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了!」

陳青舉杯相敬,石頭也舉杯相碰,兩人一口喝乾杯中酒,一切都在不言中。

與石頭把酒盡歡之後,陳青返回了幽藍商會,獨自一人在房間里靜思。已經確定了仙坊背後之人的姓氏,讓他頭疼,如果那姓神的在家族中地位顯赫,奪回仙坊就更加艱難。

試煉?

這兩個字在陳青腦海浮現,那姓神的是在試煉之中,不管是那種試煉,應該都不容易,如今想的就是將自己逼離利昂帝國。只要自己搗搗亂,逼對方現身,或者乾脆將對方的試煉破壞掉,等他離開利昂帝國返回家族,奪回仙坊就要容易的多。

破壞對方試煉,等於直接開戰,陳青衡量著利弊,最終還是決定一試。對方奪了自己的仙坊,已經等於跟自己開戰,面對挑戰陳青從不退縮,那就不留任何餘地,跟對方拼一場,如果連一個姓神的都擺不平,何談毀滅邪家。

「那就拿你當我的試刀石!」

一下決定,陳青心中就充滿了鬥志,心情也好了許多,出門就要找鴻無雙在安排些雜事。

「轟隆……」

突然一聲巨響傳來,地面都開始劇烈顫動,陳青趕緊往樓下跑要出去查看,還沒跑出大門,就聽到有人沖自己喊。

「主子,出事啦,至尊……至尊無上樓從天而降,將對面的商鋪壓塌了……死了好多人!」


「我艹!」

陳青感嘆的咒罵一聲就沖了出去,立刻就看到奢華的至尊無上樓成了對門,原本的大樓已經全無蹤影,連人帶貨全都深壓進了地底,大街上全都是驚慌失措的人群。

「夠霸道!夠狠!」

陳青除了感嘆無話可說,心中一樂,這次仙坊是偷雞不成反丟一把米,虧大發了!可心中又是一寒,這個時候至尊無上樓跑到這裡,還跟幽藍商會成了對門,明顯的是沖自己而來,他可不想跟至尊無上樓的樓主碰面。

「咯咯,有熱鬧看了,姚輝和那個老傢伙來了,咦,那個不是利昂帝國的十七王子嗎,他這麼也來了,還跟他們在一起!」

鴻無雙站在陳青邊上笑的花枝招展,一口怨氣終於出了大半,卻看到陳青緊縮的眉頭,笑聲戛然而止。

「夫君,這是好事啊,你怎麼不高興?」

陳青不想鴻無雙擔心,輕笑一聲改變話題,「無事,只是看那十七皇子有些特別,他怎麼會和碧浪一起進入至尊無上樓。」

「他有什麼奇怪的,利昂帝國最著名的廢物王子,一輩子都是聲色犬馬不知進取,從未擔任任何職務,要不是在雄鷹商會有點股份,早就餓死了!」

「怎麼不早說!」

陳青埋怨出聲,剛才那十七皇子還瞥了自己一眼,那清澈凝視的眼神,絕不會是一個廢物所擁有,不是深懂韜光養晦,就是另有圖謀,難道是…… 陳青不自覺的將十七皇子跟姓神的聯繫到一起,可在他的思想中,十大姓氏中的人,絕不會自落身價管別人叫爹,立刻就將這十七皇子排除,只當是入股商會賺點零花錢的皇室子弟。

「快看,他們出來了!咯咯,樣子好狼狽哦!」

那三人簡直是快進快出,轟他們出來的正是陳青認識的那個至尊天女,囂張跋扈的樣子盡顯無疑,連碧浪這個魂仙都不放在眼裡,口中盡顯譏諷之詞。當看到陳青站在對面,卻面露討好之色,遙遙施了一禮,轉眼就變成了淑女!

至尊天女前後的表現差距太大,立刻引得人們側目,陳青成了人們目光的匯聚之地,弄得他很不自在,冷著臉轉身進屋。碧浪看著陳青的背影,再回頭看看又是一臉囂張之色的至尊天女,若有所思,一拉十七皇子的衣袖,三人轉身就走。

「將利昂帝國皇室的資料拿來。」

一進入書房,陳青就對鴻無雙的一位鳳衛下了令,在這幽藍商會中,同樣有神魂公國的情報人員,專門搜集各種情報,很快一個長相平凡的青年就走了進來,恭敬的遞給陳青厚達一尺多的情報。

看著桌上厚厚一大摞的情報,陳青隨手拿起一張,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字,陳青皺起了眉,這要讓自己全部看完,還需要些時間,放下手中情報看向了這青年。

「利昂皇室成員的情報你可熟悉?」

這青年趕緊恭敬的稟告,「啟稟我主,匯總而來的每一份情報我都熟記於心。」

「很好,那我問你,利昂帝國的皇室最近有何大事發生?」

「最大的事情莫過於太子被廢,二皇子失蹤,其餘皇子都在爭太子之位,現如今首都星上暗潮洶湧,各皇子暗中角逐激烈,利昂皇帝卻不聞不問。」

「很好,那十七皇子呢,他有什麼勢力?有多少人支持他?」

陳青的問話讓青年一愣,不明白他為何會關注那個著名的廢物,可仍是恭敬的開始稟告。

「還請我主聽我從頭說起。利昂皇帝後代稀薄,共有十二位皇子五位公主,這麼多年過去,四位皇子因為各種原因身死,加上被廢的太子和失蹤的二皇子,至於六位皇子,五位公主里三位已經遠嫁他鄉,只有長公主和極少露面的五公主在境內。十七皇子名為利群,皇子里排行最末,他與掌控軍權的長公主一母所生極為要好,除了入股雄鷹商會,沒聽說有其他勢力。而且他不喜權謀,只愛美色,美食,這次皇子們爭奪太子之位,為了躲清閑,他主動跑到商業星管理這裡。對了,現如今的仙坊,他應該也有股份。」

聽著青年的話語,陳青陷入沉思,這十七皇子跑來這裡可不一定是為了躲清閑,掌管一顆商會雲集的商業星,油水可多得很,而且還跟仙坊走那麼近,還有股份再手,事情可不那麼簡單,對於奪回仙坊也極其不利。

從始自終,陳青已經將十七皇子排除是神家人,他喝了口茶后又開口向青年詢問。

「咱們有個背.景很深的對頭隱藏在利昂帝國,他姓神,在利昂帝國有很大的圖謀。現如今應該地位顯赫,隱藏了身份,你看誰最值得懷疑?」

「這個……啟稟我主,利昂帝國位高權重者太多,屬下不敢妄斷。可以屬下看來,最大的圖謀莫過於竊國,最有可能和有實力竊國的莫過於掌管軍權的長公主利彩茹,可利昂帝國有祖訓,不得女子繼承大位,長公主也發過誓言,終身不嫁,終身不圖謀皇位,這才被委以重任,這麼看來,那與長公主交好的十七皇子到很值得懷疑。可若扶持十七皇子上位,滿朝文武和各領主絕對不會贊同,這就值得深思了!」

這青年分析的頭頭是道,可更加讓人迷惑了,陳青也知道靠手頭上的情報分析出誰是姓神的幾乎不可能,也為在為難對方。

「幫我列舉出一些懷疑重點,不要拘泥於皇室成員,重點放在那些外來之人又身居高位者,儘早擬出名單我有大用,下去吧。」

「謹遵主命,屬下告退。」

青年施禮就要倒退著離開,這時候陳青卻又開了口,「等一下,你叫什麼名字?」

「屬下名為趙奇,是第二代神魂人。」

「很好,我再給你個任務,名單擬好后就前往首都星打前站,過些日子我就會趕過去。」

聽到陳青的話語,趙奇開心的笑了,能被陳青親自委派任務,那可是莫大的榮幸,只要能夠辦好,自己在神魂公國的地位將會水漲船高,興奮的有一施禮退了下去,出了門就狠狠的一攥拳,這是任務一定要辦好。

等趙奇離開,陳青又拿起了桌上的資料仔細查看,知己知彼百戰不殆,聽別人說,不如自己親自看看,好心中有數,這一看就是兩天過去,這才伸伸懶腰站起身。

外面這時已是深夜,伺候自己的鳳衛正打瞌睡,書房內間的床上鴻無雙也在沉睡,走到內間見鴻無雙肩頭微露,被子已經滑落,陳青彎腰將被子給她蓋好,轉身走了出去。

「男主子……」

房門打開的聲音驚醒了打瞌睡的鳳衛,陳青趕緊比劃了個噤聲的手勢,這才發現是那個聰明伶俐梳著羊角辮的小丫頭,招招手將其叫出了房門之外。

「男主子,大晚上的你要去哪裡?您可兩天兩夜沒睡了!」

小丫頭壓低聲音詢問,陳青嘿嘿一笑,在小丫頭耳邊耳語一番,這丫頭也露出壞笑的目光,跟著他就向外面走去。

深夜中的幽藍商會跟其他店鋪一樣並不關門,夜晚之下,正是接待那些白天不願露面鬼物修士生意的時候,九層的阿大和阿二仍在恪盡職守,陳青跟他倆打了個招呼,帶著小丫頭向樓下走去。

商會的售賣場所里人還不少,陳青則是帶著小丫頭一路走出幽藍商會來到大街上,這時候的大街上也不冷清,來往的人群也都是些夜行修士,顯得有點陰森,不過陳青和小丫頭誰都不懼怕,直奔仙坊的主店而去。

來到仙坊的店鋪門前,小丫頭蹦蹦跳跳的就跑了進去,陳青則是嘴角帶著笑容慢慢等待,沒一會兒裡面就傳來爭吵之聲,這才邁步走了進去。

「你們憑什麼不賣給我?哪有驅逐客人的店鋪,把你們會長叫來,我要找他評理……」

一進入里側,就聽到小丫頭故意大聲的嬌喝,這丫頭是鴻無雙的貼身侍女,仙坊的工作人員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進門就要包圓所有丹藥,明顯就是來搗亂的,哪些工作人員直接一口回絕,這才引來爭吵。


這時的小丫頭已經被團團包圍,可她毫不畏懼,跳腳跟那些工作人員理論,引來了很多顧客的圍觀,這些顧客可不認識小丫頭是誰,都在議論紛紛的看熱鬧,言語中都在偏袒小丫頭,不管如何,大開門做生意,確實不應該把客人驅趕出去。

「好一個店大欺客,我今天算是見識了!」

陳青的話語突然從人群外圍冒出,先給仙坊扣了個店大欺客的惡名,仙坊的工作人員剛要怒罵出口,卻看到是陳青,趕緊閉嘴去通知會長。

這幾天仙坊的會長姚輝也是徹夜難眠,原本他將仙坊脫離幽藍商會的掌控,就是有野心,想要自己闖出一番事業,不想任何人踩在自己頭上。可當解散的雄鷹商會併入仙坊,他才發覺一切並不想想想的那番美好,如今的仙坊里很多人都不買他的賬。更讓他憂心的是,花重金新開的店鋪被至尊無上樓蠻橫的變成廢墟深壓地底,不但損失慘重,很多員工都成了冤魂,那凶名昭彰的陳青也開始了反擊,自己已經徹底捲入一場大紛爭之中。

「會長,你趕快去看看吧,那陳青來了,他的人在店裡搗亂!」

聽到門外的稟告,正愁眉苦臉的姚輝心中一驚,趕緊起身向外走去,來到一樓大廳中,立刻看到了被團團包圍的陳青和小丫頭,趕緊開口呵斥自己的屬下。

「幹什麼呢?為何如此無禮將貴客圍住?還不趕緊三開!」

話一出口, 甜婚獨寵:黑心萌妻,抱一抱 ,聽完之後姚輝眉頭一皺,但不愧為一會之長,驅散手下們後向著陳青一彎腰施禮。

「既然是做生意,怎麼敢勞煩陳國主親自上門,還請樓上請,我們細細詳談。」

「不必了,我就是想跟你們做個大生意,從今以後仙坊出產的丹藥我幽藍商會包圓了,有多少買多少,這是定金。」

陳青說完就扔過去一個儲物戒指,裡面是巨額的財富,姚輝接到后卻不敢接下這門生意,仙坊就是靠丹藥吸引來大量客人,這些客人買了丹藥,一般還會買些別的。陳青將丹藥包圓雖是門大生意,可其他並不出眾的商品將會很難賣出去,簡直是釜底抽薪,陳青購買后只要平價賣出去就不賠錢,仙坊將會淪為幽藍商會的丹藥供應商!

「陳國主,此事我做不了主,還請上樓品茶,我這就派人通知碧浪仙尊。」

無奈的姚輝這是想用碧浪壓制一下陳青,並把儲物戒指雙手奉還,可陳青哪裡吃這套,接過儲物戒指,露出了個冷笑開了口。

「堂堂一會之長,這點主都做不了,還要仰人鼻息辦事,你還真夠可憐的。那就派人通知他吧,我就在這裡等。」

說完小丫頭就取出把椅子放到了地上,等陳青大馬金刀的坐上去后,還乖巧的站在了身後給他垂肩。 陳青的態度也惹惱了姚輝,他冷哼出聲一抱拳,「陳國主此言差矣,以前的仙坊才是仰人鼻息無法自己做主,如今的仙坊實力大增,早已今非昔比。今天我還就做主了,你不是想要丹藥嗎?今後仙坊出產丹藥就全都賣給你,清晨我就登門拜訪,將幽藍商會的丹藥也全部購買,誰給誰供貨還兩說。」

「好啊,那以後幽藍商會的丹藥就全部供應仙坊,我就怕你買不起!」

陳青譏諷出口,姚輝長期以來被壓抑的心情也爆發出來,冷哼一聲開了口,「哼,仙坊如今不差錢,就怕你幽藍商會沒什麼產量。來人,取萬億晶卡給陳國主當做定金。」

「才萬億?你打發叫花子呢?別忘了我手下有七品丹師,你這萬億連一個月的產量都不夠。」

「七品丹好啊,販賣到星海中部,我還能大賺一筆。來人,取十萬億,不,百萬億交給陳國主,我就等著陳國主的七品丹。」


隨著姚輝的命令,一個大箱子被人抬來,箱蓋打開,裡面全都是黑色晶卡,這些錢是仙坊如今絕大部分家底,是碧浪交給他還沒多久,專門用來打壓幽藍商會。姚輝不是失去了理智,就像他說的那樣,今後幽藍商會的丹藥全歸了仙坊,一下就使幽藍商會失去了一種有力的競爭商品。而且商會之間的大宗交易都是批發價,販賣到其他地方或是零售,確實能大賺一筆,心中根本就沒壓力。

看著一箱子的晶卡,陳青莫名的笑了,點頭讓小丫頭收了起來,那笑容看得姚輝心中一咯噔,見陳青要走趕忙阻止。

「陳國主請留步……」

陳青停下腳步露出個譏諷的笑容,「怎麼?堂堂一會之長要毀約?」

「非也,口說無憑,還是立下字據為好,來人上紙墨。」

商會把信譽立為根本,大宗交易往往都是口頭之約,更別說陳青這樣有身份的人更不會毀約,如果毀約,幽藍商會將無法立足,其他商會就有借口動武將其除名。姚輝明顯的不信任之舉,讓很多看客議論紛紛,小丫頭立刻也急了要張嘴謾罵,卻被陳青攔下。

筆墨上來,陳青運筆如飛開始揮墨抒寫,大意是幽藍商會以後所產丹藥全部歸仙坊收購,不得私自售賣,丹藥價值抵償了百萬億后,仙坊將再出百萬億先行付款預定今後丹藥。

「期限定多少年?」

寫得差不多了,陳青又抬頭看向姚輝,姚輝一笑,「就定百年吧,希望百年之後幽藍商會還存在。」

陳青冷哼一聲,寫上期限和日期后,又蓋上了自己和幽藍商會的印章,用手一按印泥,把手印也按了上去,接著就將契約交給了姚輝。姚輝伸手接過,用嘴吹乾墨跡,得意的收了起來。

「別急,你也照樣給我寫一張。」

對於陳青的要求,姚輝根本就不在意,刷刷刷就照樣來了一份,蓋好印章也按上手印要叫給陳青。

「且慢……」

一聲大喝突然傳來,碧浪急匆匆的趕到,陳青一把就將契約搶了過來裝進了儲物戒指,一臉陰險的看了碧浪一眼,招呼都不打,帶著小丫頭轉身就走。

「碧浪大人勿要著急,你看這契約!對咱們仙坊百利而無一害。天一亮我就派人先去收貨,將幽藍商會所有丹藥全都拿來。」

姚輝站在碧浪身邊邀功,碧浪則是面目扭曲的看完契約就向樓上辦公區走去,姚輝只好跟上。

「啪……」


會議室的房門剛剛關上,姚輝就被碧浪重重的打了一巴掌,接著又被碧浪一腳踹倒在地,當著幾個屬下的面,碧浪手指姚輝喝罵出口。

「你個蠢貨,契約上可曾說明幽藍商會會賣給我們何種丹藥?若是他陳青將一些無人需求的丹藥賣給我們怎麼辦?」

「這……這應該不會吧?」


姚輝只是一個普通丹師,第一次執掌這麼大的商會,其中的爾虞我詐還未深有體會,哪裡比得上經驗豐富的碧浪,他捂著臉囔囔出口,卻迎來碧浪又是一腳。

「你已經蠢到家了,不知道什麼叫兵不厭詐嗎?你以為他陳青是個誠實守信的生意人?他半夜上門,就是來跟你送禮的?若不是看在你現在掛著仙坊會長的名頭,老夫非殺了你……」

「不會的,我跟他有約定,他手下有七品丹師,一定會送來很多七品丹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