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他手中就有兩顆締力球。

「姑娘好奇心挺重。」廷雲締音一答。

「只對閣下而已。」綬彌雀締音一接。

廷雲有點無奈,只得締音:「留,只是隨意。姑娘,你為何會來這裡?」

綬彌雀微微一笑,締音:「因為閣下。」

廷雲怔了怔,才締音:「姑娘,你我素不相識,何來此一說?」

「因為冥冥之意。」綬彌雀締音中帶著幾分笑意。

廷雲微嘆,略笑締音:「姑娘,看比賽吧,不多聊了。」

「哎,閣下,不如我們來賭賽吧?」誰知綬彌雀卻道。

廷雲呆愣了一下,訝異締音:「姑娘,這好像不符合你的身份。」

「世間事因人而異。而閣下非常特殊,若是能得到閣下一些東西,這卻是十分值得的!」綬彌雀締音。

廷雲思忖了一下,才締音:「好吧。姑娘,你我輸贏怎麼算?」

「總共有十五場比賽,我們各自準備十五樣賭注就行。這第一場,我以身上蒙紗為注。若我輸了,閣下便能見到我真顏。」綬彌雀締音。

廷雲想了想,締音一回:「姑娘真顏定是美絕於世,這就讓我難辦了,找不到一樣可以媲美之物來做為賭注。」

「閣下說笑了,這樣,若閣下輸了,那便請閣下坐過來,如何?」綬彌雀締音。

廷雲一愣,看著她身邊的一個空位,忽然有些明白了,敢情這女人買了兩個座位啊!

無奈之下,廷雲締音:「盛情難卻。好,就依姑娘。」

「那好,第一場我賭諸葛鈴贏。」綬彌雀隨即就締音。

廷雲苦笑一絲,出手真夠利落的,罷了,就坐過去吧。

心念一定,廷雲起身朝那空位走去。

待廷雲剛一坐下,場上的東郭義就認輸來,因為他的腰刀出現了隱裂。

「閣下真自覺。」綬彌雀不再締音,輕聲一笑。

廷雲輕嘆:「和姑娘賭,賭的是出口速度。」

「也不全是吧?是閣下性情使然。閣下不愛爭搶而已。這第二場我也不佔閣下便宜了,就讓閣下先說。」綬彌雀又道。

廷雲接道:「第二場,姑娘還是以蒙紗為注?」

「不,這次換一種,如果我輸了,我便讓閣下摟摟腰。」綬彌雀出語一點不臉紅。

倒是廷雲尷尬無比,這要是讓小姑奶奶知道了,還不得翻天啊!不行不行,這賭注不能贏。

「而閣下輸了,我需要得到閣下的一份姮底級頁葯。」綬彌雀補充道。

廷雲再次哭笑不得,但卻立即從自身頁囊中取出了一份姮底級頁葯遞來。

當然,這個動作外人是看不到的。因為綬彌雀早就在這兩個座位上設置了一個隔絕頁禁,這兩個座位就像一個獨立的小空間。

綬彌雀沒有太意外,接過來。

但她的柔手卻是故意碰觸了廷雲的手。

對此,廷雲心中卻是淡泊如水,因為小姑奶奶的手可是經常摸他的。比起小姑奶奶的來,這綬彌雀的還是要輸上好幾籌。

看到廷雲沒一點表情,綬彌雀心底忽然有了一種征服欲!

這個男人,她要征服一下!

「看來,這第二場,閣下算是放棄了。」

廷雲點點頭,道:「嗯。」

「為何?」綬彌雀追問。

廷雲緩緩道:「因為我有妻子。」

「原來如此。」綬彌雀一笑。

「姑娘,以你身份,太上帝的帝妃,甚至是帝后你應該都有份,你怎麼不去追逐?」

「這個問題的回答,算是我第三場的賭注如何?」綬彌雀笑道。

廷雲無奈一笑,道:「可以。若我輸了,我便給姑娘一份嫏眉級頁葯。」

綬彌雀接道:「看來閣下真的很擅於製作頁葯。行,這第三場,我賭諸葛鈴輸。」

廷雲不由道:「姑娘有點耍賴。」

綬彌雀微微一笑,道:「哦?」

「姑娘應該說賭誰贏。」廷雲又道。

綬彌雀輕嘆,道:「好吧,算我耍賴,的確,無論是陂冕還是水乘龍,諸葛鈴都不可能贏。這樣,我就回答一下閣下——太上帝的帝妃帝后,固然在姮頁城是女人的極致,但是若相對整個娉星而言,這卻又低劣很多了。而我還是決定走出姮頁城的,所以追逐就不必了。」

「原來如此。」對於這個女人知道娉星,廷雲有點意外。

「閣下真的很特殊啊!聽到娉星,表情竟是如此平淡。」綬彌雀隨即笑來。

「處處試探,姑娘心思真多!」廷雲接道。

綬彌雀笑容依舊,道:「那是因為閣下神秘的緣故,明明頁境在姮頁境之上,卻只顯露婞頁境境息。如此扮豬吃虎,莫不是閣下拿手好戲?」

廷雲哭笑不得,轉道:「姑娘,看比賽吧。我不賭了。」

綬彌雀卻道:「不行,我們還有十二場呢!」

「但姑娘的賭注,恐怕會越來越離譜。」廷雲道。

「哦?怎樣的賭注才算不離譜?」綬彌雀問來。

廷雲沉吟些許,道:「其實,和姑娘賭,我沒什麼興趣。我出來只是閑逛而已。」

綬彌雀不由一浸,好一會兒才道:「這樣吧,我們再賭一次,這次我以我的命為注,若我輸了,我從此就是閣下的頁仆。但——若我贏了,我需要閣下帶我離開姮頁城。」

廷雲眉頭一皺,未語。

「如何?」綬彌雀追語。

廷雲反問:「姑娘為何要離開姮頁城?」

「因為我需要走得更遠。人生,只有走得更遠,才會更精彩!」綬彌雀道。

廷雲沉默,道:「明白了,那這次怎麼賭?」

「我們就賭十二場勝負,若我猜中了全部的贏者,便算我贏,猜錯一個,便算我輸。」

廷雲聽著,感受到了這個女人的自信。

「行。若姑娘真的做到了,我會帶姑娘離開姮頁城。」

綬彌雀隨即一接:「那接下來我們看比賽。」

「行。」 130.嫏頁四軍團。

雖然說是只有十二場,但是現在卻還有十四場。

這陂冕和水乘龍到底誰勝誰負呢?

很快,兩人的對決便到來了。

廷雲凝著台上兩人,心底卻有了結果。

這一局,陂冕輸的可能性有點大。

因為水乘龍隱藏了實力,他是姮頁境頁眉級。

「閣下,陂冕不會輸的。」綬彌雀似明白廷雲所想,道來。

廷雲笑道:「姑娘好像很了解他倆。」

綬彌雀直言不諱:「在姮頁城,追求我的人有很多,這水乘龍是一個。至於陂冕嘛,他已經睡過不少女人了,目前他在追那稔薰和蔻珺兩個女人。」

廷雲點點頭,道:「姑娘的情報真不少。」

「所以閣下是不是要回報點什麼呢?」綬彌雀略微打趣道。

廷雲有點尷尬,但道:「和姑娘搭一句話,真是要萬分小心。」

「閣下這是卻損我了。我有這麼可怕嗎?一,我只是一個女人,二,我也打不過閣下。」綬彌雀笑道。

廷雲欲語,這時比賽已開始。

陂冕一出手,就是頭顯王冠虛象,一拳轟來!

——————

陂冕。

百歲以上,男,模樣貴俊。

妘位一體洛演。

婞四六書洛頁底級頁境。

陂江晨八子。

——————

反觀水乘龍則是幻龍繞身,只守不攻。

——————

水乘龍。

百歲以上,男,模樣沉斂。

妘位一體洛演。

姮五五書洛頁眉級頁境。

水外山養子。

——————

「水乘龍是養子,姑娘也是養女,其中可有不為人知的聯繫?」廷雲忽然道。

纏情蜜愛:前夫長點心 綬彌雀微怔,隨即一笑:「閣下真是見微知著,沒錯,就因為這個,這水乘龍才對我更加上心了。似乎在他眼裡,我和她有著一種共同特徵。只可惜此人目光短淺,只知道男女情愛。」

廷雲哦聲,未語。

「還有他那養父水外山,可是對妲璐很上心,如果不是太上帝的存在,他水外山肯定已經向妲璐求婚了。」綬彌雀補充道。

廷雲頗為意外,但想想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因為他聽聞過四大女城公都是貌美如花,才華橫溢!

如此有才有貌又有權的女人,同為城公的男人們肯定會心動的。

燈色眷戀,深情盡負 實際上,此時此刻在西門愚的書房裡,已經有了一幕香艷。

這妲璐借著面見的機會,就突然朝西門愚褪下了自己一身衣物,更是朝西門愚直接說了一句——陛下,我要做帝后!

凝著無比成熟的光裸胴體,西門愚自然是反應大增!他是個正常男人,數十年來的禁慾,就像一個火藥桶,如今被這妲璐這麼一點,他不爆炸才怪!

只是在行動前,他還是要說——如果你能處理好朕的後宮,朕答應!

一聽,妲璐立即就喜上眉梢,直朝西門愚撲來,並道——陛下放心,只要她們三個(錫潁、鍾十三娘、緹娜)安守帝妃本分,我不會對她們苛刻!

西門愚聽完,也不再猶豫,當即就要了這清白之身的妲璐!

而這妲璐顯然是對床榻之術有著一種天生的熟意,將西門愚伺候得差點站不起來!

也就在兩人盤腸大戰到最後時,水乘龍和陂冕的勝負已分。

水乘龍仍舊沒有暴露自己的實力,陂冕獲勝!

看到這兒,廷雲沉浸起來。

「接下來,諸葛鈴應該會放棄對決。」綬彌雀再次開口來。

廷雲哦聲問道:「為何?」

「因為她和毅劫有了夫妻之實,陂冕註定會遇到毅劫。毅劫之父毅岩,已經向妲璐靠攏了。妲璐也是通過諸葛鈴來進一步加強和毅岩的同盟關係。」綬彌雀道。

廷雲有點意外,一,意外還有這種八卦消息,二,意外綬彌雀似乎什麼都知道。

「姑娘所知真多。」

綬彌雀一笑:「這些事情其實在姮頁城不是什麼重要秘密,閣下不知,那只是因為閣下不屬於姮頁城而已。」

廷雲微微點頭,轉道:「姑娘從小就被綬城公收養的嗎?」

綬彌雀笑道:「不是。」

廷雲一愣,欲言又止。

「閣下怎麼不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