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林源自本心的力量,快速修復身體,張林的傷勢,一瞬間全部好了。

在這一刻,張林感覺渾身充滿了力量,源源不絕。

這力量不算多強,可卻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一般,讓得張林始終保持到了巔峯狀態。

張林在攻擊到來的時候,匯聚了力量,手中如意金箍棒一揮舞。

大聖流光再次形成,黑暗魔鬼在接近張林之際,被金色的大聖流光給阻擋了。

剛纔張林站起來的那一刻,大家還以爲是迴光返照。

可當兩股力量碰撞到一起的時候,張林的金光大聖,瞬間擊退了黑暗騎士的黑色魔鬼。


黑暗騎士被這突如其來的攻擊,震的快速向後退去。

張林不是都已經沒有力量了,怎麼可能突然爆發了出來。

張林大喝一聲,

“我不會認輸,寧可站着生,也絕不跪着死。”

說完,張林朝着黑暗騎士衝了過去,戰鬥纔剛剛開始。

而這護衛位置,張林也拿定了,沒有誰能阻止他。

………………

高臺上,四大主神統治者的威壓對峙,很快被他們撤去,驚奇的看着擂臺。

剛纔那爆發力量的,是張林嗎?

這傢伙居然還有餘地,這簡直就是一個奇蹟。

龍主神認真的看着張林,就連此刻的他,也產生了許多其他想法。

要不要殺掉張林,這次他壓制玄主神救張林,這傢伙恐怕已經記恨上了自己。

之前也就罷了,可現在,張林已經帶給了他威脅感。


敵人就應該立刻殺掉,而不是給他成長的空間。

龍主神搖擺不定的時候,陳護衛來到了高臺上,實力展現,宗師級別的他,不再隱瞞實力了。

陳護衛站在玄主神身邊,隨時準備出手,若是龍主神要動手,他也絕對會出手。

之前陳護衛沒出手,也是因爲知道,他加玄主神,雀主神,也只能勉強對付龍主神跟青主神。

剛纔龍主神那一閃而逝的殺機,他感應到了。

龍主神看了一眼陳護衛,保護張林的人還不少。

算了,這次殺張林的可能性不大,貿然出手,反而讓的自己處於不利位置。

至於龍主神剛纔出手,也只不過是因爲規則原因,張林就算記恨,也得掂量一下。

高臺這邊,五人保持兩個陣營,一時間,雙方不相上下,到是平和了起來。

至於擂臺上,張林一路強招猛進,完全是壓着黑暗騎士打。

到了這一刻,大家也明白,這個護衛位置的歸屬,誰擁有的可能性大一點。

如果不出其他意外,張林打敗黑暗騎士,只是遲早的事情。

黑暗騎士手中鐮刀,攜帶着魔鬼黑氣,剛剛揮舞了出去,結果就被張林的如意金箍棒,帶着流光大聖,給擊飛了出去。

到了這一刻,黑暗騎士已經毫無招架之力,只能被動防禦。

對於這突然的反轉,黑暗騎士直接懵逼了,這怎麼可能?

張林突然爆發出來也就算了,雙方實力相差不大,打持久戰,他必勝。

可現在的事實便是,張林猶如一個瘋狂戰鬥的機器人,不知疲憊。

黑暗騎士要想打贏,基本上沒有可能,要知道,剛纔,他還是有機會殺了張林。

到了如今這一刻,黑暗騎士居然怕了,爲什麼會這樣,他根本就想不明白。

這前後發生的變化也就太快了,以前對付張林的人,也是這樣嗎?

每每到關鍵的時候,張林總能發揮出奇蹟,讓得他們這羣不相信奇蹟的人,大吃一驚。

張林可不管黑暗騎士在想什麼,他殺不了這傢伙,那就直接把他打到擂臺下,這樣便贏得了這場比試。

這次比試,張林也沒想過殺黑暗騎士,他從始至終的目標,都是護衛位置。

只有拿到了護衛的位置,張林才能在這主神世界,佔據一席之地。

哪怕只是最弱小的那一批,張林覺得也夠了,他還有時間發展,他還能繼續變強。 砰!

伴隨着張林重重一棍子揮舞而下,黑暗騎士跌落擂臺,這場此時有了勝負。

張林獲得了這次比試的勝利,如今之需要在擂臺上站立一炷香時間,便算是拿下了這次的護衛位置。

護衛位置,作爲僅次於主神統治者的管理者,第一點,便是要讓大家信服。

而這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在主神世界,一切都以實力爲主。

張林看着底下的幾人,平淡的喊道。

“誰還願意上來一戰,儘管上來。”

那些參賽選手,一個個啞口無言,低着頭不說話。

張林連強大無比的黑暗騎士,都給打下了擂臺,此時還有誰敢上。

除了宗師級別的強者,恐怕沒有人在敢上了吧!

在這一刻,張林纔算是做到了真正的鑽石無敵。

鉑金的等級,卻能在鑽石這個等級當中無敵。

黑暗騎士,哪怕是在一環市區當中,那也是天之驕子般的人物。

越階對敵,不是誰都能做到的,而鑽石戰宗師,更是一個無法跨越的巨大鴻溝。

但凡是能做到這一步的,都可以稱之爲天之驕子。

而張林這種,已經可以用怪物來形容了,鉑金勝宗師,這讓人連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發生了。

對於大家異樣的目光,張林沒有任何表現,站立在擂臺上,靜靜的等待着時間結束。

玄主神喜笑顏開的說道。

“青主神,不用等了吧!這次的護衛位置,可以說確定了吧!恭喜你們東部,又有一位強大無比的護衛。”

青主神不語,玄主神這傢伙,赤果果的譏諷他。

雖然是他們東部市區的護衛,可實際上卻不是他們的人。

只希望張林這傢伙,能放寬心一些,只針對背後的主謀,他們這些參與的人,他最好不要招惹。

否則他們主神統治者,也不是吃素的,張林現在也只是有威脅,並不是能傷到他們。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臺下的人,沒有一人敢上臺了,這個時候,大家也默認了張林的護衛之位。

一炷香時間,很快就到了,那重置的沙漏,如今沙星也留完了。

張林松了一口氣,這護衛位置,總算拿到,接下來,也總算不用在擔心,背後謀害他的人,隨意出手了。

青主神宣佈道。

“本次東部三環市區,新晉護衛便是張林,以後還請張護衛,與陳曉東他們幾個,好好管理東部三環市區。”

青主神的語氣有些不自在,向他們這些護衛,一般他們都是直呼其名。

只有覺得看的順眼,他們纔會稱呼護衛,這也是對於對方的一種肯定。

宗師級別的陳曉東,青主神都沒如此客氣,足以見到青主神對張林的重視。

張林笑着看向高臺,用清亮的聲音回道。

“多謝青主神冊封。”


就這麼一句,雙方根本不是一路人,說多了也沒用。

到是玄主神,這次護衛位置拿到了,他得好好感謝一番。

先不說玄主神救他的舉動,若不是玄主神幾位在此鎮壓,這裏會發生什麼,張林可不敢保證。

不知道這玄主神,究竟是誰喊來的,那位秦護衛。

護衛位置爭奪戰,還未開始的時候,張林便想過去拜訪玄主神,不過後來情況不明,他便算了。

要想知道是怎麼回事,張林也只有問過玄主神才知道了。


秦護衛出面的可能不大,就算秦護衛是玄主神的人,他也無法叫動玄主神,兩人的身份都不在一個檔次上。


張林想這些的時候,場上的其他參賽者,他們都離開了這裏。

青主神在龍主神離開的時候,也跟着離開了,這護衛府邸的熱鬧,一下子便消失不見。

外面的人,見主神大人都走了,他們自然也散去了。

這護衛府邸,一下子變的有些冷清起來。

黑暗騎士看了一眼張林,心中充滿了不甘,可如今只能離開,另想辦法。

張林看着黑暗騎士離去的方向,看了一眼陳護衛,給他使了個眼神。

現在這裏沒什麼人,可是一個大好的機會,抓了黑暗騎士,逼問他背後的主子。

張林的眼神,陳護衛自然看懂了,不過抓黑暗騎士,也得小心其他人。

青主神跟龍主神真的走了嗎?

這附近真的沒有其他強者了嗎?

一切都不確定,一但觸犯了規則,那就是玩火自墳。

陳護衛搖了搖頭,那淡然的神色,張林看懂了。

看來這主神世界,他要做些什麼,顧忌的還是太多了。

只是佔據一席之地,而不是握住主神世界的統治權利,張林還差的遠。

想到這裏,張林放棄了抓黑暗騎士的想法,看向了玄主神跟雀主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