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心中暴戾滋生,黑白分明的眼底蒙上了一層猩紅!一頭修剪得體的髮髻霎時一陣瘋長!眨眼垂落至腰際!臉上神情似笑非笑,倨傲中帶著對眾生的嘲諷,一眼望去邪魅無比! 總裁的贖愛寶貝 正是《天魔功》運轉的前兆!

哥的血是那麼好吸的?天魔四噬!哥吞了你!

不知是否因為目睹了娜塔亞的慘狀,還是生平第一次距離死亡如此接近。周啟心中升起了從未有過的強烈吞噬慾望!

下一秒但見他修長的身影一陣虛化,轉眼分裂出數十道猩紅的血影,往前方乾癟的身軀上猛地一撲!

血影入體!娜塔亞亦或說是血母的身軀猛然一僵!雙手平伸直直向著池底深處墜去!

她乾裂如樹皮般的肌膚下有若鑽進了數十隻老鼠,一個個拳頭大的突起正沿著四肢軀幹來回反覆,飛快的攢動!尤其是她的頭部時而漲大,時而縮小!彷彿下一秒便會轟然炸裂!在水波的晃動下無比的猙獰恐怖!

與此同時,一團充滿了暴戾的天青色能量順著意識洪流進入了她的識海!在宛如宇宙星空的識海中一陣扭曲變換之後,化作了一道滿臉煞氣的修長身影!

注視著前方那幾乎佔據了識海一半空間的血色深紅。周啟方凝結成型的神魂陡然一變!赫然化作一張尖牙利齒的遮天巨口,宛若嗅到血腥味的鯊魚,毫不講理地向著前方廣博的深紅噬咬了過去!

「這世界本該屬於我!為什麼還會有勒法雷姆的存在!」

「源自同一血脈,他們能夠生息繁衍,而我註定只能成為異類需要被凈化和滅絕!」

「靈魂承載於鮮血!唯有鮮血的力量能夠永存!將力量分化讓我學會了繁衍後代的手段,至此我不必在為如何控制那些偽信者而苦惱!這一力量將幫助我最終消滅所有的勒法雷姆以及所有的人類,奪回本應屬於我的一切!」

「一個卑微的錯誤!對於力量的渴求,對於同類的嫉妒令勒法雷姆以及他們被稱作人類的子嗣更容易受到誘惑走向墮落!轉化,馴養,遠比殺死他們更簡單有效!」

「又一個不可原諒的錯誤!一個卑微下賤的勒法雷姆賤種竟然摧毀了我的身軀!那麼就讓這個可悲女人的靈魂和軀殼成為我新的意志載體!相信她的同類創造出的酷刑和折磨可以將她愚昧的執著徹底粉碎,將天堂虛偽的信仰從她的靈魂中驅除,喚醒她本源的黑暗!對此我從不懷疑。」

一個個記憶隨著吞噬的不斷進行在他意識中浮現!

不出意料,血色深紅的神魂是屬於血母所有,尤其令他感到驚訝的是,血母的肉身竟然已經被娜塔亞給消滅了!

周啟的意識中頓時湧起了肅然的敬意。果然不愧是刺客中的NO.1!就連聖修亞瑞世界中所誕生的第一個生靈也無法在她的拳刃下安然而退!

就是不知此時此刻,她的神魂還保留有多少?一念到此,如饕餮般的巨口體積更漲大了幾分!令吞噬的速度陡然加快!

每將血母的神魂滅殺掉一絲,娜塔亞活下來的希望便能增加一點!

但願一切還來得及!

常言說的好,思維如電!意識的延伸可以瞬間抵達無限!

古時東方煉丹術士的奪舍重生,西方巫師的靈魂轉移。實則便是對他人進行靈魂吞噬,以達到鵲巢鳩占,取而代之的目的!

《天魔功》之所以被稱作最為惡毒的功法,除了其吞噬血肉以強大自身的逆天特性之外,最為恐怖的便是其在吞噬神魂的過程中,效率遠遠超出同類功法百倍,即便用逆天來形容也絕不為過!

周啟這一全力運轉功法,再加上藉助壺中天地主場之勢,即便強如血母也無力反抗!娜塔亞的識海中,猩紅的神魂只瞬間便被吞噬的一乾二淨!

血色散盡的瞬間,有如剝去了層層厚皮的椰子,一團黑白相間的神魂赫然出現在周啟的眼前!宛若風中殘燭,似乎下一秒便會徹底熄滅!

娜塔亞的神魂還在!

剛經歷一番饕餮盛宴的巨口搖身一晃,再度恢復成人類的形態,目視著前方的靈魂本源,猩紅的目光時而貪婪,時而肅穆,閃爍不斷!如此經歷過一番掙扎之後,最終在一抹意識洪流牽引下悄然而逝。

隨著血母的意志消失,識海之外,娜塔亞乾屍般的身軀也隨之出現了變化!

周啟之所以選擇以蘊靈池作為戰場,顯然不是當心從高處落下后臉先著地的問題。蘊靈池水非但蘊含著強大的生命之力可以加速傷口的復原,更是對死亡和詛咒之力有著相當的剋制作用。

當天魔四噬將散佈於她體內的鮮血之力吞噬一空之際!沒有了邪惡力量的拘束以及對生命本源近乎瘋狂的掠奪,在蘊靈池水的滋潤之下,隨著一片片乾裂的死皮脫落。宛若枯木逢春,一絲絲肉芽自布滿身軀的猙獰傷口中鑽出,彼此交織連接,肉眼可見地開始了自愈和修復。

四肢漸漸圓潤!身軀逐漸豐滿!肋骨斑斑的胸口也依稀呈現出幾分往日應有的規模!瘦削的面龐俏麗初顯,細密的眉角英氣湛然!恢復的之快。效果之好,堪稱神跡!

然而相比身體修復的進程,識海中那微弱的靈魂本源卻絲毫看不到復甦的跡象。一旦消失,眼前所有的一切不過是曇花一現,終將被殘酷的現實所喚醒!

片刻之後,隨一道道血影歸入本體,在眼皮經歷一陣劇烈額顫動過後,周啟猛然睜開了雙眼!眼底透出的血光幾乎將周圍的池水染作一片猩紅!

凝視著眼前形貌與先前如同天淵之別的娜塔亞,周啟眼中精芒一閃,臉上浮現出難以名狀的驚喜!然而這份喜悅怎麼看都像是在欣賞一幅傑作或是觀看自己最為的得意的戰利品時方會露出的表情!

然而下一秒,他的眉頭卻是突然一緊!眼底再次浮現出先前曾有過的掙扎!一雙眸子更是在猩紅與黑白之間來回變幻不定!

如此爭奪了片刻之後水波中突然紅光大作!

周啟的嘴角浮現出一抹邪魅的笑容,身形一晃,伸手摟住娜塔亞赤.裸的身軀沉向了池底! 池水清澈,綽影碧空,潔凈無塵。

經歷先前的一番天地元氣動蕩之後,隨著懸於天際的巨大漩渦消失,廣袤的壺中世界一切似又歸附到了以往的平靜。

與平滑如鏡的水面不同,蘊靈池底暗流翻湧,漩渦激蕩,呈現出另一番截然不同的景象!

孕育生命之源的巨大青石之上。

周啟和娜塔亞唇舌相吻,胸口緊貼,對擁而坐。姿態與密宗寺廟中常見的明王、明妃雙修入龕的塑像別無二致。

嗡!嘛!呢!叭!咪!吽!

六個如同車輪大小的金字環繞在二人身周沿著逆時針方向緩緩流轉!一股股無形的玄奧力量使得周圍的池水如同煮沸,翻滾不休!

金字玄光,肅穆而神秘。如同寶幢蓮帳團團包裹左右,使得兩人這一像極了傳說中鳳凰于飛,仙鶴交頸的姿勢不帶絲毫的淫.冶,反而充滿了濃重的儀式感。

透過如水晶牆壁般徐徐轉動的水流,乍一看兩人一切如常。然而就在體膚之下,一道幾乎凝為實質的生命之力走脊椎,過會陰,穿牝門,復沿脊椎而上,交匯於糾纏的口舌,周而復始,正進行著一次次真正意義上的周天大循環。

每經過一次循環,奔涌的生命之力便減少一絲!與之相反,娜塔亞識海中的神魂便隨之悄然漲大一分!識海深處,那一團黑白交織的靈魂本源雖然依舊光芒暗淡,卻已不似先前那樣宛若風中殘燭,情勢岌岌可危,一個不小心便會熄滅。

與此同時,隨著周啟強力的心臟起搏,一團團精魄之氣自右向左循著兩人緊擁一起的身軀往複更替,不斷修復著娜塔亞五臟六腑淤積的內傷,自橫向進行著另外一組循環!

世間男女分屬陰陽。陰陽調和,在大多數人眼裡通常都與男歡女愛相等同。

然而正所謂孤陰不長,孤陽不生。其實無論男女,體內都自成陰陽。男子右邊屬陽,左邊屬陰。女子則正好相反,左邊為陽,右邊為陰。

陰陽失調在傳統中醫描述中既是病理,也是病機。一旦體內陰陽失衡,便會誘發各種各樣的疾病。如陰陽偏盛、陰陽偏衰引發的肺燥多痰,風寒入體;陰陽互損、陰陽格拒導致的敗血淤塞,器官衰竭;直到陰陽亡失以及陰陽離決已然病入膏肓,油盡燈枯!

此時首尾左右,兩處能量循環不斷,對於慘遭數年酷刑折磨,身體機能已然衰弱到極點,全靠血母鮮血之力得以活命的娜塔亞而言,無疑是久旱逢甘露,來的再及時不過!

肉眼可見,她蒼白如紙的肌膚上,隱隱泛起了健康的血色,就連頭頂也在脫去了原本形如枯草的舊發后,重又長出了一頭亮澤漆黑的短髮。

如此過了不知多久。

直到某一刻,當圍繞二人旋轉不休的「六字大明咒」悄然淡去之際。隨著眼皮一陣輕微的跳動,周啟緩緩睜開了雙眼。

此時此刻,他的眼底黑白分明,已然看不到一絲先前充盈的血色。

輕輕將娜塔亞自懷中推開平抱於雙膝,凝視著她滿布紅霞的俏臉,以及眉眼上一絲痴迷愉悅的神情。周啟不由眼皮一跳,目光滿滿皆是複雜。心中縱有千言萬語,卻與何人去說。

一時間他也弄不清楚,當初選擇修鍊這邪門到了極致的《天魔功》究竟是一個明智的選擇還是一個不容反悔的錯誤。

相隔不到一天的時間內連續使用天魔四噬帶來的後果便是,在吞噬了血母的神魂之後他幾乎當場就要陷入走火入魔的境地。

然而在看到娜塔亞重返生機后的動人軀體時,卻是令他突然想起了《天魔功》所記載的一門獨特心法。

噬魂,噬筋,噬骨,噬肉!天魔四噬不但威力強大而且霸道絕倫,惡毒無比!以吞噬生靈強來自身!

然而俗話說的好,一樣米養百樣人,世間生靈種類何止千萬?

天魔四噬攝入過多生靈的血肉神魂之後力量難免會變得雜駁不精。正如金大爺筆下的任我行所修鍊的吸星大法,吸入過多的異種真氣便會彼此衝突,危及生命。

作為功法主人的他化自在天魔王因此而創出了一門雙修之法——通過將吸取的能量轉移到與之歡好的爐鼎體內並強行助其吸收,待力量純凈后再將爐鼎吞噬掉反哺自身,用於解決這一隱患。

窺一斑以見全豹,能創出這樣的功法,魔頭不論手段和用心都怎一個狠毒二字得以形容!然而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雖然卑劣,確實不失為解決問題的一個辦法。

魔王雖然手法惡毒,不過這一法門卻並非他獨有。古代許多追尋采陰補陽,妄求長生的方士之所以四處搜尋陰年陰月陰時出生的奼女來輔助修鍊,一方面身為奼女大多美艷絕倫,貪圖其美色之故;另一方面便是想要保證採補而來的元氣純正無暇,可以事半功倍。

不過對於身為契約者,全身數據化的周啟而言,這門心法就是一個擺設。除了其中花樣繁多,千奇百怪的XO姿勢可以用來借鑒和參考之外,根本沒有絲毫的實際價值。

有道是無巧不成書,世上便沒有絕對的事情。正如某位大佬電影中的經典台詞:即便是一張衛生紙也有它的作用。萬事不怕你做不到,就怕你想不到!

這一惡毒的邪法只要將最後吞噬反哺的一環省去,立馬就會由一門損人利己的魔功變成……!額,一門損人不利己的魔功。

失去最後的反哺吞噬,所有轉化過去的力量都將歸爐鼎所有。對施術者沒有半分好處。

不過此情此景之下,用在神魂和肉體都嚴重受損,近乎瀕死的娜塔亞身上卻是在合適不過!

血母寄生在她體內多年,將她摧殘得不成人形。將血母的鮮血之力用於助她康復,這樣一來也算是為娜塔亞出了惡氣,復了深仇。

回想先前經歷的種種,周啟忍不住再度將目光投向懷中秀色可餐的娜塔亞。 冷帝的小寵妃 只希望這位輕熟女風情的美女刺客在醒來后千萬別滿世界追殺自己才好。

如此在蘊靈池底呆坐了片刻,待心情平復后,周啟分出一縷神念掃向了屬性面板。

雖然將大半自血母神魂中所獲得的力量都轉移到了娜塔亞身上,不過在能量轉移的過程中,他自身也著實落下了不少好處。

力量320,敏捷335,體質351,適性317,精神429,智力369!去掉裝備加成后,裸裝屬性平均上浮了10%左右!

尤其令周啟感到興奮的是。智力屬性躍升了近60點!終於令自己滿足了絕命的裝備條件!

按照空間的傷害機制,法術增傷和元素增傷都是單獨進行計算,也就是常說的獨立增傷。這樣一來兩者同時生效便並不是簡單的相加了事,而是相乘的關係!

只要在釋放技能的時候注意卡好全能法戒的特效,絕命超高的法術增傷將會令自身造成的傷害飆升到一個全新的高度!

別的不說,只憑藉這一點,先前脖子上被咬上的那一口就值回了票值!

「編號5106領悟新技能——鮮血之力,是否花費血腥點10萬,空間貢獻度10點掌握該技能?」

就在周啟因屬性的提升而神情雀躍的之際。紋章面板上一條等待確定的信息頓時吸引了他的全幅注意。

10萬血腥點?10點貢獻度?什麼技能辣么牛掰?相比貢獻度,他寧願花費多一倍的技能點來學習。要知道有相當一部分契約者即便經歷過2次以上的戰場任務也未必能湊夠10點空間貢獻度的。

「便宜未必沒有好貨,然而好的東西一定不便宜!」

周啟微一躊躇,一咬牙選擇了確定!

「鮮血之力!技能品階:次神級!技能特效:

1.鮮血打擊:對目標造成的任何攻擊都有5%的幾率附加3000點暗影傷害,該效果每30秒只能出現一次;

2.精魄纏身:永久提升1000點能量值,每保有10點能量值,傷害數值便增加1點;

3.血疫詛咒:對目標造成傷害即可令其感染血疫,生命值低於15%,目標將立刻死亡;

4.血魂雙分:以鮮血之力凝注一道血影,可與主體使用相同的技能並造成等額傷害,持續時間15秒,冷卻時間30分鐘;」

傷害附加!能量增傷!斬殺處決!雙倍傷害!驚了!

鑽石總裁我已婚【完結】 以鮮血之力命名的技能模組,對於傷害的增加簡直令人髮指,即便用兇殘二字來形容也不為過!超越橙色神話的次神級品階實至名歸!

查看技能說明的同時,周啟眼底不由閃過一絲心悸。也許是被娜塔亞摧毀了身軀的緣故,僅以神魂狀態存在的血母根本無法發揮出應有實力之萬一,這才被自己借壺中天地之利一舉滅殺!

若是懟上全盛時期的血母,即便在法則化之後實力突飛猛進,僅憑藉鮮血之力所展現出來的效果,自己恐怕不死也要脫層皮。

不過說來也怪,明明戰鬥面板上已經標註了擊殺提示,可除了吞噬神魂獲得的收益,血母非但沒有掉落箱子,就連血腥點和聲望獎勵都沒有。該不會是同自己在娜塔亞的識海內將其滅殺有關吧?

一念到此,周啟的視線再次落在了娜塔亞的臉上。

然而這一眼望去,他臉上的神情不由一滯!

視線的焦點處,但見一雙深棕色的眸子正一眨不眨地凝注著自己!如琥珀般純凈的眼底羞憤有之,疑惑有之,更多的是一分說不清道不明的茫然以及一抹濃烈到化不開的殺意!

就在他出神之際,娜塔亞竟然醒了! 水波微動!一隻白皙的手掌有如無視空間的距離,五指微曲凝成虎爪,閃電般鎖向了周啟的咽喉!

就在周啟的視線與娜塔亞的目光相觸的瞬間!

娜塔亞身軀一彈,突然暴起發難!

周啟急忙抬手單掌往脖子前一豎,趕在咽喉被鎖拿之前,掌緣險之又險堪堪抵住虎口,格擋下這迅如閃電的一擊!

「娜塔亞!你聽我解釋!」

與此同時他急忙分出一縷神念心靈傳音,想要解釋前因後果。畢竟按照眼下的情形來看,他的所作所為已然遠遠超出了關於流氓兩個字的定義。

眼見娜塔亞的動作微微一滯,貌似傳音起了效果。

「呼!」

周啟忍不住輕吁一口氣,吹起水泡無數。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只要這美女刺客肯聽自己解釋,三言兩語便可把話說清楚。

然而下一秒,眼前殘影驟閃,水波炸碎!漫眼儘是連綿的拳影!速度之快,生平僅見!

胸腹一陣劇痛傳來,電光火石之間已是結結實實地吃了數拳!

周啟借勢一個倒翻,化去拳力衝擊的同時,拉開距離。有五禽戲做底子,雖然並不畏懼貼身交手,卻終歸不是自己所長。

就在他身形閃開的瞬間,眼角的余光中,但見三枚猩紅的能量球體圍繞在娜塔亞手臂處正出滴溜溜旋轉個不休!

婚然天成:唐少的閃婚萌妻 周啟目光一凝,從這氣團之中只一眼他就感受到了其中蘊含的毀滅性氣息!

虎擊!

我去!娜塔亞來真的!

在暗黑2遊戲的技能體系中,刺客之所以能打出整部遊戲單體攻擊的最高傷害,便是因為他們的技能被分作了蓄力技和觸發終結技兩部分。

通過蓄力技積攢勁氣,再通過終結技將積蓄滿的力量瞬間一次性爆發出去,這就比如在一個狹小的空間投放了一枚炸彈,一旦找到了宣洩口,瞬時產生的破壞力將會是同等當量於開闊地帶的數倍!

眼下娜塔亞施展的虎擊便是刺客最為強力的一門蓄力技能!

虎擊一出!終結技還會遠嗎?

還沒等他心念落地!一條筆直而修長的大白腿在視野中迅速放大!纖細的腳踝處足弓緊繃,平滑圓潤的小腿如刀似戟,自右向左一記無比兇狠的鞭腿橫掃而至!

池水非但沒有對其造成一絲阻力,相反,在這大長腿的攪動下,隨著勁氣的灌注更平添了這一腿的威勢!速度之快令人駭然!

神龍擺尾?八成就是!

周啟不敢怠慢!隨心念一動,池水中頓時掀起一股暗涌,將娜塔亞的身軀猛一下子自身前沖開。開什麼玩笑,身為煉妖壺的主人,在自己的地盤上還挨揍,簡直不用混了。

「冷靜!我……」

誰知還未等周啟將神念傳出!眼前嬌俏的身影一閃。被池水席捲出去的娜塔亞如同瞬移般出現在了眼前。纖細腰後仰,自下而上臨空一個翻轉,雙腿一個倒掛金鉤,足尖一挑正踢中他的下頜!

腦海中一陣天旋地轉!趕在強烈的暈眩感襲來之前周啟瞬間反應過來。刺客的終結技中貌似還有一招帶有瞬移特效的!

對!飛龍在天!就這名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