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你現在的髮型和穿著打扮是最流性和時髦的!」江帆譏笑道。

「啊!」瘦高個憤怒了,他準備再次喚怪物。

「該我出手了!」江帆手指彈動,一下飛射出三個離火,瘦高個立即閃躲。

「咔!」江帆立即發出一記五雷閃電手,正劈在瘦高個的身上。

「啊!」瘦高個慘叫一聲,吐出了口血,他動用血召喚紅色怪鳥的時候就元氣大傷,加上被五雷閃電手擊中二次,不受傷才怪呢!

「這個仇我會向你討回來的!」人影一閃,瘦高個消失不見了,我靠,他遁走了! 輕輕地抽泣聲在空蕩的房間內異常清晰,每滴眼淚都灼痛了封時奕的心。

顧不得什麼倫理道德,封時奕只知道身後難過的女人是他心裡最重要的人。

轉身抱起嬌小的慕卿,看著慕卿紅腫的雙眼,封時奕心疼的吻去慕卿臉上的淚水。

無聲地嘆了口氣,輕柔地吻住慕卿的櫻唇。

封時奕心疼地看著懷裡的女孩,說好不會讓她流眼淚,沒想到讓她哭泣的居然是他。

這算不算是最大的諷刺?封時奕伸手撩起慕卿的頭髮。

他多想不顧倫常地和慕卿廝守終生?但是他不敢確定慕卿能夠接受他們的真實關係。

而慕卿靠在封時奕的懷裡,聽著久違的心跳聲,安心地閉上眼睛。

如果可以,她希望時間能夠停止在這一刻。

沒有封時奕的冷漠,沒有封時奕的疏離,也沒有封時奕的逃避。

這一刻,只屬於他們兩個……


溫情的一刻總有被打破的瞬間。

叩叩叩。

「卿卿,你沒事吧?我想要看看你,可是我打不開門。」

門外傳來了封雲櫻充滿擔心的聲音。

每每聽到封雲櫻的聲音,看到封雲櫻和慕卿相處的畫面,封時奕就能夠想起兩人尷尬的血緣關係。

慕卿上前打開門,看到封雲櫻擔心的樣子,伸手摸了摸封雲櫻的臉蛋。

「我沒事,你不用擔心我,你看我這不是很好么?」

「那我就放心了,剛剛我想推門進來,這個保姆總是攔著我。」

知道慕卿沒事,封雲櫻便告起了保姆的狀。

看著委屈巴巴的封雲櫻,慕卿故作沉思的看了會保姆。

「這樣吧,等下你多吃點她辛辛苦苦做出來的早飯,這樣就算是報仇了。」

「嗯,好辦法。」

封雲櫻贊同地點點頭,然後義憤填膺地下樓了。

關上卧室門,慕卿沒有回頭看封時奕。

「是不是又要回歸成之前的樣子?或許我該這麼問,你到底打算躲我到什麼時候?」

「卿卿,有些事情我現在不知道該怎麼和你說,但是我想娶的那個人從來都是你慕卿。」

聽到這話,慕卿忽然笑了,轉頭認真的看著封時奕。

「既然你不肯說,那我也不問了,我想總會有真相大白的那天對么?」

封時奕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如果可以的話,他希望慕卿永遠都不知道這件事。

經過這個戲劇性的早晨之後,慕卿沒有那麼難過和糾結了。

上班的時候也變得沒有那麼低沉了,手指輕快地在鍵盤上飛舞著。

電話鈴聲忽然響起,慕卿一手敲鍵盤,一手戴耳機按接聽。

「卿卿,聽說你心情變好了?昨天你心情不好我都不敢給你打電話了。」

怪不得昨天會那麼安靜,慕卿默默地想著。

「看來這邊有你的姦細啊?我突然覺得幫你撮合不是件好事呢?」

「沒有沒有,我這不也是因為關心你嘛。」

蘇若言連忙否認,為什麼總覺得慕卿這個悶氣還沒有撒出去呢?

「我這次是真的有正事和你說,至少等我說完在那我出氣啊。」

「到底是什麼事情啊?」

總覺得蘇若言不會有什麼正事和她說,但是蘇若言的語氣忽然變正式了。

慕卿只能說有些不太適應,果然蘇若言還是適合二貨的氣質。

不知道慕卿想法的蘇若言說出了最近得知的小道消息。

非婚勿擾 。」

聽到這話,慕卿有些詫異地挑了挑眉,打官司?

沒想到宋氏居然還有這種勇氣,到時候打臉也不知道疼不疼啊。

不過慕卿還沒有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想打官司我奉陪啊,反正最後誰打誰的臉,心裡清楚就好。」

「我也是這麼想的,不過你那裡還有當年製作的證據么?」

蘇若言不由得有些擔憂,五年前的製作數據如果找不到怎麼辦啊?

慕卿現在只想抓過蘇若言狠狠地敲她腦袋,是不是傻?黑客還能不會恢複數據么?!

「若言啊,在你身上我徹底明白了一句話。」


「什麼話啊?」

不知道慕卿要說什麼的蘇若言興奮地以為慕卿想要誇她。

而慕卿先將門鎖上之後,才慢悠悠地將話說出口。

「戀愛中的女人都會擁有白痴的智商。」

蘇若言嘴角的笑容瞬間消失,什麼叫做她擁有白痴的智商?

正想反駁的時候,蘇若言也想起來她忘記了什麼事情,所以反駁的話全部都咽下去了。

「我不過是忘記你黑客的技能了,你至於說我是白痴么?」

「若言,下午能不能請假陪我去逛街?」

蘇若言有些不敢相信她剛剛聽到了什麼,慕卿不是從來都不喜歡去逛街的么?

「你剛剛說你要去逛街?你確定你沒說錯么?」

「我現在很想發泄,但是沒有什麼可以讓我發泄的,我決定把卡刷爆了。」

聽到這話,蘇若言更加好奇封時奕到底怎麼惹到慕卿了。

不過現在問這個問題貌似不太好,所以蘇若言也就沒有多問。

「好啊,那就中午的時候我去找你吧。」

淡淡地應了一聲,慕卿掛斷電話,看著電腦屏上的數據,眼底閃過一絲複雜。

不是不好奇究竟發生了什麼,也不是不想知道封時奕在隱瞞什麼。

但是封時奕不想說,她就不會刨根問底的詢問,因為這是她對他的尊重。

醫用設備程序的代碼已經初步有了大概,慕卿忽然想起最近好像還要出席UV和封氏合作的發布會。

那麼下午就去看看禮服吧,雖然說到時候的禮服應該不需要她自己買。

中午休息的時候,蘇若言準時地跑到樓上來。

看到了正在認真工作的宋文,蘇若言調皮地在宋文身後拍了下他的肩膀。

誰知宋文即使沒有看到她也猜出來是她。

「若言不要鬧,你怎麼上來了?」

蘇若言有些失望地看著宋文:「你怎麼猜出是我啊?我今天也沒有噴香水啊。」

「除了你還有誰敢這麼和我鬧啊?」

宋文無奈地嘆了口氣,蘇若言的智商怎麼時好時壞呢? 「杜長老,你等等我!」鍾泰驚慌喊道。

「我等你!」人影一閃,江帆到了鍾泰的身邊,伸出白色的食指點了他肋下,鍾泰立刻癱軟在地上。


「你要幹什麼!高所長救我!快來人!」鍾泰立刻喊叫起來。

那些三和幫的人沒有一個敢上前來救鍾泰的,江帆的恐怖他們已經見識了,上去就等於找打。

「江帆,你不要亂來!」高挺喊道。

「我可沒有亂來,我只是讓他恢復斷腿時候的樣子!」江帆一腳踩在鍾泰的大腿上,「咔!」的一聲,鍾泰立刻慘叫起來。


「江帆,你敢蓄意傷人,我馬上逮捕你!」高挺急切喊道,當著他的面傷人,太不給面子了,當這些警察是木樁啊!

江帆扭過頭,望著高挺冷冷道:「我怎麼蓄意傷人了,我只是讓他恢復原樣,這個犯了法嗎?」

「你,你好大膽子,竟敢當著警察的面傷人,來人給我把他抓起來!」高挺發怒了,這個江帆簡直不給自己面子,太囂張了!

嘩!一下衝上來幾個警察,手持警棍把江帆圍在當中,但是沒有一個人敢上前抓捕的。剛才和瘦高個的打鬥他們都看在眼裡,誰敢上啊,上去找倒霉啊!

此時躺在地上的鐘泰被三和幫的人扶了起來,鍾泰對這那些三和幫的人罵道:「你們這些飯桶,回去好好收拾你們!」心中更加憎恨江帆,暗暗罵道:「江帆!這個斷腿之仇,老子一定要討還!你等著瞧吧!」

高挺見那些警察只是把江帆圍在當中,沒有一個敢上前抓捕的,不禁喝道:「你們這是幹什麼?還不給我抓捕歹徒!」

江帆一聽,立刻火冒三丈,竟敢說自己是歹徒!人影一閃,江帆動手了,伸出白色食指,閃電般點出,那些警察立即全部攤倒在地上。一個箭步就到了高挺面前,一把抓住高挺的衣領,單手將他舉了起來。

高挺頓時嚇的驚叫道:「你,你要幹什麼!這可是襲警!快放我下來!」面露驚慌之色。

江帆立即鬆手,高挺掉落在地上,肥胖的身軀砸在地上,疼得他直咧嘴,「你,你竟敢襲警!」

「我沒有襲警啊,我是按照你的要求把你放下來的!」江帆臉上露出壞壞的笑容。

「你,你就是襲警,來人!快把他逮逋!」高挺簡直要氣瘋了,自己堂堂一個所長竟然被如此羞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