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別辭怎麼醒來了?

「這下好了,正牌律師來了,那些冒牌貨可以專心釣凱子了。」紀心雨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江別辭醒來了,太好了,紀佳夢用手指著江別辭,「你來得正好,那個賤貨,拿著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遺囑,居然在那裡瞎編亂造。」

停下步伐的紀澌鈞,回頭看著江別辭時,江別辭沖著紀澌鈞點頭,隨後望著在座的所有人,「不好意思各位,我昏迷了許久,剛醒來不到半個月,因為車禍時撞到腦子,在我出事前那段時間發生的事情都記不住了,這半個月來,配合醫生治療和休養,可還是沒半點起色,得知紀董出事,我擔心會有人藉機鬧事,就出院趕來了。」

失憶了?盯著江別辭看的董雅寧,像是不太相信,可是江別辭看她時的眼神,充滿了善意,看來不太像是演出來了,興許江別辭是真的不記得那些事情了。

紀優陽抬了抬駱知秋落下手的那邊肩膀,駱知秋立即說道,「江律師,你是否知道凌律師來宣讀遺囑?」

心虛的凌可萱走到江別辭面前,正要解釋的時候,就看到江別辭舉起手上的東西,「我這裡也有一份遺囑。」 小皇子快百日的時候,秦典回來了,他似乎就是這麼一路從春倫走回貝倫爾的,衣衫襤褸,頭髮凌亂,臉上有傷,腳一瘸一瘸的,若不是守宮門的人仔細把他辨認出來,是不會讓他進宮的。

皇帝聽到消息,親自出來迎接,藍柳清站在皇帝身邊,看著秦典從遠處慢慢的走過來,臉色很淡然,既不悲傷也不憐憫,更沒有憤怒。

皇帝用佘光打量她兩眼,走上前去,秦典要下跪行禮,被他拉住,皇帝拍拍著他的肩,「回來了就好。」

秦典的聲音不像從前那樣清朗,有些沙啞,他看著皇帝,「陛下說臣最好還是回來,臣就回來了。」

皇帝點點頭,「朕知道你一定會回來的。」他吩咐左右,「帶秦大人去梳洗更衣,晚上朕要與秦大人好好喝一杯。」

秦典沒有向藍柳請行禮,她也沒開口說話,兩個人就像不認識似的。

皇帝目送他離開,很有些感慨,「回來了,朕就放心了。」

「是啊。」藍柳清笑著說,「秦大人失蹤后,陛下寢食難安,如今終於可以睡一個安穩覺了。」

皇帝看著他,「朕記得你以前不喜歡他,怎麼,他回來了你不高興?」

她冷哼一聲,「臣妾有什麼高不高興的,」甩著袖子走了。

皇帝習慣了她耍小性子,無奈的搖搖頭,跟在後頭。

過了兩天就是小皇子的百日宴,皇帝賜了大名,昆清華。

在宴席上藍柳清再次看到了秦典,他比剛回來時好了很多,換了銀色軟胃,身板筆直,英氣逼人,只是手裡拿著一根拐杖,臉上塗了一些藥膏,像一個從戰場歸來的老將。

她抱著孩子出來,秦典的目光瞬間就移過來,貪婪的看了兩眼,又把目光移開了,她心裡一陣酸楚,特意抱著孩子從秦典身邊經過,走到皇帝跟前去。

皇帝接過孩子,一臉慈愛地親了親他,又舉起來給大家看,朝臣們高喊著,「蒙達小巴圖!小巴圖!」

在震天的喊聲里,藍柳清注意到秦典也跟著裡頭喊,且是喊得最真心實意的那一個。

繞了一圈,她把孩子抱回女眷那邊去了,小太子已經三歲了,吵著要看弟弟,她便坐下來,讓太子摸小皇子的手。

皇后的聲音冷冷的傳過來,「瑜兒,弟弟還太小,不能摸,到母后這裡來。」

太子嘴裡嘟嚕兩句,還是聽話的過去了。

如果說男人們那邊是熱鬧喧嘩,女眷這邊就是死氣沉沉,除了小太子,沒有誰敢湊到她跟前去,后妃們嘴裡說著奉承的話,卻盡量遠離,彷彿他們母子是什麼洪水猛獸,誰都不敢碰小皇子,萬一出了什麼事就說不清楚了。

這種場合用不著太避嫌,皇后和幾個份位高的后妃,都去了皇帝那邊,幫著皇帝一起應酬,她也是其中的一個。

眾目睽睽下,她端著酒杯,走到秦典面前,臉上帶著得體的笑容,像在客氣的寒喧,熱鬧喧嘩蓋住了他們說話的聲音。

她說,「你不該回來的。」

他說,「我想見見孩子。」

「你回來了可能就走不掉了。」

他笑了一下,說,「我給孩子起了名字,霽,秦霽,好聽嗎?」

她忍不住又想逗他,「你就這麼肯定是你的?」

他的神情很堅定,語氣也很堅定,「我知道是。」

她向他舉了舉杯,抿了一口酒,秦典則一口飲盡,她沒再說話,轉身走了,餘光里皇帝的目光堪堪從他們身上收回去。

她知道對秦典來說,或許有比性命更重要的東西,比如她,比如孩子,這是他的心愿,她沒有理由去責怪他。

秦典失蹤多時,皇帝已經任命了新的禁軍統領,以秦典目前的狀況來說,確實也不大適合再做禁軍統領,他身上有傷,身體也大不如前,還有一條腿是瘸的,但皇帝依舊重用他,讓他到內務府任副總管,在所有人看來這是一份人人羨慕的肥差,不用風裡來雨里去的操練,舒舒服服的,就把錢給掙著了,大家私底下都說,皇帝是一個念舊情的人。

只有秦典和藍柳清知道,這份差事不簡單。

儘管秦典小心翼翼,還是被人抓了把柄,告到了皇帝跟前,素典是個武將,耍陰謀,玩弄權術,他並不在行,內務府的那些貓膩,他有耳聞卻不知詳情,當證據擺出來時,他發現自己竟然無法反駁,當然也知道,皇帝不會給他反駁的機會。

千辛萬苦回到京城的秦大人被打入了大牢,皇帝震怒,覺得他辜負了自己的一番好意,批了斬立決,這一次,他要光明正大的殺秦典。

藍柳清知道自己不能去求情,她求情只會讓事情變得更加糟糕,但她終究沒忍住,如果皇帝想讓她低頭,她可以,於是在某個深夜裡,她跪在皇帝面前,「請陛下饒了秦大人,一切都是臣妾的錯。」

皇帝看著她冷笑,「你有什麼錯?」

「是臣妾害了他。」

「你喜歡他?」

「不,臣妾只是為了要逃走,利用了他。」

皇帝說,「我猜也是這樣,」他哼了一聲,「朕以為你不會在乎他的死活。」

她說,「如果他死在外頭,臣妾不會過問,但臣妾不忍心看他死在眼前。」

皇帝說,「你倒是很坦誠,」他嘲諷地笑了笑,「原來你的心沒有朕想的那麼硬。」

「臣妾沒想過害人,所有的一切只是因為想回去。陛下已經懲罰過秦大人了,臣妾雖然不知道過程,也想得到必是九死一生,他既然能回來,陛下應該給他一次機會。」

「給他機會,讓你們私底下相會?」

「臣妾不會與他單獨見面,如果見,也必在陛下的眼皮子底下。」

皇帝想起百日宴那天,當著所有人的面,她有恃無恐地和秦典說話,秦典的座位排在角落裡,沒有人聽到他們說了什麼,但在那種場合下,他們應該不可能說什麼體己話。

皇帝沉默良久,「以後當著朕的面,也不要再見。」

她絲毫沒有猶豫,說了聲好。

皇帝上前把她扯起來,攬進懷裡,靜默了片刻,說,「不要怪朕,朕不希望有人把你搶走。」

她輕輕地嗯了一聲,攬緊了他的腰。

皇帝低下頭,親吻她的嘴唇。

感謝在水一方楊,天揚天璐的媽媽(2張),沒有你哪有未來(2張),慧4b6o,lyh885(2張),阿靜同學(4張),祈禱平安的(3張),rider147(2張),尾數為2050,2016(3張),8519(2張)的盆友,非常感謝大家對小王妃的支持。其實差不多要放棄了,但昨天這麼多朋友投票,很感動,想振作精神繼續求票。

願走過人間坎坷歲月,仍能心無塵埃,溫良慈悲。這句話送給大家,也送給自己。 看著葉墨笙激動的樣子,歐陽清凌笑著說:"聽到消息的時候,我也是又驚又喜,但是,冷靜下來想想,萬一是南宮瑾騙我呢,南宮瑾之前為了得到我,做的事情,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心裡還是有顧慮的,所以,我第二天就假裝身體不舒服,拿了你跟辰辰的牙刷,去醫院做了鑒定,今天,我終於拿到了鑒定結果,得知了這一切是真的,我才敢告訴你,你都不知道,我這幾天有多壓抑,我想告訴你,但是,卻又害怕這個消息不是真的,讓你空歡喜一場,所以,我一直忍著,現在,我終於可以親口告訴你真相了,真好!"

葉墨笙激動的眼睛都紅了,他猛地伸手,一把將歐陽清凌抱在懷裡,聲音有點哽咽:"清凌,你真好,我真的很開心,辰辰居然是我們的孩子,你都不知道,每次跟他有很親昵熟悉的感覺,我都以為,這是我跟辰辰之間的緣分,我從來沒想過,這居然是父子緣分,我高興的都不知道如何表達我此刻的心情了,還有,謝謝你這麼細心,還忍了這麼久,害怕讓我空歡喜,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感謝你,清凌,此生能跟你在一起,是我幾世修來的福氣,我真的很幸運,而且,我還要跟你說對不起,你生辰辰的時候,我沒能照顧你,讓你一個人撫養辰辰五年,這些都是我責任的欠缺,我以後一定會加倍彌補,清凌,相信我,我會加倍補償你們的!"

聽著葉墨笙激動的語無倫次,歐陽清凌紅著眼睛點頭:"好,我相信你能做到的,我們以後一定會更加好,還有,我忘了告訴你,紫涵早上看見我去醫院,她已經知道這件事了,我為了給你一個驚喜,就沒有讓她告訴你,既然現在你已經知道了,我告訴她,讓她告訴叔叔嬸嬸,我們晚上一家人吃飯,好好慶祝,好不好?"

葉墨笙點點頭:"當然,當然要早點告訴叔叔嬸嬸,讓他們也開心開心,還有,晚上吃飯的地方,我現在就預定號,今天上午我的工作行程,我都讓助理推后,我們今天什麼也不做,現在就去接辰辰,帶著他去玩,好不好?"

看著葉墨笙激動的樣子,歐陽清凌笑著說:"反正我們以後有時間好好陪辰辰,也不急於這一時啊,你不用著急的!"

葉墨笙卻堅決的搖頭:"不,我現在就想看到辰辰,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跟他在一起,帶著他去玩,盡一些我以前都沒有盡過的責任!"

看著葉墨笙如此固執,歐陽清凌也只能點點頭:"好吧,那我今天也放下手裡的工作,陪著你們父子倆瘋狂一把,我也要親口告訴辰辰,你就是他的親生父親!"

葉墨笙激動的點點頭,他想聽,聽他的兒子喊他爸爸。

歐陽清凌和葉墨笙決定了,兩個人就當下離開公司,直接去辰辰的學校。

他們給辰辰請了假,才去班上接辰辰。

辰辰從背著小書包,從班級走出來的時候,還一臉的沉重。

看著兒子這個樣子,歐陽清凌擔心的問道:"辰辰,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歐陽辰抬頭看著歐陽清凌:"媽媽,發生什麼事情了,你們直接告訴我吧,不用瞞著我,辰辰已經長大了!"

在歐陽辰的心裡,如果不是家裡發生了什麼天大的事情,父母是不會來學校帶他離開的。

他這一問,歐陽清凌和葉墨笙還愣住了。

好半天,歐陽清凌才回過神來。

她笑著看向歐陽辰:"的確有一件大事要告訴你,只不過,是好事,不是壞事,辰辰你不用這麼沉重的,你這個樣子,會嚇到媽媽的!"

歐陽辰聽到歐陽清凌這樣說,這才鬆了口氣。

他抬頭看向葉墨笙,有點吃驚。

他感覺葉叔叔今天的神情,很不對勁,他看著自己的時候,神色很是激動,那種感覺,比中了彩票還要嚴重。

他擔心的開口道:"葉叔叔,你沒事吧?"

葉墨笙聽到兒子問他,他趕緊搖搖頭:"我沒事,沒事,我很好辰辰!"

歐陽辰點了點頭,心裡還是有點不解。

如果真的沒事的話,葉叔叔怎麼會這幅表情呢。

他皺著眉頭,想了想,沒有再多問。

看樣子,葉叔叔是有什麼難言之隱,卻不方便告訴自己吧。

葉墨笙看到兒子目光看向歐陽清凌,他有點失落。

他想了想,開口道:"辰辰,葉叔叔可以抱抱你嗎?"

歐陽辰有些吃驚,只不過,他還是很乖巧的點點頭,伸出雙手,讓葉墨笙抱他。

他覺得葉叔叔今天很奇怪,真的非常奇怪。

他皺著眉頭,在猜想,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葉墨笙則抱著歐陽辰,和歐陽清凌直接向著學校外面走去。

他們的車就停在學校門口。

到了車上,葉墨笙才把歐陽辰放在座位上。

歐陽清凌看到葉墨笙一直在努力壓制自己的情緒,可是,歐陽辰什麼都不知道,葉墨笙的激動開心,得不到相應的回應,他似乎有點失落。

歐陽清凌上了車,三個人坐好之後。

她突然開口對兒子說:"辰辰,你好奇你的爸爸是誰嗎?"

歐陽辰當然是好奇這個問題的,而且,心裡好奇的要死。

可是,想到葉叔叔待他如此好,而且,自己說好奇,也會讓媽媽想起不開心的事情。

他就只能搖搖頭:"不好奇,辰辰有媽媽和葉叔叔就夠了!"

歐陽清凌聽到歐陽辰的不好奇,心臟一緊,生怕葉墨笙會難受。

只不過,聽到後面的話,她才鬆了口氣。

她笑著看向歐陽辰:"辰辰真的不好奇,你爸爸是誰嗎?你說心裡話,葉叔叔和媽媽都不會難受的,而且,今天你要是問媽媽,媽媽可是有問必答喲!"

歐陽辰好奇的看著歐陽清凌:"真的嗎?媽媽真的會告訴我嗎?"

歐陽清凌點點頭:"當然會了,媽媽什麼時候騙過你啊!"

聽到歐陽清凌這樣說,歐陽辰有點小激動:"其實……辰辰以前很好奇的,也很想知道,自己的爸爸究竟是什麼樣的人,尤其是看到別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媽媽陪著的時候,我就很難受,可是,後來葉叔叔的出現,讓我感覺到了父愛,我就想,沒有爸爸,有葉叔叔我就滿足了,我不敢問媽媽關於爸爸的話題,害怕媽媽和葉叔叔都會難受,你們是辰辰最愛的人,辰辰不想讓你們難過!"

聽到兒子的一番言論,歐陽清凌紅了眼睛。

辰辰就是太會心疼人了,小小年紀,卻這麼會為別人著想,歐陽清凌真的很感動。

她伸手抱著辰辰,看到葉墨笙的眼眶似乎都紅了。

她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溫柔的開口道:"辰辰問吧,媽媽不難過!你……葉叔叔,他其實也希望你問的!"

歐陽辰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歐陽清凌:"真的嗎?媽媽?"

歐陽清凌連連點頭:"嗯嗯!"

歐陽辰深吸了一口氣,歪著腦袋,偷偷的看了一眼葉墨笙,開口問歐陽清凌:"媽媽,我爸爸是誰,他是什麼樣的人啊,這個問題,我其實在心裡,問自己無數遍了,可惜,我自己也沒有答案!"

聽到兒子的話,歐陽清凌心疼的要死。

可是,看到葉墨笙難過心疼的表情,她快速的開口道:"辰辰,你聽好了,今天,媽媽就是來告訴你的,你的親生父親,其實就是你葉叔叔!"

"啊!"歐陽辰吃驚的看著歐陽清凌,眸子里神采,又驚又喜。

歐陽清凌看著兒子這個樣子,鄭重的點頭:"對啊,你葉叔叔,其實就是你的爸爸!"

"媽媽,你沒有騙我嗎?"歐陽辰激動的淚花閃爍。

歐陽清凌點點頭:"媽媽沒有騙你,我跟你……爸爸,五年前產生了一些誤會,所以才讓你的身世一直成為秘密,現在,這個秘密媽媽終於可以說出來,媽媽真的很開心!"

歐陽清凌不想告訴兒子,五年前川藏線上發生的事情,她換了一個孩子比較好接受的說辭。

歐陽辰驚喜的看著葉墨笙,眼淚已經流了下來。

小傢伙眼睛紅紅的,他不僅喜極而泣,還有些委屈。

他盼了這麼多年的爸爸,沒想到,居然就是葉叔叔。

歐陽清凌沒想到,向來懂事的兒子,居然哭了。

她趕緊哄歐陽辰:"辰辰別哭,都是媽媽的錯,媽媽應該早點告訴你的,辰辰你別哭了,媽媽會心疼的!"

歐陽辰不看歐陽清凌,他只是盯著雙眼泛紅的葉墨笙,稚嫩的聲音哽咽著:"你……你……你真的是我爸爸嗎?"

看著小傢伙上氣不接下氣的樣子,葉墨笙心疼的眼眶都濕了。

他閉了閉眼睛,生怕自己一個大男人,下一秒就哭出來。

他這才看向辰辰,認真的點點頭:"嗯,我就是你爸爸,辰辰,是我對不起你,我沒有參與你的童年,我不是一個合格的父親,以前是爸爸對不起你,爸爸希望你能原諒我,我以後會用最大的努力,去彌補你跟你媽媽!"

歐陽辰只是低聲哭,不說話。 歐陽清凌再了解不過兒子了,他雖然難受。

可是,他其實是開心的,畢竟,他那麼喜歡葉墨笙。

知道葉墨笙是他的爸爸,他估計心裡開心壞了。

只不過,他也有委屈,這麼些年,盼著想著爸爸的委屈。

可是,歐陽清凌也知道,這些事情,其實是不能怪葉墨笙的。

她無奈的嘆口氣:"辰辰,不要怪你爸爸,好嗎?這些事情,其實也有媽媽的責任,是媽媽一直瞞著你,沒有告訴你,我之前對你爸爸有誤會,才會瞞著他,讓他缺失你的童年,這不能怪他的,他真的很愛你的,他不知道你身份的時候,都願意用生命去保護你,你要相信他,他會是一個好父親,是你的好爸爸,你就原諒他,好嗎?"

歐陽辰哭的難過,小臉漲紅。

他搖著腦袋,難過的開口道:"我不怪……他,我只是……只是難受!"

歐陽清凌心疼的開口道:"不光辰辰難受,你爸爸也難受,如果你能原諒他,理解他,你就喊他一聲爸爸,好嗎?"

歐陽辰抬頭看了一眼歐陽清凌,又看了一眼目不轉睛看著自己的葉墨笙。

他的眼裡有那麼多的愛喝溫柔,那種寵溺和疼愛,是歐陽辰做夢都想得到的。

他突然哇的一聲哭出來,直接喊了一聲:"爸爸!"

葉墨笙直接從駕駛座上伸手,過來碰了碰小傢伙的臉,幫他擦眼淚。

他說:"辰辰,別哭,爸爸媽媽會心疼的,而且,你是小男子漢,男兒有淚不輕彈,你要開心,因為爸爸知道你是爸爸的孩子,爸爸也很開心,我們別哭了,好嗎?"

小傢伙鄭重的點點頭:"嗯,我不哭!"

他吸著鼻子,擦乾眼淚。

看著小傢伙的可憐樣,葉墨笙直接伸手,將歐陽辰從後面的座位上抱過來,讓他坐在自己的腿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