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子爸媽,這是咱們茅山的李振師父,過來看看孩子,看能不能幫上啥忙!”六子對着房間裏的兩個中年人說道。

聽到這話,兩個人齊齊跪下,“師父,求求你救救我姑娘吧,求求你了。”邊說話,兩人邊磕着頭,啪啪啪的聲響讓我們趕緊上前將人拉起,囑咐大寶把兩人先帶出去,休息休息。我隨手關門的時候,感覺胸口又開始發燙,有種很不好的感覺,看來這姑娘必然是遇到了什麼陰邪之物。但此刻在胖子的主場,也好先看看這傢伙到底有什麼本事,若是無用,再跟鐵衣商量商量,畢竟此刻我的身份是陽世陰差,遇到這種事情是必須要管的,怎麼着也要對自己在地府的誓言負責。

一路上,我盡顯溜鬚拍馬之所能,將李振這貨吹捧的笑意盎然,面如菊花朵朵綻放!而我每次回頭,都能夠看到鐵衣冰冷鄙夷的臉,我懶得搭理他,這玩拳腳他是高手,可這用口條我是行家,眼前的這胖子事關家族宿命,我定然是要想盡辦法拿下的,我的那支烏金判筆還在等着我哪。縱然要說些違心的話,那就違心吧。俗話說大丈夫能屈能伸,好漢子能縮能挺!

走了大約二十分鐘的路程,就在我吹捧的幾乎用完詞的時候,我們一行在一個陡坡的腰間看到了一個寫着淳風食肆的二層木質小樓,空氣中飄來的陣陣烤雞的香氣確實非同凡響,縱然我吃雞無數,但這麼香的味道還是第一次聞到,頓時感覺五臟六腑鬧開了鍋。

沒錯,這個建在半山腰的獨門獨戶的二層木樓便是,李振口中的淳風食肆。

店樓外層是實打實的一根根原木造成,看起來粗狂中別有一番風味,看來這外出吃東西的時候能遇到個資深吃貨確實能夠一飽口福啊,隨着這飄香的烤雞氣息,我對這胖子倒是有了一絲好感啊,因爲,我也算是個老饕吃貨了,雖然比這胖子吃些,但也是對吃有一腔熱忱的人。

剛到門口,便有一個熟客打招呼,“哎呦,李哥,昨天吃了,今兒個又來啊!您這口味就是強!”熟客看見我們幾個進來後熱情洋溢的對着胖子說,“兄弟咱們一起坐。”

“不了,老李改天再找你拼酒,今天有朋友在。”說完李振便帶着我們向着一處包間走去。

看來這傢伙的確是好這口,想必這家食肆的菜品真有什麼不凡之處。

“吃不膩,吃不膩,哈哈哈哈。怎麼着,你小子這是不歡迎我的節奏啊,那我換一家吃去”我心裏暗忖這傢伙果然是熟客,看這傢伙跟店裏的人如此調侃,想必是不少雞已經變成了他肚子上的那個碩大的游泳圈了。

剛剛坐定,李振便開始介紹起這裏的代表菜式,花荔木烤雞了。似乎光是說出名字便激動的不能自控一般。

那滔滔不絕的氣勢,讓我十分懷疑這貨是不是這家店的股東之類的,“上好的花荔枝木,散養的走地雞,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啊!一般是選2斤左右的走地雞,用中藥和佐料醃製入味,然後風乾。在瓦崗中焚燒花荔枝木,現烤現吃,雞皮酥脆、肉幼滑、骨香甜、鮮嫩多汁,伴隨着撲鼻而來的荔枝清香,太爽了!”

我分明看見這貨碩大的喉結一上一下的吞嚥着口水,剛纔那服務員不是說這傢伙昨天才吃了今天怎麼還是這副德行啊。看着眼前這個廚子道士舒爽的表情,我算是徹底服了,標準的吃貨啊。我心想,這傢伙斷然不是我要尋的天才道士李振,怎麼可能如此猥瑣不堪。

“哎呦喂,李道長您又來了?昨兒個剛走,今個再來,還是老規矩對吧。東西點了嘛?”這時候一個看起來跟李振關係很好的服務員走了進來,臉上笑起來都是層層密佈的褶子,看樣子年紀倒是不大,可能這就是傳說中的二皮臉吧。

“怎麼,包子,哥哥給你捧場,看你像是不快樂啊!。”看見李振假裝生氣的樣子,絲毫看不出一絲道門之人的風采,到是很有些江湖油子的味道。仔細一想,這傢伙十多歲的時候師父就不在了沒人管,沒人教的其實也不容易,看剛纔這身法和鐵衣的話,應該是學有所成,這麼一想,看這胖子就沒有那麼討厭了,我在暗自佩服自己強大的心理干預能力時,也想更瞭解瞭解這傢伙,是不是有能力去幫我解開烏金判筆上的怨念。

“看您說的,怎麼能不歡迎您哪,不歡迎誰,也的歡迎您啊,你可是咱們店裏的老主顧,超級vip啊!小店就指望着您生活啊!”那個被換做包子的服務員趕緊笑臉相迎。

“四隻花荔烤雞,兩斤竹葉青,其他的照老規矩就行了,趕緊的啊!”李振笑呵呵的說,催促着趕緊上菜,這句話我喜歡,說真的我現在餓感十分強烈,估計只喝了一杯水的鐵衣也好不到哪裏去。

“馬上到!馬上到!”說話間,被喚做包子的店僕轉身而去。在這個簡易的包間裏,在等候烤雞的同時,先上來了三岔豬頭肉、鎮江糖醋蘿蔔、煎山芋糕等當地特色小菜,味道確實不錯,十分開胃,我一瞅鐵衣好像很喜歡這個味道,更不停不下來的節奏,倘若這樣埋頭苦吃實在是有點小尷尬,於是我到了一杯酒,輪着桌子輪流敬酒,之所以這樣喝酒不是因爲我酒量霸氣,以前雖然我有一段時間我也曾沉迷酒精,借酒澆愁,但實話說我酒量十分一般,只屬於正常人偏下的範疇。而是因爲,自打我胸口開始出現那副炙血玄武圖之後,好像對酒精有了抗體,不管怎麼喝都如同白水一般。

就在天南海北的瞎侃中,很快四隻燒烤好的花荔烤雞便上桌了,特質的花梨木架子上,掛着四隻金黃的烤雞,單是聞着便芳香四溢,隔着老遠就香氣撲鼻,用筷子一夾,雞肉軟爛,吃一口,果然鮮嫩多汁,看來跟着吃貨果然能大飽口福,這入口即化的滋味實在是極品。

正在衆人大朵快頤,推杯置盞的時候,從隔壁房間裏出來了啜泣哭聲,吸引了衆人的注意力。

“大師兄,你聽隔壁是不是有人在哭啊?”叫六子的道士問道?李振聽了聽,然後對着門外喊道:“包子,包子!”

“來了,來了,再添點什麼啊?”包子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

“添個毛毛啊!隔壁是什麼情況,好像有人在哭啊?咋回事啊,你說我這今天剛得了冠軍,還結識了兩個兄弟這麼開心的事情,這海內遇知己的時候,你這哭啥哭啊,多掃興致啊!去瞅瞅咋回事啊!”李振這嘴巴一張一合的說出了一大串話,這嘴上的功夫看起來比他的身手更牛掰。

“哦,這事情啊,唉,老闆的親戚來茅山治病的,聽說孩子得了怪病,一到晚上就犯病,這不又犯了,孩子母親在那哭哪!唉,可憐天下父母親啊!這病看了許多地方了就是治不好。可把這兩口子折騰壞了,我過去看看,興許是病情又厲害了吧!”那個被叫做大寶的服務員準備轉身離開。

“是什麼病啊?有病怎麼不去醫院治啊!咱們茅山有什麼專科很出名嗎?”我插嘴一句,着實想不明白,既然得了重病首當其中的是選擇那些發達的大城市去治療,怎麼會到這裏,聽這我的話,大寶便停下身形,“要說吧,這病吧還真是奇怪,這兩口子也算是個富裕人家,自打孩子得了這個怪病之後吧,這兩口子跑遍了許多大城市,找了許多出名的醫院還大夫給看,可結果都是孩子很正常沒毛病!”

“那不好嗎?這說明孩子沒病呀!不是腦子有毛病或者強迫症吧?我聽說過,有的人沒來沒毛病,普通的頭疼感冒就覺得自己得了不治之症,每天活在自己的想象中,最後還真就得了重病,是不是心理上的毛病?”我應着大寶的話。

“我說這病怪就怪在這了,還真不是心理上的毛病,這得病的是個十六歲的小姑娘,白天的時候看起來挺正常的一個姑娘,長的漂漂亮亮的,愛說愛笑愛唱愛跳的。可這天一黑就有問題了。”大寶嘆息的說。這傢伙這個大喘氣揪着我們所有人的心,六子搶先問道:“啥毛病呀!我說大寶你能不能別亂停呀,不怕罰款?”我看了看這個瘦小的道士,沒想到竟然還有點幽默細胞,今天還真是打破了我對修道之人的認知了。

“這姑娘一犯病她就吃東西。”大寶那神情,似乎吃東西是什麼絕症一般,我們一口同聲的噓了起來,“靠,吃東西也算毛病,我大師兄那就算是重症病人直接進重症監護室了。”這話一出,正拿着一根雞腿準備入嘴的李振一腳將那個小道士踹到在地,“會不會說話,你才進重症監護室那,別賣關子了,到底是啥情況,說清楚了說不定咱們還能幫幫忙!”李振咬了一口雞腿,沾着滿嘴的雞油說:“你看我這一身神膘是怎麼修煉的,吃就是不二法門,一聽這妹子就知道是同道中人,喜歡吃不好嗎?現在的女孩子也不知道哪裏不對,就喜歡瘦,成天不吃飯,都快成杆子了,還減肥。能吃多好,我就喜歡能吃的,這女孩多大了,長的漂亮嗎?”李振一副色色的欠揍的表情。

“16歲,很漂亮的姑娘,吃沒錯呀?問題是,吃是吃,但是光吃咽不下去啊,一直在嘴裏塞,可就是不往下嚥,一邊吃一邊吐,吃多少吐多少,犯病的時候,誰都不認識,那臉色蒼白,臉都扭在一起了好像非常痛苦的樣子,可就是停不下來!”六子的話讓我十分詫異,看來這情況還真不是我想象的那麼簡單。

“不會是暴食症吧?”我突然想到了有這麼一種病,應該就是屬於瘋狂的吃的病種,但貌似又不像,聽大寶的話,這簡直就是吃到六親不認的境界了,我記得很久以前的時候我聽說過。

“去了很多醫院了,說是像是這個病但又不是,吃不到肚子裏,算啥暴食症啊!真是可憐了這孩子了!”大寶正欲轉身而出的時候。“等等,帶我去看看,聽你這話這意思有可能是那邊的朋友來了,很有問題!”李振突然像是想起什麼一樣叫住了大寶。這胖子這麼一正經起來,還真是有點讓我水土不服的感覺,嘻嘻哈哈向着道貌岸然的轉換隻用了一眨眼的功夫,着實讓我有些不適應的節奏,這神經的協調性確實可以。

就在我準備起身跟去看看的時候,我看見鐵衣雙眉凝結,皺成了一個大疙瘩。像是在思考什麼大事情的樣子,頓時讓我頗爲費解!這傢伙剛剛好沒事人的樣子,怎麼突然聽說包子的話之後變得這麼嚴肅?

我看着一臉嚴肅的鐵衣問道:“怎麼了,鐵疙瘩,難道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你怎麼這個樣子?”

誰知道這鐵疙瘩完全不管不顧我的提問,突然說了一句:“這36猛鬼之中,有一種叫這針咽餓鬼的玩意兒,十分彪悍,話說這東西所呈現出的症狀倒是跟這孩子的樣子十分相像,若真是這傢伙的話,那可就真麻煩了。”

我看着鐵衣的樣子,摸了摸鐵衣的頭,問道:“鐵疙瘩你不是發燒吧,難道是餓暈了,亂七八糟的說的都是什麼跟什麼啊,風馬牛不相及的!”

這個時候,再一看李振竟然停下腳步,對着鐵衣點了點頭,接着說道。

“尋常鬼物,都是怨念所爲,無實體實質,而這摩羅36猛鬼中,都是修煉有實體的主,像是鬼如同禽,可以說吧,如果真是這東西的話,既是鬼又是獸,可以俯身人體,也可以像是猛獸那般殺人食肉!”此刻的李振,表情早已不同剛剛那般清閒了。

“難道真是這針咽餓鬼?”鐵衣看着李振問道。

“有可能,症狀好像差不多的樣子。”李振點了點頭應聲說道。

“那就不好對付了!”鐵衣顯得很嚴肅。

“先去看看吧,看看咱們是不是真這麼點背竟然能遇到這東西!如果真是,少不了兄弟幫忙!”李振看着鐵衣很認真的說。

我一看這傢伙完全沒我什麼事情了,趕緊問道:“你怎麼知道鐵衣是高手啊要他幫忙?”

誰知那李振笑着轉身,邊走邊回答到:“氣質!”

“哦!”我剛回答,突然反應過來,追着李振喊道“我擦,你的意思是我沒有氣質?”

這傢伙便不再理睬我,讓我十分鬱悶,感覺想要暴揍這傢伙的衝動。

胖子回頭一臉微笑的表情。只定格此刻的畫面來看的話,一定是一對真心相愛的小朋友一般,那煽情的對視,那嘴角流淌的雞油,真是別有一番風情。

說走就走,我們隨着包子的身後,魚貫來到了隔壁的房間,這房間相較我們剛剛身在的那個包間,規模倒是小了很多,門上插着一把門鎖。

李振看了看包子問道:“唉,我說包子,這家裏不是有人嗎?你幹嘛要鎖着大門啊?”

包子尷尬的說,“你說咱們這不是開門做生意的嗎,你說要是那孩子突然跑出來,怎麼還怎麼做生意啊,就算不做生意的事,要是傷了人可咋整?”

李振看着包子說,“要說你們生意人就是奸詐,啥時去就想着自己個兒!一點胸懷都沒有!算了,不跟你在這扯了,趕緊開門辦事,我這都餓成紙片了,告那廚子先彆着急烤啊,等我吩咐時候再烤,我要吃現烤的,你也知道哥哥我的口比較刁鑽。”

包子一邊好言賠笑的答應着,一邊掏出鑰匙開門,誰知道這傢伙不知道是因爲緊張還是手滑,這鑰匙就是插不進鎖孔裏。李振拍了一把包子,準備自己開門。

誰知道,這包子竟然一哆嗦直接將鑰匙掉在地上。

“我說你小子這麼大個塊頭你緊張啥啊,連個門都開成這樣,我都不好意思鄙視你了,你說我在這裏!”看見包子緊張的模樣,李振頓時開始裝逼。

“包子別緊張,有我在多大點事情啊,再說了也許不一定是鬼怪妖物,就是個尋常病啥的,你說我這散發的一身正氣,也沒薰陶出你的膽量,真是當着我兄弟的面子給我敗興。”這時候,李振一回頭,看見我們幾個。

“你們都回去吧,六子跟鐵兄弟在就行了。”我一聽這話,如釋重負,連客氣都沒敢客氣就想趕緊走人,生怕生出變數,總感覺這房子裏有種很恐怖的感覺,不自禁的想要向後縮。

就在我準備給李振同行的幾個小道士準備返回包間吃烤雞的時候,我都準備等李振鐵衣和六字進去之後,就讓包子先給我整兩隻雞,我這肚子都快凹成坑了。

誰知道鐵衣這挨千刀的貨,竟然說道:“崔銘,你不要回去,跟我一起進去。這針咽惡鬼也是難得一見的東西,或許對你以後的事情有幫助也說不定!”

一聽鐵衣的話,我雙腿一抽差點就準備罵街了,這鐵疙瘩簡直就是臨死找個點背的節奏啊,誰沒事拿見鬼開眼界啊,我剛想拒絕,卻發現幾個人都在看着我。

我頓時陷入是要裝逼還是退縮的思索。裝逼的話,跟着鐵衣進去,按照他們的說法,這裏面很有可能真是那針咽惡鬼,估摸着那玩意十分暴戾兇悍,小命掛了也有可能,尚且我還有重大家族使命在身,如是在這犧牲的話,對不起自己,對不住父母和祖宗。

若是退縮的話,估摸着這裏面若不是那針咽惡鬼的話,那這些傢伙出來之後定然是各種鄙視加身,我身後已經很雄厚的恥辱柱上必然要加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我私下看看,衆人都在看着我,等着我的迴應,我剛想找個緊去廁所,狀態不好之類的藉口時,那胖子李振竟然走過來,“兄弟,對不住啊剛纔把你忘記了,走咱們一起進去瞅瞅,要是針咽惡鬼的話,幹不死他!”說話間李振便將右手搭在我肩膀上,十分親暱的將我推在身前。

這局勢瞬間反轉,剛剛還在猶豫不決的我,此刻竟然成爲了第一個要進門的人。那真是雙耳嗡嗡作響,雙腿持續無力,太坑爹了。好幾次我都想逃跑,卻被李振的胳膊壓制的死死的完全動不了分毫。

真沒想到,這胖子竟然如此沒有眼色竟然幹出如此禽獸不如,逼良爲娼,逼人見鬼的事情,思來想去,我此刻也只剩下強制裝逼,硬撐着進去了,心裏不住的抱怨,這家族點背真是害人不淺,到底啥時候纔是個頭,才能改了這點背的毛病啊,雖然我表面臉部抽筋的微笑,但我心裏卻早已淚流滿臉,傷感的不成體統。

李振剛剛打開房門,因爲我頂在最前面的緣故,所以迎面便感受到一股陰風,身體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寒顫,一股不妙的想法頓時衝進我的腦子,看來定然不是想想的那麼簡單。

進入到房間內,我才發現這個根本不是包間,而是開闢出的一個暗室,房間裏連窗戶都沒有,所以此刻天還未黑便點着一個碩大的白紙燈泡,我看着房間內空空的牆壁,心想,這尼瑪到時候想跑都找不到窗戶。

房間裏的擺設十分簡單,很可能是因爲那孩子的病狀所以特意騰空的房間。整個房間裏,除了一張牀,一個凳子之外什麼傢俱擺設都沒有,十分簡陋。

整個房間裏此刻只有三個人,一個低着頭滿頭白髮的男人,一個滿臉淚水啜泣的女人,看這樣子,這兩個人應該是孩子的父母。

而牆角蜷縮着一個小姑娘,蘑菇頭,大大的眼睛看不到瞳仁,手裏捧着一隻烤雞,臉色黑青,表情猙獰的大似咀嚼着,身邊是滿地嚼碎的雞肉。這畫面十分詭異,導致我菊花瞬間一緊,有一種強烈的想要出恭的*!看到我們幾個進來,隱約在痛苦的臉上看到一絲詭異的笑,讓我頭皮陣陣發麻。

按道理來說,吃美食應該是一件十分享受的事情,慢慢品味,細細感知,可這孩子的吃相完全看不出跟享受有一毛錢的關係,表情十分痛苦,有一種被強迫的感覺,好像嘴巴不受自己控制的意思,讓我感覺十分恐怖。

這個時候,包子早就跑的不知道去哪裏了,大概是剛剛鐵衣要我進屋子的時候便不見人影了,我們也不知道這兩個人是不是孩子的父母?

這個時候,那個垂頭的白髮男人擡起頭來,看樣子應該也就是四十多歲的樣子,可這一頭白髮感覺整個人十分蒼老。

一看這李振一身道袍。這男人拉着坐在一個小凳子上的女人,直接跪倒在我們面前,“大師,你救救英子吧,求你救救我女兒吧!這孩子命苦啊!……”

看到這一幕我也顧不着害怕了,趕緊上前跟李振幾人將那叫做英子的孩子父母扶起來。

“英子爸媽,這是咱們茅山的李振師父,過來看看孩子,看能不能幫上啥忙!”六子對着房間裏的兩個中年人說道。

聽到這話,兩個人齊齊跪下,“師父,求求你救救我姑娘吧,求求你了。”邊說話,兩人邊磕着頭,啪啪啪的聲響讓我們趕緊上前將人拉起,囑咐大寶把兩人先帶出去,休息休息。我隨手關門的時候,感覺胸口又開始發燙,有種很不好的感覺,看來這姑娘必然是遇到了什麼陰邪之物。但此刻在胖子的主場,也好先看看這傢伙到底有什麼本事,若是無用,再跟鐵衣商量商量,畢竟此刻我的身份是陽世陰差,遇到這種事情是必須要管的,怎麼着也要對自己在地府的誓言負責。

一路上,我盡顯溜鬚拍馬之所能,將李振這貨吹捧的笑意盎然,面如菊花朵朵綻放!而我每次回頭,都能夠看到鐵衣冰冷鄙夷的臉,我懶得搭理他,這玩拳腳他是高手,可這用口條我是行家,眼前的這胖子事關家族宿命,我定然是要想盡辦法拿下的,我的那支烏金判筆還在等着我哪。縱然要說些違心的話,那就違心吧。俗話說大丈夫能屈能伸,好漢子能縮能挺!

走了大約二十分鐘的路程,就在我吹捧的幾乎用完詞的時候,我們一行在一個陡坡的腰間看到了一個寫着淳風食肆的二層木質小樓,空氣中飄來的陣陣烤雞的香氣確實非同凡響,縱然我吃雞無數,但這麼香的味道還是第一次聞到,頓時感覺五臟六腑鬧開了鍋。

沒錯,這個建在半山腰的獨門獨戶的二層木樓便是,李振口中的淳風食肆。

店樓外層是實打實的一根根原木造成,看起來粗狂中別有一番風味,看來這外出吃東西的時候能遇到個資深吃貨確實能夠一飽口福啊,隨着這飄香的烤雞氣息,我對這胖子倒是有了一絲好感啊,因爲,我也算是個老饕吃貨了,雖然比這胖子吃些,但也是對吃有一腔熱忱的人。

剛到門口,便有一個熟客打招呼,“哎呦,李哥,昨天吃了,今兒個又來啊!您這口味就是強!”熟客看見我們幾個進來後熱情洋溢的對着胖子說,“兄弟咱們一起坐。”

“不了,老李改天再找你拼酒,今天有朋友在。”說完李振便帶着我們向着一處包間走去。

看來這傢伙的確是好這口,想必這家食肆的菜品真有什麼不凡之處。

“吃不膩,吃不膩,哈哈哈哈。怎麼着,你小子這是不歡迎我的節奏啊,那我換一家吃去”我心裏暗忖這傢伙果然是熟客,看這傢伙跟店裏的人如此調侃,想必是不少雞已經變成了他肚子上的那個碩大的游泳圈了。

剛剛坐定,李振便開始介紹起這裏的代表菜式,花荔木烤雞了。似乎光是說出名字便激動的不能自控一般。

那滔滔不絕的氣勢,讓我十分懷疑這貨是不是這家店的股東之類的,“上好的花荔枝木,散養的走地雞,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啊!一般是選2斤左右的走地雞,用中藥和佐料醃製入味,然後風乾。在瓦崗中焚燒花荔枝木,現烤現吃,雞皮酥脆、肉幼滑、骨香甜、鮮嫩多汁,伴隨着撲鼻而來的荔枝清香,太爽了!”

我分明看見這貨碩大的喉結一上一下的吞嚥着口水,剛纔那服務員不是說這傢伙昨天才吃了今天怎麼還是這副德行啊。看着眼前這個廚子道士舒爽的表情,我算是徹底服了,標準的吃貨啊。我心想,這傢伙斷然不是我要尋的天才道士李振,怎麼可能如此猥瑣不堪。

“哎呦喂,李道長您又來了?昨兒個剛走,今個再來,還是老規矩對吧。東西點了嘛?”這時候一個看起來跟李振關係很好的服務員走了進來,臉上笑起來都是層層密佈的褶子,看樣子年紀倒是不大,可能這就是傳說中的二皮臉吧。

“怎麼,包子,哥哥給你捧場,看你像是不快樂啊!。”看見李振假裝生氣的樣子,絲毫看不出一絲道門之人的風采,到是很有些江湖油子的味道。仔細一想,這傢伙十多歲的時候師父就不在了沒人管,沒人教的其實也不容易,看剛纔這身法和鐵衣的話,應該是學有所成,這麼一想,看這胖子就沒有那麼討厭了,我在暗自佩服自己強大的心理干預能力時,也想更瞭解瞭解這傢伙,是不是有能力去幫我解開烏金判筆上的怨念。

“看您說的,怎麼能不歡迎您哪,不歡迎誰,也的歡迎您啊,你可是咱們店裏的老主顧,超級vip啊!小店就指望着您生活啊!”那個被換做包子的服務員趕緊笑臉相迎。

“四隻花荔烤雞,兩斤竹葉青,其他的照老規矩就行了,趕緊的啊!”李振笑呵呵的說,催促着趕緊上菜,這句話我喜歡,說真的我現在餓感十分強烈,估計只喝了一杯水的鐵衣也好不到哪裏去。

“馬上到!馬上到!”說話間,被喚做包子的店僕轉身而去。在這個簡易的包間裏,在等候烤雞的同時,先上來了三岔豬頭肉、鎮江糖醋蘿蔔、煎山芋糕等當地特色小菜,味道確實不錯,十分開胃,我一瞅鐵衣好像很喜歡這個味道,更不停不下來的節奏,倘若這樣埋頭苦吃實在是有點小尷尬,於是我到了一杯酒,輪着桌子輪流敬酒,之所以這樣喝酒不是因爲我酒量霸氣,以前雖然我有一段時間我也曾沉迷酒精,借酒澆愁,但實話說我酒量十分一般,只屬於正常人偏下的範疇。而是因爲,自打我胸口開始出現那副炙血玄武圖之後,好像對酒精有了抗體,不管怎麼喝都如同白水一般。

就在天南海北的瞎侃中,很快四隻燒烤好的花荔烤雞便上桌了,特質的花梨木架子上,掛着四隻金黃的烤雞,單是聞着便芳香四溢,隔着老遠就香氣撲鼻,用筷子一夾,雞肉軟爛,吃一口,果然鮮嫩多汁,看來跟着吃貨果然能大飽口福,這入口即化的滋味實在是極品。

正在衆人大朵快頤,推杯置盞的時候,從隔壁房間裏出來了啜泣哭聲,吸引了衆人的注意力。

“大師兄,你聽隔壁是不是有人在哭啊?”叫六子的道士問道?李振聽了聽,然後對着門外喊道:“包子,包子!”

“來了,來了,再添點什麼啊?”包子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

“添個毛毛啊!隔壁是什麼情況,好像有人在哭啊?咋回事啊,你說我這今天剛得了冠軍,還結識了兩個兄弟這麼開心的事情,這海內遇知己的時候,你這哭啥哭啊,多掃興致啊!去瞅瞅咋回事啊!”李振這嘴巴一張一合的說出了一大串話,這嘴上的功夫看起來比他的身手更牛掰。

“哦,這事情啊,唉,老闆的親戚來茅山治病的,聽說孩子得了怪病,一到晚上就犯病,這不又犯了,孩子母親在那哭哪!唉,可憐天下父母親啊!這病看了許多地方了就是治不好。可把這兩口子折騰壞了,我過去看看,興許是病情又厲害了吧!”那個被叫做大寶的服務員準備轉身離開。

“是什麼病啊?有病怎麼不去醫院治啊!咱們茅山有什麼專科很出名嗎?”我插嘴一句,着實想不明白,既然得了重病首當其中的是選擇那些發達的大城市去治療,怎麼會到這裏,聽這我的話,大寶便停下身形,“要說吧,這病吧還真是奇怪,這兩口子也算是個富裕人家,自打孩子得了這個怪病之後吧,這兩口子跑遍了許多大城市,找了許多出名的醫院還大夫給看,可結果都是孩子很正常沒毛病!”

“那不好嗎?這說明孩子沒病呀! 不妨錯到底 不是腦子有毛病或者強迫症吧?我聽說過,有的人沒來沒毛病,普通的頭疼感冒就覺得自己得了不治之症,每天活在自己的想象中,最後還真就得了重病,是不是心理上的毛病?”我應着大寶的話。

“我說這病怪就怪在這了,還真不是心理上的毛病,這得病的是個十六歲的小姑娘,白天的時候看起來挺正常的一個姑娘,長的漂漂亮亮的,愛說愛笑愛唱愛跳的。可這天一黑就有問題了。”大寶嘆息的說。這傢伙這個大喘氣揪着我們所有人的心,六子搶先問道:“啥毛病呀!我說大寶你能不能別亂停呀,不怕罰款?”我看了看這個瘦小的道士,沒想到竟然還有點幽默細胞,今天還真是打破了我對修道之人的認知了。

“這姑娘一犯病她就吃東西。”大寶那神情,似乎吃東西是什麼絕症一般,我們一口同聲的噓了起來,“靠,吃東西也算毛病,我大師兄那就算是重症病人直接進重症監護室了。”這話一出,正拿着一根雞腿準備入嘴的李振一腳將那個小道士踹到在地,“會不會說話,你才進重症監護室那,別賣關子了,到底是啥情況,說清楚了說不定咱們還能幫幫忙!”李振咬了一口雞腿,沾着滿嘴的雞油說:“你看我這一身神膘是怎麼修煉的,吃就是不二法門,一聽這妹子就知道是同道中人,喜歡吃不好嗎?現在的女孩子也不知道哪裏不對,就喜歡瘦,成天不吃飯,都快成杆子了,還減肥。能吃多好,我就喜歡能吃的,這女孩多大了,長的漂亮嗎?”李振一副色色的欠揍的表情。

“16歲,很漂亮的姑娘,吃沒錯呀?問題是,吃是吃,但是光吃咽不下去啊,一直在嘴裏塞,可就是不往下嚥,一邊吃一邊吐,吃多少吐多少,犯病的時候,誰都不認識,那臉色蒼白,臉都扭在一起了好像非常痛苦的樣子,可就是停不下來!”六子的話讓我十分詫異,看來這情況還真不是我想象的那麼簡單。

wωw.тTk án.¢ ○

“不會是暴食症吧?”我突然想到了有這麼一種病,應該就是屬於瘋狂的吃的病種,但貌似又不像,聽大寶的話,這簡直就是吃到六親不認的境界了,我記得很久以前的時候我聽說過。

“去了很多醫院了,說是像是這個病但又不是,吃不到肚子裏,算啥暴食症啊!真是可憐了這孩子了!”大寶正欲轉身而出的時候。“等等,帶我去看看,聽你這話這意思有可能是那邊的朋友來了,很有問題!”李振突然像是想起什麼一樣叫住了大寶。這胖子這麼一正經起來,還真是有點讓我水土不服的感覺,嘻嘻哈哈向着道貌岸然的轉換隻用了一眨眼的功夫,着實讓我有些不適應的節奏,這神經的協調性確實可以。

就在我準備起身跟去看看的時候,我看見鐵衣雙眉凝結,皺成了一個大疙瘩。像是在思考什麼大事情的樣子,頓時讓我頗爲費解!這傢伙剛剛好沒事人的樣子,怎麼突然聽說包子的話之後變得這麼嚴肅?

我看着一臉嚴肅的鐵衣問道:“怎麼了,鐵疙瘩,難道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你怎麼這個樣子?”

誰知道這鐵疙瘩完全不管不顧我的提問,突然說了一句:“這36猛鬼之中,有一種叫這針咽餓鬼的玩意兒,十分彪悍,話說這東西所呈現出的症狀倒是跟這孩子的樣子十分相像,若真是這傢伙的話,那可就真麻煩了。”

我看着鐵衣的樣子,摸了摸鐵衣的頭,問道:“鐵疙瘩你不是發燒吧,難道是餓暈了,亂七八糟的說的都是什麼跟什麼啊,風馬牛不相及的!”

這個時候,再一看李振竟然停下腳步,對着鐵衣點了點頭,接着說道。

“尋常鬼物,都是怨念所爲,無實體實質,而這摩羅36猛鬼中,都是修煉有實體的主,像是鬼如同禽,可以說吧,如果真是這東西的話,既是鬼又是獸,可以俯身人體,也可以像是猛獸那般殺人食肉!”此刻的李振,表情早已不同剛剛那般清閒了。

“難道真是這針咽餓鬼?”鐵衣看着李振問道。

“有可能,症狀好像差不多的樣子。”李振點了點頭應聲說道。

“那就不好對付了!”鐵衣顯得很嚴肅。

“先去看看吧,看看咱們是不是真這麼點背竟然能遇到這東西!如果真是,少不了兄弟幫忙!”李振看着鐵衣很認真的說。

我一看這傢伙完全沒我什麼事情了,趕緊問道:“你怎麼知道鐵衣是高手啊要他幫忙?”

誰知那李振笑着轉身,邊走邊回答到:“氣質!”

“哦!”我剛回答,突然反應過來,追着李振喊道“我擦,你的意思是我沒有氣質?”

這傢伙便不再理睬我,讓我十分鬱悶,感覺想要暴揍這傢伙的衝動。

胖子回頭一臉微笑的表情。只定格此刻的畫面來看的話,一定是一對真心相愛的小朋友一般,那煽情的對視,那嘴角流淌的雞油,真是別有一番風情。

說走就走,我們隨着包子的身後,魚貫來到了隔壁的房間,這房間相較我們剛剛身在的那個包間,規模倒是小了很多,門上插着一把門鎖。

李振看了看包子問道:“唉,我說包子,這家裏不是有人嗎?你幹嘛要鎖着大門啊?”

包子尷尬的說,“你說咱們這不是開門做生意的嗎,你說要是那孩子突然跑出來,怎麼還怎麼做生意啊,就算不做生意的事,要是傷了人可咋整?”

李振看着包子說,“要說你們生意人就是奸詐,啥時去就想着自己個兒!一點胸懷都沒有!算了,不跟你在這扯了,趕緊開門辦事,我這都餓成紙片了,告那廚子先彆着急烤啊,等我吩咐時候再烤,我要吃現烤的,你也知道哥哥我的口比較刁鑽。”

包子一邊好言賠笑的答應着,一邊掏出鑰匙開門,誰知道這傢伙不知道是因爲緊張還是手滑,這鑰匙就是插不進鎖孔裏。李振拍了一把包子,準備自己開門。

誰知道,這包子竟然一哆嗦直接將鑰匙掉在地上。

“我說你小子這麼大個塊頭你緊張啥啊,連個門都開成這樣,我都不好意思鄙視你了,你說我在這裏!”看見包子緊張的模樣,李振頓時開始裝逼。

“包子別緊張,有我在多大點事情啊,再說了也許不一定是鬼怪妖物,就是個尋常病啥的,你說我這散發的一身正氣,也沒薰陶出你的膽量,真是當着我兄弟的面子給我敗興。”這時候,李振一回頭,看見我們幾個。

“你們都回去吧,六子跟鐵兄弟在就行了。”我一聽這話,如釋重負,連客氣都沒敢客氣就想趕緊走人,生怕生出變數,總感覺這房子裏有種很恐怖的感覺,不自禁的想要向後縮。

就在我準備給李振同行的幾個小道士準備返回包間吃烤雞的時候,我都準備等李振鐵衣和六字進去之後,就讓包子先給我整兩隻雞,我這肚子都快凹成坑了。

誰知道鐵衣這挨千刀的貨,竟然說道:“崔銘,你不要回去,跟我一起進去。這針咽惡鬼也是難得一見的東西,或許對你以後的事情有幫助也說不定!”

一聽鐵衣的話,我雙腿一抽差點就準備罵街了,這鐵疙瘩簡直就是臨死找個點背的節奏啊,誰沒事拿見鬼開眼界啊,我剛想拒絕,卻發現幾個人都在看着我。

我頓時陷入是要裝逼還是退縮的思索。裝逼的話,跟着鐵衣進去,按照他們的說法,這裏面很有可能真是那針咽惡鬼,估摸着那玩意十分暴戾兇悍,小命掛了也有可能,尚且我還有重大家族使命在身,如是在這犧牲的話,對不起自己,對不住父母和祖宗。

若是退縮的話,估摸着這裏面若不是那針咽惡鬼的話,那這些傢伙出來之後定然是各種鄙視加身,我身後已經很雄厚的恥辱柱上必然要加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我私下看看,衆人都在看着我,等着我的迴應,我剛想找個緊去廁所,狀態不好之類的藉口時,那胖子李振竟然走過來,“兄弟,對不住啊剛纔把你忘記了,走咱們一起進去瞅瞅,要是針咽惡鬼的話,幹不死他!”說話間李振便將右手搭在我肩膀上,十分親暱的將我推在身前。

這局勢瞬間反轉,剛剛還在猶豫不決的我,此刻竟然成爲了第一個要進門的人。那真是雙耳嗡嗡作響,雙腿持續無力,太坑爹了。好幾次我都想逃跑,卻被李振的胳膊壓制的死死的完全動不了分毫。

真沒想到,這胖子竟然如此沒有眼色竟然幹出如此禽獸不如,逼良爲娼,逼人見鬼的事情,思來想去,我此刻也只剩下強制裝逼,硬撐着進去了,心裏不住的抱怨,這家族點背真是害人不淺,到底啥時候纔是個頭,才能改了這點背的毛病啊,雖然我表面臉部抽筋的微笑,但我心裏卻早已淚流滿臉,傷感的不成體統。

李振剛剛打開房門,因爲我頂在最前面的緣故,所以迎面便感受到一股陰風,身體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寒顫,一股不妙的想法頓時衝進我的腦子,看來定然不是想想的那麼簡單。

進入到房間內,我才發現這個根本不是包間,而是開闢出的一個暗室,房間裏連窗戶都沒有,所以此刻天還未黑便點着一個碩大的白紙燈泡,我看着房間內空空的牆壁,心想,這尼瑪到時候想跑都找不到窗戶。

房間裏的擺設十分簡單,很可能是因爲那孩子的病狀所以特意騰空的房間。整個房間裏,除了一張牀,一個凳子之外什麼傢俱擺設都沒有,十分簡陋。

整個房間裏此刻只有三個人,一個低着頭滿頭白髮的男人,一個滿臉淚水啜泣的女人,看這樣子,這兩個人應該是孩子的父母。

而牆角蜷縮着一個小姑娘,蘑菇頭,大大的眼睛看不到瞳仁,手裏捧着一隻烤雞,臉色黑青,表情猙獰的大似咀嚼着,身邊是滿地嚼碎的雞肉。這畫面十分詭異,導致我菊花瞬間一緊,有一種強烈的想要出恭的*!看到我們幾個進來,隱約在痛苦的臉上看到一絲詭異的笑,讓我頭皮陣陣發麻。

按道理來說,吃美食應該是一件十分享受的事情,慢慢品味,細細感知,可這孩子的吃相完全看不出跟享受有一毛錢的關係,表情十分痛苦,有一種被強迫的感覺,好像嘴巴不受自己控制的意思,讓我感覺十分恐怖。

這個時候,包子早就跑的不知道去哪裏了,大概是剛剛鐵衣要我進屋子的時候便不見人影了,我們也不知道這兩個人是不是孩子的父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