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的辦法,填充更多的真氣進去。

純元丹的效果非常的明顯,真氣的數量看似沒有變化,純度卻提升三倍之多。

施展同樣的武技,純度越高的真氣,威力自然越大。

柳無邪的太荒真氣,早已遠超常人,壓縮之後,更是所向無敵。

天罡三重的大門,不費吹灰之力,被太荒真氣轟開。

氣勢節節攀升,不到三個呼吸時間,攀升到天罡三重巔峰。

消耗了五十萬枚靈石,身上的中品靈石,所剩無幾。

上品靈石不到關鍵時刻,絕不動用,這是他留著突破天象境的時候使用。

外面又是一天過去,柳無邪在修鍊室裡面度過四十天之久。

「咔咔咔……」

石門打開,柳無邪踏出修鍊室。

外面四天,裡面四十天,這次閉關,收穫太大了。

不僅突破了境界,還領悟了寒冰道法,創造出來寒冰指這種逆天的武技。

目光橫掃一圈,發現修鍊室周圍寂靜一片。

往常這個時候,修鍊室區域一定是宗門最熱鬧的地方,很多弟子獲得積分第一件事情,來到修鍊室閉關。

超過一半的修鍊室都是空閑狀態,讓柳無邪很是奇怪,難道弟子都離開天寶宗了?

「快走,去晚了就來不及了!」

柳無邪速度不快,從他身後快速掠過去兩名弟子,朝山門的區域趕去。

「兩位師兄,不知道你們要前往什麼地方?」

柳無邪好奇的問了一句,突破天罡三重,擺在他面前只有兩條路。

第一,前往功德殿領任務,賺取積分。

今日既不是月初,也不是月中,距離頒發任務,還有十幾天時間,總不能一直呆在院子。

第二,他想走出走走,見識一下真武大陸,順便磨礪一下武技。

寒冰指還需要完善,最好的辦法,通過實戰,找到其中不足的地方。

「師弟還不知道嗎,赤日山脈有寶物出世,七彩霞光已經照亮天穹數十天之久了。」

兩人說完,快步離開,沒有多做一分鐘逗留。

柳無邪眼神閃過一絲異樣,赤日山脈他非常的清楚,第一個任務就在赤日山脈山脈完成。

後來還碰到青紅門弟子,進入峽谷的時候,險些死在余淮的手裡,這些柳無邪記得清清楚楚。

當時他不過外門弟子,實力低下,只能在外圍區域活動。

「去瞅瞅,順便見識一下!」

柳無邪沒有返回院子,跟著兩名弟子一起,朝山下掠去。

至於寶物,他倒是無所謂,主要是結識一下天下英豪。

從兩人語氣中不難聽出,除了天寶宗之外,其他宗門弟子也在紛紛前往。

難得如此多人匯聚,不僅能增加見聞,還能認識更多的人朋友。

出了山門,柳無邪祭出邪刃,腳踩上去,化為一道流星消失在天際。

邪刃靈性遠遠高出普通靈寶,駕馭的時候,非常輕鬆,幾個眨眼間的功夫,離開了天寶宗範圍。

一日之後!

赤日山脈出現在柳無邪視線當中。

從邪刃上落下來,進入赤日山脈,最好是在地面上行走。

空中飛行,太暴露目標,容易遭到飛行玄獸偷襲。

還有其他人類,喜歡隱藏在一些大樹之上,看到有人類飛過,迅速出手,將之斬殺。

赤日山脈隱藏許多罕見的玄獸,每年死於玄獸口中的武者不計其數。

就算這樣,依舊有無數武者湧入其中。

赤日山脈就是人類的一座大寶庫,死去的那些人族,他們隨身的寶物,遺留在這裡。

大量罕見的靈藥,生長在一些人煙罕至之地。

強大的玄獸妖丹,可以販賣到天價。

這些都是武者前來的原因。

赤日山脈跟天寶宗,青紅門,金陽神殿接壤,加上赤日山脈足夠大,三家弟子相互碰到的概率其實並不高。

除了三大宗門之外,附近的大城修士,還有大批的散修,雇傭團,他們活動的軌跡,要比三大宗門還要頻繁。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整座赤日山脈,養活了附近幾十億人口。

從空中俯瞰下去,赤日山脈呈三角形,縱向深度長達數十萬里。

橫向更大,彷彿能延伸到天際,估算一下,也有幾十萬里左右。

就算是飛行,需要飛行七八日時間,才能到赤日山脈的盡頭。

峽谷,山峰,湖泊,沼澤,構建出一座完整的山脈。

據統計,赤日山脈目前發現的玄獸,高達數百萬種,還有很多種玄獸,並未在統計之列。

發現它的人類,全部死了。

千里之外,一道七彩霞光,猶如彩虹一般,從赤日山脈深處倒掛在蒼穹之上。

無數修士,正是被這道霞光吸引過來。

赤日山脈出現過無數寶物,每一次天地異象,都會引來大批高手。

「從這個距離上來看,就算是寶物,估計也是一般,只有赤日山脈深處才會出現天地至寶,前提需要足夠的實力,才敢踏入。」

柳無邪暗暗說道。

不達天象境,不要深入赤日山脈,傳言裡面還生活著強橫如斯的神獸,它們的實力,堪比真玄老祖。

經過無數年摸索,最終得出。

真丹境弟子,最多在方圓五百里活動,進入這個深度,就有危險了。

天罡境弟子,只能深入方圓三千里左右,再往裡走,就會出現七階玄獸,堪比人類天象境。

達到天象境,可以深入一萬里左右。

星河境強者,探索一萬里到三萬里區域。

化嬰老祖,勉強能進入赤日山脈最深處,也要小心翼翼。

七彩霞光出現在一千里以外,兩千里以內,正好屬於天罡境弟子活動區域,柳無邪前往,不會有太大的安全問題。

超過這個區域,那就未必了。

行走在地面上,施展七星步伐,猶如一道道殘影,消失在原地。

兩千里距離,需要兩日到三日時間。

路上經常碰到其他武者,都是結伴而行,只有柳無邪孤身一人。

遇到的修士,大多是天罡境,真丹境不敢深入其中,天象境又不屑於前來。

前來這個區域探寶,九成九都是天罡境武者。

走走停停,柳無邪也不著急,他的目的不是寶物,主要是歷練。

「嗤!」

專門挑選一些沒有人的線路行走,結果是遭到大量的玄獸攔截。

食指點出,一道刺骨的寒芒一閃而逝,攔住柳無邪的一頭龐大玄獸,定格在原地,身體化為冰雕,一動不動。

奇妙的是,一時半刻它還無法死亡,眼珠子還在動彈。

這就是寒冰之力的厲害之處。

抽取玄獸中的所有精華,柳無邪繼續趕路,遇到的玄獸越來越多,全部成為冰雕。

僅僅一天功夫,超過三十頭玄獸,死於柳無邪手中,無一例外都死在寒冰指之下。

隨著不斷深入,柳無邪的寒冰指越來越熟練。

每一次施展指法,非常的隱蔽,衝過來的玄獸還未反應過來,就被凍住。

尤其是無名指,沒有任何聲響發出,可以說是百發百中。 見余昭然猶豫,許錦絮冷笑道:「怎麼?怕了?」

激將法,對余昭然無效,不過嘛,余昭然本就不拒絕請他們喝茶。

余昭然看看鄺氏兄妹,問道:「這二位又是什麼大人物?怎麼不介紹介紹呢?」

鄺氏兄妹面色一沉。

既然余昭然問了,宋放也不隱瞞,直言道:「是善雲城城主的公子與小姐,鄺泉雲和鄺馨。」

余昭然面色一沉,兄妹二人也是面色一變,警惕的看着余昭然,生怕余昭然不顧一切,痛下殺手。

「鄺楓英的兒女啊。嘖嘖。」

余昭然嗤笑兩聲,「請你們喝茶不成問題,但這兩人不行,讓他們去住酒樓吧,這裏不歡迎!」

鄺泉雲怒道:「余昭然!你不要太過分了!」

「怎麼?要讓老子轟你們出去?」

余昭然獰笑一聲,目光陡然凌厲,殺氣騰騰,令人心驚。

鄺泉雲憤恨道:「你敢動我?!就憑你?你算什麼東西!」

他就是要激怒余昭然,最好是攻過來,然後跟宋放三人打生打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