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的聲音也驚動了保安和其他人,他們都知道洛夢櫻好像對雪姐不好,認為是她推的,都沒有反應的看著,洛夢櫻哄著說「打電話,叫醫生」。

救護車很快就來了,洛夢櫻握著她的不敢放開的說:「雪姐姐,只有你沒事,我答應你。」

成陽查到雪姐的身份確實有問題:「總裁,對不起,剛剛我找人核實了雪姐的身份確實有問題,我們看到的信息都是假的,她的真實信息被人有意隱瞞了。」

「那為什麼來我家,有沒有查到」墨昊靳沒有想到事情給他想象還複雜,電話聲打斷了他們的思維,成陽尷尬的笑了一下,想把電話掛斷。

「接」墨昊靳不喜歡談話被打斷的,成陽怕死的接了電話,聽到電話說的,臉色蒼白,他們趕去醫院,成陽把洛夢櫻害雪姐進醫.院的信息告訴了墨昊靳。

洛夢櫻在雪姐進入急救室就把自己藏在角落裡,急救室門打開,她緊緊的把醫生捉住:「她怎麼樣了。」

醫生被洛夢櫻捉得手痛:「你放心她沒事,等一下就醒了。」

洛夢櫻看到他們:「你們…」她話還沒有說完。

墨昊靳還是第一次她有其他的表情,讓他感覺到心痛,好想保護她,可是聽說她的事情卻還是沒有忍住:「你怎麼可以這樣對雪姐,你把湯潑了,讓人在雨里找東西,現在你把人推下樓梯,你怎麼可以這麼狠心。」

洛夢櫻沒有想到他們第一次說得最多的話,卻是這麼傷人,沒有想到他對自己的誤會這麼深:「你就是這樣看我的,對,我就是個心狠的人,這是只是開始。」

洛夢櫻冷漠的轉身,沒有人看到她眼中痛,墨昊靳話出就後悔了,可是覆水難收,他生氣的踢了一腳牆。

雪姐醒了,成陽和墨昊靳一直在病房等待:「雪姐,你醒了。」

雪姐沒有看到洛夢櫻:「夫人呢,她怎麼樣了,沒有事情吧」難道她就這樣離開了嗎?

他們沒有想到她醒了關心的是洛夢櫻:「她把你推下樓梯,你關心她」成陽生氣的說。

雪姐沒有想到會讓人誤會她:「你說什麼,誰推我下樓梯。」

「什麼意思,難道不是夫人害你的嗎」

「你們認為是夫人害我的,你們怎麼會這樣想」雪姐把她受傷的事情告訴了他們。

墨昊靳沒有想到他誤會了她:「我怎麼沒有問清楚,就對她說這樣過分的話。」

「你們對她說了什麼,她人去哪裡了」雪姐擔心她受傷的事情會影響到她的。 這一句句話,一個個字,就像是一記記重拳,狠狠的捶在了姚廣孝最心虛的地方!

這世間的事情,有得便有失。誠如林白所言,伴君如伴虎,更不用說是朱棣那樣起兵反叛自己侄子的主兒,別說他姚廣孝沒有劉伯溫那樣的名頭,就算是有劉伯溫那樣的盛名,也不可能讓朱棣對他言聽計從,更不用說這老朱家的子孫,疑心病本來就比別家人重。

若要是不相信,看看他們家那位老祖宗乾的事情就知道了,歷朝歷代,能夠像朱元璋那樣,把手下面那些開國元勛屠宰一個遍,連根毛都不留下的,恐怕就他獨一位。

更不用說,姚廣孝給朱棣攛掇的事情,還是這種在當時看做是大逆不道的事情。如林白所說,他姚廣孝今天能攛掇著朱棣,讓他起兵造反,難保不齊以後這老東西覺得過的不舒坦了,就會再攛掇個藩王,再起來造反;或者是一股勁,直接自己造反,讓姚家人換了朱家人。

帝王心術,可說是世間最難猜測的東西。姚廣孝又焉能不知道這裡面的關節,又焉能不知道朱棣心裡邊對自己的懷疑,而且如果不做出一些犧牲的話,恐怕等到戰爭結束,朱棣在起兵之前對自己的那些保證,就要盡數推翻,而且還會找個理由,把自己扔進大獄裡面關著。

他姚廣孝攛掇起兵為的是什麼,為的就是讓天下陷入大亂,讓龍脈震動。若是人被關進大獄裡面,落到那些把折磨人當飯吃的錦衣衛番子手裡,就算他有三頭六臂,又哪還有活路。

所以他必須斬斷這種可能,必須找到一個能讓自己全身而退的辦法。而在當時的情勢之下,最好的辦法,便是去勢,也就是閹了自己,讓自己變成個不折不扣的太監。也只有變成這樣沒有了根的人,才能讓朱棣可以推心置腹的對待自己,可以不去忌憚自己。

所以他姚廣孝就這麼做了,在起兵之前,就閹了自己,當了給朱棣的頭一份投名狀,表達自己對他的不二忠心。而且在當時的姚廣孝看來,自己本來就是想守住那一點兒元陽,不讓它從體內溜走,但世間誘惑諸多,想要斷了這念想,便要對自己下狠手。

不得不說,下了這種狠手,自然叫人刮目相看。朱棣在接到姚廣孝這份投名狀之後,先是噁心了一陣,但看到姚廣孝那真正蛋疼的表情,也是唏噓不已,認為他是真正忠於自己。

但在當時的大環境下,尤其是在古人眼中,最講究的就是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損毀。那些飽讀詩書的夫子們,哪怕是連頭髮絲都不敢亂剪一根,更不用說是連命根子都沒了。

而且縱觀華夏曆朝歷代,自從出現了太監這種族群之後,他們這些人,就一直沒有被人正眼看過,甚至一旦做了這種事兒,連錄入族譜,靈位供奉進祠堂的資格都沒有。

哪怕是在內廷,也就是那些大太監們權勢滔天的明朝,普天之下那些人一旦提起這些太監,也是厭惡的不行。而且一旦當了太監,也就等於,一輩子是他們老朱家的狗。

姚廣孝做了這麼大的犧牲,著實在朱棣那證明了自己的忠誠。不過這朱棣倒也是個體貼的人,知道姚廣孝最注重名聲,不能讓他落了這髒水,便幫著他把這件事給壓了下來。不過這裡面有沒有把這件事,當做拿捏姚廣孝的把柄,那就只有這位皇帝老兒自己知道了。

但不管是怎麼樣,這件事情一做出來,的確是皆大歡喜,朱棣對姚廣孝也沒了戒心,拿他推心置腹,甚至還把他當做了自己的朋友來對待,對他恩賞備至。

可事情壞就壞在,姚廣孝這人別的沒有,疑心病還是略微重了些。他總覺得,這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如果事情一旦傳出去,自己這輩子的名聲就全毀了,甚至會成為全天下人的笑柄,等到那個時候,本就臭不可聞的他,就更不用說什麼壓過劉伯溫一頭的事情了。

而且姚廣孝當時想的是,他修鍊的術法,講究的是一點純陽,把命根子剪了也算不得什麼,不過是欲練此功,必先自宮的事情罷了,影響不大。可他沒想到的是,人體造化神奇,又有哪個部位是沒有效力的,命根子一剪,身體的陰陽頓時失去了平衡。

不但那一點純陽沒保住,甚至連帶著他自己,都有些趨陰避陽,越是那種陰冷森寒的地方,他便越是覺得待在那種地方舒服,連帶著性子都變得有些陰邪起來。


偷雞不成,反倒蝕了一把米,姚廣孝如何能忍得住這股子憤怒,而且命根子沒了,他就算是想在這世上開枝散葉也沒法子了,這就叫他更加鬱悶。不過在他想來,仙門開啟,既然可以叫人求得長生,說不好彼岸也有法子能讓自己的身體重新復原,命根子再長回來。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對於仙門開啟的事情,才分外熱衷。

不過這件事情,除卻朱棣之外,就只有他一人知曉,更是被他當做自己最大的秘密。可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在今天仙門即將開啟的節骨眼上,林白卻是一腳踹到了他的痛處上。


「姚公公,不知道您老覺得我說的對不對啊?」林白笑吟吟的望著姚廣孝,緩聲道,言語中調侃的語氣愈發深重,甚至隱隱還有那麼一絲不屑的意思。

最大的秘密被人發現,而且還是被自己的眼中釘肉中刺,姚廣孝心中怒火暴漲,只覺得鮮血直往腦袋裡面沖,什麼仙門開啟,什麼大計,都不如把林白這張臉撕破來得舒服!

看到姚廣孝的表情,林白臉上笑得愈發燦爛,但眼底深處,卻是帶了點兒同情。

不得不說,這姚廣孝對他自己還真是夠狠的,竟然能玩出來欲成大業,必先自宮這一手。

不過這個隱秘,實際上並不算是林白自己通過對這些史實剖析出來的,而是在他晉階入煉神還虛境界之後,對天地陰陽的把握,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洞悉程度。剛才在他打量姚廣孝的時候,發現此人體內陰氣有餘,而陽氣不足,而且那僅剩的陽氣更是沒了彌補的可能。

需知道姚廣孝之前也坦然承認過,他是有史以來最老的處男,這樣一個老處男,怎麼可能會變得陽虛陰強,而且還會失去了陽氣彌補的根本。而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就只有一個,那便是此人乃是一個斬斷了命根子,成為了無根之人的太監。

再一想當時的情況,林白愈發篤定自己的這個猜測。在剛剛得出這個結論的時候,林白心裡邊實際上還有些同情姚廣孝,為了完成所謂的大業,付出這樣的代價,得失恐怕只有他自己才能明白。而且對於這些太監的遭遇,林白心裡邊實際上還是有些同情的。

這些所謂的太監,實際上不過是那些皇權的犧牲品罷了,除非是那種的的確確是變態的人,有哪個願意用姚廣孝這樣斬斷命根子的方法,表達忠心,把自己市於帝王家。

而且以姚廣孝對名利,對要壓過劉伯溫一頭的野望看來,當時的他做出這個決定,怕也是猶豫了再猶豫,糾結了再糾結,無可奈何之下,才做出的決定。

而且從此之後,無數個日日夜夜裡面,都為之而慨嘆不已,都為之而憤恨。至於後悔,看這位老兄的為人,還有那些歹毒的算計,把髒水往別人頭上扣的性子,是絕對不會的。

原本林白並不想把這一章子給提出來,但誠如姚廣孝所言,雖然有葯娃娃畢生精華凝聚成的那三顆朱果相助,有生之大道滋潤,在對抗了劫雷之後,林白的身軀仍然受到了不小的創傷,而且驟然突破煉神還虛,沒有經過溫養調息,境界也還未穩定。

此時他的境界雖然壓了姚廣孝一頭,但修為卻是在伯仲之間,而想要關閉仙門,就必須要過姚廣孝這一關。而想要佔據更多的勝算,就只能用這個不算光明正大的誅心手段。

用姚廣孝心裡這個最大的隱秘,來撩撥他的軟肋,讓他為之而亂了心神,讓他為之亂了方寸!只要心神亂,方寸動,那相對應的,姚廣孝的道心就也會動,而這樣一來,自己在眼前的情況下,應對起姚廣孝來,就能省下不少的力氣,讓勝率上漲一籌。

而且這法子雖然不夠光明正大,但姚廣孝之前對付自己時使得那些法子,也未必光明偉岸到哪裡去,自己這法子雖然有失本心,倒也是個以彼之道還彼之身的法子。

尤其是看到姚廣孝這憤怒氣喘如公牛的表情,林白便明白,自己這一招的確是奏效了。

「欲成大業,必先自宮,姚公公您倒真是夠捨得自己的,可惜可嘆啊,這所謂的大師,竟然是個太監,是個缺了命根子的不全之人,這事兒真特么像個笑話。」


「姚公公,您心計這麼好,不妨替我來猜一下,若是這件事情傳揚出去,被世人知道那位道衍大師,那位黑衣宰相,實際上是個閹人的話,會是個什麼情況?」一不做二不休,林白索性決定再往火頭上多澆幾瓢烈油,好讓姚廣孝的道心更不穩固一些。

「我要殺了你!」不出林白所料,這兩段話一扔出來,姚廣孝已是雙目充滿血光,整個人就像是火藥桶一樣,徹底被點燃了,緊緊盯著林白,口不擇言道:「只要殺了你,這個秘密就會永遠塵封起來,只要跨入仙門,我就能重新做回自己!」 就在李易再次上線的時候,在旁邊等的差點睡着的飛天小管家一下子精神了。趕忙給飛天小小貓發信息“少爺,那小子上線了。”

“哦好,給我跟緊了,出城門通知我,我去聯繫人,還有記住要叫我的ID不要叫我少爺。”

“好的,飛天小小貓少爺。”

“你.”小小貓氣的不知道說什麼好。

李易確實沒有發現有人跟蹤他,這是他大意了,以爲大坪鎮不敗的人不在來給他搗亂,就沒有誰能阻擋他。

一邊向西城們走一邊給無畏發信息。“怎麼樣了,技能學了沒。”

“學了,不過這技能真貴。竟然一金才能學。太貴了,要不是老大要求我都不捨得學習。”無畏感慨的說道。

“好了。不要在乎那點錢,你去藥店買兩組金瘡,兩組回靈,錢夠把。”

無畏看到李易的信息,想了想,金瘡是十銀一顆,一組是一百,也就是一金,兩組是兩金這是小問題,可是回靈沒買過。就問道“老大,回靈是什麼藥啊,什麼效果,要是比金瘡貴的話錢就有些不夠了。”

“嗯,回靈和金瘡是一個等級的,回覆魔法值1000點,需要十銀,要是不夠的話,我這還有一金。”

“不。夠了夠了,我手裏還有7金呢。嘻嘻老大麼沒想到把。”無畏興奮的說道。

李易也很是開心,看來是裝備賣的很好啊。說道“是不是裝備賣的錢?”

“必須的。”

“嗯好了,去買藥去把,對了人員的問題你問了嗎?”

“嗯,在大坪有5個人是我家的。現在就叫他門?”

“嗯。一個小時後西門集合。”

“好。”

李易想了想停下了腳步,後面的飛天小管家差點撞上李易,趕忙躲開了,心裏想到這人怎麼說停就停,不會是發現我了?趕忙離李易遠一些。

“人數還差一些,看來要去軍營一趟。”李易想完就改變了路線,想着軍營走去。

飛天小管家一路跟蹤.

到了軍營拿出官印,直接走了進去,這次他沒有殺戮值在身,守衛並沒有阻止,但是他後面的飛天小管家卻是被欄了下來。

這把他給着急的,不知道怎麼辦好了,只好在軍營附近等了起來。

李易再次來到了王蒙的桌子前,看着還在睡覺的王蒙大力的拍打着桌子。

“有是誰,吵醒我。”王蒙再次睜開了眼睛,發現是李易。

“有是你,這次是什麼事?”

李易沒有說話直接掏出了官印,並且拿出了一百兩銀子扔給了王蒙。

王蒙見狀只好給了李易二十名士卒。

李易接過了裝滿士卒的什長官印,也沒和王蒙說話就離開了。

看着新的士卒的屬性。

士卒

等級1

血量200

力量2

體質2

智力1

攻擊力20

防禦力2

經驗值0/100

技能。無。

看來沒有了殺戮值在身,士卒只有基礎的屬性,而沒有技能了,真不知道是虧了還是賺了。

沒過多長時間李易就走出了軍營,飛天小管家開心的跟在後面,給這小小貓發着信息,告訴李易的位置。

.。

時間飛逝,集合的時間已經到來,李易和無畏早就在地方等着了,而西紅柿炒飯也就是席天薇早就到了,比李易的時間還有早。

在初次見面的時候兩人差點沒認出開,都是下調了百分之十的容貌。差點出了笑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