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下還是以通關副本為主,至於更重要的問題卻被白暮忽視了。

那就是怎麼帶顧魜脫離遊戲?

契約是行不通的,他的靈魂已經跟魚小雅簽訂了契約,這份特殊的契約只能簽署一份,而且是永久的。

白暮又在房間搜尋幾圈,確認沒有忽略信息后,他牽着顧魜推開了房門,帶着顧魜離開這間只有痛苦折磨的地方。

門被推開的剎那,勁風撲面而來,白暮下意識的閉眼,牽着白暮左手的顧魜直接拉到白暮。

白堵倒地后,睜眼看向前方。

對門已經完全打開,驚悚的場面刺激著白暮的胃部,嘔吐感湧上喉嚨,他沒忍住直接吐了出來。

門裏面只有黑色,無窮頭髮組成的黑色如蛆蟲一樣糾纏,攀附,形成一道黑色的屏障。

而屏障外圍是同黑髮數量一樣的眼球,那些眼球向著左邊怒視,每個眼珠都在流淌黑色的液體,狹隘的船艙很快被液體淹沒,超過了腳腕,陰冷!粘稠!密密麻麻的觸感從被淹沒的部位傳來。

頭頂昏暗燈光照在液體組成的水泊中……

「草!!!」白暮吼了出來,連忙抱起顧魜不讓她接觸黑色液體。

這哪是什麼液體!這是無窮無盡的蟲子!

蟲子太小又太多,居然給人這是液體的錯覺!

抱起顧魜就飛奔向三樓,三樓果然也有鐵欄,不過已經被人破壞,上面的符籙全部變成碎片,白暮顧不得查看,因為在他抱起顧魜時,黑色眼球像是察覺白暮要逃跑一般。

蟲子從眼球流淌的速度更快了,蟲子化作潮水,在狹隘船艙形成巨浪,巨浪追逐著白暮,要將他吞噬,將他撕扯成渣。

等白暮衝上三樓后,巨浪退怯了,它愣在原地,後方髮絲在蟲子組成的水泊中穿梭,停留在二樓盡頭,頭髮糾纏融合,在白暮面前形成一個全身都眼珠子的怪物。

眼珠子組成的嘴唇發出聲音,刺耳,乾澀。

「還給我….」

「什麼?」白暮愣然

「還給我……」那怪物重複著

白暮突然想起剛剛獲得的婚戒,喚出系統取出戒指的剎那,那怪物陷入瘋狂,蟲潮撲向白暮,撞在三樓口,被蒸發成紅色血霧。

隨着蟲潮的蒸發,無窮黑色肉眼可見的消失,怪物的身影也越發暗淡,但它卻不在乎,它只想拿回那枚戒指,那是它最重要的東西。

必須要拿回來!

哪怕魂飛魄散!

哪怕永世沉淪!

絕望的嚎哭發出,與笑聲不一樣,那是真正的痛苦,傷心,白暮聽到這聲音不受控制的流下眼淚。

「這枚戒指對你很重要嗎?」白暮被哭聲感染,內心滿是悲愴與遺憾。

「還給我!」

所有蟲潮凝結在一起,自殺式的衝擊著三樓屏障,二樓已經被黑色液體淹沒,那怪物聲音在黑色中回蕩。

無窮黑色化作紅霧,消散在空氣中。

二樓黑色蟲潮消失了,只剩很淡的一抹身影蹲在那裏,身型瘦弱,捂著臉啜泣著。

那是位婉約綺麗的女人。

白暮鬆開牽住顧魜的手,顧魜想阻止白暮下去,白暮輕輕拍了下顧魜的腦袋,示意她沒事的。

白暮走到透明女人身前,女人的身體正化作流光消散,她快沒有時間了。

「還給你。」白暮遞出戒指。

女人抬頭望向白暮,眼神空洞而麻木,直到看見白暮手中的戒指,她彷彿溺亡之人看見繩索,拚命去抓住生的契機。

手卻穿過了戒指,嘗試了一次,兩次,卻怎麼也握不住。

而她的半個身體已經消失了,只剩下半個身子和一隻手。

「對不起。」白暮悲從心起。

女人正視白暮,透過白暮他看到了其身後的顧魜,空洞眼神終於出現情緒,那是欣慰,是解脫。

「那個孩子就拜託給你了。」

「抱歉,我如果早些發現你需要這枚戒指…..」

「沒事,最後能看它一眼,我已經很知足了。」聲音逐漸黯淡,她化作流光消失了。

船艙中還有斑斑光點閃爍,白暮托起雙手,那些光點融進手中的戒指上,戒指被光芒覆蓋,變成一團光球。

等到所有光點融進白球后,白球如冰雪消融,變成手工制的洋娃娃。

洋娃娃的眼睛是一黑一白的紐扣,紐扣的中間刻着兩個名字。

「顧言。」

「許柔兒」

白暮若有所感,他們應該就是顧魜的父親和母親,剛剛消失的女人正是母親,背後一定是個悲傷痛苦的故事。

將娃娃收進系統空間查看它的具體信息。

名稱:手工洋娃娃

品質:特殊

效果:能容納修級以下惡鬼一隻(可煉化)

背景故事:「媽媽愛你,爸爸也是,但他們不愛你,他們只想傷害你,我們逃離了棺材村,就是因為愛你,但媽媽很沒用,沒能保護好你,希望你不要怪媽媽,如果未來你知道了真相,請你記住,這世上有愛你的人,你不是災星,你是人!你要守住心裏的善良,不能讓惡魔侵蝕到你的內心。」

白暮重新將戒指取出,還未等他回顧魜身邊,遊戲提示音突然響起:

「恭喜玩家完成支線任務,可提交任務道具獲取獎勵。」

任務道具自然就是手上的娃娃,一位母親傾注了所有愛意的娃娃。

白暮不知道系統到底有沒有獨立意識,也不知道它能不能聽得到:「你做夢,你對他們造成的傷害已經夠深了,連她最後的願望,向女兒表達愛意的機會都不給?」

「請玩家提交任務道具。」遊戲聲音毫無感情。

「滾!老子早晚揪出你!讓你也嘗嘗這般痛苦!」

遊戲不依不饒,彷彿設定就是這樣,它沒有感情,沒有意識,只是按照設定好的程序,嚴格執行着一切。

「玩家若拒絕上交任務道具,遊戲將對玩家進行抹殺處理。」

白暮有一瞬間的慌亂,在腦海瘋狂呼叫系統。

【系統系統!!!系統大佬!救命!】

【怎麼了宿主】它還是那副死氣沉沉的語氣,剛剛睡醒一般。

【遊戲威脅我!它要抹殺我!】

系統沉寂片刻,然後輕描淡寫的說了句:【好了,我把它踢出你的靈魂空間了,以後你不會受到它的約束了】

白暮有些不信:【就這麼解決了?】

【就這麼解決了。】

白暮:【!!!統哥牛逼!!統哥yyds!】 原先的幾人。

赫然,都是面露恐懼神色,被困在了那裡…!

砰…!!

秦蒼穹手腕一抖!

那名監工頭子,此刻渾身一顫…

轟!

就像釘子一般。

硬生生的,從地面…砸了下去!!

噗嗤!!

鮮血噴濺!

僅僅一剎那。

那數道人影,已經徹底失去了聲音…!

這略顯血腥的一幕。

讓四周,都是驚叫聲一片!

而,秦小蛟卻是目不轉睛,隱隱帶著恨意的看著。

不愧…是流淌著秦家血脈的孩子。

而,此刻。

秦蒼穹緩緩轉身,走到了秦小蛟面前。

「走吧。」

他的聲音,溫和而平靜。

秦小鯉抱著秦蒼穹的胳膊,招了招手,「哥哥,走啦…~」

而,此刻。

秦小蛟猛然轉身。

朝著外面,快速奔逃…!

看到這一幕。

秦蒼穹眉頭一皺,腳下一點,瞬間出現在了秦小蛟面前!

「乖一點,跟我回去。」

眼看著秦小蛟還要逃。

他皺著眉頭,探出手來,將兒子拎了起來。

「放開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