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一公子忽然道:「回來了,我們真的回來了,這裡是青木崖,沒想到我們竟然來到了混域之地,而且已經深入到了混域之地了,哈哈,管他呢,回來了就行了,一個混域之地罷了,我就不信還困的住我們,」

聽到太一公子的話,大家才在地圖上確認了這是哪裡了,的確是混域之地的處比較危險的地方,名叫青木崖,也算是頗有幾分名氣了,算是一大險地,不過剛剛經歷了古老神殿的石炎他們來說,這青木崖就完全的不值一提了,

石炎他們十二人都是一陣欣喜,回來了,赤游三人,卻多了幾許低落感,畢竟,他們可不是玄靈大陸之人,他們是赤空大陸之人,

石炎看向了三人道:「能活著我們就應該高興了,至少不會困死在古老神殿之中,放心吧,我們既然已經回到了玄靈大陸了,那我們就去想辦法找到大帝,只有找到大帝,那一切事情就會明朗起來了,而且暫時,我們也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對了炎成輝,現在回到了玄靈大陸,你們應該有辦法跟你們族內的大能溝通,尋問一下我們玄靈大陸有沒有發生什麼事情,」

炎成輝他們幾個都點了點頭,石炎也試圖再次用無量大帝給的符來聯繫無量大帝,可惜依然沒有任何的回應,依然聯繫不上無量大帝,

很快,炎成輝就道:「咦奇怪了,好像並沒有什麼大事情發生,這就奇怪了,炎王知道我們回玄靈大陸了,他也是非常的奇怪,炎王會馬上趕過來,」

無刑道:「是沒有什麼事情發生,我族的王也馬上趕來,」

能聯繫族地,都直接聯繫了,此時有幾名無上的王者趕來,最先到達的是靠的最近的無刑的一名先輩,名號無景王,

無景王看了眼石炎他們,也是一臉疑惑不解的道:「怎麼回事,你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了,其他人呢,是無量大帝將你們送回來的,」

「這個,,」無刑一時也不知道要怎麼說了,

石炎道:「無景王,你們應該不知道無量大帝把我們帶去了哪裡吧,」

無景王看向了石炎,當注意到石炎身上的氣息和實力后,也是咦了一聲:「這麼短時間,你竟然突破到了神通五重境了,而且你的氣息,讓我感覺你的實力強大了許多,不錯,你確實了不得,對,我們確實是不知道無量大帝將你們帶去了哪裡,這些事情無量大帝不說,我們自然也不敢多問,」

石炎猜的沒錯,這件事情,恐怕只有那些大帝知道,無上的王者,也沒有辦法破開虛空離開玄靈大陸,進不了無盡的星海,所以很多的秘密,連無上的王者都不知道的,這些事情,石炎也在考慮要不要跟無景王他們說,想了想,石炎覺得這件事情重大,還是應該讓這些無上的王知道,至少讓他們有個防備,而且,打聽大帝的消息,這些無上的王,應該更有手段,

比如這無景王就是無量大帝的後代,相信他有可能可以聯繫的上無量大帝,

石炎道:「無景王,等其他王都到齊了,我再說吧,」

無景王眉頭也是微皺了一下,一名無上王的者竟然還被一個小子涼了起來了,這自然讓他有些不滿,無刑見狀,馬上的解釋道:「老祖,這件事情牽扯很大,而且我們的命都是石炎救的,這一次若不是石炎的話,我等都死了,甚至這件事情,還牽扯到大帝的生死存亡,」

「什麼,」無景王也是一陣愕然,瞪大了眼睛看著石炎,無上的王此時也是有些失態了,

這話,確實是讓他太震撼太驚訝了,有可能牽扯到大帝的生死,這這這怎麼可能呢,大帝啊,那可是無敵的存在,除了時間,還有誰能夠殺的死大帝,至少來說,他沒有聽說過有大帝被誰殺死過,歷史上沒有這樣的記載,大帝,那可是可以活數萬載的存在,極為驚艷的大帝,助著一些天地奇珍,甚至可以活超過十萬載,

大帝,在所有人心中,就是無敵的存在,

關於大帝的生死,這一句話就極具震撼力了,

這話若是別人說,無景王肯定不信,但這話出自無刑之口,他就不得不信了,

無刑道:「我們早就聯繫不上大帝了,」

「什麼,怎麼回事,聯繫不上大帝了,」無景王一陣不解的追問道,

無刑也是解釋道:「老祖,我們每人都拿過無量大帝的一枚符,本來可以隨時的聯繫大帝,但是現在通過這大帝的符,根本就聯繫不上了大帝,」

「怎麼會這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無景王也是更加的疑惑不解,

大帝親自給的符,按理來說不管在什麼地方都可以直接的聯繫上大帝,怎麼聯繫不上了,

魔珂炎也是道:「我也沒有辦法聯繫上我族的大帝,這種情況從來沒有過的,」

「這,,」無景王也是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性,他現在也急需的想知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無量大帝,究竟是將這些小傢伙們帶去了哪裡,後面又究竟出了什麼事情,

這一次人族五大帝弄出了這麼一個九天大戰,本來就是一件很讓人猜疑不已的事情,看來真的是出大事了,

很快,又陸陸續續的有無上的王到來,妖族的王,魔族的王還有幽冥一族的王也都來了,炎王也來了,

一共有九位無上的王來了,人都到齊了,無景王也是迫不急待的問道:「石炎,現在可以說了吧,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

石炎點了點頭,便是將這件事情說了出來,當然了宮殿內的情況就沒有說了,只是說在宮殿內有些機緣,然後有一座傳送陣,他們就誤打誤撞的被傳送了回來了,

炎王他們九人聽完之人,也是個個驚震不小,個個怔怔的看著石炎,一時不太敢相信這話的真實性,但他們也知道,這些情況肯定是真實的,

好一會兒,無景王才道:「我先祖是無量大帝,我倒是有幸聽無量大帝說過一些有關無盡星海的秘密,沒想到這一次,竟然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曲減一族,在入侵三大陸,意圖撐控我們三大陸,變成他們的族地,侵佔我們的修練資源,一旦曲減一族成功的話,那我們恐怕都得死了,可怕,真是可怕,竟然蘊藏了這麼大的一個浩世劫難,」

「怎麼回這樣,竟然有入來者入侵,而且還如此的強勢,這麼說來,我們玄靈大陸真的有危險了,」

「大帝都聯繫不上了,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難不成遭到了曲減一族的毒手,」

「那倒不至於吧,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恐怕曲減一族早就對我們發動了攻擊了,我們玄靈大陸可還沒有什麼大事情發生,不過,我倒想起來了,最近好像有很多地方都出現了戰亂,很多勢力都遭到了攻擊,甚至有郡都易主了,這件事情的背後,難道是曲減一族的手段,」

「不管怎麼樣,這背後都潛藏著巨大無比的危機,我們必須要提前的做好準備,不然的話,在曲減大軍的進攻下,我們都有可能覆滅,而且,我們必須要快點通知其他人,讓大家都做好準備,我們必須要團結聯合起來,做好迎戰的準備了,只有這樣,我們方能跟曲減一族抗衡,」


「對,必須要,而且要快,我現在,可是有很強烈的不好預感,」

無景王一把抓住無刑,對其他人道:「各位老友,我就先告辭回去了,」說完,他就帶著無刑離開了,

一名名王帶著各自的人離開了,很快就只剩下了石炎他們四人和赤游三人,還有炎王,對於炎王,石炎倒也是蠻有好感的,

「你們七人,跟我回炎黃府吧,」炎王道,


石炎也是搖頭:「炎王前輩,我暫時不能跟你回去,我還有事情要做,」正好來到了混域之地,石炎自然要去尋找他的父親了,

炎王也是尋問道:「你有什麼事情要做,需不需要我幫你,」

石炎微一楞,炎王竟然主動的開口要幫自己,這件事情如果有炎王出馬的話,那確實可能會比較容易吧,不過,欠別人人情的事情,石炎一向都不太願意,想了想,也是道:「是這樣的炎王前輩,我打聽到我的父親可能會在混域之地,所以我想在混域之地尋找我的父親,」

炎王道:「這件事情應該容易,你把你父親的信息告訴我,我來打聽你父親的消息,」

石炎點了點頭道:「好,那一切就有勞炎王了,」說著,就將父親的信息告訴了炎王,得到了信息,炎王道:「雖然信息不多,不過應該可以找的到,最多是多費點時間,」

炎王這邊能找到,那自然就是最好不過了:「多謝炎王前輩,我還是在混域之中自己尋找一番,」

「也行,」炎王點頭,一揮手,一枚符飛到了石炎的手中,道:「這是我煉製的通信符,你有什麼事情就直接聯繫我,我如果有什麼消息,也會直接的告訴你,你們有誰想跟我回炎黃洲的,就過來,」

龍天坤對石炎道:「你就先回去了,祝你早點找到你父親,」

「嗯好,你回去吧,」石炎點了點頭,

最後,也只有龍天坤和炎成輝跟著炎王走了,蕭宇,也是要陪石炎一起找,至於赤游三人,他們本就不是這個世界之人,他們也是無處可去,所以只有跟著石炎了, 一片山腹之地,一名看模樣二十齣頭的黝黑少年拚命的在奔跑著,他手中持著一根木棍,身上的衣服有些破亂,嘴角還有著一絲血跡,看的出來有些狼狽,不過他那清澈的眸子里,卻是有著無比堅定的信念,一臉的絕決,時不時的,還回頭望上一兩眼,顯然此時有人在追殺他,

這一名少年,身上卻散發著神通四重境的氣息,二十齣頭的少年,能有神通四重境的實力,的確算的上是難得的天才人物了,

在少年的身後萬丈遠的距離,有五道身影正在追趕著少年,這五人的扮怪異,長的也是有些怪異,這些人的臉上,都有著一些鱗片般的東西,這明顯不是人族之人,這五人,竟然也都是神通四重境,

「小子,你跑不掉的,乖乖的將東西交出來,我們還能給你留下全屍,」

「跑不掉的,不要做無謂的掙扎,」

這五道身影追的很快,跟那黝黑少年之間的距離在迅速的縮短,前面那少年也是嗅到了可怕的危機感,臉色冷沉,一臉絕決:「不,我瑤拓青崖不能就這麼死了,這一次我出來歷練,好不容易有一番不錯的機緣,還得到了一些寶物,若是能帶回部落,必定可以讓我瑤拓部落多培養出一些強者出來,我不能死,我絕對不能死,」

少年瑤拓青崖信念無比的堅定,可是他還是被那五名怪異的男子給追上了,將他給圍了起來,瑤拓青崖也不得不停了下來,緊緊的握著手中的木棍,死死的盯著這五人,

一名怪異男子道:「瑤拓一族的瑤拓青崖,我認識你,你是瑤拓一族難得一出的天才,現在瑤拓一族最重點培養的天才,你的實力雖然不錯,可惜你才一個人,不是我們五人的對手,奉勸你一句,乖乖的將東西交出來,說不定我們還可以放你一條生命,反抗的話,只有死路一條,」

這五人也沒有急的進攻,顯然他們也是有些忌憚瑤拓青崖的實力,知道這個傢伙,並不是一個好惹的貨,雖然他們五人有自信可以斬殺瑤拓青崖,但估計也要付出點代價,能不戰而勝,自然最好不過,他們最在乎的,是少年身上的寶物,

瑤拓青崖道:「你們紅鱗一族的人最不講信用,個個陰險毒辣的很,你覺得我會傻到上你們的當,將東西交出來嗎,我就算是死,也會在死之前把東西毀掉,不會白白的便宜了你們,想要殺我瑤拓青崖,也沒有那麼容易的事情,」

瑤拓青崖也是一臉的瘋狂,做好了拚命的準備,

這些人不知道的是,遠處一個隱蔽之地,五道身影站在那裡,這五道身影自然是石炎他們五人,以石炎他們的實力,自然不會輕易的被這些人發現,

「石炎,這個叫瑤拓青崖的傢伙還不錯嘛,在他身上,我隱約看到了點你的影子啊,這傢伙我感覺還不錯,我們要出手嗎,」蕭宇道,

石炎道:「自然要出手,我們對這裡一點都不熟,借這個機會,我們正好可以多了解一下這裡,對我們也是有好處的,走吧,我們過去吧,」

蕭宇拉住了石炎道:「別急嘛,再多看會戲,看看這個傢伙實力如何,誒石炎,你別走啊,多看會吧,不會出人命的,」

「別跟他廢話,動手,」五名紅鱗族的人也是陰狠的動手了,不過他們剛想要動手,就感覺到了幾股強大的氣息傳了過來,讓他們不由自主的都停了下來,目光轉了過去,看向了石炎他們五人,當看到石炎五人之時,他們的眉頭,也是不由的皺了起來,

「人族,五名外來的人族,」

瑤拓青崖也是看向了石炎,從石炎的身上,他感覺到了幾分友好的氣息,讓他知道來的是友非敵,這讓他也是微一楞,他並不認識這些人,這些人怎麼會對自己有這樣的友好感呢,

一名紅鱗一族的人舉起了手中的一柄紅色大刀,對石炎五人兇狠的道:「人族,這不關你們的事情,滾遠一點,否則後果你們負擔不起,」

石炎撇了下嘴,腳步卻是沒有半點的停頓,繼續的向那邊走了過去,輕挑一笑道:「我也想負擔不起,可惜,,你們幾個,還不夠這樣的格,我不管你們是誰,送你們一個字,,滾,」

聽到石炎的話,瑤拓青崖也是不由的一楞,很是驚訝的看向了石炎,霸氣啊,果然是夠霸氣,一名看模樣才不過十**的少年,竟然說的出如此霸氣的話來,而且瑤拓青崖也是看的出來,這名少年是有著絕對的自信說這樣的話,這讓他也是暗暗驚嘖,他可是瑤拓一族難得一見的天才,自認為天賦也是極為的了得,他也是不到二十便突破到了神通四重境,現在也是神通四重境後期,這樣的天賦,自然是非常的不錯,

但眼前這名少年,好像更加的不凡,

不對不對,應該是眼前這五名少年,都非常的不凡,讓瑤拓青崖覺得,自己遠遠不及,

「嗯,狂妄,」

「好膽,真是找死,」



紅鱗一族的五人,也是憤怒不已,竟然還有人敢這麼的對他們說話,他們紅鱗一族在這方圓萬里一代,可也算是實力排前十的一大勢力了,極少有人敢招惹的,

「嗯,不好,是神通五重境的強者,這麼年輕,竟然是神通五重境,怎麼可能,」但很快,五人便有所察覺了,主要也是因為石炎主動的釋放出了氣勢威壓,

「什麼,竟然是神通五重境,這,,」瑤拓青崖都感覺自己的心臟狠狠的抽了一下,

十**歲的神通五重境啊,根本聽都沒有聽說過,二十歲以下的神通五重境,恐怕放眼整個玄靈大陸,也找不出來幾個吧,沒想到,竟然在這裡碰到了一個,這樣一比,他頓時覺得自己哪裡能叫的上是天才啊,

石炎釋放出了氣勢威壓,就是不願意跟這些人動手,一動手那肯定就要殺了這五人,初來混域之地,對這邊的情況還一概不知,所以石炎也是不想輕易的惹出麻煩出來,能不戰而退,那自然是最好不過,

「怎麼,還不滾,需要我動手,」石炎再次的喝了一句,

紅鱗一族的五人深看了看石炎,面對一名神通五重境的天才,他們心裡非常的清楚,肯定是不敵,動手那是找死的行為,所以權衡了一二,五人也是不甘的離開了,

送走了紅鱗一族的五人,瑤拓青崖這才走了過來,對石炎一抱拳道:「感謝閣下的救命之恩,紅鱗沒齒難忘,不知道幾位恩公怎麼稱呼,」

石炎輕淡一笑,道:「不用這麼客氣,我們也只是正好路過,舉手之勞罷了,我叫石炎,這是我兄弟蕭宇,還有這三位朋友,」

「原來是石炎公子,不管怎麼樣,這都是救命之恩,多謝了,暫時我也無以回報,請受我一拜,」瑤拓青崖道,說著就要跪拜下去,

石炎一直都不喜歡這一套,也是馬上阻止了瑤拓青崖:「你要真想回報,讓我問你一些問題就行了,對了,據我所知,混域之地也有很多人族的勢力,你們怎麼就這麼認定我們是外來的人族呢,」

混域之地,之所以會有混域之稱,就是因為亘古以來,這裡是整個玄靈大陸最混亂的地方,無數的勢力,諸多的種族,幾乎所有的種族都可以在這裡找的到,不管是妖魔獸族,還是冥族土克族之類的,這裡都有勢力,甚至是人族,也有很多在混域之地中建立了勢力的,總之,混域之力,是勢力多如牛毛,分佈在了整個混域之地,

正是因為有著無數的勢力,所以常年都會有諸多的戰爭,所以才會形成混域之地的混亂,

瑤拓青崖道:「是這樣的恩公,因為你們衣著打扮都很乾凈華麗,身上有幾分貴氣,所以我們就斷定你們是外面來的人族,混域之地雖然有不少的人族勢力,我們瑤拓部落,說起來也是人族,但先古就一直生活在混域之地,現在自然也成了混域之地的一份子,混域之地的人族,一般都被土化了,不像你們這樣的,看看我就知道了,」

石炎這才釋然,原來如此,這樣說,自己五人不管走到哪裡,都會被別人一眼就看的出來是外來人了,對於外來人,在混域之地,恐怕不會受到什麼待見,說不定因為這個,還會招惹來許多的麻煩了,不過這些,石炎也懶得去多想了,來混域之地,石炎也知道一定會有很多的麻煩的,但這個也阻止不了石炎的腳步,

「青崖,不要叫我恩公了,聽著不舒服,叫我石炎即可,」石炎道,

瑤拓青崖馬上搖頭擺手道:「那怎麼可以,不行不行,那要不然,我還是叫你石炎公子吧,」

石炎搖頭一笑,瑤拓青崖確實還比較淳樸:「那隨你吧,對了問你,我如果想打聽消息的話,最好去哪裡可以容易一些,」

搖拓青崖想了想才道:「據我所知的話,距離我們這裡最近的就要屬烏劍城了,算是我們這邊方圓萬里最強大的勢力,那裡匯聚的人比較多,消息比較流通,去哪裡打聽消息,應該就比較好了,不過,,你們這樣的一身打扮過去,果然會讓很多人盯上,你們真的要去烏劍城的話,我建意你們把自己搞的普通一點,不然很容易招惹麻煩,」

「混域之地不像外面,在這裡,看你一個不順眼,便都可以動手殺你的,打打殺殺的事情,在混域之地是最普通的,」

石炎點頭:「這個我知道,那你知道烏劍城怎麼去嗎,」

瑤拓青崖搖頭:「這個我就真不知道了,我沒有去過,這次也是我第一次出來闖蕩,說來慚愧,差點就栽倒在紅鱗一族的手上了,我族長爺爺那裡,倒是有一份比較大的地圖,那上面有烏劍城的方位,要不,你們跟我回一趟部落,我拿地圖給你們,距離這裡也不算遠,只有兩百來里罷了,」

「行,」石炎點頭, 青木崖,某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