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龍哥的少年滿臉的憤怒,哄了女生兩句后,朝那長發少年喝道,「麻痹的,毅子,給他點顏sè看看!」

長發少年立刻又揮舞著手裡的鐵鏈,不斷地朝葉乘風身上招呼,葉乘風左閃右避,始終沒被他打到。

龍哥坐在摩托上,不斷地發動了引擎,發出陣陣轟鳴聲,好像在給毅子助威一樣。

米奇和喜羊羊女生也吹著口哨,不住的怪叫,這個時候已經完全不像學生,更像是太妹。

毅子見幾次都打不著葉乘風,朝著葉乘風比了一下中指,「你他媽就會躲么?」

媽了戈壁的,葉乘風也來火了,老子不發威,你當老子是病貓么?

想著正準備上,就聽身後響起了一個聲音,「什麼情況?」

保安室里走出一個人來,正是保安陳輝。

他本來睡的正香,剛夢到自己贏了一把,就被吵醒了,出來就看到葉乘風正和兩混子在糾纏。

葉乘風剛回頭看一眼,叫毅子的手中鐵鏈又朝著他揮舞了過來。

這次他躲也不躲,直接伸手一把接住了毅子的鐵鏈,手上用力一拉,毅子就被他拉了過去。


毅子人剛到他身前,他猛的一腳直接踹向毅子的小腹。

毅子還沒反應過來,就捂著肚子跪了,半天起不來身。


兩個女生見狀一陣驚呼,龍哥臉sè也不禁一變,似乎沒料到葉乘風一招就把毅子給撂倒了。

這兩混子陳輝認識,一個叫覃龍,一個叫尹毅,是附近出名的地痞流氓。

他倆本來也是龍翔高中的學生,在學校的時候就經常打架鬥毆,後來直接輟學不念了。

輟學后這兩人依然經常在學校附近出現,還勾搭學校的女學生出去玩,這事陳輝也不是第一次見了。

之前有一個保安,就是因為多管閑事,被覃龍和尹毅打的兩三個月都下不了床,所以他向來對這事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但陳輝沒想到葉乘風剛來就惹上這兩個傢伙,下手還這麼狠,連忙上前一把拽開了葉乘風,「你幹什麼?」

葉乘風想和陳輝說明一下情況,但自己還沒說完,陳輝立刻就說,「你先進保安室!」

見葉乘風沒有要進去的意思,立刻推著他往保安室走,「你還想不想幹了?想干就先進去,這我來解決!」

就在這時,被葉乘風踹的跪在地上的尹毅突然站起身來,朝著陳輝就是一鐵鏈,直接甩在了他的腦袋上。

陳輝痛呼一聲,立刻蹲下身子捂著自己的腦袋,葉乘風看到他的手縫中已經滲出血來。

尹毅見血了,不但沒有害怕,反而有點更興奮。

他拿著鐵鏈對著蹲在地上的陳輝後背又抽了過去,「麻痹的,叫你多管閑事!」

這一鐵鏈還沒抽下來,就被葉乘風一把抓住了。

尹毅等的就是葉乘風這樣,之前那次被葉乘風拽住了,他覺得自己是因為措不及防。

這次早有準備,他想著和葉乘風較較勁,乘著葉乘風沒用力之前,把他拉過來,報那一腳之仇。

不想他無論怎麼用力,都拽不動葉乘風。

葉乘風還是那個套路,用力一扯,拉著尹毅近身就是一腳。

這一次沒踹小腹,直接踹的胯下。

尹毅這次沒跪,直接栽倒在地上,哼哼唧唧的起不來身了。

騎在摩托上的覃龍見狀臉sè一動,立刻從兜里掏出一把蝴蝶刀,朝著葉乘風叫囂,「麻痹的,老子弄死你!」

沒等覃龍下車呢,葉乘風已經朝著他沖了過去,一個飛踢,直接把他從摩托車上踹了下去。

兩個女生見狀一陣驚呼,葉乘風不理不顧,一把將倒在地上的覃龍拽了起來,直接扇了兩個嘴巴子,「來弄死哥!」

覃龍雖然被葉乘風打的七葷八素的,但是手裡的蝴蝶刀還在,立刻朝著葉乘風的心口扎了過去。

不過刀還沒扎到葉乘風的胸口,就被葉乘風一把搶了過去,在他面前做了幾個花式動作之後,一下在扎在一側的摩托車前輪子上。

覃龍都嚇傻了,不過兩個女生還在看著呢,即使打不過葉乘風,氣勢上也不能輸,「你他媽有種就打死老子,不然有你好看!」

葉乘風見覃龍還嘴硬,立刻又是幾個嘴巴子抽了過去,抽的覃龍臉都紅腫了,也不見他求饒。

倒是一側蹲在地上的陳輝這時站起身來,朝葉乘風道,「算了,讓他們走!」

葉乘風猶豫了一下,但還是鬆開了手,又在覃龍的屁股上踹了一下,「以後再讓我在龍翔高中附近看到你,刀就直接扎你老二上!」

覃龍被他一腳差點就踹了一個狗吃屎,好在沒跌倒。

轉過身來,見兩個女生正盯著自己看,似乎覺得面子掛不住了,指著葉乘風道,「你他媽等著,有種別跑!」

葉乘風朝著覃龍一聲冷哼,「哥就在這等著!」

覃龍拔了前車輪上的蝴蝶刀,推著摩托車,迅速的離開了校門口,連倒在地上的尹毅也不管了。

尹毅半晌后才能動彈,等他勉強能站起身來的時候,發現覃龍早已經不見蹤跡了,也學著覃龍的口氣,「你別跑,等著……」

說完也騎上摩托車,一聲轟鳴聲響起,轉眼間就不見蹤跡了,留下兩個目瞪口呆的女生。

葉乘風回頭看了一眼站在校門口的兩女生,「從哪來,回哪去!」

說著見兩女生看自己的眼神都變了,從滿眼厭惡到現在的滿是崇拜的花痴狀,不禁眉頭一皺,「還不滾?」

「哦!」倆女女生才反應過來,立刻又翻著校門進了學校。

葉乘風這才去扶著滿臉血的陳輝進了保安室,問他情況怎麼樣,要不要送醫院。

陳輝摸了一把頭上的血,朝葉乘風道,「我沒事,就破了一道口子,我倒是替你擔心,你還是趕緊躲躲吧!那兩小子認識社會上不少流氓,你惹上他們,有的麻煩了!」

葉乘風心中冷笑一聲,那是他們不知道,老子比流氓還流氓。

他根本沒放在心裡,「沒事!放心吧,兩小流氓還不夠看!」

陳輝捂著傷口,看著葉乘風,「你難道不知道龍翔高中,是全鹽海市最亂的高中么?剛才那兩女生也不是什麼好鳥,還不知道出去和他們怎麼鬼混呢……」

嘆了一聲,又繼續說,「翻校門曠課都是小事,學校里各種打架鬥毆,每天放學校門口各種社會人士……一大堆亂七八糟的破事,校方都管不了,你說你一個小保安,能管多少?」

葉乘風心中一動,現在的學校都這麼亂了?

鹽海市說大不大,但是說小也不小。

他一直都在東城混,而龍翔高中在西城,他一般情況下都不會過來,所以對這邊不算太了解。

之前只是聽說龍翔高中的漂亮女生多,沒想到還是一個情況複雜的問題高校。

想著朝陳輝道,「學校既然不管不問,還要我們保安做什麼?乾脆不要保安不是更好,這樣不是形同虛設么?」

「就是擺設!」陳輝道,「在這做保安,要學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別說剛才那倆混子了,就算是學校的那些刺頭你也少惹,現在的學生哪,亂著呢,也狠著呢!」

葉乘風當年讀的那所高中也是問題學校,他在學校就是一個刺頭,對於這種事也見怪不怪了。

他拍了拍陳輝的肩膀,「放心吧,對付這些學生,我有經驗!我先看看你的傷口!」

陳輝本來還推辭了兩下,不過沒扳過葉乘風,見他歲數也不大,但是處理傷口的手法居然如此熟練。

又想到覃龍和尹毅那兩小子也不是什麼善茬,葉乘風居然能把兩人打跑,不禁詫異道,「你之前是幹什麼的?這麼能打!」

「我?」葉乘風胡謅道,「我以前是特種兵!」

陳輝最近在看網路小說,大多都是寫特種兵的,不禁恍然道,「我說呢,難怪了!」 其實葉乘風高中的時候,家裡看他不是讀書的料子,就準備把他弄去當兵。

他自小也對部隊有種莫名的憧憬,可能是受了他小舅的影響,總覺得小舅每次回來探親,穿著那套軍裝特別的帥氣。

本來一切辦理的也挺順利的,但是就在應徵前的一個星期,葉乘風在學校和人打架,把人的鼻樑骨都打斷了。

為了這事,葉乘風不但當場就被學校開除了,還搭上了自己的軍旅生涯。

兵是當不上了,現在穿著的這套保安制服,多少也能彌補一下兒時的憧憬。

不過在給陳輝處理好傷口時,葉乘風也想明白了。

自己來龍翔高中當保安,就是為了看妹紙和認識一下溫老師,難道還真把自己當保安了?

所以之後有幾個學生再次來翻門出校的時候,他也學著陳輝視而不見。

葉乘風想從陳輝這打聽一下溫老師的資料,掏出一包煙來遞給陳輝一根,自己也點上一根。

陳輝抽了一口后,才發現葉乘風遞給自己的居然是50一包的極品鹽海香煙,眉頭不禁一動。

做保安一個月才三千塊錢,他平時抽的都是四塊五一盒的鹽海,要是遇上手頭拮据的月份,甚至都只抽三塊錢的。

他葉乘風也是來干保安的,一出手就是50的,一天一包的話,一個月下來還要半個月工資呢。


葉乘風也看出了陳輝眼神中的疑慮,這時電話就突然響起來了。

他掏出了iphone5手機,看了一眼是陌生號碼就沒接。

不過見一側的陳輝,此時正用詫異地眼神看著自己。

葉乘風頓時明白了,自己就一保安,又是50一包的香煙,又是iphone5的,哪點像是來干保安的。

想著佯裝看了一眼手機,立刻道,「這麼快就沒電了?陳哥,你有沒有萬能充電器?」

說著還作出一副要摳出電板的架勢。

陳輝當時就樂了,對他的疑慮盡去,說你蘋果手機還用萬能充電器?山寨的吧?

也想到葉乘風的好煙,估計也是為找工作特意買的。

好在陳輝沒找到萬能充電器,葉乘風鬆了一口氣說算了,等下班后回去充。

這時校園裡一陣鈴聲響起,教學樓里的學生cháo水一般涌了出來。

陳輝說的不錯,這不剛下課,就有幾個男生圍著另外一個男生打,還有女生叫好,一旁路過的老師看見就和沒看見一樣。

還有幾個男生,堵著一個同學,那同學顯然很害怕,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張紅票子,圍著他的幾個男生才吹著口哨離開。

葉乘風也懶得管,他坐在保安室,看著這一幕一幕,還真讓他想起了一點自己讀高中的時光。

正想著呢,就見一輛淡黃sè的電瓶車從學校集體車棚那裡開了過來。

騎車的是個女人,穿著蝴蝶袖襯衫和一步裙,仔細一看,不就是溫老師么?

不過溫老師此刻沒帶眼鏡,頭髮也放開了,在風中飄動,顯出另外一種說不出的美來。

葉乘風立刻來了jing神,起身走到保安室門口,「溫老師!」

溫老師騎車到了校門口停下,見是葉乘風,不禁一愕,「你是?你不是……」

葉乘風知道溫老師肯定認出了自己,笑道,「是我,溫老師眼力真好……這就下班了?」

溫老師微微一笑,點了點,隨即看了看手錶,一臉焦急的朝著葉乘風道,「麻煩開一下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