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巨頭,分屬不同的勢力。

他們都建立了赫赫威名,在盛世島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沒有人敢招惹他們。

只要他們三人任何一人出現,其他強者大氣都不敢喘。

可以說,盛世島的事情就是三大巨頭說了算,其他勢力都要看他們的臉色。

拓跋野同時引動三大巨頭出手,足見其不凡之處。

三大巨頭,一邊追趕拓跋野,一邊生悶氣。

孟凡,曾經獨自一人,絞殺了三十八伙海盜,一天追殺上萬里,殺敵數千人。

他自己身上也有很多傷痕,臉上更是有兩道長長的傷疤,看上去非常恐怖。

他被人稱之為活閻王,活閻王手下從不留活口。

楊永,曾經以一己之力,擊殺數百名分神境以上強者,其中還有一人跟他修為相同的渡劫境強者。

那一戰,確定了楊永的威名,被人稱之為狂神。

張遠則非常神秘,沒有人知道他出手的事情,因為他出手不留活口。

可他能夠跟孟凡、楊永並列成為三巨頭,自然不是簡單人物。



三大巨頭一起對付一名元嬰境中期強者,恐怕就是他們自己也不會想到。

更加讓他們不敢想象的是他們出師不利,不但損失了數千名分神境強者,連他們都受了傷。

他們憤怒無比,怒火要燃燒起來,不殺掉拓跋野,他們都無法在盛世島立足了。

沒有多久,他們看到拓跋野停了下來,他們趕緊衝殺過去,生怕拓跋野又布下毒陣。

毒陣的威力他們都嘗到了,現在靈魂還處於受傷狀態,需要用靈識壓制傷勢。

靈魂受傷是大忌,尤其是渡劫境強者,他們以後渡劫,要是靈魂受創沒有恢復,很大可能渡劫失敗。

這都是拓跋野造成的,他們想想都恨得咬牙切齒。

拓跋野站定,看到三人立馬衝殺過來,有些驚訝,連忙大聲道:「三位,且慢動手。」

「有什麼話快說,別想布毒陣。」楊永冷聲道。

「三位,你們以為毒陣那麼容易布置啊!」拓跋野苦笑:「我們能不能握手言和,不然估計是兩敗俱傷的局勢。」

「拓跋野,我們沒有言和的可能,別拖延時間。」孟凡大喝:「動手!」

三名渡劫境強者同時出手,渡劫境強者,出手就能夠毀滅一座小山,威力巨大。

三人一起出手,有著毀天滅地之威。

拓跋野不能讓他們全力攻擊,要不然他真抵擋不住。

三名渡劫境強者,比數百名分神境強者對他的威脅要大得多。

現在他的孽龍戰甲損傷了,防禦力大大降低。

而且他身上那些符陣蘊含的能量都消耗光了,符陣不起作用了。

他現在全憑肉體防禦力來對抗三名渡劫境強者,肯定抵擋不住。

拓跋野不斷閃避,然後拿出了滅龍斬。

滅龍斬對渡劫境強者,沒有太大作用,可讓他們狼狽一下還是沒有問題。

看到拓跋野手上的滅龍斬,孟凡三人果然臉色微變。

這是能夠擊殺合體境強者的暗器,他們當然有些害怕。

就這樣,他們停頓一下,也給了拓跋野喘息的機會。

有了喘息的機會,拓跋野催動九天神隕錘,施展出了震天錘第一式地崩裂,直接攻擊孟凡一人。

看到巨大的九天神隕錘,還有那恐怖的氣息,孟凡臉色大變,連罵人的時間都沒有。

「開!」孟凡猛攻,阻擋九天神隕錘片刻,然後連忙後退。

九天神隕錘傳來反震之力,讓孟凡差點吐血。

「好一件寶貝!」張遠震驚道。

欠了總裁一個億 ,露出了貪婪之色。

他是使用雙錘的,力量很大,最喜歡九天神隕錘這樣的重武器。

何況,以他們的實力,竟然看不透九天神隕錘的品級,讓他們震駭無比。

「真是一件神器,這件神器歸我了。」楊永大吼出來。

「楊永,這樣的寶物,能者居之,你想獨吞那是妄想。」孟凡吃了九天神隕錘的虧,知道九天神隕錘的威力,一動了心思。

而拓跋野這邊,馬上又催動了寒鐵神刀,發動了攻擊。

他已經決定全力以赴,自然要動用所有手段了。

寒鐵神刀一出,張遠呼吸都急促了,他自己就是用刀的。

「竟然是一柄萬年寒鐵鑄造的刀,真是好刀啊!這把刀歸我了,別跟我爭。」張遠激動無比。

拓跋野催動寒鐵神刀,直接攻擊張遠。


張遠知道寒鐵神刀的厲害,有些縮手縮腳的,這樣一來就讓拓跋野有了喘息的機會。

連續動用了兩件厲害的寶物,拓跋野在繼續出動手段。

第一狂妃 ,隨時準備服用。

他跟三大渡劫境強者,糾纏一段時間,身上多了許多傷口。

他的傷勢不算輕,好在他的恢復力驚人,對戰鬥力沒有太大影響。

渡劫境強者,舉手投足的威力都很驚人,超乎拓跋野的預料。

他一邊戰鬥,一邊把三大渡劫境強者引到了一塊,相隔不遠。

他要一舉擊殺三名渡劫境強者,要不然死的就是他。

所以,他不敢絲毫大意,必須全力以赴。

「冰眼火!」

拓跋野催動了冰眼火,在三人周圍形成了火焰,防止他們閃避。

「竟然是異火!」孟凡三人都震驚了。


「這拓跋野寶物也太多了,這麼多寶物如何分啊!」楊永眼裡儘是貪婪之色。

他們看到拓跋野傷痕纍纍,而且摸清楚了拓跋野的實力,他們信心十足,壓根就沒把拓跋野放在心上。

「我異火,其他寶物歸你們。」孟凡立刻說道。

異火,對任何修鍊者來說,都是異常珍貴的。

三大渡劫境強者爭論起來,都想要最好的寶物,楊永都放棄了九天神隕錘,也想要冰眼火。

看到三人竟然在這個時候爭論不休,拓跋野露出了冷笑。

「爭吧,讓你們去地獄慢慢爭奪。」

隨即,拓跋野催動了天地玄黃洪荒至尊鼎,天地玄黃洪荒至尊鼎迅速變大,把拓跋野保護起來。

他現在能夠催動『鼎』字,主要是防禦作用,而且能夠進行音攻,攻擊靈魂。

同時他取出了攝魂鈴,兩個攝魂鈴一起催動。

「攝魂!」

拓跋野動用了全部神念之力,施展出攝魂。

與此同時,他服用了兩顆玄神丹。

攝魂一出,正在悠閑對抗九天神隕錘、寒鐵神刀的三人頓時震住了。

就在這個時候,拓跋野催動神罰玉符,一口精血噴在上面。

「人罰!」

「轟隆隆……」

伴隨著電閃雷鳴,巨大的『人』字出現。

這次,拓跋野利用全部神念之力,催動神罰玉符同時攻擊三大渡劫境強者。

雖然,這樣會分散力量,不過拓跋野這次是用精血催動的,神罰玉符的威力數倍提升,分散了力量,也比平時威力要大許多。

發出攻擊的同時,拓跋野咬碎了嘴裡剩下的玄神丹和雪參丹。

他一心幾用,催動冰眼火、九天神隕錘、寒鐵神刀各自鎖定了一名渡劫境強者。

要是神罰玉符沒建功,九天神隕錘這些寶物還能擊殺他們。

孟凡三人,靈魂本來就受傷了,被攝魂攻擊之後,頓時陷入眩暈。不過他們的意志何其強大,竟然各自吐出一口精血,清醒過來。

三名渡劫境強者,見拓跋野全力以赴攻擊,他們都暴怒了。看到天空巨大的『人』字,還有天地異象,他們都恐懼了。

「殺!」三人竟然同時拚命,不顧一切。

他們發動了最強的攻擊,法術和靈器一起,猛攻拓跋野。

這個時候,萬年玄龜出現了,當在了拓跋野前面。這是他跟龍大早就商議好的,確保自身安全。要不然拓跋野全力攻擊的情況下,實在擋不住三名渡劫境強者全力攻擊。

「轟轟!!」

三名渡劫境強者的攻擊落在了萬年玄龜的龜殼上,都被萬年玄龜擋了下來,龜殼都凹陷了,可見攻擊力之強。

只是萬年玄龜並不好受,噴出一大口血,然後回到了神武仙府裡面。

冷酷總裁,我要定你 ,萬年玄龜值得驕傲了。

而拓跋野的攻擊也起到了作用,巨大的人罰,伴隨天地異象,一起壓向了楊永三人。

巨大的壓力,讓楊永三人索索發抖,而且他們剛剛全力攻擊,已經無力抵抗了。


這種情況下,楊永他們並沒有放棄,各自施展出最後保命的手段,也要擋住這次攻擊。

「只要擋住這次攻擊,死的就是拓跋野!」三人同一想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