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罷,守護閉上了眼睛,做出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

高長老冷笑起來,立即按住守護的腿,用符火開始烤他的腳趾。

綠色的脂油立即從守護的腳上冒出,守護疼的哇哇叫起來。

“你說還是不說?”高長老一邊烤一邊問。

“我說,我說。”守護大聲叫起來。

高長老原本以爲這個傢伙肯定會堅持一段時間,他沒有想到這個傢伙居然這麼怕死,這麼快就招認了。

當這個守護準備招認的時候,山坡上、山頂上立即冒出很多暗哨。他們怕被招供出來,立即從藏身處跳出來向遠方跑去。

不等秦巖發話,道門弟子們紛紛飛身而起向這些暗哨撲去。

眨眼間的功夫,這些暗哨就全部被道門弟子擒下了。

其中一個道門弟子走到秦巖身邊,畢恭畢敬的問:“盟主,這些傢伙怎麼辦?”

“全部殺了吧!”秦巖擺了擺手說。

總裁玩過火:女人,說愛我! 道門弟子點了點頭,轉過身做了一個抹脖子的手勢。

其他的道門弟子紛紛念動咒語,當場將植物帝國的暗哨都殺掉了。

與此同時,動物帝國的守護以最快的速度將這邊的消息傳到了騰源大帝的手中。

騰源大帝此刻正站在宮殿中賞花,當他接到來自界河的消息後,還以爲植物帝國發起了攻擊,他立即擰起眉頭,拆開了通信符。

當他看到通信符上說有一幫外來的道士居然想和他聯合起來消滅植物帝國後,立即愣住了。

奇怪?這些傢伙是從什麼地方跑出來的?莫非真像古典上記載的一樣,除了這個世界還有其他的世界?而且他們之間還有通道?

算了,不想它了,見到他們一問不就知道了嗎。

想到這裏,騰源大帝立即伸出手隔空在符紙上寫下了一行字,他讓守衛們在邊界好好的款待秦巖,不過他也怕秦巖他們是植物帝國的同謀者,暗暗的叮囑守衛時刻監視秦巖他們的一舉一動。

如果秦巖他們不按照規矩辦事,就對秦巖他們動手。

發送完通信符,騰源大帝當即調兵遣將,帶着上萬妖族大軍直奔邊界。

守護接到騰源大帝的通信符後,立即按照騰源大帝的指示開始接待秦巖他們。

只是守護緊接着發現,秦巖的人馬太多,他們根本沒有足夠的食物招待秦巖,而且他們也發現如果秦巖真的向他們動手,他們擋都擋不住。

就在守護接待秦巖的時候,植物帝國中,奧源大帝也在調兵遣將,他準備殺了酮康以及秦巖。

半天后,騰源大帝首先來到了界河邊,當他看到秦巖帶着數萬人馬後,整個人都驚呆了。他萬萬沒有想到秦巖會有這麼多人馬。

剛纔來的時候,騰源大帝還在心中暗想,見了秦巖一定要好好的擺譜,否則顯示不出他的威嚴。

但是此刻騰源大帝卻不敢這麼想了,他生怕自己惹怒了秦巖。

一旦秦巖和他刀兵相見,他們兩家絕對是兩敗俱傷。

這是騰源大帝最不願意看到的。

“你就是秦巖吧!”騰源大帝走過來,笑眯眯的和秦巖打招呼。

“閣下就是騰源大帝吧!”秦巖看到騰源大帝威武不凡,身邊又跟着不少護衛,立即猜到了騰源大帝的身份。

騰源大帝笑了笑:“本人就是,秦巖,聽說你願意與我合作一起消滅奧源大帝,不知道你說的可是真的?”

“那是當然,我從來都是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可是你有這麼多士兵,完全可以打敗奧源大帝,根本沒有必要和我合作。”騰源大帝試探的問,想看看秦巖有什麼反應。

秦巖笑着說:“你說的沒有錯,以我目前的實力,想要滅掉植物帝國的確很容易,不過那樣的話我的手下也會死掉很多人,我不希望發生這樣的事情。”

秦巖實話實說,並沒有隱瞞騰源大帝。

騰源大帝特別驚訝,萬萬沒有想到秦巖這麼愛民如子。

如果是騰源大帝的話,他纔不會在乎手下的死活,他只在乎自己的王位。

“奧,原來是這樣,對了,不知道你們是從哪裏來的?”騰源大帝接着問,他特別想知道秦巖他們的來歷,以及秦巖他們以後要去哪裏。

如果秦巖他們以後要留在這裏,他肯定要防備秦巖。

俗話說的好,一山不容二虎,如果秦巖留下了,那他們因爲利益糾葛遲早會刀兵相見,到了那時,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秦巖一下就聽出了騰源大帝的潛臺詞,他笑着對騰源大帝說:“你放心,我不會留下來的,我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打開妖族世界通往鬼類世界的通道。”

聽到秦巖這樣說,騰源大帝不由睜大了眼睛:“這麼說來,除了我們這個世界,真的還有其他世界嗎?”

秦巖點了點頭:“還有很多世界。”

“哦,如果是這樣,那你能不能帶上我?我也想出去看一看,走一走。”

“當然可以。”秦巖點了點頭。

如果騰源大帝能跟着他一起出去,那他就相當於又多了一個幫手,像這樣的好事,秦巖肯定不會拒絕。

就在這時,山頭上突然響起了一陣陣號角聲。

騰源大帝擡起頭向遠方望去:“真沒有想到,植物帝國的人居然這麼快就來了。”

“來的正好,我們正好可以圍殲他們。”秦巖笑起來。

“嗯,你說得對,我帶着我的人馬埋伏在山脈的東面,你帶着你的人馬埋伏在山脈的西面,等奧源闖進我們的攻擊範圍內,我們就一起出動攻擊他。”

騰源大帝攥緊了拳頭,他一直都想消滅奧源,可是一直沒有機會,今天終於等到了這個機會。 秦巖點了點頭,當即帶着高長老等人躲到了山脈東邊,而騰源大帝則帶着人躲到了山脈西邊。

幾分鐘後,奧源大帝帶着上萬名植物妖精來到了山脈前,但是奧源大帝並沒有走進秦巖他們的攻擊範圍內。

她站在山脈前面,眯起眼睛掃了一眼山脈冷笑起來:“騰源,我知道你來了,我老遠就聞到你身上那股騷味了,你還是趕快出來吧!”

騰源大帝看到自己藏不下去了,立即從暗中走了出來。

他站在山脈西面哈哈大笑起來:“奧源,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你的死期?”

就在這時,秦巖給騰源發去了一份通信符。

騰源也不遮掩,在奧源大帝的面前打開了通信符。

秦巖在上面說,讓他拖住奧源大帝,而秦巖他們則繞到奧源大帝的後方,然後和他一起夾擊奧源大帝。

“死期?哼!你以爲你是誰?你以爲你聯合幾個外來者就能勝過我嗎?”奧源大帝以爲秦巖只是零星的幾十個人,根本不知道秦巖他們有上萬名高手。

“哈哈哈!奧源啊奧源!你果然是頭髮長見識短,居然不知道自己死在臨頭了!” 快穿之拯救世界攻略 騰源大帝譏諷地大笑起來。

奧源大帝沒有理會騰源大帝的譏諷,反而囂張無比地說:“騰源,我限你兩分鐘之內將那幾個外來者交出來,否則的話我馬上宣佈和你開戰。到時候我們雙方几百年的和平就會毀於一旦。”

聽到奧源大帝的威脅,騰源大帝就像聽到了這個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

他和秦巖正要夾擊奧源,可是奧源居然以發動戰爭威脅他。

其實奧源大帝也不願意發起戰爭,因爲他們幾百年前打過幾仗,短則幾個月,長則幾十年,不過他們誰都奈何不了誰。

現在奧源大帝這麼說,只是想威脅騰源大帝。

穿書之女配大殺四方 “哈哈哈!奧源,你腦子真是秀逗了!居然能說出這樣的話!”騰源此刻覺得奧源大帝就是一個白癡,而且還是一個正在等死的白癡。

“怎麼?你不答應?那可不要怪我發動戰爭了!”奧源大帝擰起眉頭,裝出準備和騰源大帝大打出手的樣子。

現在秦巖他們還沒有繞到奧源大帝的背後,騰源大帝肯定要拖住她。

騰源大帝立即收斂起剛纔玩世不恭的樣子,乾咳了一聲說:“等一等,容我想一想!”

“這還差不多,不過我只能給你兩分鐘!”奧源大帝以爲騰源大帝真的怕了,立即做出咄咄逼人的姿態。

騰源大帝裝出冥思苦想的樣子,其實他正在在秦巖的信號。

不知不覺中,兩分鐘過去了,奧源大帝指着騰源大聲說:“騰源,時間到了,快點將人交出來,否則不要怪我心狠手辣!”

“在容我想一想好不好?”騰源大帝裝出爲難的樣子。

“不行!”奧源大帝斬釘截鐵地說。

就在這時,在奧源大帝的後方突然燒起了滿天的符火,這些符火分化成無數條火龍,就像利箭一樣“嗖嗖嗖”地向奧源大帝的上萬名軍隊撲去。

看到這一幕,騰源大帝知道秦巖這是出手,他立即哈哈哈大笑起來:“奧源,不行就不行吧!大不了咱們打一場!來人,給我殺!”

說罷,騰源第一個飛身而起,瘋了一樣向奧源殺去。

騰源大帝的軍隊此刻也從山脈後面翻過來,大聲嘶吼着向奧源大帝的軍隊衝去,氣勢滔天。

奧源大帝愣住了,難以置信地看着這一切,她有些搞不明白,自己的身後爲什麼會突然竄起這麼多符火火龍,而騰源大帝居然真的要和自己一決雌雄。

這是什麼情況?莫非身後的火龍是那些外來者搞的鬼?

不可能啊!那些外來者只有幾十人,即便他們實力再強,也不可能搞出這麼多火龍啊!這些火龍沒有一支軍隊催動,根本不可能辦到。

還不等奧源大帝想明白,騰源大帝已經殺到了她面前。

騰源大帝立即現出原形,化成一隻斑斕猛虎,側過身子甩起尾巴向奧源大帝抽去。

奧源大帝不甘示弱,當即也現出原形,化成一株巨大的豬籠草,張開巨大的豬籠蓋向騰源大帝咬去。

在豬籠草裏面,彙集着可以腐蝕萬物的粘液。

騰源大帝身形一閃,就像閃電一樣躲過奧源大帝的豬籠蓋,“啪”的一聲,一尾巴抽在了奧源大帝粗壯的莖上。

奧源大帝化成的豬籠草立即顫抖起來,發出一陣慘叫聲。

就在騰源大帝準備離開的時候,奧源大帝“噗”的一聲,將豬籠草裏面的粘液噴出一些。

這些粘液四散飛濺,噴在了騰源大帝化成的斑斕猛虎身上。

騰源大帝身上的皮毛頓時冒起一道道青煙,疼的騰源大帝大聲嘶吼起來。

這一仗,算是雙方扯平了。

不過奧源大帝的人馬卻比奧源大帝慘多了,他們在秦巖大軍和騰源大軍的夾擊下死傷慘重。

特別是和秦巖大軍交手的那些植物妖精士兵,它們剛剛遇到一條條火龍就被燒的通體焦黑,現出了原形。

這些植物妖精士兵本來就是花草樹木,最是怕火。

看到自己的士兵眨眼間死傷過半,奧源大帝整個人都矇住了,她萬萬沒有想到會這樣。

“嘿嘿嘿!奧源,你怕了吧!”騰源冷笑起來,滿眼陰冷地看着奧源大帝。

“騰源,你給我等着,此仇不報非君子!”奧源大帝轉過身向遠處逃遁而去。

“哪裏跑!”騰源大吼一聲,當即向奧源大帝追去。

只是他們兩人實力相同,無論騰源怎麼追都追不上奧源。

不過就在奧源快要逃出交戰區的時候,天空中立即閃過一道閃電。

閃電劃過一道道“Z”字形,帶着毀天滅地的氣勢向奧源大帝劈下。

感受到閃電恐怖的氣息後,奧源嚇得臉色煞白,她心裏面清楚,她如果被這道閃電劈中,即便不死也是重傷。

奧源當即閃身向一邊躲開,險之又險地避開了閃電。

“轟”的一聲,閃電劈在了奧源剛纔所在的地方,不但花草樹木全部化爲灰燼,就連山體也被劈開了一道巨大的裂縫,甚至於整座山體也跟着震動起來,就像發生了大地震一樣。 看到這一幕,奧源大帝驚恐無比,她沒有想到居然有人擁有這樣恐怖的實力。

騰源大帝趁機追了上來,並且攔住了奧源大帝的去路,他笑眯眯的說:“我剛纔說你是來找死的,你還不相信,你現在相信了吧!”

“剛纔那一擊是誰發出來的?莫非是那個外來者嗎?”想到那剛纔恐怖的一擊,奧源大帝眼中露出了悍然之色。

不等騰源大帝回答,遠處劃過一道弧線,一個人影閃現在奧源大帝和騰源大帝面前。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秦巖。

秦巖打量了一眼奧源大帝,笑眯眯的說:“真沒有想到,你居然是個女的,不過你比很多男人心狠手辣多了。”

秦巖的很多探馬都被奧源大帝吃了。

緊接着秦巖又說:“我原本想饒你一命,不想和你大動干戈,可是你卻不知好歹,居然想殺了我,現在你終於知道自己錯了吧!”

聽到秦巖的話,奧源大帝還以爲秦巖想饒了她,立即噗通一聲跪在了秦巖面前,大聲的求饒起來:“大人,求求你饒我一命吧,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看到秦巖無動於衷,奧源大帝接着說:“大人,只要你饒了我,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包括給你暖牀。”

雖然奧源大帝美豔無比,但是不知道爲什麼,秦巖對她一點念想也沒有,特別是一想到她的本體是豬籠草,更是有些倒胃口。

豬籠草一直以吸食小動物爲食,特別是蒼蠅、蚊子、螞蟻、蜘蛛等小動物。

騰源大帝怕秦巖答應了奧源大帝,當即在一邊大聲說:“大人,您可不能聽她的,這個小娘皮心狠手辣,她可是什麼都能幹出來的,更何況,您的手下剛剛被她殺了,如果您收了她,您的手下肯定會對您有怨言。”

剛纔騰源大帝還和秦巖稱兄道弟,現在騰源大帝發現秦巖的實力比他強悍時,立即對秦巖改變了稱呼,叫秦巖爲大人。

秦巖點了點頭,對奧源大帝說:“聽到沒有,我如果收了你,我的手下就會對我不滿,所以我只能殺了你。”

說罷,秦巖伸手向奧源大帝的脖子抓去。

奧源大帝想躲開,可是她卻發現她無論如何都躲不開,因爲秦巖的實力太高了,高到讓她絕望。

抓住奧源大帝的脖子後,秦巖當即將魂力源源不斷的輸送進奧源大帝的體內。

奧源大帝立即現出了原形,變成了一棵豬籠草。

她不甘心就這樣被秦巖殺掉,打開豬籠蓋將豬籠草裏的所有液體都向秦巖噴去。

秦巖冷笑起來,伸出左手在面前一指,秦巖的面前立即出現了一道防護牆,將所有的液體都擋在了牆上。

這些液體腐蝕性極強,居然將防護牆都腐蝕出一個個大小不一的窟窿,然後滴落在地上,冒出道道青煙。

“你這妖女,死到臨頭了,還想拉我當墊背,真是死有餘辜。”說罷,秦巖手上用力,只聽見咔嚓一聲,豬籠草的莖被秦巖捏斷了。

秦巖隨手一拋,將奧源大帝扔在了地上。

看到奧源大帝死了,騰源大帝突然間有些恍惚,他一直以來最大的心願就是殺掉奧源大帝,可是此刻奧源大帝真的死後,他突然間有些失落。

秦巖走到騰源大帝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用調侃的語氣說:“怎麼,有些捨不得嗎?”

騰源大帝回過神,趕快苦笑起來;“哪裏的事,我只是覺得自己最大的對手死了,突然間好像沒有了追求一樣。”

這種感覺秦巖之前也有過,他非常理解騰源大帝:“既然這裏的事情了了,你就隨我一起去其他世界闖蕩吧,你覺得如何?當然了,你如果不願意跟我走,我也不會勉強,你可以繼續留在這裏。”

“不,我要跟你一起走,我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到底是什麼樣的。”騰源大帝擡起頭向天空上望去,眼中露出了期許的目光。

一分鐘後,秦巖和騰源大帝飛到了戰場的半空中,騰源大帝拿起奧源大帝的屍體,對還在負隅頑抗的妖精士兵說:“各位,不要再打了,奧源大帝已經死了,你們最好還是投降吧!”

看到奧源大帝的屍體,一個個妖精士兵都驚呆了。

在他們心中,奧源大帝那是至尊一般的存在,沒有人能打敗她,可是現在奧源大帝居然死了,這讓他們難以接受。

很多植物妖精士兵知道大勢已去,紛紛放下了兵器,但是還有個別士兵不但放下武器,反而變得更加瘋狂起來,瘋了一樣向秦巖他們的人以及騰源大軍衝去。

看到這一幕,騰源大帝震怒不已:“天目將軍,如果還有人負隅頑抗,全部給我殺了。”

天目將軍大聲的說:“遵命!”

他當即帶着自己的護衛隊猶如餓狼般向一個個敢負隅頑抗的植物妖精士兵衝去。

不一會兒的功夫,這些植物妖精士兵就都被天目將軍帶着衛隊殺掉了。

剩下的植物妖精士兵紛紛被天目將軍關押起來,準備等候騰源大帝的發落。

看到一切都完事了,騰源大帝恭敬無比的對秦巖說:“大人,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秦巖擺了擺手說:“接下來的事情交給她們去做,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比如說打開妖精世界到鬼類世界的通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