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到所有人都眉開眼笑,魏明在嘟囔着的同時,一邊招呼將三輪車靠邊,別打攪廠裏開會。

沒想到一看到魏明,宋玉樹趙青雨立即停下了講話,使勁的招手讓他上臺。

“宋總,趙姐,你們這上班時間我來打攪就已經不好意思了,可不能再上去!”魏明不好意思的撓頭道。

“讓你上來你就來!!”

趙青雨嬌嗔的瞪了一眼,等魏明上臺之後這纔對衆人繼續道:“坤龍公司,那可是業內的翹楚,誰能拿到他們家的訂單,那簡直就跟抱上了金大腿一樣,不過這樣的大公司,對合作對象的要求那也高的很,一般的小公司想跟他們合作,那簡直是妄想——大家想不想知道,咱們公司是憑什麼從紅海嘴裏虎口奪食,搶到這批訂單的?”

腹黑總裁的追妻長路 ,尖叫道:“是不是因爲明仔的海鮮?”

“沒錯,就是因爲明仔的海鮮!”

宋玉樹道:“爲了這訂單,我對那坤龍的王總是求爺爺告奶奶啊,錢花了一大堆,但人家卻依舊對我是愛答不理的,誰知道吃了明仔的海鮮之後,那是乖乖的就跟咱們簽了合同——所以啊,我這廠還能繼續開下去,大家以後都能有活幹,這可都得多謝明仔,多謝月花姐你生了個好兒子啊!”

“你們吃我的海鮮,那也是花了錢的,能拿到訂單,那也是宋總趙姐你們有本事……”

魏明道:“我媽,還有這些鄉親,承蒙宋總趙姐你們這麼照顧我都沒機會謝你們呢,你們咋還謝起我來了……”

“一碼歸一碼,總之這訂單咱們廠能拿到手,明仔和月花姐,居功至偉!”

趙青雨瞪了魏明一眼,這才望向所有人道:“所以我跟老宋商量了一下,決定讓月花姐以後當車間主管,你們有沒有意見?”

這種私人小廠,人事任命老闆一言而訣,大家自然不可能有什麼意見。

更何況任命的人是平時跟誰都和氣的盧月花了。

所以大家是掌聲如雷的恭喜,還有人笑嘻嘻的讓盧月花多照顧一類。

倒是盧月花有些心虛的道:“主管,我這哪兒乾的了啊?我這又沒啥文化,又沒有管理經驗的……”

“月花姐你是老員工,廠裏的工作都熟,沒問題的,至於沒經驗,那可以慢慢學嘛!”

宋玉樹道:“這事就這麼決定了,月花姐你就別推辭了!”

“就是就是,都是自己人,月花姐你就別謙虛了!”

趙青雨邊說邊讓盧月花上臺道:“月花姐,你也跟大家說兩句!”

“我這說啥啊……”

盧月花紅着臉憋了半天才憋出來一句道:“以後工作,請大家多配合——今天中午,我請大家喝魚湯!”

聽到魚湯二字,一時間掌聲雷動,歡呼陣陣……

畢竟魏明的魚啊海鮮的那麼貴,今兒卻能免費喝!

雖然明明知道宋玉樹趙青雨給自己老媽升官,更多的是爲了籠絡自己,讓自己以後能穩定的給提供所需的海鮮……

但看到老媽那意氣風發的模樣,魏明依舊由衷的開心。

畢竟他知道,如自己老媽這樣的普通女人,一輩子除了兒女丈夫之外,很難有什麼別的值得自己驕傲的東西。


現在當了個小主管,多少也算是個安慰。

“嬸這都當主管了,你怎麼看起來卻不咋高興一樣?”

從廠裏出來,胖胡注意到魏明的表情有些納悶的問。

“也不是不高興……”

魏明嘆了口氣道:“爸媽苦了一輩子,我本想着過陣子讓他們享清福的,結果現在給宋總他們這麼一搞,至少我媽是打死都不肯了!”

“就嬸子他們那輩人,你以爲只要你有了錢,她不當主管就能享的住清福了啊?”


胖胡翻了個白眼道:“他們這些人啊,咋樣都閒不住的!”

“那倒是!”

想想老爸老媽的性格,魏明點頭汗顏道:“你說怎麼他們就能這麼勤快,而我就這麼懶呢——反正我吧,有時候覺着只要餓不死,簡直都恨不得除了玩之外就啥也不幹,吃了睡睡了吃 ……”

“我也是!”胖胡哈哈大笑道。

到了海事局,一衆人等蜂擁而上的情況,總算沒有再次發生。


因爲海事這邊的人,幾乎都是提前下單的。

在胖胡忙着按照訂單分發海鮮的時候,魏明又找到了王元鬆魯勁。


“也不知道她跑哪兒去了,從昨兒到現在,壓根就沒見着人呀!”

王元鬆魯勁說着的同時,兩眼巴巴的望着魏明手裏提的海鮮。

“最後一次,以後再想白吃,視乎進展決定!”

魏明將海鮮丟給二人,鬱悶的看着妝容鏡裏的大帥哥,心說這好不容易變帥了吧,居然沒地方是站在自己的魅力……

實在是太失敗了!

“就剩兩袋了,現在送去哪兒?”胖胡問。

“你回去給嫂子幫忙吧,剩下的我自己來!”

說完,魏明便提溜着兩袋魚晃晃悠悠的到了通訊公司。

“我都好幾天沒見着杜總了!”

看到魏明,辦事員道。

魏明牙疼不已,心說怎麼自己現在想見誰誰就沒人?

一笑囚愛——媛來是你 ,現在杜長青也是這樣!

“朋友圈裏傳的那又能治病又能,還能美容養顏,隨便一斤就要好幾百的海鮮,是你買的吧?”

辦事員說着瞅瞅魏明提着的魚笑道:“話說你這海鮮,是不是真的那麼神啊?”

“連你都聽說了?”

聽到這話,魏明是心頭一喜。

畢竟隨着知名度傳開,銷量肯定會蹭蹭的往上漲……

不過注意到辦事員的表情之後,魏明便善解人意的將一袋海鮮遞了過去道:“神不神的不好說,要不這點海鮮你拿去嚐嚐?”

“多少錢?”

辦事員掏錢包道。

“什麼錢不錢的,你先嚐嘗!”

魏明又不傻,自然不可能在這個時候收錢,所以笑着擺手道:“要真吃着覺得滿意,下次多照顧!”

“要不你留個電話給我爸!”

接了海鮮的辦事員滿臉笑意的對魏明道:“等見着魏總,我一定告訴他,讓他聯繫你,省的你天天白跑……”

щшш ¸TTkan ¸C〇

“杜長青這傢伙,也不知道跑哪兒去了——無論能不能辦,好歹也給個電話啊!”

給辦事員留了電話之後,魏明出了通訊公司,一邊嘟囔着一邊去了就近的種子市場。

市場裏琳琅滿目,但魏明想買的藥材種子,卻是一樣都沒見着。

“這種市場,一般只有蔬菜莊稼種子,哪兒有什麼藥材種子啊!”

一個店鋪老闆道:“藥材種子這些,你只能網上看看……”

“謝了啊!”

魏明點頭之準備離開之時,卻又折了回來。

因爲他想起了昨晚下面條的青菜,也因爲靈霧滋養而美味了不少……

島上可耕種的土地雖然不多,但十幾二十個荒島山荒蕪出來的土地,加起來卻也還是有十幾二十畝。

即便除了玩之外就啥也不想幹懶到出奇,根本不可能有將這些荒地利用起來種菜的打算……

但魏明還是購買了不少的蔬菜種子,以預防自己什麼時候來了興致…… 菜籽,青椒,倭瓜……

“明仔,你現在光是賣海鮮都發財了,還買這多的蔬菜種子幹啥?”

看着魏明提着一大袋的種子回來,安置村點的熟人們紛紛打趣道:“難不成還嫌現在的錢掙得不夠多,還想自己種菜來賣啊?”

名門隱婚1001:炮灰萌妻逆襲記 ,想着閒着也是閒着,打算有空開出來麼!”魏明道。

“這孩子可真勤快啊!”

“是啊,一個人又要培育海鮮還得拉出來賣,居然還想着種蔬菜!”

村民們議論紛紛道:“有富月花他們兩口子,可是真有福氣!”

聽着這些誇獎,魏明絕口不提自己只是打算備着看以後自己啥時候來了興致再種的想法,只是渾身飄飄欲仙,如同回到了幾年前……

從小被誇到大的他,可有陣子沒被這麼誇過了。

也是因此,魏明特意的多呆了一會兒,並掏出準備好的香菸給衆人散。

直到衆人誇的口水都幹了,他這才心滿意足的準備回去,前方卻出現了一人。

一個男人一手提着一大蛇皮袋子,一手捏着一把長柄鉗子正尋覓着什麼,看到魏明等人不但沒有過來打招呼,反倒像是害羞一般的快步走進了一處小巷子……

但魏明卻早已認出了對方的身份——魏貴方,說起來還算得上是本家。

“那不是貴方哥麼?他不是跟人去磚廠打工說要掙錢娶媳婦麼,什麼時候回來的?”

認出男人身份的魏明不可置信的道:“我記得他也就比我大了七八歲不到十歲吧?怎麼看他的樣子就跟四五十了一樣,怎麼搞的?”

“都回來幾個月了,你爸媽沒跟你說啊?”

村民們唏噓道:“這娃也真是可憐哦,去掙錢遇到個黑磚廠,白乾了三四年不說還把身體給搞垮了,要不是被解救出來,怕是死在裏頭都沒人知道!”

記得在某個傳說裏說,無論什麼村,都有一個非常特殊的人……

這個人,往往一出身就在某方面不太健全,而且身世特別悽慘,就如村莊所有的黴運,都加諸到了他一個人身上了一般,故而被稱之爲守村人。

而魏貴方,就像是曾經千島村的守村人一樣。

剛剛出生,他母親就因爲生他難產而死,沒過幾年,老爹也死了,留下他自己一個人孤家寡人。

要僅僅如此也沒啥,問題的關鍵在於他自己因爲出生難產臍帶勒住了脖子,雖最終活了下來,腦袋卻因爲窒息而留下了嚴重的後遺症,說話結巴,智商明顯低於常人,到哪兒都給人欺負。

想到即便如此,魏貴方的性格卻異常忠厚老實,幫誰家幹活都不惜力,一直夢想着掙點錢娶媳婦……

沒想到卻遭遇了這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