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對小傢伙也是大有好處,本來就整天只知道玩,手裏拿着一件靈寶天妖槍根本就不怎麼練習,遇到了強敵,小傢伙後悔了,早知道就該好好練習一下槍法,不然也不會想下載這樣,被人像猴子一樣耍着玩。

其實,薛易早就和小丫頭到了,但是看到這情形卻沒有急着出來,他看得出來,這個四腳怪並沒有傷害小傢伙的意思,反倒像是一個陪練,正在陪着小傢伙練習槍法。

隨着戰鬥的時間增加,小傢伙的槍法越來越純熟,威力也越來越大,靈寶的威力慢慢的被髮揮出來。

無形的槍氣四射而出,凡是碰到這道槍氣的東西都被無情的毀滅,天妖槍的槍身也變得越發的漆黑,漆黑的讓人不看直視,漆黑的光芒從槍身之上發出,所過之處,空間崩塌,海水道卷。

四腳怪身上留下一道道恐怖的傷口,金色的血液不停的流淌。

隨着小傢伙的實力增強,四腳怪的攻擊力也變得越發的犀利,剛剛感到舒暢的小傢伙又被壓制住了。

就這樣,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四腳怪再也壓制不知小傢伙,於是怒吼一聲,又招來了幾頭水怪,這幾頭水怪實力就比四腳怪弱得多了。

這些水怪一圍上小傢伙就是平明的攻擊,水火風三種魔法不停的攻擊。

“我靠靠,你們這些醜八怪,我找你惹你了,你把我抓到這裏還攻擊我。我上輩子欠你錢嗎?”小傢伙氣的哇哇直叫。

四腳怪飛到遠處,身子一搖變化成了一個身着青衣的藍髮美女,面上毫無表情的看着小傢伙和爭鬥中的幾個水怪。

小傢伙哇呀一聲,狠狠的批出一槍,幾個巨大的腦袋便飄落大了大海之上,無盡的大海卻沒有一絲動靜。

“你哥四腳怪爲什麼要把我主啊打這裏來?”

小傢伙收拾了那幾頭水怪,收槍站在海面上,對着遠處的青衣女子喊道。

青衣女子仍舊是衣服冷冰冰的表情,對着小傢伙道:“不是我把你召喚到這裏來的,是上古水神把你召喚到這裏來的,因爲你要繼承水神遺志,繼承水神神格。”

“上古水神關我鳥事,我又不認識他。我告訴你,我乾爹厲害着呢?別說是上古水神,就是火神來了我也不怕。”小傢伙牛氣哄哄的道。

“我順便問一聲。那個神格好玩嗎?能不能吃?如果不好玩也不好吃,那我就不陪你玩了,我還得找東西呢?”小傢伙一臉欠揍的表情。

薛易臉上直抽搐,碰到這個兒子,自己也得被氣死。他以爲上古水神是路邊的大白菜啊?說有就有?

上古水神怎麼說也得是大羅金仙頂峯的強者,甚至是準聖級別的強者。薛易真想上去在小傢伙的腦袋上狠狠的踹上兩腳,然後在扔到廁所裏關禁閉。

“這個就是我的小哥哥嗎?我感覺他好好玩呢?爹爹,你的臉不舒服麼?怎麼總是一動一動的呢?”小丫頭說着用手指在薛易的臉上搓了搓。

“我沒事,這個臭小子,混賬小子就是你的那個調皮搗蛋的小哥哥,我真想逮住他狠狠的揍他一頓。如果他能像小丫頭你這麼乖就好了,唉。”薛易道。

兩人額都站在空間夾層了,並不怕被別人發現。

“聽你這麼說,這個神格還有他留下的神器好像非常厲害呢?那你收着這些東西爲什麼不自己用呢?如果那樣你不就成了上古水神了麼?有古怪。”小傢伙很臭屁得道。

“我當然也想要,可是水神在我身上下了禁止,我根本無法使用那些東西,一點我私自動用,很可能就會神魂俱滅。”青衣女子毫無表情的道。

“聽起來你好像很無辜呢,你在這兒有多長時間了?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在騙我呢?”

青衣女子皺着眉頭想了很長時間才道:“我也不知道有多長時間了,不過我想至少也得有數百萬年了,是知識數千萬年,上億年,誰說的清呢?在這個水神遺地裏是沒有時間概念的。”

小傢伙一張小嘴都變成了哦行,然後才同情的道:“難怪你連笑都不會了,一個人在一個地方呆這麼長時間不發瘋已經很了不起了,我真佩服你。如果是我可能就自殺了事了。”

“那你要不要這裏的東西?”

“要,當然要要了。捱打了這麼長時間,不要不是傻子了麼?那你剛開始爲什麼不給我,還和我大了那麼長時間?”

“因爲你的實力太弱,還沒有資格使用水神神格。這也是水神設置的考驗。”

青衣女子一揮手,小傢伙身前就出現了一堆的東西。最上面的就是一顆藍色的水晶,就好像裏面有一個無限的宇宙一般,到處都充斥着藍色的水,水神神格。

小傢伙眼裏非常好,抓起來就放到了自己的金剛圈裏。

接着下面是一個水球,青衣女子告訴小傢伙:“這是水神的武器,他可以隨着使用者的心意變化成任何東西來戰鬥。”

“下面這個是定海珠,能頂住這個宇宙的所有水,是比這個水球還要厲害的法寶,就是上古水神也沒有完全研究透,一共是十二顆。愛下面就是這個水神空間的鑰匙。”

青衣女子指着一塊長方形玉石對小傢伙道。

“只要你煉化他,這個空間就是你的了,你在這個空間裏就是創世神,無敵的存在。”

“好東西,全是好東西啊,發達了,發達了,這下子就是爹爹的法寶也沒有我的多了,嘿嘿。”小傢伙把剩下的東西一股腦的都收進自己的空間內。一張嘴都笑歪了,鼻涕口水一起流。

“還有麼?就麼一點啊?”青衣女子和薛易聽了都差一點趴地上,這小子真是貪心不足。

這麼多的好東西還不知足。 一連更新四章,一萬多字,希望大家訂閱,收藏啊,謝謝······

小傢伙得了一大筆財富,仍舊心有不足的看着對面的青衣女子。

青衣女子無奈的道:“沒了,就是一件神器也沒有了,只剩下這個水神空間你還沒有收走,你還是快點收走,煉化神格,繼承上古水神。解開我身上的禁止吧。”

“煉化神格?不不,要是讓我老子知道我是煉化神格成神了,非打我屁股不可,我看我爹爹也快到了,也許我爹爹能幫你揭開你身上的禁止呢?不用急。”小傢伙默唸咒語招出一個蒲團,坐在上面開始煉化那塊空間鑰匙。他打算先把這個空間給收了。

小傢伙都這樣說了,薛易也不好再呆在旁邊偷看,閃身從空間夾層出來。

雖然這個水神空間外圍有很多魔法禁止,也許能夠難倒神皇甚至是神帝級別的高手,但是對於薛易來說卻非常簡單。


自從上次得到玄黃絕殺大陣,慢慢參悟。薛易對陣法一道瞭解的是越來越深,可以說是已經成爲一代陣法大師,雖然現在還沒有參悟透整個玄黃絕殺大陣,但仍舊不是一般人可比的。

上古水神雖然厲害,並不代表他在陣法一道也是厲害無比,雖然比一般的神皇神帝佈置的陣法還要厲害很多,但是在失去主陣之人的陣法還是難不倒薛易的。


青衣女子只感到自己眼前一花就出現了一個身穿奇怪衣服的男子,在男子的肩膀上還坐着一個小女孩。

這個男子的實力深不可測,因爲自己雖然能夠用雙眼看到他,但是自己的精神力卻感知不到,至少也得有神皇的實力。

神皇啊,就是上古水神也就是神帝的實力,這還是在那種強者橫行的上古時期。也不知過去了多少年,自己竟然又看到了一個實例至少是神皇的強者。

而自己也就是神王巔峯的實力,雖然只是一級的差別,但是對方絕對能揮手滅了千萬個自己,這就是等級之間的差別,這是不可逾越。

“尊敬的強者您是如何進入到水神大人的空間?難道您是誰神大人的故友?可是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呢?更是沒有見過穿着向您這樣的人?”青衣女子皺着眉頭疑惑的道。

“故友?哈哈哈”薛易聽了哈哈一笑道:“不不,我就是這個小子口中的老子,我是感應到他求救的信號時才趕來的,哈哈,沒想到能見到小姐。”

薛易轉身看了看自顧的坐在地上煉化空間鑰匙的小傢伙。

“數十年前我就來到過這裏,只是並沒有見到姑娘,呵呵,還真是緣分呢?沒想到我的兒子又來到這裏,而且還要接受水神傳承。”薛易圍着小傢伙轉了一圈道。


“原來您就是少主的父親,奴婢見過大人。”青衣女子道。

“呃,你說什麼?你稱它少主,這是怎麼回事?”薛易問道。

“我本來就是上古水神的僕人,水神留下神諭說,接受水神傳承的人就是我的少主,所以我要稱呼少主。”青衣女子淡淡的道。

ωωω▪ ттκan▪ ¢ ○

“哦,上古水神?聽你的口氣,你對上古之事瞭解很多,不知能不能對我解說一二?我其實對上古之事瞭解很少?”薛易笑道。

“您難打是上古的隱修者?怪不得您不瞭解上古之事呢?不過,幸好您是隱修者,不然您也有可能隕落呢。上古之時衆神亂戰,衆神紛紛隕落,天上神血飄飛,數千年都不曾間斷,大地崩裂,虛空塌陷。日月無光。無數的強者就此隕落。”

青衣女子輕輕吁了一口氣,女子接着淡淡的說道:“至於原因我也不清楚,剛開始時只是少量的下位神征戰,也不知爲了什麼,後來隨着戰事的延續,中位神,上位神都開始參與其中。激戰史無前例。”

薛易靜靜的聽着,並沒有插嘴,他知道眼前的青衣女子會把她所知道的一切都說出來的,薛易也不知道爲什麼,這也許是一種直覺,修道者的直覺非常可怕,特別是薛易現在這個級別的修道者。

“再後來”青衣女子又接着道:“神皇,神帝,甚至是混沌中的至強者也都現身參與其中。水神也是上古時期的神帝級別的強者,而且是神帝頂峯的實力,只要再有突破就能成爲混沌至強者,那可是除了創世神外的最強者。可以說是這個世界的最強者。”

“我到現在還記得,有一位混沌至強者只是一揮手,兩個神帝強者就化爲了飛灰,一片好大的空間就那樣消失了,整個大地被分成了數十塊。”青衣女子說到這裏不自禁的閉上了雙眼。

“水神參戰前好想知道自己的命運一般,把這一切都安排好了,我也被封印到這個水神空間裏面,看守者水神空間,知道接受水神傳承的人來到。等傳承者破開我身上的禁止時我就回復自由之身。呼。”說到這裏,終於把她知道的說晚了。

“混沌至強者?難道是聖人級別的強者?不可能,最多也就是準聖級別的強者。神帝,神皇?呵呵。”薛易小聲的嘀咕着。

青衣女子也不怕薛易,只是自顧自的看着遠處,非常的放鬆。

是啊,無論是誰被關在一個地方,一旦馬上就要恢復自由了,也都會放鬆的,反正這漫長的時間都過來了。也不怕在等一段時間。最慘的也就是仍舊是一名僕人。

“我們做個交易如何?”薛易道。

“嗯?”青衣女子道。

“只要你做我的手下,我可以破開你身上的禁止,而且還會把水神神格送給你,當然,你雖然是我的手下,我並不會限制你的自由。”薛易淡淡道,就好像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神情一成不變的青衣女子終於出現了一絲驚訝之色。

“那可是上古水神的神格,只要煉化就可以成爲神帝級別的強者。” 青衣女子根本不知道薛易是如何打算的,因此非常小心,就是再笨的人也知道,天上不會掉下如此大的一個餡餅。

俗話說,天上掉餡餅,不是圈套就是陷阱,更何況在這個自私自利,一個人爲中心的神魔世界。


青衣女子問道:“不知大人給我這麼大的好處,需要我付出什麼。”

這麼大的好處就是付出再多也值得,只要不是性命,就是要了自己的身體也不算什麼。什麼的生命可以說是無限,在這麼長的時間裏,哪一個女神是從一而終的呢?除非他的男人非常的強大。強大到無人敢招惹。

否則,那個女人根本就不可能忍受無盡歲月的寂寞。

青衣心裏做好了最壞的打算,雙眼盯着薛易問道。

“呵呵”薛易笑道:“我已經說了,你只要做我的手下就可以了,在我需要的時候歸我指揮,平時並不限制你的自由。當然了,你也不能夠傷害我這一陣營的人。”

“就這麼多?”青衣女子不可置信的問道。

“對,就這麼多。”

青衣女子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也不知道心裏該想些什麼。

眼前這個人非常強大,這麼強大的人不該這麼愚蠢,可是他給出的這種交易不得不讓人懷疑這個人的腦袋有毛病,甚至是有精神病。

青衣女子想了很長時間,實在是想不出有什麼好被別人利用的,再說了,就是被利用,也能嘗試一下做神帝的滋味,於是答應道:“好我答應,我以我的本名神魂向創世神發誓,我會以大人爲首,一切行動聽大人的指揮。”

薛易實在是沒有想到這青衣女子會對着自己發出本名誓言,如神帝這樣的絕頂強者最在意的便是自由,如果不能擁有自由,那修爲到這等地步又是爲了什麼?

修的無上的實力不就是能讓自己不再受到別人的威脅限制,能夠活的逍遙自在麼?

薛易一愣,便道:“哈哈,好,沒想到你竟然發出如此誓言,我便答應與你,我們的交易成交。你過來,我還是先解開你身上的禁止。”

青衣女子對薛易也沒有什麼境界之心,最差就是神魂俱滅,難道還有比這更慘的結局嗎?

薛易中指在清音女子的眉心處一指,一道神念便朝青衣女子身上滲透進去,薛易的神念無孔不入,觀察着青衣女子身體內的每一個細胞。

最後在青衣女子的神格處發現了異常,在青衣女子的神格上發現了一個禁止,這個禁止是專門針對靈魂的。

在這個禁止的作用下,不管是人還是神,都會失去七情六慾,不會有任何表情。怪不得第一次看到這個青衣女子時就好像是一個木偶。

另外這個禁止之上好像還有一個詛咒,就好像是一個實現設定好的程序,一旦違反這個程序,這個禁止就會引發,引起靈魂爆炸。最後神魂俱滅。

而這個程序就是如一的做水神遺地的指引者,或者說水神的僕人,直到完成水神交給的任務才能不受這個禁止的影響。

薛易修煉的是道家元神,對領會本來就比較有研究,而這個禁止也就是一個微型版的陣法,這也難不倒薛易,於是對症下藥顯示解開她神格上的禁止,至於那個詛咒,就只能等到小傢伙徹底掌控這個水神空間,等她完成了水神的遺命,那詛咒自然可解。

煉化空間鑰匙可不是一時半會兒的事情,更何況是這麼大的一個空間。

小丫頭剛剛從玄黃仙境裏面出來,見到了外面世界的精彩,再到這個單調的空間裏面,總感覺非常的不舒服。

反正感覺薛易就在身邊,於是纏着青衣(薛易直接下令讓這個青衣女子以青衣爲名)讓她帶着自己到處亂轉。青衣本來就對這裏非常熟悉。

於是青衣便帶着小丫頭四處亂轉,而且不時的招來還殘存的水怪,魔獸,哄小丫頭開心。當初薛易碰到的那個章魚怪也在其中。

小丫頭玩得非常開心,最後還在青衣的幫助下收服了一隻白玉色的水蟒作爲座騎,這個座騎卻是非常漂亮,實力也還可以,有太乙真仙的實力,正好可以保護小丫頭。

薛易又在這個白玉蟒的體內下了子母符,以免他以後反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