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你可以懷疑我的實力,但不能懷疑我的看家本事。就是靠着敏銳的嗅覺,我才能夠避開那些十分強大的敵人,在這個殘酷的地方活到現在。”

銀月狼擡起頭,一臉嚴肅。

“好吧。”

陸川嘆了口氣,不知道怎麼回事,他總感覺這個銀月狼貌似比舔狗還不靠譜。

銀月狼趴在地上煞有介事的嗅來嗅去,之後像是發現了什麼,扒開草叢就開始舔。

陸川瞅了一眼,是一種黑色的小甲蟲。

嗯,貌似有點眼熟。

“是你?你的狗呢?咋變成這副熊樣了?”

熟悉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沒想到竟然是楚雲。

“你才一副熊樣,我是狼!不是狗!”

我竟成為了靈寵 ,臉上滿是不屑。

“咦,一條狗竟然會說人話!”

楚雲有些驚奇。

“有些人類還能聽懂獸語呢!並且靈獸之間的種族太複雜,各種語言亂七八糟,還有大部分根本就沒有自己的語言,學習人類的語言有什麼奇怪的?”

銀月狼是個有文化有追求的狼,說的頭頭是道。如果換成舔狗的話,估計已經一口咬上去了。


“你是狼?不是狗?喜歡這種東西嗎?”

楚雲笑了笑,之後一大把黑色的小甲蟲從指縫裏面慢慢掉落。

銀月狼:“汪!”

陸川:“……”

說實話,有那麼一個瞬間,陸川非常想一腳踹死它。

舔狗是賣蠢,這貨是耍賤。

無節操,無底線,指不定啥時候就能背後來一槍。

就在陸川心中思索的時候,銀月狼已經趴地上舔起來了。

不是舔楚雲,是舔那種黑色的小甲蟲。

“這是我以前外出遊歷時偶然得到的一種母蟲,孵化出來的子蟲對靈獸有着很強的吸引力。我一般用來做警戒,很多時候可以讓我逃過一劫。”

楚雲笑了笑,伸手按在了銀月狼的腦袋上面。

這貨也沒有生氣,反而很開心的在楚雲手上舔了一口。

“話說,這個祕境是不是出事了?”

一個火堆前面,阿七小心翼翼的問道。

“爲什麼這麼問?”

陸川看了眼阿七,這個小侍女白白嫩嫩的,蠢兮兮的,跟舔狗倒是挺般配。

不知道怎麼回事,一想到舔狗,陸川就不由得想起了萬花谷的少谷主肖雪,之後就是舔狗解毒兩個時辰……

也不知道那妞怎麼樣了,能不能挺過這一關。

“直覺!”

阿七嘀咕一聲,顯然自己都不怎麼相信。

“屁的直覺,你的直覺就沒準過!”

楚雲笑罵一聲,之後看向身前火堆上面炙烤的肉。

她並不是很餓,只不過這塊肉的形狀讓她有點好奇。

“這是牛歡喜,也叫牛高興。按照以形補形的理論,你可以多吃點,能讓你變得更加粉嫩。”

陸川一邊說着一邊從空戒裏面取出一點百味果的粉末撒上去,立刻便有一股濃郁的香味散發出來。

“這是什麼?太香了!”

楚雲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要不是陸川還在旁邊,恐怕她已經忍不住要搶了。

“吃吧,不用客氣!”


將烤好的牛歡喜遞給楚雲,陸川拿起一根虎鞭,邊啃邊隨口說道:“其實就是牛屄!”

“哦,原來是牛屄啊!”

楚雲一口咬上去,滿臉都是幸福。

然而當半個牛歡喜下肚之後,楚雲終於反應過來了,臉上的表情也凝固了。

“牛……牛……牛……”

楚雲結結巴巴半天說不出那個字來,急的陸川忍不住翻白眼。

“牛什麼,牛屄!”

陸川心中感嘆,這丫頭臉皮真嫩啊,也不知道其他地方是不是也跟臉皮一樣嫩。

“牛……牛……牛……爲什麼這麼香?”

糾結了半天之後,楚雲忍不住問道。

“有些人感覺香,有些人感覺臭。有些人感覺甜,有些人就感覺鹹。每個人的口味都不一樣,要勇敢大膽的嘗試。”

陸川一口將虎鞭咬掉大半截,忍不住一陣感嘆。

百味果真是難得一見的好東西啊,再難吃的東西只要撒上一點就能變成人間美味。

“每個人的口味都不一樣……那你吃的是什麼?”

“虎鞭,也就是虎屌!”

“哦!”

楚雲點點頭,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腦子裏面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阿七你的預感這次是正確的,這個祕境裏面的活人,估計只剩下不到一百個了。”

將虎鞭整根吃掉之後,陸川嘆了口氣說道。

“什麼,只剩下不到一百人了?我記得明明有一千多人……”

阿七捂住小嘴,頓了一下之後快速的咬了口烤肉。

“都死光了。”

陸川搖搖頭,將血紋魔蟲的事情說了出來。

“沒想到這世間竟然還會有如此邪惡的東西。”

楚雲眉頭緊皺,“更沒想到楚國最強的五方勢力竟然全都牽扯了進去。”

“你就不想試試?不需要修煉,不需要資源,直接進入凝氣期。並且以後只要擊殺其他身懷血紋魔蟲的修士,就能夠提升修爲。”

陸川看着楚雲,臉上滿是蠱惑的神情。

“越是能夠簡單得到的,以後付出的代價就越大。如果我使用了血紋魔蟲,凝氣期和煉氣期倒是簡單了,可化神期呢?煉神期呢?我去哪裏找那麼多血紋魔蟲?這東西來歷不明,終究會受制於人!”

楚雲搖搖頭,態度十分堅決。


“以我的資質,修煉到煉氣期不難,如果運氣好的話,說不定還能朝着化神期衝一把。我不想命脈被別人抓在手裏面,寧願現在艱苦一些。”

“有志氣!我看好你!”

衝着楚雲誇讚一番,陸川感覺系統爸爸看人真準。

當初抱着試試看的態度給了楚雲一點資助,但現在陸川認爲非常值。

只要楚雲不死,那麼必定能夠成爲一方強者。

煉氣期和化神期如同仙凡之隔,想要達到化神期還不知道要多長時間,要經歷多少廝殺戰鬥。

楚雲再怎麼說也是十八公主,如果能幫她擺脫和親的命運,那麼對自己會有巨大好處。

最起碼在整個楚國境內,陸川的顧忌會少很多。 跟楚雲聊了一陣子之後,陸川留下一些資源便離開了。

整個祕境之中活着的也就一百來人,越往後活着的人就越少。


末日之黎明初曉 ,等三個月之期結束,恐怕能活着出去的連一半都剩不下。

反正都已經決定幫助楚雲了,那麼就乾脆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直接免去她這兩個月的後顧之憂。

區區一點資源,對陸川來說屁都不是,但在楚雲眼中卻是救命的東西。

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

當人陷入低谷時,任何一點幫助都會被當成救星。

兩個月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

這期間陸川也曾回到那個湖泊周圍,並想辦法重新進入神殿。

這其中的祕密太多,很多東西陸川都只知道一點皮毛。

神殿是誰建造的?黑色枯樹是什麼?爲什麼沒有把血紋魔蟲大規模的放出?爲什麼想要得到血紋魔蟲還要進行考驗?

楚國五方勢力之中有多少人用了血紋魔蟲?使用了血紋魔蟲的人在各個勢力中佔據了什麼位置?這東西有沒有流出楚國?

陸川心中的疑惑很多,但一直都得不到解答。

可惜,神殿內的那個聲音似乎恨極了陸川,任憑他怎麼尋找,都無法再度進入其中。

無奈之下陸川只能放棄,之後躲在一個偏僻的地方修煉。

掌握着大量靈石和凝氣丹,陸川這兩個月大部分時間都是在修煉中渡過。

銀月狼也是如此,每天趴在地上呼呼大睡。

跟着陸川兩個多月,銀月狼感覺自己就像是在天堂一般。

沒有危機四伏的惡劣環境,沒有讓它膽戰心驚的強大靈獸,沒有無窮無盡的廝殺。

有的只是吃不完的丹藥和噴香美味的烤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