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鬍子老頭跟着在一旁咳咳咳了幾聲以後看着我笑了笑說道:“我當然知道你和那小丫頭片子的事情了,但是這黑媽媽又不知道你是我的徒弟,再說了,野仙徒弟比試這也是常有的事情,你是我徒弟,難道不應該嗎?”

這白鬍子老頭這麼一說,我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因爲這白鬍子老頭說的確實很對,我確實是他的徒弟,野仙的弟子在一起做比試也確實是常有的事情,但是我和胡小玉的這個關係,讓我夾在中間真的很爲難,想到這以後我看着白鬍子老頭問道:“要怎麼比試?”

“這個到時候你就知道了,這幾天你就認真學習符咒就行了,到時候比試的時候我會提前告訴你的。”說到這以後白鬍子老頭伸了個懶腰看着我緩緩的說道:“你也別想太多。”

我真的不知道這白鬍子老頭這麼做用意是什麼,但是看着他這個樣子我也着實生不起氣來了。

白鬍子老頭依舊是一臉笑嘻嘻的樣子看着我,我在一旁沒好氣的說道:“行了,行了,我答應你還不行嗎?”

“這不就得了。”說到這以後白追老頭打了個哈欠看着我繼續說道:“你回頭去山下買點東西去,我這幾天就在山洞裏,沒人給你做飯,你自己想辦法吃飯吧!”

說罷,這白鬍子老頭就轉身去了另一個山洞裏。

而我吃過早點以後又開始學習他給我書籍,到了快中午的時候我去山下買了很多東西,都是一些日常吃的,乾脆面,還有一些麪包什麼的,這些存糧應該夠我在這山洞裏吃上一陣子了,而我這幾天也開始漸漸的按照他給我的書籍裏開始自己畫符紙了。

效果還不錯,從最初的一階符紙可以畫到二階符紙了,我還挺沾沾自喜呢,畢竟我以前的符紙只能對付一些普通的小鬼,稍微厲害一點的我都得落荒而逃。

而這幾天白鬍子老頭也教了我很多畫符紙的訣竅,倒是還不錯,我都能學的進去,用白鬍子老頭的話說我天生就適合在這道門中生存,只是心性還需要磨練,而且也沒有人好好培養我所以導致現在一事無成,每次聽到說到這的時候我都有些小小的激動。

而這樣的時間過的也很快,我每天除了閒下來畫符紙就是偷偷去後山上,看着胡小玉和那些兔子在一起玩,每次看到她開心的表情我心裏就挺滿足的,但是一想到隨後就要跟她比試了,我心裏還是有些不舒服,也不知道胡小玉恢復了身體以後功法有沒有落下。

而這中間我都沒有讓胡小玉發現過我,或許她看見了也裝作沒有看見我,畢竟我和她也不認識了,在她的記憶裏怕是已經沒有我的存在了吧?

時間過的很快,一晃一個多月過去了,這中間老易給我打過一次電話,說他在他師傅的村子裏給人處理一些白事呢,問問我這邊怎麼樣了,我在電話裏跟他說我這裏一切都好,不用他牽掛,等我完事了我就回去找他, 老易知道我沒什麼事情以後,我們就又閒扯了幾句,隨後就掛了電話了。

而我打電話給李叔的時候我得到了一個消息,那就是李叔也已經到了河西市了,現在已經開始正常工作了,他胳膊上的傷勢已經完全痊癒了,甚至比以前更加有力氣了,還讓我給白鬍子老頭好好的道聲謝謝,我問了一下關於李叔他兒子的事情,李叔說他兒子那邊現在還在每天做透析,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也是夠他心煩的。

安慰了李叔幾句以後我就沒有在跟李叔聯繫過了,畢竟我跟胡小玉比試的時間也越來越近了,這也讓我心裏越來越慌了,我有些害怕面對胡小玉而且還是當對手一樣的面對,我甚至都不知道這個比試究竟是個什麼樣的比試。

而離我和胡小玉還有三天比試的時間,我的符紙已經可以畫到了三階符紙,這不得不說都是白鬍子老頭的功勞,這段時間白鬍子老頭也一個勁的往山洞裏跑,不斷的給我講這符紙中的奧義和所謂的大道,我聽得也是模棱兩可,好在符紙畫的確實比以前強了不是一個等級了。

那天,中午的時候白鬍子老頭把我叫到了他的山洞裏,我看着白鬍子老頭這一臉奇怪的神色以後,心裏不免有些犯嘀咕,這老老頭子又想幹啥了?雖然他是我師傅,但是我自始至終好像沒有叫過一次他師傅。

白鬍子老頭摸着自己的鬍子看着我說道:“小道啊,這次比試完了,你就可以下山去了,符紙的奧義我也都叫你了,剩下的只能看你自己領悟了,你有慧根,但是你的命格和別人不太一樣,我想這個你心裏應該有數吧?”

我跟着點了點頭說道:“這個我知道,無根水命,前世大惡人,今生就是給人續命做藥引子的命!”說到這以後我看着白鬍子老頭問道:“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啊?”

“沒事了,明天就要比試了,比試完不管輸贏,你都可以下山離開了,等咱們再見面的時候不知道又是什麼情況了!”說到這以後白鬍子老頭一臉心事重重的樣子嘆了口氣。

我看着他這幅樣子,心裏不免有些奇怪,這和我認識的白鬍子老頭怎麼不太一樣了,我記得之前他可不是這樣的,想到這以後我看着他問道:“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沒有。”說到這以後白鬍子老頭看着我嘆了口氣說道:“都教了你一個多月了,也沒見你叫我一次師傅呢還!”

“以後再說吧!”我一臉不在乎的樣子說道。

“我怕以後沒機會聽你叫我師傅咯!”說到這以後白鬍子老頭一臉笑嘻嘻的樣子看着我問道:“怎麼樣?要不要現在叫我一聲師傅?”

我跟着搖了搖頭說道:“這個暫時就別想了,你畢竟活的比我久,肯定有機會的!”說完以後我忍不住哈哈的笑了起來。

這個時候白鬍子老頭沒好氣的看了我一眼,說道:“行了,你先坐下吧,我好好跟你說說明天比試的事情,說完以後,你晚上就可以回去收拾收拾東西了,然後比試完你就可以下山離開了。”

我聽到這以後緊跟着點點頭說道:“行,你說吧,怎麼比試,如果我輸了怎麼辦?”

白鬍子老頭聽見我這句話以後老臉一紅的看着我說道:“儘量贏!”

“行,我儘量贏,那你說吧!”我看着他說道。

緊跟着白鬍子老頭便對着我緩緩的講了起來,講完了以後我才明白,原來他們野仙的比試是在一個山洞裏,這山洞裏面什麼髒東西都有,比如山洞裏會有一些山精,還有些山魁之類的東西,他們還會在山洞裏面放上幾隻厲鬼,到時候至於我和胡小玉怎麼比試,那就是比誰先從洞裏出來了,說到這的時候白鬍子老頭還特意交代我,說這山洞裏面還有一隻用精血豢養的巨蟒,因爲看着巨蟒修煉成這麼大不容易,所以他們這些野仙家只是將巨蟒封印在了裏面,想着慢慢的淨化他,但是白鬍子老頭話裏的意思是讓我千萬不要觸碰到這隻巨蟒,因爲我很有可能不是這隻巨蟒的對手,所以只要進了山洞,別亂走,直接找出口,而白鬍子老頭和黑媽媽他們會在洞口外等着我和胡小玉,我們誰先出來就算誰贏了。

白鬍子老頭跟我講完了以後我才明白,原來是比逃跑速度,誰先跑到洞口誰就贏了,那這個我比較在行,但是我下意識還是有些擔心胡小玉,如果胡小玉沒有恢復功法的話,我就得保護好她了,想到這以後我看着白鬍子老頭緩緩的說道:“那啥,你確定讓我這麼幹?”

“嗯,只要你們其中一個誰先出了洞口,誰就贏了,不過,會有危險的,我和黑媽媽都不會主動出手救人的,所以你們要注意安全了,當然了,這個比賽是公平的,我們會對誰都一樣的。”說到這以後白鬍子老頭把自己背上的一把桃木劍摘了下來,遞給了我,看着我說道:“這是一把千年桃木劍了,你拿着,到了關鍵時刻可以救命的。” 347 比試前的爭吵

我看到白鬍子老頭把自己最喜歡的東西都給我這個徒弟了,心裏不禁有些感動了起來,我衝着他狠狠的點點頭說道:“謝謝你了,白鬍子老頭!”

白鬍子老頭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我白三一生只收一個徒弟,你就是我徒弟,給你一些東西也沒什麼,收下就是了!”

我跟着也沒有客氣便接了過來,接過這桃木劍以後我忍不住附撫摸了一下這劍身,隱隱約約感覺這桃木劍應該斬殺過不少的妖魔鬼怪了。

隨後白鬍子老頭衝着我擺了擺手,說道:“回去收拾東西去吧!”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便轉身走了出去,不知道爲什麼我總感覺今天的白鬍子老頭有些不對勁,也不知道哪裏不對勁,就是看他的眼神我都感覺他好像非常不捨一樣,好像有什麼心事一樣,但是我也沒有太在意。

我回到了山洞裏以後開始收拾東西了,當天晚上收拾東西的時候心裏懷着一種複雜的心情,有開心也有擔憂,開心的是我馬上可以離開這個破地方了,這一個月裏我不止一次抱怨過這個破山洞,而擔憂是擔憂明天的比試,會不會有危險呢,胡小玉會不會不敵呢?

而我如果離開了這個山洞也許以後就很難在見到胡小玉了吧?即使偷偷的見他也是不可以了吧,想到這以後我不禁有些無奈的笑了一下。

收拾好東西以後,我便躺在牀上睡覺了,這一晚上我始終沒有睡着,躺在牀上翻來覆去的想着那些事情,越想越睡不着。

不知不覺中天都亮了,我算是一夜沒有睡覺,起牀以後,我發現白鬍子老頭不知道什麼時候坐在了山洞的門口。

我伸着懶腰走出來以後,看着他問道:“你怎麼在這裏?”

“該帶你去比試了。”說到這以後白鬍子老頭笑嘻嘻的看着我問道:“你有沒有準備好呢?”

我看着他這一臉爲老不尊的樣子心裏就是一陣無奈,我看着他說道:“還好吧。”

白鬍子老頭聽完以後上下打量了我一翻,緊跟着開口問道:“先去洗洗臉,然後準備準備,把符紙什麼的都戴上,到了山洞裏你沒時間畫符紙,所以你要帶上足夠的符紙,另外把我給你的桃木劍也戴上,那玩意可以在關鍵的時候幫得上你。”

我聽完以後跟着打了個哈欠看着他說道:“行了,你放心吧,我知道了,我心裏有數!”說着話我便去洗臉去了。

在河邊洗了洗臉以後,感覺整個人都精神了很多,當即我便回到山洞裏去準備東西了,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以後我便轉身拿着符紙背上桃木劍走出了山洞裏面。

白鬍子老頭看見我出來以後,指了指前面的那處山脈,看着我說道:“走吧,跟着我往那座山上走!”說着話白鬍子老頭邁着步子就走了出去。

我緊緊的跟在他的後面,就這樣我們兩個人順着山路往前走了,走到了山脈處的時候,我已經累的夠嗆了,畢竟是爬了一座山,反觀白鬍子老頭,但是一臉淡然的樣子,看起來非常的輕鬆,一點氣喘吁吁的樣子都沒有。

就這樣我和白鬍子老頭穿過山脈以後,他帶着我走了一條小路,這小路非常的荊棘,路上的石子也特別的多,走了大概半個多小時的時候我看見了遠處的一個山洞,這山洞裏透着一股子詭異的氣息。

而山洞的門口站着幾個熟悉的人影,粉色衣服的應該是胡小玉,而穿着黑色袍子的應該是黑媽媽,那個灰色袍子有些佝僂的身影怕是南老仙吧?

而這個時候白鬍子老頭穿的則是一襲白衣,蒼白的頭髮和鬍子走在我的面前,我則是緊緊的跟着他的身後,果然這個時候白鬍子老頭走到了黑媽媽面前的時候,黑媽媽他們和南老仙明顯也注意到了我。

而這個時候黑媽媽的臉色當即就變了,她看了一眼胡小玉,說道:“小玉,你先去一邊,我跟白三爺說點話!”

胡小玉乖巧的點點頭以後瞥了我一眼,然後轉身從我的身邊與我擦肩而過了。

當胡小玉走遠了以後,黑媽媽的臉色帶着怒氣的看着我說道:“爲什麼是你?你難道還嫌拖累小玉拖累的不夠嗎?”

我聽見這句話的時候愣住了,但是看到黑媽媽這個神色,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想到這以後我深呼了口氣看着黑媽媽說道:“黑媽媽你說話就說話,沒必要這麼過分,我沒有拖累任何人,我也不知道這次比試的事情,這比試也不是我安排的,如果可以,我也不會參加這比試的。”

南老仙這個時候從邊上走到了我的身邊,一臉看戲的樣子衝着我笑了起來,而白鬍子老頭這個時候摸着自己的鬍子看着黑媽媽說道:“黑媽媽,這野仙徒弟之間的較量,你又何必大動肝火呢?”

“如果我知道他是你徒弟的話我一定不會答應你這場比試的!”黑媽媽厲聲說道。

白鬍子老頭倒是一臉都不着急的樣子,摸着自己的鬍子緩緩的開口說道:“可是你已經答應了不是嗎?咱們野仙也是說到做到的,況且我這徒弟不一定就比你那胡家的徒弟差多少吧?”

“白三爺,你知道他是誰嗎?”黑媽媽有些焦急的樣子說道。

我聽見黑媽媽這句話的時候當即就不樂意了,這明顯是瞧不起我的意思,我緊跟着挺起胸脯看着黑媽媽說道:“你這話什麼意思?我是誰了?還是我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了?”

而這個時候南老仙拍了拍我的肩膀,搖了搖頭示意我不要再繼續說下去了,我看着南老仙說道:“這就是你們所謂的大道是嗎?心裏連我這麼一個普通人都容忍不了嗎?”

白鬍子老頭跟着啪啪啪的拍手叫好了“徒弟說的對,所謂的大道爲什麼連個孩子都容忍不了嗎?”

“他不是別人!”黑媽媽依舊是非常生氣的樣子。

南老仙從我身邊嘆了口氣,低聲的說道:“小道,你別怪黑媽媽,有些事情,你不知道,但是你遲早都會知道,也或許你一輩子都不會知道的!”

我沒有理會南老仙這茬,不過看來今天這比試應該是不會在繼續下去了,想到這以後我擡起頭看着白鬍子老頭說道:“還比試嗎?如果不比試的話,我就走了!”

白鬍子老頭跟着摸着自己的鬍子,淡笑了一下“爲什麼不比試了?這都約定好了,所以就一定要比試的!”

而這個時候黑媽媽的臉色依舊是非常的難看,她深呼了口氣以後看着我們說道:“好,既然比試那麼咱們就比一場命不由己的比試吧,我會把那黑蟒的封印給解開,到時候誰能出來聽天由命!”

邊上的白鬍子老頭倒是一臉淡定的樣子,笑了笑說道:“小道,你只需要按照我給你說的去做就是了。”說到這以後白鬍子老頭笑吟吟的樣子看着黑媽媽。

南老仙在一旁站着反而有些尷尬了,跟着開口說道:“黑媽媽,你這麼做就有點過分了吧?你不是不知道他的事情吧?”說完以後南老仙反而瞥了我一眼。

這個眼神讓我感覺非常的奇怪,我想開口問一下的時候,卻被黑媽媽打斷了“我意已決,就這樣吧!”

說完以後黑媽媽對着胡小玉呼喊了一聲,胡小玉轉身走了過來,走到我邊上的時候,胡小玉和黑媽媽上下打量了我一翻以後,跟着黑媽媽嗤笑了一聲“沒想到我還是看錯你了。”

我聽見這句話的時候愣住了,黑媽媽的這句話又是諷刺我,這讓我心裏的怒火蹭的一下就起來了,我看着黑媽媽厲聲的說道:“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爲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不擇手段,你以爲你拜了白三爺爲師我不知道你的心思嗎?”黑媽媽看着我冷嘲熱諷的說了一句。

這讓我心裏一下子就特別無語了,她的意思很明顯是我爲了再一次接近胡小玉所以才做出來這樣的事情,想到這以後我平靜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白鬍子老頭跟着呲牙的笑了起來“黑老太,這你就誤會了,我收徒弟還輪不到別人指手畫腳呢,他是我自己想收的徒弟,怎麼,我難道收個徒弟也要給你彙報嗎?”

白鬍子老頭最後一句話明顯也帶着一絲絲怒意了,我隱隱約約感覺這白鬍子老頭怕是也生氣了,因爲從來了到現在,這黑媽媽說話就一直是咄咄逼人的樣子,這種感覺讓我和白鬍子老頭特別不爽。

這個時候黑媽媽詫異的看了一眼白三爺,跟着點點頭說道:“可以了,既然三爺這麼說了,那麼我也無話可說,這生死狀先簽下來吧!”

說着話邊上的南老仙從自己身上拿起來兩卷皮紙遞給了我和胡小玉一人一份,我倆接過這皮紙的時候,我在上面簽下了自己的名字,胡小玉也簽下了自己的名字,我隱隱之中感覺這場比試怕是沒有那麼簡單,這黑媽媽明顯是想衝着要我命來的,好在白鬍子老頭之前就跟我講過那黑蟒的事情,所以現在心裏反而淡定了許多,至於進洞之後,我的唯一想法就是保護小玉就好了。 348 山洞裏的鬼打牆

簽完了名字以後,南老仙看着我說道:“這生死狀簽下來了,你們如果在這場比試中死了,去了陰間,即使跟陰間人訴說冤情也是不可以的,因爲你們已經簽了名字了,所以是生是死,都在於你們自己了。”

而這個時候黑媽媽走上前,跟着手裏一團黑氣,順勢打在了山洞裏面,而山洞被打開以後彷彿聽到了裏面一個龐大的怪獸的聲音,那聲音聽着異常的讓人害怕,我轉過頭偷偷的看了一眼旁邊的胡小玉,相反胡小玉比我平靜多了。

而這個時候黑媽媽轉過頭看着我們說道:“我們會在洞口外等你們,這裏是入口,我們在出口,你們進去吧,至於出口在哪裏就只能靠你們自己去尋找了。”說到這的時候黑媽媽頓了一下看着胡小玉緩緩的說道:“小玉,不要有任何的憐憫之情,你的任務就是掏出這個洞口!”

胡小玉一臉平靜的樣子點了點頭說道:“好!”

南老仙跟着在一旁扯着嗓子說道:“比試開始!”

我跟着看了一眼胡小玉,我們兩個人一步一步的衝着那黑黑的山洞裏面走了進去,當我們走進山洞的時候,很神奇的事情發生了,這山洞突然像是被關閉了一樣,裏面異常的漆黑,我順勢將自己的狼眼手電拿了出來,一下子就照亮了前面的路,而胡小玉顯然是什麼都沒有準備,她看了我一眼,我就知道,她什麼都沒有了,想到這以後我跟着把自己手裏的狼眼手電遞給了她。

胡小玉並沒有接這手電,而是一臉不解的樣子看着我,我跟着笑了笑說道:“我們是朋友嘛,互相幫助是應該的,你拿着吧,這手電我不需要!”

“給了我,你用什麼?”胡小玉看着我問道。

我笑了笑,將自己脖頸處的玉佩摘了下來看着胡小玉說道:“我有她就好了!”

而此時這玉佩的光芒也是亮的很,雖然不如狼眼手電照射的那麼遠,但是周圍有點什麼東西還是可以看的清楚的。

胡小玉跟着搖了搖頭說道:“我不能要你的東西,無功不受祿!”

“讓你拿着你就拿着,哪那麼多的廢話。”說着話我就把手裏的狼眼手電硬生生的塞給了胡小玉。

胡小玉接過狼眼手電以後,羞紅着臉對着我說了一句“謝謝你!”

我沒有說話,只是一臉無所謂的樣子聳了聳肩。

我和胡小玉又往裏面走了沒多遠的時候,我看着她說道:“咱們分開走吧,如果不分開走的話,一起出了洞口,我怕黑媽媽那邊不好交代了!”

“我也是這麼認爲的,那你就好自爲之吧!”說着話胡小玉便往前走了。

而我則是站在原地並沒有往前走,其實不是不想往前走,我只是希望第一個走出洞口的人是她就好了,至於我,這個名次什麼的對我沒有那麼重要,我不過是想履行對白鬍子老頭的諾言罷了。

我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卻聽見周圍隱隱約約聽見了一些聲音,這裏面有些不乾淨的東西,鬼叫聲,這鬼叫聲讓我心裏有些不適應,不過,好在之前白鬍子老頭告訴過我他們會在裏面放上幾隻厲鬼!

我跟着手裏緊緊的攥着自己手裏的符紙一步一步的往前走,而胡小玉這個時候早就已經走出了我的視線之外,我隱隱約約感覺這些厲鬼怕是纏上我了,因爲胡小玉身上有清霜劍,那些鬼魂都能感受到清霜劍的厲害,反觀我身上只有一把桃木劍,這些鬼魂自然會把主意打在我的身上。

我緊緊的拿着手裏的符紙,聽着周圍傳來的厲鬼的嘶嚎聲,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剛剛轉過身的時候突然一隻厲鬼出現在了我的面前,緊緊的貼着我的臉,眼珠子都是綠色的,我一下子就注意到了他,我跟着二話沒說拿着自己的符紙順勢就貼在了他的腦門上。

果然我的三階符紙貼在他的腦門子上以後,一下子就炸開了,那小鬼直接被我的符紙貼上以後嚇得魂飛魄散了,看到這一幕以後我心裏有些洋洋得意了起來,而這個時候在我周圍轉來轉去的厲鬼卻不敢再一次的靠近我了。

因爲已經有一隻厲鬼體會到我這符紙的厲害了,如果他們貿然出手的話,換來的只會是魂飛魄散,就算不是魂飛魄散也是重傷了,我拿着手裏的符紙心裏也一下子放鬆了不少,可是我細細數來圍繞在我身邊的厲鬼好像只有五隻,難道我猜錯了?

還有五隻衝着胡小玉去了?這個時候我的耳邊響起來一句話“這個比賽是公平的,我們會對誰都一樣的。”

想到這句話的時候我覺得我得趕緊往前走了,誰知道胡小玉到底能不能對付的了這些厲鬼呢?我心裏不免開始擔憂了起來,不過她手裏拿把清霜劍對付這些厲鬼應該是足夠了,雖然我是這麼安慰自己,但是心裏還是有些擔心。

我快步走了幾步以後,周圍的厲鬼卻還一直在我身邊糾纏,我隱隱之中心裏有些不爽了,我跟着看着周圍的厲鬼說道:“你們如果還敢跟着我,我立刻讓你們魂飛魄散!”

我再說這句話的時候已經做好了打算,如果他們給臉不要臉的話,我就主動出手把他們都消滅了,反正這些都是一些惡鬼,已經沒法回到了陰間了,留着他們作惡不如我直接消滅了他們。

打定主意以後我便繼續往前走了,而我這一嗓子喊出去以後果然有了效果,周圍的厲鬼不在圍繞在我的身邊了,我跟着邁着步子繼續走在這漆黑的山洞裏面。

大概走了半個多小時,我覺得我的步伐已經夠快了,卻始終沒有看到胡小玉的身影,難道她出什麼事情了?我心裏開始有些着急了。

隨即我知道這裏面肯定不能自亂陣腳,我強行讓自己平靜了一陣以後,繼續走在這山洞裏面,依舊是周圍黑漆漆的,我拿着玉佩走在這裏面卻隱隱之中察覺到有些不對勁,這裏面好像我無論如何怎麼走都走不出去,想到這以後我拿着自己的玉佩走到了一個牆角,在上面做了一個印記。

這印記就是我的名字,趙,我跟着又開始在這裏面走,又連續走了半個多小時,我發現自己又回到了遠點,就是我刻字的這個地方,此時我心裏隱約明白了,我碰上鬼打牆了,這厲鬼怕是不想讓我這麼輕易的走出去。

但是想要破除這鬼打牆的話一是童子尿,第二是站在原地傻等,但是此時我並不想等下去了,我在這裏多等一分鐘胡小玉沒準就多一分鐘的危險,而且我遇到了鬼打牆,那麼按照白鬍子老頭的話來說的話,胡小玉怕是也碰到了什麼棘手的情況。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突然一個熟悉的人影出現了,是胡小玉,胡小玉衝着我走了過來,她怎麼突然出現了,難道她也被困在這鬼打牆裏面了?

想到這以後我深呼了口氣走上前看着她問道:“你怎麼也來了?”

“小道,我走不出去了,怎麼辦?”說着話胡小玉一臉焦急的樣子看着我。

我看着周圍的環境,一定會有破綻的,但是這破綻在哪呢?我應該怎麼逃出去呢?想了半天我腦袋裏始終沒有什麼頭緒,而我看向胡小玉的時候發現胡小玉手裏只有一把清霜劍,可是她手裏的狼眼手電呢?沒有狼眼手電她是怎麼走過來的?

突然感覺這周圍一陣陣的陰風颳了過來,胡小玉一下子就撲到了我的懷裏頓時感覺到一陣女人的體香衝入到了我的鼻子裏面這味道讓我險些暈了過去。

緊跟着這陣陰風停下來以後看我緩緩的鬆開了胡小玉,我看着胡小玉問道:“你是怎麼找到這裏來的?”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來的,然後就看到你了。”說到這以後胡小玉看着我問道:“小道,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啊?”

我思索一下以後看着她問道:“緊跟着我!”

說完以後我便帶着胡小玉繼續在這裏走了起來,我在想,這個女人到底是不是胡小玉,隱隱之中感覺不是,但是從她的言談舉止我有感覺非常像,此時心裏已經沒有了主意。

就這樣在這山洞裏轉了幾圈的時候,我終於確定了心裏的答案,我停下了腳步,胡小玉這個時候看着我問道:“小道,到底怎麼回事啊?爲什麼我們走不出去呢?”

我跟着冷笑了一下,回過頭看着她說道:“你以爲我不知道你是假的嗎?”

“你在說什麼呢?”胡小玉看着我問道。

我冷笑了一下,看着她緩緩的開口說道:“從一開始我就懷疑你,因爲胡小玉手裏有我給她的狼眼手電,你並沒有,而且胡小玉身上也沒有那麼大的香味,而你知道我爲什麼要帶着你在這裏轉上這麼多圈嗎?”

胡小玉依舊是一臉無辜的樣子看着我問道:“小道,我是胡小玉啊,你到底在說什麼呢?我怎麼聽不懂呢?” 349 山洞裏的詭事

我跟着輕笑了一下,看着胡小玉說道:“你知道我爲什麼帶着走這三圈嗎?”

“爲什麼?”胡小玉看着我問道。

我跟着輕笑了一下,說道:“因爲我要看看你有沒有影子,鬼是沒有影子的,而在這裏轉了三圈,我看了三遍,你身上始終沒有影子,你是人嗎?”

而就當我這句話剛剛說完的時候,那女人還看着我笑了笑,裝作什麼都不懂的樣子看着我說道:“小道,你在胡亂說什麼呢?”

我跟着轉過頭以後,拿着手裏的玉佩照在了胡小玉的身上,我看着她笑了笑說道:“你看看你有影子嗎?”

說完以後胡小玉的臉色當即大變,顯然是因爲被我揭穿了,心裏有些不滿了,而這個時候那女鬼看着我緩緩的說道:“本來想留着你慢慢的玩死你,沒想到你居然不知好歹!”

說着話胡小玉的手指上的指甲突然變得異常的長,而且非常的鋒利,緊跟着胡小玉伸出自己手,露着異常鋒利的指甲衝着我的脖頸處插了過來,我緊跟着輕輕的往邊上邁了一步,她的指甲沒有插到我的脖子上,我跟着冷笑了一下。

拿出來自己的三階符紙轉過頭看着她說道:“我給你五秒鐘的時間離開這裏,否則我就讓你魂飛魄散!”我的語氣異常的嚴肅,沒有絲毫開玩笑的樣子。

那女鬼反而不以爲然的樣子看着我冷笑着說道:“無根水命,如果殺了你,我就可以變的更加強大了,想讓我離開?做夢吧!”

說完以後那女鬼突然從嘴裏吐出來長長的舌頭順着我的脖子就捲了過來,因爲太黑,我的速度也不敢太快,只是稍稍的躲避了一下她的舌頭,果然,那女鬼話依舊是不依不饒的衝着我飛了過來,身形異常的明顯,我緊跟着深呼了口氣,心裏暗暗的下了一個決定,看來我不殺了她是沒法離開這裏。

想到這以後我拿着自己手裏的三階符紙,默唸了一句口訣“神武真君破煞符,道法三階,破!”說着話的功夫我就將手裏的符紙打了出去。

那符紙一下子就貼在了女鬼的身上,緊跟着我嘴裏喃喃自語的念道:“破!”

“嘭”的一聲巨響,那女鬼的身體頓時被我手裏的符紙炸出來一個大洞。

她低下頭看了看自己肚子上的空洞以後,臉色變得異常的煞白,周身是鬼氣也越來越強大了,這隻看來不是普通的厲鬼了,想到這以後我稍稍的往後退了幾步,就在我準備繼續拿出來符紙的時候,那女鬼突然發難了,衝着我就飛了過來,兩隻手張牙舞爪的樣子像是要掐死我一樣。

可是她的速度終究還是慢了一點,我跟着一下子從自己的口袋裏摸出來一張符紙順勢就貼了上去,如今的我已經今非昔比了,手裏的符紙對付她這種小厲鬼還是綽綽有餘的,果然女鬼見我掏出來符紙的那一刻,直接停了下來,跟着便消失不見了,而我看見女鬼消失了以後,四處打量着周圍的環境,我應該還沒有離開這女鬼的鬼打牆呢,他應該就在我的周圍。

想到這以後我屏住了呼吸,小心翼翼的打量着這周圍的情況,這女鬼應該就躲在某一處看着我呢,她肯定是在等機會。

而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突然一個女人出現在了我的面前,可是這女人的影子有些模糊,我隱隱之中感覺到了什麼,這女鬼怕是要用幻術了。

果然,還真讓我猜對了,就當我快要被迷倒的那一瞬間,那女鬼突然衝着我發難了,一下子就衝到了我的面前。

我當即從自己的身上抽出來白鬍子老頭送我的那把千年桃木劍,一下子就紮在了這女鬼的鬼門,也就是女鬼的面門之處,鬼門被破了以後,那女鬼“啊”的一聲慘叫,聲音異常的尖銳刺耳,隨即,我還沒有拔出來桃木劍的時候,那女鬼便化成了點點的星光,消散在了我的面前。

看着眼前的女鬼消失了以後,周圍的環境突然變了,變得和我剛剛進入山洞時候的樣子一樣了,想到這以後我拿着自己手裏發光的玉佩四處照了一下,看清楚方向以後我便繼續走了進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