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記得當年小的時候她曾騎在他的肩膀上看著他意氣風發,這幾年下來,她的父親是真的老了很多!

。 天心道州,天心界河處!

大康皇朝大軍聯營三百餘里,結下了硬寨,且來自皇室的修行者供奉已經在聯營中布下了里三層外三層的防禦陣法。

馬廣來時就已經向皇帝稟告過此次圍剿黃家的大致計劃,以圍困為主,剿滅為輔,三十年內一定能將黃家係數斬殺。

不過七十萬大軍人吃馬嚼之下,周遭道州即便是全力供給糧草靈材靈石,也是無濟於事。

最多只有三個月,三個月後三十萬大軍的糧食就要斷頓了,到時候哪怕馬廣再想剿滅黃家的叛亂,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大康皇朝聯營內部的一座樓閣之上,聯營中的諸多主將,以及老將馬廣一行人正憂心忡忡的看著對岸!

那大型的的破法弩箭,以及數以十萬計的,再加上一條天心界河,已經成為了阻止大康皇朝聯軍前進的最大障礙。

老將馬廣,詢問眾將,說道:「如今黃家賊軍,聚眾數十萬,諸位皆是我大康棟樑之才,不知道各位可有何破敵良策啊!」

他就是想要試一下,這些被稱之為棟樑之才的主將們究竟有多少斤兩。

自從諸多老牌主將戰死之後,新提拔上來的主將良莠不齊,已經是不爭的事實。

所以在兩軍交戰前試一下這些人的對敵本領,說真的很有必要。

……

一穿著山文鐵甲的年輕將領,雙手抱拳,行了一禮,說道:「啟稟大帥,末將以為我等如今應當堅守營盤,並且派遣小股部隊襲擾黃家賊人,而不是尋求與黃家賊人決戰。」

這個自幼從軍的年輕人一眼就看出了問題的所在,黃家賊人能夠敗得起,大不了一走了之。

但是大康皇朝已經經不起任何失敗了,一旦在天心道州戰敗,大廈將傾,誰又能力挽狂瀾。

不過久經沙場的馬廣依舊不為所動,誠然這小將的對策已經算是不錯,但是如今大軍卻必須儘早的與黃家賊人決戰。

這並不是一場簡單的世俗間的戰爭,有了修行者加入的戰爭,局勢瞬間變得撲朔迷離起來。

「末將並不認同,劉將軍的戰法,我等聯軍七十餘萬,聯營三百餘里。」

「對面的黃家賊人不過二十餘萬,我等應該派遣精銳前去叫陣,殺一殺黃家賊人的銳氣。」

這名稍顯年長些的的將領肚子裡面還是有些文韜武略,大康皇朝如今是什麼情況在場的人一清二楚,無論今日議出了怎樣的結果,老將馬廣都會尋求與黃家賊人決戰的機會。

「不可,如今敵我局勢不明,應當堅守大營,將黃家賊人困死在天心道州,若是貿然決戰,我等被黃家賊人殺敗又該如何?」

「宋將軍的意思是想要畏戰嗎?」

「王將軍,宋將軍的對策雖算不上良策,但也算不上什麼畏懼戰吧!」

「依我看,我等不如全軍壓上,直接橫推整個黃家,我等聯軍七十餘萬,為何要懼怕一個小小的黃家呢?」

聽著諸位主將的議論,馬廣已經了解到了這群主將的真實水平,為一營主將上尚可,但是獨當一面,迎戰賊人之事,這群年幼的主將還是不堪大用。

「夠了,這裡是聯軍大營,如此吵鬧成何體統。」

馬廣制止了爭論不休的諸位主將,再說了破敵之法已經定下,如此爭論只會是徒增煩惱!

「明日領軍十萬,我等去會一會這黃家賊人,看看這黃家賊人究竟有什麼膽子,膽敢反叛我大康!」

一眾主將,齊聲說道:「末將遵命,大康威武,大康威武!」

馬廣目送這些年輕的主將走下閣樓,這些主將假以時日,必然也能夠獨當一面,但是就現在的局勢來看,大康皇朝已經給不了他們繼續成長的機會了。

或許這些年輕的主將們,能夠從危機四伏的戰場上悟出一些東西也不足為奇!

……

相較於大康聯軍那裡面的躊躇滿志,由黃家家主親自坐鎮的黃家大營,則顯得十分的慘淡。

大康皇朝七十萬大軍壓境天心道州,此戰若是勝了,那麼大康皇朝再也無法阻擋黃家的崛起。

但是若是敗了呢?

大康皇朝還會放過他們這些反叛之人嗎?隨以這一戰,不勝便死。

坐在主位上的黃家家主,一臉憂愁的看想了大帳內的黃家弟子,以及一眾供奉,說道:「如今大康皇朝老將馬廣,親自率領七十萬大軍,已到我軍陣前不知諸位可有破敵良策啊!」

黃家弟子沉默不語,那些供奉就更不用多說了,打順風仗的時候,你好我好大家好,但是一旦黃家敗相已生,第一個跑的就是這些供奉,但是為了黃家的將來,黃家家主又不得不仰仗這些供奉!

迫於無奈,那位當日想要與蘇牧爭鋒的供奉,起身說道:「家主,破敵之策不難,但應該先知己知彼,所以我等應在明日派遣兵馬,前去試探一下大康聯軍的戰力。」

黃家家主大喜過望的說道:「好,明日聚兵十萬,橫渡天心界河,攻擊大康聯軍前鋒!」

十萬人根本不可能擊敗七十萬人,這是明擺著的事情,但是卻能夠試探出大康聯軍的真實戰力,為日後的作戰打下基礎。

在場之人,一起喊道:「謹遵家主之命。」

不過話雖然是這麼喊,但是心中究竟有多少人認他這個家主,還是一個未知數。

不說家族中那些依舊在給他使絆子拖後腿的族人,就說已經開始招兵買馬的黃顏一脈的弟子,如今可謂是炙手可熱。

有些時候,就算是他這個家主的命令,黃顏一脈的弟子也敢公然違抗,實在是膽大包天。

若非還要與大康聯軍交戰,他早就去安內了。

……

不過交戰雙方都沒想到,對面竟然都打著同樣的主意,都想著先對,對方進行一波試探52ggd.戰再說其他。

可有時候試探性的交戰就已經決定了,接下來的戰爭走勢,究竟是黃家螞蟻吞了大象,還是黃家被大康聯軍當成螻蟻一樣踩死。

這是修行者間的交鋒,不同於世俗間的交戰那麼簡單,試探性攻擊,一旦有一方稍顯頹勢,那麼等待那一方的只有被毀滅。

……

無錯 看到白日蜈蚣被擊飛出去,完顏阿古朵帶著巫家眾人一擁而上,特別是白日蜈蚣現在還有傷在身,這對於巫家的高手而言,是最好的機會。

白日蜈蚣相比較之前來說,實力下降了一半,雖然還可以在巫家高手的進攻中撐著,但是已經沒有了之前的瘋狂與強大,只只是儘力抵抗罷了。

朱邪回頭看了一眼頌展,沒有多說什麼,警惕著四周,生怕白日蜈蚣再次近身。

遠處,再次傳出了電光撕裂空氣的聲音,巨大的雷球又一次爆炸了開來,衝擊破隨著漣漪一起滾動出來,朱邪立刻蹲在了盾牌後面,進行抵擋。

金蠶蠱母從爆炸之中掉落出來,身上帶著一縷黑煙,來回在地面上翻滾一陣,這才停止下來,虛弱的看著前面的天玉真人,苦笑連連,哇的一口噴出了一口金色的液體,勉強坐直身體。

也就在這時,一道黑影從天而降,轟然砸在了地面之上,剛好落在了天玉真人和金蠶蠱母的中間位置,把地面砸成了一個坑洞不說,還留下了一個人形的痕迹。

緊接著,又是一道黑色的身影落下,北冥巫蟲兩米的身高出現了,面前陰森之色,彎腰抓起了凹陷里的那人,正是已經被他擊敗的天爵黑蜂。

那天爵黑蜂已經奄奄一息了,阿紫北冥巫蟲的手中就好像是死人一人。

天玉真人神色無比嚴肅,既然天爵黑蜂落敗了,那麼北冥巫蟲恐怕要開始他的吞噬了,墨天說過,絕對不能讓他吞噬。

就在天玉真人這愣神之際,那北冥巫蟲的手中蕩漾起了黑白色的陰陽蝕骨氣,已經開始吸食天爵黑蜂了。

被吸食的天爵黑蜂渾身顫抖著,陡然睜開雙眼,爆發出了凄厲的慘叫之聲,同時張牙舞爪的后叫道:「不!不要!」

金蠶蠱母看到這一幕被嚇傻了,只見天爵黑鋒在北冥巫蟲的手中,慘叫不說,時而會化為黑蜂本來的模樣,時而有瞬間化為人形,來回跳動,但是沒有反抗之力。

這是已經無法控制自身化形的狀態了……

才幾個呼吸間的功夫,天爵黑蜂徹底變成了黑蜂,只有半人的大小,就這麼靜靜的癱軟在北冥巫蟲的手中,一道道氣息不斷湧入他的體內。

天爵黑蜂的生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消失了,軀體也變得乾枯不已,被丟在了地上,只是輕飄飄的一片,甚至無法掀起任何波瀾。

北冥巫蟲雖然沒有變化,可是氣息又增強了不少,他貪婪的看著金蠶蠱母笑了笑,陡然動身,試圖一口氣把金蠶蠱母也吞噬掉。

金蠶蠱母連忙爬起身體,轉身想要逃跑,可背後勁風已經襲來,他轉身看去,只見北冥巫蟲碩大的手掌朝著他抓上來。

就在手掌即將落到金蠶蠱母身上的那一刻,天玉真人擋在了金蠶蠱母的身前,一隻手抓住了北冥巫蟲的手腕,冷哼一聲,甩手用力一甩。

北冥巫蟲被一股強大的力道甩飛了出去,在半空之中翻轉身體,這才穩穩落地。

「得救了!」金蠶蠱母咽了咽口水,渾身有點癱軟。

天玉真人側目看了眼金蠶蠱母,開口說道:「想死,還是想失去自由,甚至想成為他的養分,你自己選擇好了,但是你休想逃!」

金蠶蠱母渾身打了個冷戰,又一次轉頭的時候,則看到天玉真人已經和北冥巫蟲爭鬥在了一起,手中的雷劍不斷揮舞,而北冥巫蟲每一次都能接住。

很明顯,北冥巫蟲的實力已經超越了自己,金蠶蠱母咽著口水,他知道他逃不掉了,就算是逃走,北冥巫蟲不管天涯海角都會找到他並且吞噬他,毫無疑問是死路一條,唯一能保護自己的方法,就是歸順巫家,變得和以前一樣失去自由,封閉自我意識,可好不容易才出來,他怎能甘心?

金蠶蠱母又一次看到了天爵黑蜂的屍體,不住的大了個冷戰,瞬間秒慫,相比較死狀這麼凄慘的話,他還是覺得回去巫家比較好。

又回頭看著與巫家高手戰鬥的白日蜈蚣,金蠶蠱母有所決定,朝著巫家的高手們一瘸一拐的走了上去。

只是還不等金蠶蠱母走到地方,便看見白日蜈蚣再次化身二十幾米長的巨型蜈蚣,所散發出來的毒霧,讓不少巫家人都痛苦不堪,白日蜈蚣更是利用這個機會,瘋狂吸食被毒霧毒死的屍體,以此來恢復自身的傷勢。

「還有機會!」金蠶蠱母雙眼明亮了起來,只要他偷襲白日蜈蚣,吸食掉白日蜈蚣的話,就一定可以和北冥巫蟲變得一樣強大,到時候鹿死誰手還真不一定!

有了這個決定之後,金蠶蠱母加快了腳步。

「那麼大給誰看呢,壓制!」完顏阿古朵大手一揮。

幾個其餘寨子的高手一起上前,雙手結印,一片七彩色的光輝從白日蜈蚣的頭頂出現,光點宛如下雨一般墜落下去。

白日蜈蚣身上的傷口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著,突然感受到不對勁,抬頭一看,立刻凄慘的吼叫了起來,而後龐大的身軀竟以極快的速度縮小著。

只是眨眼間,白日蜈蚣從之前二十多米長的長度,變成了只有一米長度的小蜈蚣,可別看它個頭小,厲害著呢,只是被巫家的特殊秘法壓制了體型而已。

看著攻擊襲來,白日蜈蚣急忙躲避,一米長的身體突然騰空而起,而後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濺起一片土石,身體瘋狂扭動,居然鑽進了土地之中,消失不見。

「別讓它跑了,畫地為牢!」有巫家高手大聲呼喊。

一時間,所有巫家高手齊齊出手,陰陽蝕骨氣被打入地面之中,一片黑白交織的光芒在地面上擴散出去,似乎是加固地面的一種術法。

朱邪看著擴散而來的黑白光芒,連連後退,他感受到了地面有震動,這個震動有點奇怪,彷彿有什麼東西馬上就從腳下出來了一樣。

再看看迅速過來的黑白光芒,朱邪懂了,那白日蜈蚣躲避畫地為牢,正在過來! 陳勁松尷尬地扯出一抹笑:「呵呵呵,我……當我沒說。嗐,等會兒一起吃早餐啊,吃了早餐咱們再走。」

「嗯。」司寧點頭然後「啪」的一聲無情關門。

「……」陳勁松,靠,這人太狠了!昨晚一定是趁著幾分酒意對小葵花上下其手,否則怎麼會一副憔悴的樣子!

啊!

小葵花太可憐了!

不對,看來很快就能喝喜酒了!

而房間里的趙青葵自然也聽到了陳勁松的話,故而司寧關門回來的時候,她也認真地打量司寧。

果然也看到了司寧臉上的黑眼圈,她總算知道剛才的違和感來自哪裏。

「寧寧,你昨晚真沒睡啊?幹什麼去了?」

昨晚幹什麼去了?

司寧扯了扯嘴角,很想回答一句你還有臉問我,但到底忍住了。

昨晚某葵一直抓着他的手,讓他幫她按摩,還自帶歪理邪說。

司寧自然不肯,大什麼大,無稽之談!

但司寧的拒絕也惹怒了小葵花:「你不相信我的話?那我試給你看!」

於是某葵在司寧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先一步動手。

不過司寧的胸肌硬如石頭,小姑娘摸了一下發現沒有效果,但總不能這時候啪啪打自己的臉吧?

於是某葵又換了地方。

司寧猝不及防閃電般僵硬住了。

趙青葵揚天長笑:「你看!我沒有騙人!!」

「……」司寧。

想到昨晚那鬧心的一幕,司寧無奈地扶額。

「你什麼都不記得了嗎?」

趙青葵無辜地搖搖頭,「昨晚,送他們回房間,我們就回房間,泡腳,睡覺,然後就天亮了啊。」

「……」司寧。

他看了一眼天花板,算了,昨晚的尷尬就讓他一人承擔吧,哪天小姑娘想起來要哭要鬧的時候,他再提頭來見好了。

故事總結,小姑娘昨晚得手了,逼得司寧乖乖就範不說,後來小姑娘睡著了,司寧一個人去廁所待了好久,至於去做什麼,就不好說了。

等趙青葵洗漱好出來,司寧已經收拾好兩人的行李。

於是他倆就背着包包去了食堂。

彼時陳勁松、王夢凱、李月兒、陳小麥和李超菊都在裏頭。

昨天陳小麥是藉著酒勁跟趙青葵說話的,今天酒勁退了再見面就有了一絲不好意思。

不過趙青葵倒是不在意,社交牛逼症的某葵給在場的人都派發了一個小葵花福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