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小虎又想了想,“還有,這是護魂符文,你們貼在身上,萬一他們用那詭異的法器打人,你們也好防護。”他說着又遞過去兩張符文。

“護魂符文?”身爲高級符文師,可李、黃二人卻從未聽聞這種符文。只是師父吩咐,他們自然遵從,接過了東西就揣在懷中最容易拿到的地方。

“好吧,你們先走,我如今實力不濟,打算畫個強力點的符文,你們有沒有能回氣的符文,給我幾張。”龍小虎說道。

李鷹揚一聽,急忙從兜裏掏出幾張遞了過去,“九哥,這些是我隨身帶的,不知夠不夠,不夠我現在馬上去畫。”


龍小虎接過一看,笑道,“夠了,你們自己也小心些。”

二人點了點頭,小心翼翼走出房門。


龍小虎關上了門,坐了下來,順手翻開那本符文書。

“今晚是個大挑戰,如今準備一個什麼符文好呢?”龍小虎倒退了兩層的實力,如今更多的只能依賴出人意料的符文攻擊,但是選符文卻也成了一個極難的問題。

那些四階高級的符文,也有些強大的攻擊符文,但是卻都不足以成爲一個必殺絕技。而那些五階的符文,要麼太難,要麼材料太偏,龍小虎走馬觀花,一張張隨意閱覽。

忽然,一張奇特的符文映入龍小虎眼簾。

“天神下凡,五階低級符文。能讓百步方圓內所有人眩暈三息,只要目標是初神道之下的人。”

一看這簡介,龍小虎腦海瞬間一亮,“三息時間,就是呼吸三下,這符文絕對霸氣,就如同它的名字一般。”再一看材料,戒指裏頭全部都有,剩下的只要時間問題了。

龍小虎不敢久等,急忙攤開獸皮,開始畫符。只是那五階符文哪裏是如此好畫,上來的第一筆便將他完全難住,不能下筆分毫。

“若是龍大哥此刻還在,便好了。”龍小虎不由想起之前才黑玉行會裏同龍青白一同畫符文的經歷,心中一陣唏噓。

再次捏緊符龍,耳畔好似想起了那龍青白的叮囑。

“捏緊筆,沉着點。”

“這處要快一些,否則真氣不夠用了。”

“不錯,進步很大。”

雖然尋龍是自己的符文的啓蒙師父,但是龍青白纔是真正引領龍小虎走上符文之路的良師益友。對方雖然是他的僕龍,可是卻更像是一個大哥,在最危難的時刻,支撐着自己前行。

“龍大哥,你放心,如今我獨自一人,也定要將這五階低級的符文,畫出來。”

龍小虎收斂了心神,深深吸了口氣。在那煉天二層的支持之下,丹田龍氣慢慢捲起,朝着全身而走。如今這極地霜皇龍的龍氣,也是比較適合畫符,下筆雖慢,但走的平均。

一股股的氣流在龍小虎身邊盤旋,手中符筆不停走動,在那獸皮之上刻下影子。

幾個時辰過去,地上已經是滿滿的廢棄獸皮。“啪……”的一聲,一張回氣符文用上,貼在龍小虎那光潔油亮的胸口,雖然那處已經被汗水滑的溼噠噠的,卻絲毫不影響那符文的使用。

“加油……我一定能畫出來。”龍小虎咬着牙齒,額頭青筋暴凸出來,手卻絲毫沒有停止。之前的失敗,似乎都是在爲那最後的成功作爲積澱,只是那成功的作品什麼時候出來,卻還無人知曉。

……

已近黃昏,羅剎修煉完畢,起身一個懶腰,讓她異常舒服。

“沒有比你更簡單的修煉了,坐着冥想便可。”彩羽一如既往的翻着白眼,言辭犀利的對着羅剎說道。

羅剎笑了笑,將那彩鳥捧在手心,“如今我順利到了通天九層,就等你了,然後我們一起入神,如何?”


彩羽冷笑一聲,“你以爲那麼容易呀,我是沒關係,可你們人類要經歷五雷轟頂,這劫難你渡的過去嗎?”

羅剎絲毫沒有在意,反而笑的更加燦爛,卻也更加讓彩羽覺得撲朔迷離,“這不是有你在嘛,我擔心什麼。”

“我就知道你又攤上我,我怎麼找了這麼一個主人呀,真是八輩子……”彩羽用翅膀拍了拍臉孔,正說着,卻忽然覺得面前一股冰冷氣息。

“你再說一次試試。”一聽,這話,彩羽急忙捂住嘴巴,無辜的搖起頭來。

二人正玩的開心,忽然隔壁屋裏一陣光芒,雖是白天,卻也看的那麼真切。隨後一股能量波動微微盪出,朝着遠處散發開來。

“什麼情況?”羅剎心驚,急忙跑到龍小虎屋裏,卻見到龍小虎正在收拾房子。

“你怎麼了?”才問了一句,那龍小虎急忙牽起羅剎跑出屋子。

這時候,圍觀的人漸漸多了起來,龍小虎融入人羣之中,也是一臉無辜的朝着天上看了又看。

“那能量波動我見識過,似乎是五階符文的降世。”人羣中有人識貨,說了一句。

“五階符文,不太可能吧。我覺得應該是神器解封。”

“你們說的都不對,我覺得應該是神獸成年。”

衆人第一句,我一句,卻絲毫沒有懷疑身側這個其貌不揚的趙九。

“算了算了,看不到好戲,去喝喜酒吧。”也不知誰說了一句,衆人便朝着宴會的廣場而去。龍小虎跟在大部隊後頭,一臉無辜的樣子,只管走路,卻閉口不說。

羅剎看他的表情,知道他畫出一張五階符文,便微微瞪了等他,“搞什麼,我都不能說。”

龍小虎微微一笑,卻沒理她。

到了廣場,人已經聚集的滿滿,這一次是正式婚宴,那人數比上次卻是多了幾倍,饒是那廣場寬闊,可依舊是桌排桌,人擠人。

龍小虎找了一張靠邊的桌子,正要坐下,忽然看到一旁有人對他拼命招手。他定睛一看,卻發現正是那邵仲河和蕭凡。

“二位,這麼早。”龍小虎打了個招呼,坐在了他倆旁邊。那座位也是在最邊上,一會兒進出也是方便。

蕭凡悶着臉,好似無盡心事,邵仲河卻朝着龍小虎眨了眨眼,“趙九兄弟,好本領啊,那符文我們收到了,有機會定要去見識見識那珠子。”

龍小虎微微一笑,也沒說話。

正這時,黃胡和李鷹揚總算找到了他們,他們裝的與龍小虎不是很熟,只是簡單的喊了一聲“九哥”,便坐了下來。

那桌上雖然菜還沒有上齊,卻已經三三兩兩有一些了。邵仲河隨手拿起一塊牛肉大嚼了一口,湊到龍小虎身旁,低聲說道,“龍兄弟,隱藏的好呀。” 龍小虎一聽,頓時大驚,“你……你是如何知道的。”

邵仲河哈哈大笑,可說話時卻又估計放低了聲音,“我和老趙那是老熟人了,他有什麼親戚我能不知道嘛,還有你那聲音和動作,我也是熟的很了,不信你看,我說完你就要撓頭。”

龍小虎一聽,頓時尷尬,不由又撓了撓頭。只是這手才抓了一下,便不由自主的“呵呵”笑了出來。

衆人基本就坐,紛紛喝起酒來。這時只見那蕭凡給了邵仲河一個眼神,二人神祕莫測的目光交流了一下,隨後便站了起來。

“龍兄弟,我和老蕭去噓噓,一會就回來。”邵仲河又抓了一塊最大的牛肉,邊嚼邊朝着後頭走去。

“九哥,地方找好了,在西邊的房子裏,門口掛着六個燈籠,兩大四小。”李鷹揚急忙坐到了那邵仲河的位置之上,輕聲說道。

龍小虎點了點頭,說道,“這倒是好,你們一會就在那樹下等我,我領了人便給你們。”

說完之後,龍小虎又轉向羅剎,“你躲在暗處,若是有高手襲擊我們,你便伏擊他,能打幾個是幾個。”

羅剎正色說道,“你放心,只是你要答應我,一定要平平安安,千萬不要以身犯險。”那神色類似愛人的叮囑,看的一旁李鷹揚有些恍惚。

就在這時,廣場中央的一個高臺之上,那王宗銳竟然現身了。

今日的王宗銳,看上去英氣勃發,似乎絲毫沒有被這三月之苦害慘了心智,反而一臉的自信,看上去頗爲英俊。

那古隆站在王宗銳的身旁,一雙獵鷹似的雙眼不停打量衆人,好似底下若是有人稍有異動,他便會飛撲而下,一爪將他斃命。

“感謝各位的到來。”這次婚宴罕見的新郎前來開場,衆人只道者五行門場面頗大,之後定有節目。

“大家一定很奇怪爲何我作爲新郎,居然第一個拋頭露面。我王宗銳喜歡直白,今日邀請各路豪傑前來,不僅是爲喝我喜酒,更重要的是給大家鑑賞一個寶物。”說着他便拿出了一個小錦盒。

龍小虎雖然也好奇那寶物是什麼,但是此刻卻沒有時間讓他多想,“差不多了,我們出發”一聲令下,四個人也是朝旁走去。那可憐的一桌,走了六人,只剩下四個空蕩蕩的,只是他們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上頭,卻絲毫沒有發現。

……

思思獨自坐在小院的房間裏頭,這個小院一整日都是鑼鼓喧天,吵得她精神都有些恍惚。呆呆望了望窗口的紅燈籠,思思眼中露出了一絲期盼。

只是這眼神卻不似是在期盼着新郎的到來,因爲那臉上絲毫沒有那種幸福的感覺。

如今,門口的衛士都已經散了,因爲再過一會,新郎就要進來了,而她,就要履行一個作爲妻子的責任。每每想到這裏,思思都蒼白着臉,緊緊捏着手中一把短柄的匕首。

這把匕首是在她毅然投身青樓之前,一個叫做蕭凡的男子爲她做的。他的本意是想讓她拿着匕首保護自己,而最後她卻只是拿着這東西保護貞潔。

不知今日會不會是她最後一次,使用這匕首。

“明月慼慼,青山依依,無可奈何,花自落去。”她還記得上一次唱起這歌,她心中的男子驀地現身,將她驚得心花怒放,只是不知今次還有沒有這種魔力。

唱罷一句,思思微微嘆息,面上落寞藏不住,都透了出來。

正在這時,門被忽然打開,一個男子站在那裏。

臉,不是那張臉,但人,卻依然是那個人。

“七哥……”思思心裏激動,急忙朝着來人撲去。

“快,隨我走。”龍小虎聲音頗淡,頭卻不停環顧外頭。

思思扔了鳳冠,脫下長裙便捏住了龍小虎的手掌。龍小虎第一次觸碰這北洲第一美女的身體,可現實卻讓他不得不放下心中那股柔膩的感覺,急忙拉着思思朝着外頭奔去。

“唰……唰……”兩聲,兩個人影落在龍小虎身前,龍小虎清晰認得,正是那盛、廖二老。

“怎麼?不是蕭凡?”盛老疑惑,這句話脫口而出。

龍小虎心中一驚,“難道蕭凡也要救人?”正想着,卻看到前頭幾團紅光飛來,正是自己兩位徒弟將手中那一疊符文化成玄術,前來救他。

二老心驚,急忙運氣仙器抵擋,龍小虎趁着這個空檔,拉着思思就往外跑。

只是那思思絲毫不會道法,沒有任何實力,龍小虎牽在手中,行動頗慢。此刻二老已經緩過神來,朝着黃胡、李鷹揚反撲過來。

之前倚靠這符文和出其不意,那黃、李二人勉強能和二老打個平手,可是時間一長,那劣勢便展露了出來,於是節節敗退,很快就退到了龍小虎身旁。

“帶着思思先走。”龍小虎將思思推給李鷹揚,自己提起了龍氣,捏着符龍,擋在衆人身前。

二老心急,想要追去,身後忽然兩道氣息衝來,二人急忙轉身回防。

只見蕭凡和邵仲河忽然從身後殺出,直奔二老而去。那盛、廖二老之前就耗費了好些真氣,如今對方全力攻來,瞬間有些難以招架。

“你們快走。”龍小虎催促一聲,李鷹揚拉着思思便要使用那遁天爪。

一聲冷哼,從旁而來,龍小虎只感到一股強大氣息靠近,急忙喊道,“等等”。

李、黃二人一聽,急忙縮到樹下,卻看到不遠處,尹長老飛身出來,捏了一掌便朝着龍小虎而來。

龍小虎擋在三人身前,無法躲開,只能手中符龍橫在胸口,那吞天鬥鎧驅動,“嘭……”的硬接了那一掌。

好在有那鬥鎧防禦,龍小虎只是覺得全身氣血有些翻涌,其他也無大礙。

正在這時,遠處人羣忽然騷動起來,隨後竟然傳來陣陣哀嚎,龍小虎與那蕭凡、邵仲河對視幾眼,心中甚是疑惑。

“少爺動手了,我們快些解決這些人,別阻礙了少爺大事。”尹長老開口說道。

“大事?”龍小虎等人心中都是疑惑,這所謂的大事究竟是何事。只是聽到遠處鬼哭狼嚎一般,心中卻有很是惶恐。

“蕭大哥,想必你也是來營救思思,我們極力擋住這三人,讓我兩個徒兒先救走她。”龍小虎閃到蕭凡二人的身旁,轉頭說道。

蕭凡一愣,這纔想到那思思口中總是念叨着一個男子,可眼前這人面目醜陋不堪,自己怎麼想也想不到那男子竟然是他。

“就憑你們,也想擋我。”尹長老雙手畫圓,一個五行圖案繪製完畢。只見他雙手微微泛光,口中喃喃有訣,突然猛的睜開雙眼,面目也變的可憎起來。

忽然,那五行圖案催動,猛的旋轉起來,一股強大的氣勢朝着龍小虎等人涌至。

盛、廖二老,也都揮動仙器,從左右兩側攻來,形勢瞬間嚴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