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車之上一名白骨領軍揮舞殘破圖騰旌旗飄揚指揮著,身旁兩輛白骨戰車率先朝著葉風發動了攻擊!!

呼~

這一刻,葉風彷彿有了如同古代戰將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瞬間睜眼,拔刀殺向前方!!

只有心臟停止才能阻止我的堅持。

不到最後,怎能甘心!!

葉風猛的衝到了一輛骷髏戰車前面,上面站立著一個高大的骷髏砍刀手,從它的破舊的戰士盔甲來看,應該也是屬於一個小頭領。

骷髏戰車即將撞到葉風的前一秒,他縱身一越,飛快的的旋轉身形朝著那骷髏砍刀手就是一劈!

戰車之上,骷髏砍刀手也是經驗豐富大刀橫擋接下了這一擊,然後還未等它下一步動作葉風已經握住他持劍那隻骨手用力一扭,整條手臂骨彷彿紙做的一般被輕易扭成了反反向

早已死去的骷髏砍刀手沒有任何錶情彷彿是一個被驅使的機器,疼痛思想什麼的都與它無關,只剩下自身的戰鬥經驗還有刻在骨骼里的遵令本能。

骷髏砍刀手沒有絲毫猶豫,另一隻左手白骨揮拳錘向葉風腦袋!

葉風臉色依舊沉穩,動作速度非常之快,用力一拉那條手臂骨,在骷髏左拳揮舞之際,一腳踢在了它的腰間脊椎上,頓時一聲骨折聲傳來,骷髏砍刀手被踢出了戰車遠遠的摔落在地骨架頓時摔斷散開…

秦若水遠遠的看著依舊被三輛戰車圍困在一起的葉風,強行逼迫自己站立起來

她可以死,但是不能連累葉風,他放棄了獨自逃走就是為了自己能夠多一點時間恢復體力以及恢複信心,多次救過她命的恩人不能換來這樣的被白骨大軍剁碎的慘死結局。

「我還能喘氣,我的心還在跳動,我不能放棄…」

骷髏大軍大部隊還沒趕上,而且目前也只有三輛戰車追擊,只要不被包圍還能夠應付。關鍵是哪個骷髏乾屍王只要它復活不了那一切還有希望。

我現在已經知道了它的能量來源…必須要儘快解決掉源頭!!!

三支鬼火蠟燭全部熄滅,災難已經全部來臨,最先開始的就是這些骷髏的王,也就是那身穿破敗盔甲身坐中心王位的乾屍。

那飛蟲就是能量提供者!!

回顧整個過程,有過肢體接觸的只有那些吸血的飛蟲,按照時間推斷,在地下台階中心部位遇見它們,等我們到達白骨戰場時那些細小的飛線蟲也能夠到達內殿那花從之中。

很大的可能是那裡的其中一隻花控制著飛蟲帶來能量,在以某種特殊手段又來控制這些白骨骷髏!!要解決掉它

「即便要死,也要死的更加值得一點!」

有著這堅定的信念秦若水咬著銀牙,一步一步朝那台階通道走去,忍受著身體產生的劇痛,手扶牆壁緩慢登上台階…

另一邊,葉風解決完白骨戰車上的骷髏砍刀手后,沒有了骷髏的掌控,戰車頓時散架重新又變回了一灘骨頭零件。

解決了一輛戰車的葉風撲向一戰車,那是一具全身身灰白骨架高瘦骷髏兵在掌控,腐朽衣物散發著惡臭,目光是空洞獃滯的,沒有任何的思維,全憑本能行的駕駛戰車向葉風衝來。

葉風迅速揮刀準備,但那戰車與之前那輛不同,這輛速度相當的迅捷,沒有剛才的合適時機,無法跳上戰車。而且翻身躲避時還被骨刺蹭到

-12!

葉風不急不緩,雖然右臂一痛,但是只要自己近身,就算正面對抗,這個瘦高個的骷髏兵也無法抵擋他的攻勢。

又是在地上的一個打滾,避過戰車的又一次襲擊,順手抄起之前掉落的砍刀蓄力在手。

沒有碾壓敵人,瘦高個骷髏兵再度控制戰車馳騁,繞個彎調轉方向回攻,與此同時負責指揮的骷髏領軍也瞄準了葉風,從兩個方向一前一後的相繼發動了衝鋒!!

「來吧!!!有種撞死小爺!」

葉風死死盯住哪飛快轉動的白骨車輪,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就是現在!!

用盡全力甩出手中砍刀目標直指那衝刺的白骨戰車車輪轂。

轟轟轟轟隆!!

崩壞的戰車發出巨大的聲響,慣性帶來超大的衝力,瘦高個骷髏兵直接被甩出五六米遠….

緊跟過來的白骨領軍的戰車由於也受到了瘦高個骷髏兵戰車爆裂帶來的傷害,直接導致它控制不止方向撞上了一棵枯樹…

雖然沒有爆裂,但是也導致戰車不能夠在繼續行駛,骷髏領軍也受到了極大的傷害,上半身頭顱右臂雙雙被毀只剩下一隻握劍之手,

殘缺的骷髏領軍依舊在地上爬起,搖晃著身軀一瘸一拐的舉劍走來… 看到箱子裏面的錢,酒店工作人員的眼睛都看直了。

他們一輩子也沒見過這麼多錢。

「這裏面,恐怕得有幾十萬吧。」

「不止,少說也得有上百萬!」

幾人在那裏小聲的議論著。

這筆錢對於工作人員們來說,毫無疑問是一個天文數字。

九十年代,一萬塊錢都夠在縣城裏買套房了,而皮箱裏面裝着的,差不多是一百套縣城房子的價值。

但對江山他們來說,這點錢,塞牙縫都不夠。

「打開信件,看看裏面寫的是什麼。」

江山吩咐道。

龍文南照做,打開了信件。

一秒記住https://m.net

確定信件上面沒問題后,這才遞交到江山手上。

江山掃了一眼,信裏面的內容是這樣的。

「尊敬的幾位調查員,你們辛苦了,皮箱內是我們給幾位準備的薄禮,還請笑納。」

「我們與幾位素不相識,無冤無仇,還請幾位給個面子,收下薄利后原路返回,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大家相安無事,在此拜謝!」

這封信,看似是送錢的,但實則,是一封帶着深層含義的威脅信。

信裏面的另一層含義是,敵方已經盯上了江山幾人,且知道他們住在哪,對他們的一舉一動都了如指掌。

江山幾人,要是乖乖聽話收下錢,原路返回,那大家相安無事。

如若不然,敵方將會採取手段對付他們。

「上一次滅口不成,這次改送錢了,有意思。」

江山把信撕成了碎片。

根本不把信裏面的威脅當回事。

「看來,他們真把我們當成調查員了。」

「對付幾個調查員,他們居然肯出這麼高的價錢,看樣子,他們挺有錢嘛。」

李瀟瀟沒好氣的說道。

諷刺的是,這些錢,大多都是教育基金投出去的錢。

也就是說,他們用江山的錢,來勸退江山。

對於江山幾人來說,這不像是威脅,更像是挑釁。

「我想知道,讓你們把這些東西送過來的,是誰?」

江山走到酒店工作人員的面前,開口詢問道。

工作人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搖頭不肯說。

江山隨手從皮箱裏拿出來一沓錢,遞到他們手上。

「現在,可以說了嗎?」

工作人員猶豫了一會兒,最終還是把錢收下了。

「讓我們把東西送過來的,是曹老大手底下的金牌打手,謝華強!」

「曹老大在這一整個省都很有勢力的,奉勸你們,最好都按照他說的做,否則,你們會死得很慘的。」

工作人員規勸道。

提及曹老大之時,他們的眼中都透露著恐懼。

「曹老大?能跟我們說說這個人嗎?」

江山繼續往下問道。

腳底下的這個省,他第一次來,對各方勢力一竅不通。

但很顯然,有大魚開始冒頭了。

「知道的太多,對你們沒好處。」

工作人員連忙搖頭,不肯再說了。

「你們儘管說,我們不怕!」

龍文南說着,又遞了一沓錢過去。

看在金錢的面子上,猶豫再三,工作人員還是開口了。

曹老大,真名曹漢,人如其名,是當地的一個黑老大,手底下的小弟,據不完全統計,有上萬人之多。

黑白兩道通吃,權勢滔天。

全省的灰色行業,百分之七十以上都和曹漢有關。

與其有關的惡性案件,光是明面上知道的,就多達上百起,但這麼多年了,曹漢依舊是相安無事,足見其能量之大。

平日裏,曹漢的手下飛揚跋扈,欺行霸市。

好事沒幹一件,壞事幹了幾籮筐。

百姓深受其害,卻是敢怒不敢言。

除了種種劣跡外,曹漢最讓人所熟知的,莫過於是他的包女人事件了。

曹漢喜美色,與他相好的姘頭,據傳聞,足有上千個,其中不少,還都是當紅的女明星。

為了方便玩樂,曹漢花錢,直接為他的姘頭們修建了一個高檔小區,充做後宮。

這事在當地,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放心,我們來了,他就完了。」

龍文南胸有成竹的說道。

不得不承認,這個曹漢確實挺厲害的,道上能混到他這個地位的,少之又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