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李嘯天剛剛將三界門強者完全斬殺的場面,還歷歷在目,讓他們心中不敢有任何大意!


「小師弟,師兄我先走了,祝你好運!」

此時古天對著李嘯天說了一句,帶著幻劍宗弟子,在瞬間躍入了這些洞穴中。

「你自己小心!」然而就在此時,澹臺憐雪的聲音,卻是對著李嘯天響起。

說完后,也不再去管發愣的李嘯天,身子瞬間躍入了面前的洞穴中。

「我們也走吧!」

李嘯天對著百里藏雪,微微說了一句,身子也是對著前面撲出。

隨著兩人的進入,李嘯天等一行人,此時也是完全進入到了這石壁中。

此時在這外面,還有著二十葛洞穴。

「殺啊!」

此時也不知道是誰先大吼了一聲,瞬間對著一人攻擊而去。

一場混戰再次爆發!

但,此時沒有人發現,在眾人腳下的白霧中,有著三對眼珠,微微的浮出白霧。

看著那巨大石壁,在這三對眼珠中,有著深深的怨念!

「李嘯天,你必死!」

此時在這白霧下,有著一陣陣的巨吼聲,可是奇怪的是,在這白霧外,卻是只有著漫天的廝殺!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極品劍尊》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極品劍尊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在李嘯天剛進入這洞穴中的時候,在其面前出現的是一條曲折,而又深長地甬道。

在這甬道中,也不知道是哪裡傳來的光芒。將裡面照印的猶如白晝一般。

不過,在剛剛進入這甬道的時候,李嘯天手中重劍,卻是微微一抖,似乎是有著什麼情緒一般!

看著自己手中重劍,李嘯天眼中微微一凝,心中有著疑惑,不明白重劍在此時,怎麼會發出這樣的舉動。

放下心中的念頭,李嘯天步子,再次朝著前面踏出,邊走邊打量著,這裡的一切。

這甬道的四周牆壁上,無比光潔,在這不知名的光芒照耀下,讓人心中,有著一片的安寧。

那是什麼?

可,就在李嘯天走了不過刻鐘的時候,李嘯天眼中微微一凝,此時在前面有著一道石門!

似乎是這甬道的盡頭一般!

看著那屹立在前面的石門,李嘯天眼中微微一沉,腳下步伐,在不知不覺間,微微的加快了不少。

當來到這石門面前後,李嘯天伸手,在哪石門上微微的感觸了一下,在那石門上,有著一陣陣冰涼的感覺,對著李嘯天湧來。

微微用力!

但,李嘯天卻是驚訝的發現,自己此時竟然是推不動這石門分毫,此時這石門,給李嘯天的感覺,似乎不是一道石門,而是一坐不可撼動的大山一般。

呔!

但,此時李嘯天,心中的傲氣,也是被激起,體內勁氣,瞬間一爆涌而出。

碰……

但,在李嘯天勁氣,剛剛碰觸到這石門的時候,這石門竟然是在瞬間打開,李嘯天一個猝不及防之下,身子在瞬間朝著前面撲出。

要不是他反應足夠快,那他此時必定摔跤!

「卧槽你大爺的!」李嘯天心中一聲大罵,但,在看清了這裡面的場景時。

李嘯天的眼中,瞬間震驚了!

此時在李嘯天面前的乃是一處陰沉的空間,在這空間中,被一陣陣的陰戾之氣所充斥著。

而且,在李嘯天腳下,幾乎就是一片虛空,此時在虛空中,有著一道道粗壯的九霄紫雷,在白霧中,吞吐著自己的芯子!

然,此時李嘯天可以用來,作為依託的就是腳下,那隻夠雙腳並立的一處,獨木橋!

在李嘯天腳下的這跟木橋,在李嘯天面前,一直延伸到前面白霧深處。

此時這獨木橋,似乎是看不見盡頭一般!

當,李嘯天眼神再次以閃,見,此時在他面前,前方不遠處,有著一塊,巨大的牌匾。

此時這牌匾上,正閃爍著道道的光芒,但是,在上面,有著三個巨大的字體,在這空間中,卻是顯得格外的刺眼。

煉心路!

看著那三個巨大的字體,李嘯天心中微微一沉,眼中若有所思。

片刻之後,李嘯天將重劍背負在自己背上,腳下朝著前方微微踏出,雙臂微微的伸開,保持著自己身體的平衡。

不讓自己掉下去!


此時在這上面,要是掉下去,李嘯天絲毫不懷疑,自己的身子,將會在瞬間化作飛灰!

呼呼呼……

隨著李嘯天步子的踏出,在這裡的陣陣陰風,似乎是發現了什麼一般,在瞬間變得狂暴了起來。

似乎是要將李嘯天的身子,完全的吹下去一般!

但,此時李嘯天眼中微沉,盡量的保持自己的平衡,腳下生風,朝著前面不停的踏出。

奇異的是,隨著李嘯天的踏出,在其身後的獨木橋,竟然是在瞬間消失不見,似乎是從來不曾出現一般。

此時的李嘯天,是只有前進,別無退路!

幻影身法!

李嘯天此時似乎也是發現了自己的情況,心中一聲大喝,就準備施展出幻影身法,強行的渡過面前的這道橋樑。

可,其在瞬間發現,此時他體內的勁氣,竟然是完全消失了,甚至就是魂力。在此時也是完全不見了。

在腦中的冥玄寶珠,此時也是暗淡無光,似乎是沉睡了一般!

感受著自己此時的情況,李嘯天心中再次一驚,看來這煉心路,比他想象的還要詭異。

心中再不敢有一絲大意,眼神平視前方,對著前面慢移而去!


此時的李嘯天全神貫注,在株香的時候,竟然已經是走出了不遠!

但,好景不長,就在李嘯天再次準備踏出的時候,在其眼中的那一道筆直橋樑,在此時竟然是扭曲了起來。

此時在他眼中,這橋樑,似乎不復存在,有的僅是一條漂浮在天空中的絲帶一般!

見此情況,李嘯天心中再次一閃,就準備順著這彎曲的橋樑上踏出!

但,當李嘯天剛剛抬起腳的時候,卻是再次的一頓,將那抬起的腳掌退了回來。

眼神微微閉上!

隨著其雙眼的閉上,在他腦海中,將剛剛那木橋的情形,完全的複製在了自己腦中。

心中沒有任何猶豫,腳步再次對著前方直直踏出!


李嘯天的腳掌,此時沒有任何猶豫,對著前面虛空踏了出去!

轟轟轟……

隨著李嘯天腳掌的踏出,在空間中,竟然是瞬間想起了一陣轟鳴聲,隨著這轟鳴聲的落下,剛剛那還蜿蜒如絲帶一般的木橋,竟然是在瞬間,再次的出現在李嘯天腳下。

此時的李嘯天,對於外面的異樣,沒有絲毫再意,雙眼一直緊閉,不曾睜開。

似乎是與外界完全隔絕了一般!

而且李嘯天此時的速度,也是快到了極致,僅僅是在片刻間,就來到了這木橋的中央。

此時,在遠處看去,李嘯天的身子,此時像是大鳥一般,雙臂大開。腳踏虛空。

轟轟轟……

然而就在此時,在這片空間中,意象再起,一陣陣的轟鳴聲,在瞬間響起。


隨著這轟鳴聲的出現,在這轟鳴聲出現的時候,在李嘯天面前,有著一道光影的出現。『

隨著這道光影的消散,在李嘯天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名慈祥的婦女。

「天兒!」

這婦女,看著面前的李嘯,面色上慈祥的叫道。

「娘親!」

聽見這聲音的李嘯天,腦中一聲炸響,這聲音是那麼的熟悉,眼神微微睜開。

此時在他面前不遠處,有著一名身穿,碎花長衫的中年婦女,歲月,已經在其面容上,留下了道道的印痕!

但,看著面前的中年婦女,李嘯天心中卻是微微一抽,這婦女病不是別人,正是獨自一人,將李嘯天拉扯大的人。

自己這次,在齊遠城,離別了自己的母親,獨自一人踏上了,這所謂的強者之路。

可是沒有想到的,是後來經歷了種種的磨難,讓李嘯天一直也不曾有機會回到齊遠城。

但,此時他日日夜夜思念的母親,卻是出現在了他面前,這讓李嘯天怎麼不驚訝!

「天兒你還好嗎?」

看著自己身前的李嘯天,那女子對著李嘯天招招手,對著李嘯天問道!

「我……」看著面前的慈祥婦女,李嘯天正准奔跑而去,可,在瞬間,他眼神中,就是微微一愣。

此時的他不是在齊遠城,也不是在八玄學府,更加不是在八玄宗,此時的他在白霧深澗。

既然他在白霧深澗,那他母親,又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呢?

這是不合常理的!

「天兒你怎麼了?」此時那中年婦女,似乎是發現了李嘯天的遲疑,再次對著李嘯天呼喚到,語氣輕柔,飽含關心,還有溺愛!

「不!你不是娘親!」

李嘯天此時眼中一沉,口中堅毅的說道,說完之後,雙眼再次閉上,朝著前面走出!

「天兒你怎麼了?」

此時在李嘯天的腦海中,有著一道道焦急的聲音響起。

但,李嘯天此時對這些充耳不聞,腳步依舊是堅毅的踏出。

呼呼呼……

就在李嘯天剛剛和那中年婦女,錯過的時候,在這空間中,瞬間吹來一陣陰風!

隨著這道陰風的吹起!

啊……

那女子此時竟然是站立不穩,身子在瞬間朝著下面掉落下去。

一道聲音在瞬間想起。

隨著這聲音的響起,李嘯天的身子,瞬間一陣抖動,身子險些回身,朝著下面撲去。

可,就在此時,在他體內的那絲血色勁氣,此時竟然是微微的跳動幾下。

再次將李嘯天在迷亂中,拉了回來!

「呼……」

看著前面依舊是不曾見盡頭的木橋,李嘯天微微吐出一口濁氣,身子再次朝著前面走出!

可,突然之間,李嘯天只覺得自己緊閉的雙眼中,有著一道光芒的閃現。

隨著這光芒的閃現,李嘯天此時竟然是再次出現在了一處無比熟悉的地方!

八玄學府!

不過此時的八玄學府,卻似鮮血長流,無數的血液,此時甚至是將李嘯天腳下的土地,完全的浸透pu



曾經那氣勢恢宏的八玄學府,此時卻是被鮮血佔領,在這曾經熟悉的地方,到處都有著一具具冰冷的屍體。

此時在這些屍體的眼中,都有著不甘的氣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