匿的雷羽青梭攻擊已然發動,相當於虛神境中期的強力一擊,恐怖的衝擊波在巫神後退即將進行短距離的空間跳躍時轟到。

那一波的攻擊,宛若閃電劈空,猶如電光乍閃,衝破數十里的空間,瞬間的瞬間的瞬間便即將巫神吞噬而去。

「啊不,小雜碎,本尊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凄厲的慘叫中,自信滿滿、實力已達元嬰圓滿的巫神靈體分身在頃刻間被轟成了齏粉,連渣滓都沒有留下一星半點,強大的爆炸衝擊波同樣把葉問龍轟飛百里,爆炸的氣浪直衝數萬米的高空,將天空的雲層轟出一個巨大的空洞來。

百餘裡外的沙漠出現了一個直徑達三四百里、深達萬丈的巨坑,巨坑周圍,無數大大小小的裂縫向遠處延伸而去,巨坑之中,地底的熱氣正在騰騰冒出,其中蘊含著濃烈的岩漿味道,儼然這下面有著淺表的熔岩河。

葉問龍看著身上襤褸的衣服,臉上卻是露出了滿意的笑容,這一次能夠以最小的代價陰了巫神一把,別提他心裡有多爽了。

以他元龍境中期的修為,驅動雷羽青梭發出相當於虛神中期強者的強力一擊,對他的精神力來說沒有絲毫負擔,至於龍元力,這一下便抽掉了他近五成的龍元之力。不過相對於能夠滅殺掉巫神的一個靈體分身,這個代價卻是值了。

神識以他為中心圈掃而出,方圓兩萬多里內的一切能量波動都逃不過他的掌控,見沒有發現異常,葉問龍這才鬆了一口氣,看來巫神的靈體分身是真的化為了齏粉,滅得不能再滅了,剛才看到的並不是錯覺。

至於巫神靈體分身死前的警告,他並不放在心上。這一次陰了他,以塞里特這傢伙小心謹慎的性子,恐怕沒有絕對的把握他肯定不敢再來找自己的麻煩,說不定還會因此而患上「雷羽青梭恐懼症」,如果真是那樣,自己將會贏得更多的時間。

「嘎吱嘎吱嘎吱……」

葉問龍直接取出十多塊極品靈石,當糖豆般的直接丟進嘴裡嚼融,然後原地盤膝而坐,快速地恢復龍元。

這邊雖然發生了恐怖的爆炸,不過由於靈王城那邊的戰事正酣,倒也沒有人趕過來查探,大約一個小時后,葉問龍消耗了三十多塊極品靈石,這才勉強把龍元補充到了七成多一點點。

「看來突破到中期后,龍元的量比初期的時候多了數倍。」葉問龍睜開眼來,感應著龍元空間內的那條龍的變化,臉上卻是露出了笑容,以他此時七成的龍元力,已經相當於原來初期巔峰時的量和強度。

一個瞬移葉問龍便即回到了靈王城的上空。不過看到靈王城的狀況時,他不禁苦笑著摸了摸鼻子,看來這後果還是挺嚴重啊!

因為害怕巫神中途打退堂鼓,所以他只是出了靈王城五百多里便停下,先前雷羽青梭的攻擊,卻是引起了靠近沙漠這邊的靈王城不亞於八級的地震,有好多地方的城牆都是嚴重開裂,城中過百里的建築均是出現了不同程度的開裂和塌陷,城中哀號處處,躲在家中的人們此時都跑到了大街上。

看來這一次雖然成功擊殺了巫神的靈體分身,不過造成的後果也是頗為嚴重,這一帶的民眾估計死傷不少。

不過好在他看到倒塌的建築並不是很多,看來靈王城的建築抗震等級還都是挺高,這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也是葉問龍唯一覺得稍稍安心的地方。


不過他並不後悔,這一場戰鬥引起的地震或許可能造成百死千傷的慘況,但是相對於能夠因此而削弱巫神的實力、拖延整個星域戰局而言,這點犧牲卻是顯得微不足道。

戰爭,從來都是殘酷的!

神識掃了一下整座城市,發現目前大部分的戰局都已被軍隊和城中的武者組織控制,而天王山那邊也隨著王捻的隕落,王家主方重新掌握了大局,追剿信仰兵團的戰事此時已接近尾聲,此時已經不用自己再操心了,相信不用多久,靈王城的暴亂便會重歸平靜。

掃了一下唐瑩等人所在位置,葉問龍看了一眼下方那些因地震塌了房子陷入悲痛的人們,心中輕嘆一聲,便向唐瑩等人所在的位置而去。

見有人直接從空中落下,王府衛軍和府中強者均自大驚,喝問聲中沖了過去,王震方等人看到了葉問龍的樣子,忙自喝止,王震方急行幾步,對著葉問龍一揖到底,恭敬而滿是感激地道:「葉公子光臨寒舍,王震方未及遠迎,還望恕罪。公子以一己之力擊退邪魔強者,將靈王城及我王家拯救於水火之中,讓我王家不至於遭受滅頂之災,此等大恩,我王家誓死難報,唯有銘記於心,鳴感五內。請葉公子受震方一拜!」

說著他當真咚咚跪了下去,一拜到地,其所表現出來的誠意,以葉問龍強大的六感,自是看得一清二楚。

「王家主不必如此,在下出手,也是適逢其會,順手為之。而且當此人類蒙難之際,我等自當守望互助,共御邪魔歪道,守護人類家園。」葉問龍雖然對王家不大感冒,不過看人家誠意未缺,真心致謝,他倒也不好擺什麼臉色,一揮手,一股暗勁便把王震方給託了起來。

王震方感覺到一股柔和的力量把自己托起,在這股力量面前,他根本連一絲反抗的力量都沒有,心中既駭且服,心道這位葉公子果然強大無比,我在他面前根本就象是螻蟻一般。

「葉公子乃人中之龍,當得起他一拜!」便在此時, 極品透視仙醫 :「王靈率王家老宿,叩謝葉公子大恩!」

對於以前隨觀善老人一起開疆闢土的王靈老人,葉問龍還是敬重的,他哪好意思受這位令人尊敬的老人大禮,忙上前一步雙手托住老人兩臂,肅然道:「王老不必行此大禮,晚輩受之不起,快快請起,快快請起!」

王靈老人倒也不矜持,順勢站直了來,不過卻看著葉問龍肅然道:「若非葉公子,老朽和一眾老宿只怕都已成了那廝的掌下亡魂,葉公子乃是我等的救命恩人,也是我王家的一族恩主,這一禮你當得起。」

「慚愧,慚愧!」葉問龍不好意思地道,這時唐瑩等人也走了過來,葉問龍便對王靈老人道:「前輩稍等片刻,晚輩先看看他們的傷勢必。」

「好!」王靈老人也乾脆,也不說什麼唐瑩等人的傷勢已由控制住的云云。

「小旭怎麼樣了?」看著由陳銘池和伊艾蘭扶過來的韓佳旭,葉問龍問道。

韓佳旭的臉色還是十分蒼白,只不過眼神卻是清澈了很多,聽到葉問龍問起,韓佳旭笑道:「老大放心,我好著呢,隨便可以打死十頭老虎!」

說著便掙脫胖子和伊艾蘭兩人的幫扶獨自站立做個強壯的樣子,腳底卻是一飄,差點摔了下去,伊艾蘭和陳銘池忙扶住他,伊艾蘭心疼地罵道:「還打死十隻老虎呢,十隻蒼蠅都能把你撞飛,在老大面前你逞什麼強?」

韓佳旭尷尬一笑道:「錯覺,純粹是錯覺,老大不好意思,我真沒事,不過我給你丟臉了,請老大責罰。」

「又沒有死道什麼歉?」葉問龍瞪了他一眼,這才問道:「那毒素可配出了解藥?」

韓佳旭暗暗咋舌,心道老大不會是糊塗了吧,我死了還怎麼道歉,不過被葉問龍瞪了一眼,他哪還敢多說。

陳銘池道:「毒素標本已經送過去了,他們說已經有了眉目,最遲到明天早便會有抑制的藥物送過,不過真正的解毒藥劑可能要等兩三天。」

「嗯,讓我看看。」葉問龍點了點頭,從陳銘池手中接過他的一隻手,一股柔和的龍元力渡入韓佳旭的體內。

「喔——」

韓佳旭只覺得一股暖和的力量入體,所到之處,所有的殘餘毒素如同殘雪遇到了驕陽一般,瞬間消彌而去,那種感覺說不出的舒服,他忍不住舒服地呻|吟出聲來,不過馬上看到眾人怪異的眼神,趕緊閉嘴,不過眾人都是哄然大笑起來。

「好,你們給我記著,等我好了,看我不一個個的收拾你們!」韓佳旭咬牙切齒地道。

在葉問龍強大的龍元消融下,不過十多分鐘,韓佳旭體內的毒素便即清除一空,葉問龍又渡入一縷龍元力,這才收手道:「好了,毒素基本肅清,再休養幾天即可。」 「老大果然是老大,厲害!」韓佳旭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輕鬆,臉上的笑容猶如一朵盛開的牽牛花。

王靈等人同樣被葉問龍輕易而解除韓佳旭體內毒素而震撼不已,要知道他們先前他們想盡一切辦法,還從研究所那裡拿到了抑毒方案,卻也只能勉強壓制而已,可是葉問龍卻是這麼隨意出手,十多分鐘時間就搞定了一個重症中毒者,這兩者之間,真是沒法比啊!

葉問龍手下不停,解決了韓佳旭體內的毒素之後,緊接著是龍宮月和王海峰兩個重症,再後來就是幾個輕症中毒者,前後不過一個小時,問龍武會中毒的成員便全部解除了毒素。

「王老,讓我看看你的傷勢。」解決完毒素問題,葉問龍這才對王靈道,王靈一愣,他表面上並沒有明顯傷痕,而體內正在漸漸衰竭的生命力卻是讓他知道,自己的情況很是不好,按照這樣的衰竭下去,多則有兩年,少則大半年,他的生命也就到了盡頭。

「難道這小子連我的這種情況也能解決?」心中雖然不相信,不過他還是依言走了過去。

王靈老人臉色是沒有多大變化,但是王家一眾強者卻都是臉色大變,因為他們並不知道老祖竟然重傷在身體,否則如果只是小傷,他不可能要一個外人幫忙。

三個小時后,葉問龍等人離開了已由王家重掌的靈王城,王家一眾強者大陣勢相送,看著葉問龍的眼神滿是感激和敬佩,因為葉問龍不但治好了他們的老祖,而且還讓王靈老人有了更進一步的機會,以王靈自家言,此番再次閉關,他有把握在半年內突破,一旦突破到中期,他將會多出至少五十年以上的壽元,這不管是對他自己還是對整個王家,都是極其重要的。

葉問龍對於巫神控制他人的神秘巫術依然無法破解,以他現在的實力,也只有等到對方展現力量的時候他才能夠從其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判斷出來,這讓葉問龍也頗是無奈,巫神這千年老妖怪的手段,的確是神秘而詭異。

經過這一次戰火的洗禮,韓佳旭等人更加成熟起來,從戰鬥技巧、戰鬥意志到心性的磨礪,都在這一次戰鬥中得到了很大的蛻變。

回到龍武學府之後,葉問龍針對眾人拿了一個集訓方案,要求他們在選出天罡神龍陣的陣基之後立即進入通天塔進行集訓,以迎接即將到來的殘酷戰鬥。

而且也只有在通天塔之中,葉問龍才能對他們進行指導和訓練,安排完這一切,葉問龍這才離開龍武學府前往軍事學府。

而此時,已經是第二日早晨五點過,他還能留在龍斗星的時間只有兩個小時。

雖然才五點過一點,然而在戰事二級戰備開啟期間,軍事學府此時是一片熱火朝天的景象,遠在十里之外,便能聽到學府里傳來的震耳欲聾的口號。

從光腦上葉問龍也查出來了,軍事學府此時已經進入二級戰備,大五大六的學生絕大部分都已丟到軍隊之中磨合,大三大四的學生也是時刻準備著,只有大一大二的學生暫時還沒有投入戰爭的準備。

這裡需要說明一點的是,星域時代的軍事院校不同於地球時代的軍事院校,尤其象共和聯邦軍事學院這樣的軍事院校,他們的學制是七年,招收的學員都是從初中畢業生開始,而且招收的都是具有特殊能力的學員。

星域時代的成年標準是十六歲而不是地球時代的十八歲。十六歲成年之前進行能力挖掘和培訓是最佳的,這些學生通過七年的學習和培訓,畢業之後都將會是人類的精英。

古心冰作為大四的學生,此時也是作為第二批參戰名單時刻準備投入軍隊,早上五點十分的集合和晨練,對她來說早已習慣。

擁有單系純水靈根的她,自從修鍊葉問龍教她的玄水訣之後,修為可以說是一日千里,加上有葉問龍提供的靈丹資源,只不過短短兩年的時間,她現在也已經是築基巔峰的強者,這樣的修鍊速度,即便是葉問龍恐怕也得驚嘆。

只不過古心冰卻很是糾結的,因為以她現在的實力,即使是軍事學府的第一強者也不是很放在她眼裡,然而她卻不得不低調,葉問龍知道她不喜爭鬥,所以傳授之時便告誡她,不可暴.露出她的修真實力,所以她一直都隱匿著自己的修為和實力,每天都要去應付對她來說就象是小孩玩家家般的訓練,一天兩天尚可,久而久之,卻是相當的無趣乏味。

偌大的廣場被分成了上百個方塊,不過每一個方塊不再是一個班級,而是早就分配好的不同能力組合,這也是戰備要求之一。

古心冰的能力不在作戰方面,而是生物天賦。她的天賦覺醒之後,對生物有著比常人敏銳在萬倍的感知,她可以感知一棵樹的年齡,可以感知一個人的性別和年齡,甚至能夠在一片空間之中分辨出有多少種細菌微生物,這種天賦用在敵人身上,可以讓對方的偽裝和掩飾無可遁形,這種能力用在戰爭中,將會起到巨大的作用。

所以她所在方塊,是一個戰爭環境探測和預案方塊,這個方塊只有六十多人,每一人的天賦都是不同,但這些人組合起來,將會對一場局部戰爭起到關鍵的作用。

「接下來是男生七百,女生五百個俯卧撐,現在開始,動作不到位者加罰兩百個。」教官冷漠無情的聲音傳來,剛剛負重蛙跳結束的這個方塊學生人人噤若寒蟬,快速俯下身去做起俯卧撐來,每一個動作都是標準的教科書式俯卧撐,沒有任何人敢偷懶散耍滑。

有人說早晨的時候,人的感情是最豐富的時候,清醒的頭腦,讓人很容易會想起常常思念的人兒,對這種訓練早已麻木的古心冰此時亦是如此,她對已有兩年沒見的葉問龍的思念並沒有因為時間的推移而淡,反而更加劇烈。

「一個問龍,兩個問龍,三個問龍……一百三十九個問龍,一百四十個問龍……」與往常一樣,古心冰每做一個俯卧撐,數的都是葉問龍,制式式的標準俯卧撐動作,向來沒有變形過,冷艷的教官也從來沒有從她身上找到過任何的瑕疵。

不過今早上起來以後,古心冰就一直有些心緒不寧,而此時更是心情煩躁,數著數著,她的腦海里竟然現出與葉問龍的曖昧情景來,渾身一顫,動作當即變形,嬌軀一軟,竟然噗地趴到了地上。


「古心冰!」

古心冰一驚之下想要偷偷爬起,想要躲過教官的耳目矇混過關,然而理想是美好的,現實是骨感的,她兩手剛一用力,教官充滿殺氣的聲音便即在這清冷的晨間響起。

「有!」

幾乎是條件反射般地,古心冰嘣地躍立而起,一個標準的敬禮,大聲嬌應道。

「你知不知道,在戰鬥的時候走神,很可能會給部隊帶來滅頂之災?」教官走了過來,冷漠而憤怒地斥喝道。

古心冰忙道:「對不起教官,我知道錯了。」

「鑒於你的嚴重錯誤,加罰五百個俯卧撐,剛才你只做了一百五十六個,還有八百四十四個,立即執行,如果再犯,處罰加倍。」教官漠然道。

古心冰是滿臉的苦澀加無奈,心中暗罵那討厭的傢伙,一大早就讓人家為你而受罰,也不知道那傢伙現在在哪裡風流快活,哼,這筆賬本小姐讓下了,下次見他一定跟他好好算算。

這個冷艷教官的話她可不敢不聽,因為這個冷艷教官並不是軍事學府的教官,而是來自聯邦星的一個特殊部門的高級軍官,一個擁有著恐怖精神力的異賦強者,或許她對自己的戰力有一定的信心,但在精神力上,這個冷艷教官卻是可以完虐她。

「我反對!」

正當古心冰心裡罵著葉問龍就要趴下去繼續做俯卧撐時,一個淡淡的聲音從教官的身後傳來。

教官勃然大怒,在這裡竟然有人敢質疑她的決定,真是活得不耐煩了,她倏地轉身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怒瞪而去,正想以其強大的精神力給這個不知好歹的傢伙一個教訓,讓他知道冒犯自己威儀的嚴重後果,然而下一刻她卻是呆住了,身邊影子一晃,剛才還乖巧的準備接受懲罰的古心冰此時正激動撲到了那傢伙的懷裡,開心快樂的就象是孤獨的小女孩收到了王子的禮物一般。

而那些正在呆板地做著俯卧撐的學生們也都看到了這一幕,一個個的目瞪口呆,目光落到那個摟著古心冰的少年身上,人人眼中都帶著憐憫、嫉妒和幸災樂禍等不同的情緒。

不過,幾乎是所有人都知道,這個可憐的傢伙要慘了,而且會很慘很慘,得罪他們變.態的教官,下場只有一個:被虐得慘不忍睹!

果然,微愕之後冷艷的教官大人,更加出離的憤怒,真是反了反了,這討厭的傢伙不但敢質疑自己的決定,還敢當著自己的面與自己的學生摟摟抱抱,這是找死的節奏啊!

這少年自然是從龍武學府趕過來見上古心冰一面的葉問龍。他當然沒有針對古心冰的這個冷艷教官的意思,他提出反對,只不過是隨意為之,時間有限的情況下,他不想讓這個教官的處罰耽誤了他與古心冰本就不多的相聚時間。 然而他還是低估了在眾學生心目中的這個冷艷變|教官的脾氣,他還沒有來得及跟古心冰說上一句話,對方的變|態攻擊便過來了。

事先沒有任何預兆地,一道強大的精神力漩渦轟然卷席而至,葉問龍彷彿地陷入了泥潭之中,在他的腳下,強大的吸力猛地要把他拉扯下去。腳下漩渦,是由無數的猙獰鬼臉組成,一個個的咆哮著嘶吼著,紛紛想要把他吞噬而去。

「精神異能者?」葉問龍自然知道,那一切都只不過是幻像,不過他還真是第一次接觸到這種不是由修真者修鍊出來的精神異能者,而且還是等級極高的精神異能者。

以他的身份許可權,對精神異能者自是有一定的了解。

精神異能者是擁有著精神力變異天賦的異能者,其精神力是與生俱來的強大。不過這種精神變異並且擁有可控性的異能者比擁有體器鍛造天賦的人還要少。精神異能者也是有等級劃分的,不過一般只分為一到五級,五級最低,一級最高,象這個冷艷教官這樣具有強大的環境模擬和心魔侵蝕攻擊能力的,應該是一級的水平。

對於未知的新領域,葉問龍自然是饒有興趣,在冷艷教官對他發動精神力攻擊的時候,他便開始對她的精神力強度、攻擊方式和手段等進行試探起來:「嗯,很不錯的強度,竟然達到神龍第五訣的靈魂力強度,這攻擊的手段頗為新奇,具有一定的借鑒意義,這心魔侵蝕能力是怎麼產生的呢,讓我看看……」

對於這些,冷艷教官王慕蝶並不知曉,她只是臉蘊冷漠與譏諷,以她的精神力,就算是地階巔峰的強者也承受不了,要教訓這樣一個無知的小子,在她看來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