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靈陽,你倒是繼續躲啊?來,我幫你打開鐐銬,你來殺我試試?兌現一下你所說的,惹了你不會有好下場的話語。”

蟒虎空打開了鎖着北靈陽的紫罡禁界鎖,不設防的張開雙臂,閉着眼睛等待着北靈陽攻擊。

他神情篤定,相信北靈陽絕對不敢動手,笑話,這裏可是他們的主場,北靈陽敢造次,立馬把他往死裏收拾, 生活在美利堅的森林遊俠

可惜,他的相信永遠只是他的相信!

北靈陽一被解開鐐銬,體內被壓抑許久的戰氣立馬澎湃的涌動起來,似山呼海嘯一樣發出巨大的聲響,把上面的齊汀烏木四人給震了一下。

大家彼此對望一眼,眼中的神情似乎都在說,這少年好渾厚的戰氣。

北靈陽伸了一個懶腰,身體裏面傳來爆竹一樣的脆響,他的身體在偷偷服用了一株珍貴的寶藥過後,已經好的差不多了,龍獵下手看似很重,其實都是打的都是容易恢復的地方。

“還是喜歡這種什麼都掌握在自己手裏的感覺啊!”

握了一下拳頭,北靈陽感受到體內那洶涌澎湃的戰氣,一股強大的感覺自心底蔓延開來,他的實力,也在瞬間,飆升到了一個新的巔峯。

“既然你要做傻逼,那我就成全你吧!”

北靈陽露出一口白牙,笑吟吟的看着蟒虎空,眼底裏面閃過一絲狠辣,隨後在齊汀烏木等人的驚愕眼神下,北靈陽悍然出手。

嘭的一聲,北靈陽的拳頭上亮起一團熾盛的光芒,金光閃耀,猶如炎陽,恐怖的波動和極端的熱氣在一瞬間,散佈整個大廳,那種強大的程度,都讓的齊汀烏木幾人微微咂舌。

蟒虎空閉着眼睛,嘴角泛笑,他準備三息後,睜開眼睛去嘲諷北靈陽的膽小懦弱,想想北靈陽吃癟的樣子,蟒虎空嘴角越發的上揚。


可是下一刻,蟒虎空卻猛然睜開眼睛,眼中射出一道銳利之光,北靈陽出手帶起的強烈波動,已經把他驚醒了,看着一顆偌大的拳頭在自己眼前放大,金光刺目,蟒虎空大驚!

這個死孩子,還真的敢出手,不知道這裏是我們的大本營嗎?

“北靈陽,你……”

沒等蟒虎空把“你敢”喊出口,北靈陽的拳頭就已經打在了小腹那裏,本來北靈陽想要打在他臉上的,可是想想那樣之後,就不好實施計劃了,所以北靈陽只打在了他的腹部。

蟒虎空身上有一層白金光芒閃過,這是戰氣自主護體,不過實在是太過薄弱了,被北靈陽一拳打破,蠻橫的破去。

蟒虎空只感覺腹部一陣絞痛,無數的戰氣鑽進自己的體內,破壞自己的經脈,這股鑽進來的戰氣甚是霸道,陽剛純淨,好似烈日神華,灼人慾死。

蟒虎空慘叫一聲,被生生打飛,撞在一面牆壁上,把牆壁撞的全是裂縫,石灰紛紛落下,把蟒虎空嗆的不停咳嗽。

北靈陽腳步一扭,再次撲出,好似一頭兇殘的皇獸幼崽,露出晶瑩白牙,雙手光芒閃爍,那個樣子,簡直不把蟒虎空打死絕不罷休。

天才神醫混都市 ,再把蟒虎空打死,恐怕這仇不死不休都難以解決了。

齊汀烏木,也就是那個神情傲然,一身榮華黑衣的冷峻青年,向前一步踏出,背後轟隆一聲,出現了一個百丈長短的藍冰巨蛇,這是齊汀烏木的神魄!

齊汀烏木的神魄屬於百丈級,比起龍亞的幾十丈的暴龍潛力高了不少,神魄越大,說明一個人的潛力越高,想要成爲天境,神魄的大小必須在百丈之上,纔有那個潛力去沖天關!

像虛空神王體那種數千丈的強大神魄,放眼整個八荒大地,都難以找到可以媲美的,從這裏可以看出,神王體蘊含的潛力,是多麼的巨大。

神魄,是人的心靈精神和兇獸的魂魄結合在一起的特殊產物,神魄的大小與強弱,取決於人的潛力和兇獸魂魄的層次高低,任何一方都是影響神魄大小的關鍵性因素。

也因爲這個,有了從神魄境就可以看出一個人未來成就高低的說法,齊汀烏木潛力不弱,兇獸魂魄層次也算高,可以成長爲天境兇獸,所以他凝聚出來的神魄,足有一百六十丈。

藍冰巨蛇是寒屬性兇獸,擁有藍冰寒氣,它的溫度可以達到零下五百度左右,能把普通人瞬間凍死。

齊汀烏木出手,背後的神魄身體一扭,在虛空劃過一道玄奧的軌跡,就衝到了北靈陽的面前。血腥的大口張開,裏面寒氣醞釀,直接一吐,打在了北靈陽的身上。

寒氣吐出,整個大廳的溫度瞬間下降,在零下三百度左右,所有的桌椅全部覆上了晶瑩的冰霜。只有齊汀烏木等人,用戰氣隔開了寒氣,不受干擾!

而北靈陽首當其衝,被寒氣衝擊,白色霧濛濛的寒氣把他安全包裹住,看那個樣子,是要把北靈陽凍成一個大冰塊纔會罷休。

“烏木哥,那北靈陽不會被凍死吧?”

一個看起來十八.九歲的魁梧青年,傻嘿嘿的看着包裹北靈陽的那股寒氣說道,憨厚的外表,讓人覺得很厚實,只是他的眼神,卻是詭異得緊。

“你們都凍不死,何況是他,他的年紀雖小,不過實力卻不比你們弱,給個教訓而已,畢竟我們還想獲得他手中的東西。”

齊汀烏木淡然一笑,彷彿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去看看你哥哥吧,北靈陽那一拳的力道可不算小!”

齊汀烏木瞥頭對那個魁梧青年說道,那青年誒了一聲,就去看鑲在牆壁中的蟒虎空了。

“真夠冷的!還好只是藍冰巨蛇,若是藍冰蛟龍,一口氣冰封千里,到時候跑都跑不了。”

北靈陽在寒氣中說道,他身上金色的光芒閃爍,陽剛霸道,熾烈火熱,是天地間,最純淨,最強大的陽力。

“這點寒氣說多不多,說少不少,把它收了,下次吐出,可以震死淬骨境中期的高手。”

北靈陽看着這濃郁的寒氣心道,別看這寒氣奈何不了自己,那是因爲自己的戰力已經達到了淬骨境大圓滿,還有極致陽力護體,才能自保,否則就算是一般的淬骨境大圓滿,少不得也是一身冰霜。

這是神魄境高手的攻擊,小看的人絕對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北靈陽打定主意要收取這藍冰寒氣,也不磨蹭,直接張口小口,用力一吸,一股強大的吸力爆發,直接把圍繞他的藍冰寒氣,一口吸進嘴裏。

在北靈陽的體內,黑色的極致陰力出動,直接把藍冰寒氣包裹住, 嬌寵嫡女:王爺,太腹黑!

無數的寒氣吸進體內,北靈陽直接用極致陰力全部祭練了,把大量的藍冰寒氣祭練成三枚拇指大小的冰劍,懸浮在氣海世界中,遠離古陽。

齊汀烏木等人看到北靈陽一口吸進所有的藍冰寒氣,還舒服的摸摸自己的小肚子,打了一個嗝,一臉的陶醉樣。

這是怎麼回事?

所有人驚呆了,不是要給他一點兒顏色看看嗎?不是要震懾一下他嗎?怎麼成這個局面了。

特別是剛剛從牆上扣下來的蟒虎空看到北靈陽這個樣子,一口氣差點沒喘過來,這混小子!

“真好吃,還有沒有啊,再來一點兒!”

北靈陽一幅天真無邪的樣子,烏黑靈動的大眼閃爍着希冀的目光,完全一副貪吃寶寶的印象。


齊汀烏木等人聞言一個沒站穩,後退幾步差點兒摔倒,都憤恨的看着北靈陽,強大如斯的藍冰寒氣,你居然拿來吃,吃就算了,還一副咂舌的樣子。

你……

蟒虎空這次真的沒把氣給喘了過來,吸了一口氣後,再沒喘出來,直接暈了過去。

北靈陽看到蟒虎空暈過去,有些愣了。這尼瑪能不能再脆弱一點兒。 齊汀烏木,一襲做工精細的黑衣穿着,精壯修長的身材恰到好處,神色傲然有一種掌控全局的強大氣場,整個人站立,好似一頭雄健的老虎一樣,霸氣外露。

他今年二十歲,神魄境初期,是齊汀部落裏面名列前茅的青年才俊,做事狠毒老道,深得齊汀黃凱的賞識,是角逐下一任族長地位的熱門人物之一。

他接過昏迷中的蟒虎空,輕輕的拍了他的後背一下,蟒虎空頓時悠悠醒來,不過他一看到北靈陽,立馬雙眼冒火,那個樣子,是真的恨不得把北靈陽給活剮了。

“烏木兄弟,別跟他磨蹭了,直接動手吧,北靈陽,現在我告訴你,想要保住小命,趕緊把你的戰法戰技和符文交出來,否則的話,我們有的是手段讓你交出來。”

蟒虎空先跟旁邊的齊汀烏木徵求一下意見,見齊汀烏木點點頭,蟒虎空直接惡狠狠的看着北靈陽吼着,說出了他們抓北靈陽過來的目的。

北靈陽嘴角一揚,冷笑一聲:“蟒虎空你果然還不死心,還在惦記我的奇遇,怎麼?你們四位也是這樣想的?不過想要奪我奇遇,搶我寶物,怎麼着也得讓我知道你們是誰吧。”

北靈陽冷峻的目光掃過蟒虎空,掃過齊汀烏木,掃過其他三個青年人。滿是蔑視之色,敢搶我的東西,就不敢報出名來了?

被北靈陽這麼冷看一眼,齊汀烏木眼中閃過一絲殺機,他的身份何等的高貴,今天居然被一個少年人給鄙視了。

當下他鼓動自己龐大的神魄境威壓,直逼北靈陽,背後的藍冰巨蛇嘶嘶的吞吐着它猩紅的分叉舌頭,倒三角蛇瞳冷然盯着北靈陽。

龐大的威壓降下,可惜北靈陽不受任何的影響,去滾滾河流中的頑石,不爲猛浪動容。實際上,威壓這東西對他這個天地生的日月神王體真沒多大的作用。

看到北靈陽跟個沒事人一樣的站在那裏,齊汀烏木眼中的瞳孔微縮,不過殺機更盛。

“告訴你又何妨,我乃齊汀部落的齊汀烏木,這是我弟弟齊汀江濤,這是蟒虎部落的蟒虎刀,燁荷部落的燁荷少華。”


齊汀烏木一一指着他身邊的人給北靈陽看,那個眼神透着詭異,面容卻老實憨厚的青年是蟒虎空的弟弟蟒虎刀,而一襲藍衣,神情倨傲誇張的青年是齊汀江濤,另一個一米九,矮矮胖胖的笑面虎一樣的人物,是燁荷少華。

“現在知道了我們的身份,再給你一個機會,把你所得奇遇和符文之類的寶物交出來,否則的話,別怪我動用一些大家都不喜歡的手段。”

齊汀烏木也是一個陰狠的人,事實上,能夠在大部落出類拔萃,威名遠揚的人物,除了實力夠強大外,還需要足夠的手段和智慧幫助上位,畢竟族長之位只有一個,你太笨了,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若是他人沒有大勢力做靠山,說不定被齊汀烏木這麼一嚇唬,就會乖乖的交出自己的奇遇寶藏,從而活下去。

可是北靈陽是誰?那是一個傲骨錚錚的傢伙,是一個有心追逐八荒最強者的傢伙,是一個許諾要登頂輪迴,成爲真正神靈的傢伙,豈會這樣折腰於他人。

北靈陽所具有的傲,不是如同齊汀江濤那樣擺露在臉上,那是傲氣,不是傲骨,北靈**有的傲,是這個八荒世界,最強烈的那一類。

對於齊汀烏木的話他只能嗤之以鼻,心裏嘀咕:“給你,也不是這個時候啊。”

北靈陽心裏轉過許多小心思,一切按照他跟櫨的計劃走,昂着頭斜斜的看着齊汀烏木,好似真龍一樣的驕傲高貴。

“若你是至尊後代,或者古國王子,說不定你說這話的時候,我會給你,可惜你連一域之地的太子身份都弄不到,我又憑什麼給你。”

北靈陽說話簡直就是尖酸刻薄,不過倒也是大實話,他北靈陽從另一方面來說,就是至尊的後代,因爲他獲得的傳承是他至尊老祖親自給的。而且他還是日月神王體,不是古國王子,至尊後代,同代人中還真的沒人能跟他比身份。

可是齊汀烏木知道這些嗎?不知道,他眼中的北靈陽,就是一個已滅部落的遺子,一個運氣好到爆,得到一些寶物的臭吊絲而已。

而今北靈陽這般跟他開口說話,他是真的憤怒了,背後的藍冰巨蛇吞吐蛇信的速度,越來越快,整個大廳的溫度,愈發的寒冷。

“既然你不想給,那麼只好按照我的方法來了。”

齊汀烏木冷笑一聲,身上出現了藍色冰霜一樣瑰麗的戰氣光芒,戰氣光芒閃爍,如同億萬細微的冰晶組合在一起一樣,形成一個晶瑩剔透,藍光瑩瑩的長槍。

長槍十丈長短,卻有恐怖的氣機乍現,氣機壓迫,北靈陽只覺得自己的身體好像是要裂開了一樣,一股極端恐怖的危險,在心底瘋狂的滋生,蔓延全身。

“今天事成不成,就看你的了。”北靈陽心語,也不知再打什麼算計,反正看他的樣子,沒安什麼好心。

北靈陽不可能坐以待斃的,他渾身光芒閃爍,黑白神光騰騰,好似霧靄齊聚,把他籠罩起來,好似天宮之中的神靈遊行一樣,身上飄蕩着仙雲。

黑白戰氣忽的再變,劇烈的倒騰起來,直接變成了一幅巨大的太極道圖,裏面陰陽神魚緩緩遊動,轉動天地之玄奧變化。

太極道圖一出來,立馬噴發出一股蓋世氣機,那種強大的程度,直逼淬骨境極限戰力,是在場除了齊汀烏木,蟒虎空之外,最強的一個,那怕是燁荷少華,也不敢直言定勝北靈陽。

太極道圖立起來,足有百丈,裏面陰陽神力透出無窮變化,形成了一個奇妙的“場”,場中神力構造,變成了一個絕對防禦的神奇領悟,如堅固不可破的堡壘一樣。

除了太極道圖,北靈陽還催動了白銀器玉龍羽衣,玉龍羽衣一被催動,立馬在表面泛起了一層層潔白如月輝的晶瑩光芒,如水波一樣在體表盪漾,在強大的太極道圖釋放出的光芒籠罩下,沒人發現玉龍羽衣散發的微光。

北靈陽的手段一出,在場的人都有些凝重,說到底,北靈陽纔是一個將滿十三歲的少年而已,卻有了這樣強大的實力,他的天資絕對是妖孽級別的。

不過還好,北靈陽修行時間短暫,實力不夠,他們現在還能鎮壓,還有可能獲得北靈陽身上的奇遇寶藏。

齊汀烏木陰冷的瞳孔微縮,裏面殺機熾盛,不管結果如何,在他的心裏,北靈陽已是一個死人。

“我會讓你明白,淬骨境在神魄境的面前,真的不算什麼。”

齊汀烏木冷笑,他雖然是神魄境初期,可是他是天才,天才的真實戰力根本不能和修爲掛鉤,雖然他不算太妖孽,但是神魄境中期,還真沒幾個是他的對手。

而這能挑戰神魄境中期的強大戰力,根本就不是一個戰力才達到普通淬骨境大圓滿的北靈陽可以抵擋的。

“錯就錯在你太過執拗了一點兒,或許你能放下你那所謂的驕傲,還能活下去。”齊汀烏木心想,不過他不知道,失去驕傲的北靈陽,就不再會是那個發誓成爲輪迴的北靈陽了。

齊汀烏木動手很快的,北靈陽才把太極道圖放出來,催動玉龍羽衣後,齊汀烏木就動手了,背後的藍冰巨蛇再次出擊,不似剛纔那樣簡單的只吐一口寒氣,這次的它,直接吐出了一道藍色光芒,似流星尾焰一樣的絢麗。

藍色光芒上面,冰晶結渣,磅礴的戰氣醞釀其間,有冰凍天地,讓一切世界,一切空間,都成爲冰雪世界的感覺,強大的波動,直接把大廳的屋頂給掀翻了。

藍色的光芒速度極快,才被藍冰巨蛇吐出,下一瞬就轟在了北靈陽的太極道圖上,太極道圖功用實爲強悍,攻之如暴雨雷霆,無物不破,防守則如不動神山,固若金湯。

何況乎如今它還有神奇玄妙的“場”加持神威,可以說,而今太極道圖的防禦力,就算是蟒虎空想要破開都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可是齊汀烏木不是蟒虎空。

強悍如斯的太極道圖一碰到那藍色璀璨的光芒,立馬分崩離析,片片瓦解,無數的戰氣一下暴亂,強勁的波動,把周圍摧殘得不成樣子,唯有齊汀烏木他們幾個好好的沒有半點傷害。

藍色光芒繼續挺進,撕裂了神奇玄妙的“場”,不受半點阻攔,直接來到了北靈陽的身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