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鏈球菌是什麼菌?

在座的專家們都是老資格,普通細菌不在話下,而對人畜共患病也多少有些了解,但對這個菌卻出現了空白。至少掃遍各大期刊的他們,從來沒見過有人寫過這個細菌。

「自然沒人寫,沒有人傳人,就縮小了它的傳染範圍,而且這個菌感染要求並不低。」祁鏡說道,「除去極低幾率的消化道感染外,最主要的就是直接接觸,然後通過結膜和傷口進入人體。」

防採集自動載入失敗,點擊手動載入,不支持閱讀模式,請安裝最新版瀏覽器!

。 不一會兒,兩個開着收割機的師傅就趕了過來,開始先給林辰軒收割……

林辰軒家的小麥,不僅產量好,賣相足,就連分量也重,普通人家,一畝地的小麥,最高能生產1000斤到1100斤,但是林辰軒所種的小麥,硬是到達了1700斤!

一畝地的小麥是1700斤,五畝地的小麥,那就是8500斤啊!李洋給的價格是,一斤兩塊四,那麼8500斤的小麥就是兩萬零四百塊錢啊!

兩萬塊錢……以前林辰軒連想都不敢想,可是現在竟然緊靠五畝地的小麥賺到了!

收割了小麥之後,李洋親自派人,把林辰軒所種的小麥裝進袋子裏,然後抗到了停在村頭的運糧車上,首先讓司機把林辰軒種的小麥運到了永福糧倉。

做完這一切之後,李洋直接從錢包里,掏出了兩萬零四百塊錢,交給了林辰軒。然後對他微笑道,「你們這裏,種完了小麥,下次應該是種玉米了吧?如果你的玉米種的好,我也給你雙倍的價格!」

林辰軒聽了,連忙道謝,激動的他差點哭了出來。胡大海拍了拍林辰軒的肩膀,微笑道,「辰軒,以後好好種地,種地也能發大財的!不要跟你那個d鬼老爹一樣,對了,這次賣小麥的錢,一定要存銀行里,不要被你那個d鬼老爹知道了,否則這錢他又要拿着去d了。」

「不會了,我爸走了,說是去找我媽媽了!」林辰軒搖頭說道,雖然那個坑兒的父親離開了,但是不知為何,林辰軒心裏總是有種失落的感覺,再怎麼說,那個d鬼老爹也是他的親人啊!

「哦……」胡大海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好像想起了什麼事情……

沒過多久,林辰軒的小麥賣出天價的事情,在十里八村的都傳開了,一斤小麥買了兩塊四,五畝地的小麥,賣了兩萬多塊錢……這種數字,足以讓十里八村的人震驚的嘴巴都合不上了。

一些整天手游好閑的小混混,看不慣林辰軒發達了,整天在村裏招搖,說林辰軒坑人之類的話。

對於這這種事情,林辰軒也不想多辯駁,更何況小麥的價格,又不是他定的,是李洋給他定下的,關他什麼事情!

有了錢之後,林辰軒第一個想到的人,是柳文倩。

以前,林辰軒在柳文倩面前是自卑的,因為柳文倩實在太優秀了,不僅人長的漂亮,還是一名大學生,林辰軒雖然喜歡柳文倩,但是覺得配不上她,所以一直把那種喜歡的感情,壓在了心底里。

但是現在就不一樣了,林辰軒靠着五畝地的糧食,就賺了兩萬多,將來一定前途無量的,兜里有了錢,人自然也變得有自信了。

林辰軒推開衛生所的門,直接走了進去。

這個時候,柳文倩正捧著一本厚厚的《本草綱目》看着呢,這裏是農村,村民的身體幾乎都很強壯,很少有人會生病的,所以柳文倩的工作特別清閑。

看見林辰軒走了進來,柳文倩連忙把書放下,站起身來,關切的問道,「辰軒,你怎麼來了?是不是傷還沒好呢?要不要我帶你去大醫院拍個片子看看?」

「不是……」林辰軒搖了搖頭,臉上掛着三分微笑說道,「文倩,這次我是專門來感謝你的,順便把欠你的葯錢還給你……」說着,林辰軒就從兜里掏出了一百塊錢放在了柳文倩的手裏。

「不用了,不用了,就兩瓶跌打葯,也不值錢的,就當我送給你了!」柳文倩連忙揮手說道。

「文倩,你就收下吧……我剛才把田地里的小麥都賣掉了,賣了兩萬多呢!我有錢,你放心吧……」林辰軒是故意這麼說的,他說這句話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從側面告訴柳文倩,自己即將要成為有錢人了,哥是個潛力股,你千萬別錯過……

「真的?賣了兩萬多?這不可能吧?」柳文倩吃驚的說道,雖然她之前也聽到村裏的人說過,但是卻有點不太相信。五畝地的小麥,怎麼可能賣到兩萬呢?

「真的!來收糧食的李洋,說我種的小麥很好,分量足,麥粒優質,所以給了我雙倍的價錢!」林辰軒重重的點了點頭,很是認真的在向柳文倩宣揚自己的經濟實力。

「呵呵,那恭喜你了!沒想到你這麼厲害啊。」柳文倩笑呵呵的說道,見到林辰軒發達了,她是真心的為林辰軒高興。

。 趕緊收回自己的手。

那邊的楊天寶,低着頭,一副不敢跟白洵對視的樣子。

白洵心中腹誹不已,大家心裏都清楚什麼德性,所以裝什麼清純啊!

不過這事兒,顯然也是自己這邊不太占理,明明自己之前都堅持的很成功。

白洵為了擺脫尷尬,便不想再在這裏待着,乾脆站起身來,朝着那個溺水的孩子走過去。

此時,那裏已經圍了一圈的人。

孩子的家長,在那裏哭天抹淚的。

剛剛她一個不注意,孩子就自己去了深水區,結果很顯然,他就是那種剛學會點皮毛的半瓶醋,於是就悲劇了。

幸好被別人發現的早,不然的話就真的危險了。

因為泳池裏的溺水,往往是很難被發現的,即便是配備着經驗豐富的救生員,也並不是能很好的分辯出來,更何況,精力還要照顧到全場那麼多的游泳者。

只能說,孩子命好,被別人給發現了。

「謝謝您,要不是您的話,孩子今天就危險了!」

家長對着一個正拿着浴巾不斷擦拭身子的身影,感激的說道,就差要跪下。

在這個年代,民風還是相當淳樸的,沒有那麼多讓人毀三觀的事情。

周圍人也是對其紛紛稱讚。

救人也是一門技術活,在場會游泳的人雖多,但能救人、會救人和敢救人的,還真沒多少。

「沒事,我也有孩子,知道您的心情,不過還是得說您兩句,在這種地方,一定把孩子看好了……」那人一面擦著身上的水,同時耐心的對着家長告誡道。

她的聲音軟軟的,給人一種酥酥的感覺,即便是在一本正經的勸誡,但依舊讓人有種如沐春風般的感覺。

白洵也能聽得出來,她就是之前發現並喊人的那個聲音。

朝那邊一看,便有些拔不下眼來。

嚯,發現兇器。

秒殺楊天寶。

比天賦異稟的楊小蜜,依舊強上三分。

她的名字,莫非是叫軒然,亦或者有容?

雖然穿着連體泳衣,但有些東西,遮都遮擋不住。

該凸的凸,該翹的翹,露出來的雙腿修長筆直,真就是沒有一丁點兒的贅肉。

因為剛從水裏出來的緣故,身上還有水珠不時的滾落下來,頗有幾分清水出芙蓉的驚艷。

她那未施粉黛的臉蛋兒是屬於那種傳統意義上的瓜子臉,眼睛很大,帶着幾分甜美的感覺,彷彿江南里的小家碧玉一樣。

溫婉賢淑,這是腦海當中下意識就會浮現出來的詞。

雖然不是那麼特別的有辨識度的美,但仍然稱得上是美人。

濕濕嗒嗒的頭髮,更讓她多了幾分別樣的風情。

果然,游泳池永遠是鑒別美女的照妖鏡。

此時,她的右手還緊緊的牽着一個看起來粉粉嫩嫩的小女孩。

另外,白洵還覺得,莫名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溺水的男孩子已經醒過來,一些工作人員陪着孩子媽媽,準備將其送到醫院檢查,圍觀的人也都逐漸散開。

那個救了人的女子,牽着小女孩便準備繼續之前的事情。

她一轉身,便看到了身前的白洵。

「白洵,你也在這兒?」她略微愣了一下,緊接着便笑着打招呼道。

竟然是認識的人?

白洵也是沒有想到,緊接着,記憶就彷彿是開啟了一樣,讓他找到了關於眼前這個女人的身份,赫然是他的輔導員顧莎。

「顧……顧老師,您也來游泳啊,剛剛您的泳姿真漂亮……」白洵忽然間面對一個老師,心裏總是覺得有些怪怪的,開始時有些懵,不過很快就穩定下來,笑着招呼。

「帶我女兒過來,教她學習游泳。」顧莎也是笑了笑,沖着自己的女兒點點下巴,然後又彎下身子,拍了拍女兒的肩膀,笑着引導道:「方方,快點叫……嗯,應該叫叔叔~」

原來想叫哥哥的,畢竟是自己管的學生,但又想到自己比他們大不了幾歲,又改了口。

只是她這一彎腰,頓時便帶起了一片洶湧。

白洵眼差點兒直了。

他最抵抗不了的,就是這個。

她的女兒看起來也就是三四歲的樣子,身上穿着綠色的泳裙,短短的頭髮扎了一個小朝天辮,忽閃忽閃的大眼睛,一直有些好奇的看着白洵,聽到顧莎的話,她也不害羞,奶聲奶氣的對着白洵叫了聲:「叔叔~」

「你……你好,真乖啊!」白洵強忍着才沒有讓自己丑態露出,擠出個笑容來,對着顧莎的女兒道。

然後又看向顧莎,笑着說道:「顧老師,您的女兒真可愛~」

聽到白洵的誇獎,顧莎輕輕抿著嘴笑了一下。

這一刻,白洵在她的臉上,彷彿看到了光。

「顧老師,您還是跟女兒快點過去吧,我就不打擾你們了……」

白洵強自鎮定的對着顧莎笑着說道,努力維持着一點體面。

控制着自己不要多看她,尤其是視線不要落在圓鼓鼓的地方,據說女性們對於男人的視線十分的敏感。

顧莎當然也知道,學生在自己的面前會有些不自在,便也沒有強求,點點頭,笑着說道:「行,那我們就先走了。」

完了,又柔聲對着女兒道:「快點,跟叔叔說再見,要有禮貌,是不是?」

「叔叔再見!」顧莎的女兒對着白洵揮了揮手,再次奶聲奶氣的說道,然後就跟顧莎一起朝着淺水區走去。

望着顧莎那婷婷裊裊的修長身影,白洵忍不住一直盯着她的背影,直到她們母女兩個的身影融入到人群中,這才收回目光。

自己這是怎麼了?又不是沒見過女人!

白洵心中暗暗罵着自己。

是因為剛剛楊天寶的撩撥,讓自己這年輕的身體里,充滿了火氣嗎?

不過說真的,顧莎的身上,還真是有一種讓白洵覺得特別的氣質。

在她的面前,真的是有一種春風迎面而來般的感覺。

儘管已經看不到,但白洵還是忍不住又朝着她們母女兩個消失的地方看了一眼,這才轉身,重新躍入泳池當中。

或許這個時候,就只有那清涼的池水,能夠讓自己身體里的躁動,收斂一些了。

今日第二更,來點收藏和推薦~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青】君|小寶貝:人家如你願了,一下罵我們兩個區,你不表示表示?

【涼】涼州小男人:淦,狗比崽子,別說聯手,就是一打一你打的過誰?有本事你就衝到涼州來干老子!死廢物,自己外交不行,怪別人打你?!

【益】保護我方玩家:就是,當年魏蜀吳的時候,你怎麼叫蜀吳別聯手打魏啊?腦癱玩意

《率土遊戲主播》第一百六十三章下野卡免 「珊珊,怎麼辦?」

「你一定要找到雷凌的屍體,我不想讓他連死後都不能安息。」

被李珊珊抱住的花小蕊,她面露焦急用手抓住李珊珊的胳膊,露出懇求的目光向李珊珊說道。

「你放心。」

「就算我把江都城翻個地朝天,我也會把雷凌的屍體找回來!」

李珊珊點頭。

雷凌對她、對花小蕊都有很重要的意義,如今雷凌死了,他的身體當然要入土為安。

「那你說,是誰會偷走雷凌的遺體?」

「他們想要幹什麼?會不會對雷凌身體做什麼?」

花小蕊心裡很慌張,她根本不敢想會發生什麼,所以她問向李珊珊。

李珊珊兩眼通紅,再來醫院的路上,她也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如今花小蕊問起,她不知道怎麼來回答。

「報李局!」

「我們在地下停車場,發現的幾名死者身份已經查實,其中有四人是退伍軍人,其餘者幾人是雷氏集團的保鏢。」

李珊珊眉頭緊皺時,一名負責調查醫院的治安局組長,他來到李珊珊面前彙報死者身份,以及遞交一些資料。

「雷氏?」

「這件事確定了么?」

李珊珊神色微變,提到雷氏集團,她當然想到了雷嘯天。

「嗯。」

「我們已經一一核實過了,其中死者中有一個名叫馬雄的人,他是雷氏集團董事長雷嘯天的貼身保鏢,這次有馬雄帶人闖入的醫院。」

「在醫院的太平間監控器中,記錄了馬雄等人犯罪一切過程,此事可以百分百肯定。」

負責調查醫院的組長,態度非常肯定,畢竟醫院個個角落都有監控器攝像頭,兇手作案過程全局被記錄,沒有及時消除。

「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